悠悠书盟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二千七百八十四章,线索

第二千七百八十四章,线索

  眼看着千矢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一副随时就准备杀出去剁了博伦的架势,月夜见连忙便拉住了她的手,“冷静点儿!你也不想想枢机主教都是什么人物,只靠你一个人跑过去,能拿他怎么样?!”

  林铮也说道:“博伦现在基本整天都在罗兰大教堂里面,那里现在可是教会的总部,你一个人跑过去,只怕博伦都用不着自己动手的,就能把你给抓起来,肉包子打狗都不带这样的!”

  但千矢却道:“我可以等!只要他离开罗兰城一步,我就能要了他的命!”千矢实在是恨透了博伦,一切的悲剧,可以说便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家伙引起的,杀了他!绝对要杀了他!不管是谁也不能阻止自己杀了他!

  看着千矢眼中再次浮现的狂躁,林铮这就长叹出来一口气,“先稍微冷静一点儿吧!我向你保证,将来你绝对有机会亲手解决掉他,并且那个时候,绝对不会有任何人阻止你!”

  “我等不了!”

  “等不了也得等!”林铮没好气地说道,“不然我就让人通知博伦那家伙,让他一直躲在教会里面!”

  “你——!!”千矢给林铮气得瞪大了眼睛,一抬手铜镜都飞了出来。

  “好啦千矢!”月夜见一脸无奈地将千矢拉下来,“一百多年都过去了,再怎么也不必急于一时,不然报不了仇,反倒是把自己搭进去,那就太亏了!”

  “母皇——!”时雨也开口唤了一声,对着千矢一阵摇头,在她和月夜见的劝阻之下,千矢恨恨地咬紧了牙关,用力地坐回地上去。看着她负气的模样,月夜见忍不住便是一笑,搂住她道:“傻丫头!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时雨非常乖巧,马上便爬了过去,孺慕地抱紧千矢。千矢看了看她,再看看满脸笑容的月夜见,脸色这才缓和了下去,轻轻道:“我听您的就是了。”

  看到千矢成功地被说服了下来,林铮这才松了口气,果然这婆娘的性子还是非常危险啊!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对敌人来说,亏得还有月夜见和时雨在,不然真没人能拦住她。想到这儿,本来挺放心了的林铮,还是忍不住问道:“一心道人的事情,你究竟参与了多深?”

  闻言,千矢这就眉头紧皱地朝林铮望去,“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的?”

  话音刚落,杨琪便将蜚瞳镜取了出来,伴随着镜面一阵闪烁,蜚便出现在镜面上,颇为惊讶地盯着千矢道:“还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能从那种疯狂里面走出来!怎么样?多年不见,可还记得我?”

  “蜚?!”千矢诧异地盯着镜子,“你怎么会在里面?!”难道说蜚被收服了?这不可能!它和自己以前一样,都沉浸在仇恨中,绝对不可能会对修者屈服的!

  “我得到了族群的消息,你呢?”

  听到蜚的话,千矢下意识地便抱紧了时雨,蜚看了时雨一眼后,这就笑道:“我明白了!”就和自己一样,孤单一个的时候,心中便充满了怨恨,一旦有了寄托,那怨恨便会随之瓦解了!“然后呢?一心道人还有没有找上你?”

  千矢摇了摇头,“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和他,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而已,我的目的早已达成,也就没有必要再和那个疯子合作了,所以,一百多年前,我便与他彻底断绝了联系。”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这就朝林铮望了过去,“你特意过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是啊!”说着,林铮便叹了口气,“你一直生活在这个世界,大概不会知道,那个家伙,在外面的诸天万界中,做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他的危险性,绝对超出了你的想象!”

  “多少能猜到一点儿了!”千矢瞥了蜚一眼道,想要让蜚培养出无药可治的疫病,进而杀死所有修者,这样的家伙,在外界怎么可能是什么安生的角色。

  “我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呢!”月夜见诧异地说道,“叫一心道人的修者倒是见过,不过只是个没什么名堂的老和尚而已。”

  “知道他的人不多,不过,提起他所做过的事情,你大概就耳熟能详了!”

  闻言,月夜见这就朝玄冥望去,谦虚地说道:“还请姐姐赐教。”

  玄冥微微一笑,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寒光,“他干过的大事可就多了,毁灭九重天界,暗中挑拨,掀起龙汉初劫、巫妖之争,伙同罗睺刺杀祖龙,光是世人都知道的事件便有这些,击杀地精族的天工之神,镇压人族的人皇剑,激化人族与妖族之间的仇恨,诸如此类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干了多少!”

  第一次了解到这些事件的真相,让月夜见大吃一惊,世人皆以为,历史上的劫数,不过是顺应天数而产生的,没曾想到,在天数这一层面纱下,竟然藏着这么一只危险的黑手!“他如此这般谋划,究竟所图为何?!”

  月夜见话音一落,包括林铮都摇起了头,“谁知道那家伙到底为了什么

  ,至少到目前为止,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他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纯粹就是损人不利己而已!听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不过,那家伙是真这么干了!”

  “就像是犯罪者中的愉快犯么?”月夜见听得一脸的苦笑,“这样有能力的愉快犯,还真是诸天万界的不幸啊!”说着,这就朝千矢望去,“你以前的决定是正确的,所以以后也绝对不能再和那家伙有任何的瓜葛!”

  “您放心好了!既然当初已经做了选择,女儿自然不可能再与他有任何牵连!”说着便望向了林铮,“这样你满意了吧?”

  “没什么满不满意的。”林铮笑道,“不过你能认识到那家伙的危害,果断和他斩断联系,还是挺让人高兴的!”

  闻言,千矢这就瞪了林铮一眼,这时蜚说道:“一平他们正在寻找佐玛那家伙的行踪,我一直在小世界里面,对外界一无所知,你要是有什么消息的话,不妨告诉他们一下。”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会出现在依那湖那边么?”

  “可惜的是,本来还能抓住佐玛那个徒弟问点儿情报的,结果却让你给轰得连渣都不剩!”

  “那我还需要向你说一声对不起了?”

  “对不起就算了!”林铮笑道,“现在想想,那种货色,大概也问不出来多少有价值的情报。”

  冷哼了一声后,千矢说道:“我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躲到了什么地方,不过,当年那家伙似乎从一心道人那里得到了什么东西,估计应该和提升他自身的实力有什么关联,因为那阵子,佐玛经常挂在嘴上的话,便是证道,似乎只要完成证道,就能天下无敌一般,非常烦人!后来因为那家伙和一心道人毁灭了法兰城,导致法兰帝国四分五裂,我也就没有再和他们合作下去的意思,便回到秋津国这边,重新经营起秋津国。”

  证道?!从千矢口中说出来的这个词,让林铮等人猝然一惊,佐玛那家伙的野心竟然这么大,居然想要证道成圣?!他凭什么?!

  “不知道!”千矢摇了摇头,“不过,看样子应该和我们在依那湖那边发现的那具骸骨有关,只要弄清楚他到底用那具骸骨做了什么,那大概就能猜到他的信心来自何处了!”

  “共工大哥么?”玄冥眉头一皱,继而朝林铮望了过去,共工的情况太过糟糕,让她无从判断佐玛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不知道一平有没有什么眉目?

  在玄冥等人的注视下,林铮还是摇起了头,“永琳或许能看出来点儿什么,可惜我的本事还不到家,实在看不破佐玛的举动。不过……”

  才刚有些失望的众人,这又集中起精神。在一双双期待的目光下,林铮拿出了在森罗万件买到的暗星箭。玄冥先是一愣,继而瞪大了眼睛,显然已经认出了暗星箭的材质。

  “看来媳妇儿你也认出这东西了!”说着,林铮便将箭递给了玄冥,在玄冥惊怒之时,林铮给众人解释道:“这是巫族大神蓐收的骸骨所铸造的,两个大神的骸骨相继在这里出现,恐怕绝对不是什么巧合,两者之间,应该会有什么相同的联系才是,只要弄清楚了这点,大概就知道佐玛那家伙在干嘛了!”

  “那小林子,你知道这东西是在哪儿弄到的么?”

  “不知道!但是它的铸造者绝对知道!”说着林铮便朝千矢望去,“矮人大师波波奇你应该听说过吧?据说是这个世界相当有名气的装备铸造大师呢!”

  “倒是听说过!”千矢微微点头,“那是西北方库加尔王国的一名匠人,打造过许多强大的装备,不过据说近些年来已经很少亲自动手了,市面上那些挂着他名头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他门下的弟子打造出来的,想要让他亲自打造一件装备,相当的不容易!”

  “库加尔王国么?”说着,林铮便拿出罗盘来,打开地图一看,看快便在地图的西北区域找到了这个王国。从地图所呈现的地形来看,那边的地形还真不是一般的复杂,基本上整个王国都是山地。

  “那他住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

  手都伸到了地图上的林铮,听得便是一愣,继而瞪大了眼睛,“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千矢面无表情地说道。

  迎上千矢的目光,林铮立刻便摇起了头,算了,还是不要招惹这暴脾气的婆娘比较好!月夜见看着便是一笑,而后对林铮说道:“波波奇的名声,早在一百多年前便已经名扬世界了,因为找他铸造装备的人实在太多,让他烦不胜烦,所以后来他便在大众的视线中消失了,除了极少数人外,他人很难掌握他的行踪!不过,你既然能买到波波奇的作品,说明贩卖者肯定知道波波奇的行踪,至少,也应该知道他的弟子在哪儿,所以了,想要找到波波奇的话,咱们还得先去找卖装备给你的人才行。”

  “买装备的人啊!”林铮脑海中这

  就冒出来星兰的模样,顿时一抹无奈之色便在脸上浮起,“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告诉咱们呢!”毫无疑问,这可是商业机密,还是相当重要的机密,星兰那种精明的商人,真的会轻易地告诉他们么?

  “不愿意也得愿意!”玄冥眼光里面都开始冒出寒光了,事关自家兄长的遗骸,她必须弄清楚!

  这是准备用强的?看着玄冥的表情,小默不由一阵摇头,“玄冥姐,没那么麻烦,这事儿其实就不复杂!”

  唔——?!玄冥收敛了眼中的寒光,纳闷地望向小默,“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闻言,小默这就朝林铮望了过去,手一伸,“把你的武器拿出来。”

  见得林铮愣愣地拿出剑刃弓,小默这就没好气地说道:“谁让你拿这个了,是你拿来装样子的那个!”

  那你不早说清楚!唔,这话是不敢说出来的,只能在心底嘀咕一下,不然后果堪忧。将重剑拿出来后,便听小默道:“琪琪!把它给打断了!”

  “啊——?”杨琪听得一阵瞪眼,“好端端地打断它干嘛?”

  “我明白了!”琉璃露出了恍然之色,有些不甘心地看了小默一眼后,这就说道:“神棍这武器虽说是用来装样子的,但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接触到的神兵,如果这东西要是被打断了,那么这天底下,恐怕除了神棍和那个波波奇之外,就没有人能修复它了!”

  “原来是这样!”菲特也明白小默的心思了,“从对方派人护卫大人来看,他们应该是非常重视大人这种大客户的!如果说大人有了极为充分的理由,那么只要我们能付出让对方心动的代价,对方应该不会拒绝大人的请求,毕竟,他们是商人!”

  “就是这样!”小默笑着点了点头,完了得意地瞥了琉璃一眼,这才对杨琪道:“所以了琪琪!”

  “好勒!交给我吧!”当下,杨琪这就兴致勃勃地抡起斩梦,对着林铮的重剑便是一阵敲打!斩梦对武器的耐久的损伤相当巨大,不一会儿,“哐当”一声,好好的重剑便给斩梦劈成了两段。

  “这——!”看着林铮亮出来的重剑,星兰的眉头便凝成了一团,难以想象,这样的神兵,竟然都被打折了,这到底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战斗?

  “别提了,说起来就让人火大!”

  看着林铮那脸色不善的模样,星兰这就抿嘴一笑,“方便将先生的英勇事迹和小女子分享一下吗?”

  听罢,林铮的脸色这就好看了不少,看上去还有点儿小得意的样子,继而说道:“既然星兰小姐想听的话,那么在下这就献丑了。”

  当下,林铮便将三涂山之旅的状况,给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给他三两下解决掉的杂鱼,成了有移山倒海之能的凶恶鬼王!脱离了队友的林铮,与其英勇搏斗,大战了三百个回合,这才将那厮斩于马下!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那鬼王的爪子实在是太凶残了,打完了鬼王,他的重剑也就变成了现在这德行了。

  说完林铮便露出了一脸的无奈,“本以为随便找个铁匠就能把这东西给修好,结果问了好几家,竟然没有一个人能修复!不过倒是有人提醒我,那个波波奇大师,肯定就能修复!”说着林铮便朝星兰望去,“所以了星兰小姐,我想向你打听一下,那个叫波波奇的矮人大师,住在什么地方,看看他能不能帮我把这东西给接上。”

  “这个……”星兰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齐格飞先生,波波奇大师的行踪我们的确知晓,但这属于我们的商业机密,实在不便告诉您,还请您见谅!不如这样吧!您把剑留在我们这边,由我们给您送到波波奇大师那边修理?”

  “不妥不妥!”

  见林铮连连摇头,星兰便道:“先生莫非信不过星兰?”

  “当然不是!像星兰小姐这样美丽优雅的女士,在下可是万分信任啊!”林铮满脸笑容地对星兰道,而后表情一变,眉头微皱地说道:“不过,虽然我有替代的武器,但还是这把剑用起来比较顺手,而且,威力也比较大一点儿,可以的话,我自然希望能尽快将它修复好!所以了,我希望能亲自去找波波奇大师,回头他提出什么条件了,我也好在第一时间答复他,这样才能尽快拿到修好的剑。”

  见得星兰满脸为难迟疑的模样,林铮便接着说道:“当然了星兰小姐,既然波波奇大师的行踪是您这儿的商业机密,那我也不会白白要走的!这样吧!我支付一千万法兰币给您,再立下保证书,保证不会向任何人泄露波波奇大师的行踪,您看怎么样?”

  饶是星兰见惯了世面,还是被林铮的条件给吓了一跳,一千万法兰币,就为了买一个消息?!这败家也不是这么败的吧?!没等星兰反应过来,林铮已经开始一口袋一口袋地往柜台上放上混元晶,弄得柜台的小姐姐都惊慌失措了起来,因为口袋里面真的全装着混元晶啊!

  :。:

看过《网游之剑刃舞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