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三千零三十六章,正言道人

第三千零三十六章,正言道人

  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正行道人,林铮一脸悲愤地说道:“师伯,师妹所言句句属实,您难道不好奇弟子这些日子以来究竟身在何处么?”

  正行道人回过神来,立刻点头道:“这正是我想要问你的事情,你师傅都说你已经失踪了快一个月了,还以为你已经遭遇了不测。”

  “弟子的确遭遇了不测,若非是师妹相救,弟子只怕都已经活不过今天了!”林铮说的那叫一个悲愤而痛心,看得正行道人得到脸色颇为难看。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出事那天,我收到了掌门的传音,让我一个人过去他的正心殿。掌门之命,弟子自然不敢违背,也没有任何疑虑,直接便前去了正心殿。岂料到了正心殿,等待的弟子的,却是噩梦一般的结局。掌门突然出手,将弟子制服,而后更是通过丹药禁制,让弟子一身修为都给封了起来,只能任其宰割!”

  这时莉莉斯接过话说道:“掌门的正心殿地下建造了一个密室,弟子在那里炼丹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位于丹炉下方的入口,结果进了密室,呈现在弟子面前的,却是一幕幕令人发指的血腥场景。包括火商师兄在内的多位师兄师姐,还有大量前来我悬壶观寻医的患者,都给囚禁在那个密室之中,成为了一项恶毒研究的材料!”

  “研究?!”正行道人眼里已经喷出了怒火,“他在研究什么?!”

  “是一种可怕的凶兽!”林铮回答道,“弟子曾听到他自信而言,说是一旦完成研究,整个绮罗界,都将是他的囊中之物!为了完成这项研究,他诱骗了大量女弟子成为凶兽的母体,又用我等的鲜血制造了滋养那些凶兽的温床,等到凶兽破腹而出之后,便以我们这些提供鲜血的人和作为其母体的弟子为食物。”

  “畜生——!!”正行道人震怒地大吼了出来,“身为悬壶观掌门,他早已拥有了世间最为尊贵的地位,究竟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竟然要行如此恶毒之举!!”

  “弟子也很难接受这样事实!”林铮神色悲愤地说道,“所以当师妹骗我们说,真正的掌门早已被玉机上人所谋害,弟子打从心底希望这是真的!然而这到底只是师妹宽慰我等,从而保全悬壶观之荣耀的善意之言而已!”

  听到林铮这么一说,正行道人震怒之余,眼中也多了几分宽慰,按捺下自己心头的怒气之后,便对莉莉斯点头道:“丫头,你做得非常对,若非如此,悬壶观数万年所积攒下来的声誉,就将毁于一旦了!”

  莉莉斯轻轻地摇了摇头,“弟子身为悬壶观的一份子,自然有责任维护悬壶观的荣耀,只是师伯,此事如何是好?他是掌门,却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一旦此事败露,就算弟子再说千百句谎言,那也无济于事啊!”

  “就算是掌门,也不能枉顾我悬壶观的祖宗规矩!”正行道人两眼喷火地说道,“若是查证此事属实,那么不管是出于祖宗的规矩,还是为了维护我悬壶观的荣耀,他正心都必须以死谢罪!!若是他不忍心对自己下手,那就由我们这些老不死的送他一程!”正行道人的态度是坚决而狠厉的,悬壶观不是他正心道人所有物,是属于所有弟子门人的,他正心既然做出这等遗祸悬壶观的恶劣行径,就休怪悬壶观不念门人之情!

  “走——!先随我去见下你师傅!”正行道人望向林铮道,“剩下的事情,等见到你师傅再说。”

  “是!师伯!”林铮两人齐声应道,而后便紧随正行道人离开了药庐区,为了尽量不被其他弟子发现,他们特意绕了一些较为偏僻的路,最后花了十分钟左右,这才来到了一座朴素的药庐前,这里,便是火商的师傅修行的道场。

  要炉前,一名年幼的女孩正在晾晒一些药材,看到正行道人到访,赶忙躬身问候:“弟子拜见师伯!”

  “不必多礼!”正行道人温和地说道,“你师傅在么?”

  话音刚落,一名身着灰色道袍的女子便从药庐中走了出来,面带微笑地说道:“真是稀客啊师兄,您怎么会想到来我这里的?”

  “自然是有事才过来打扰师妹的!”说着便让开了身子,“师妹且看这是谁?”

  随着林铮所伪装的火商出现,灰衣女子顿时表情便是一愣,而一旁的女孩则惊喜地叫了起来:“师兄——!”

  这就是火商的师傅正言道人么?看上去好年轻啊!当然,修者的容颜,基本上无法反映出他们真实的年龄,而据林铮了解,貌似悬壶观正字辈的弟子,起步就是两千岁……

  “师傅——!”跑马完的林铮神色激动地呼唤了起来,“弟子回来了!”

  话音一落,正言道人的眼眶便有些湿润,笑着点起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而旁边的女孩已经欣喜地冲了上前,一下扑到了林铮身上,“欢迎回来师兄!”

  看了眼两名弟子后,正言道人便对正行道人拱手道:“多谢师兄将这孩子带回来。”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正行道人

  摇起头道,“要谢的话,你还得谢谢这丫头才行。”

  “弟子李莉斯,拜见师叔!”

  正言诧异地看了眼李莉斯,听得她的问候,便轻轻地点了点头,“师叔先谢谢你将火商这孩子给带回来了,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话音刚落,正行道人便叹了口气,“先进屋再说吧师妹,这次的事情,有点儿严重了。”

  听罢,正言道人立刻便认真了起来,“师兄请进吧!”

  当下,一行人便进入了正言道人的药庐中,和外观没多大区别,室内同样相当的朴素,小厅中只有一张方桌和几张凳子,虽然朴素,却很有韵味,几个插着兰草的花瓶,便将这小厅的档次一下拔高了好几层。

  正行正言才刚坐下,小丫头便非常乖巧地给送上了茶水,继而得到了正行道人一声赞赏。

  “师兄莫要宠坏了这丫头了!”正言道人轻轻摇了摇头,继而正色道:“还是先说说师兄口中的严重的事情吧!”

  正行道人喝了口茶,幽幽地说道:“还是让这两个小家伙来说吧,我说的话,怕自己克制不住!”

  正言道人听得满脸的困惑,这就将目光落到了站在一旁的林铮和莉莉斯身上,“火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傅——!”林铮神色悲苦地长唤一声,而后便将之前讲过的事情再次娓娓道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但听到一半,正行道人还是忍不住捏碎了手中的杯子,正言道人惊怒中猛然站起,碰倒了茶杯,将茶水撒了一桌。

  看了下自己手中的茶杯碎片,轻轻地洒在桌上后,正行道人便说道:“先坐下吧师妹。”

  正言道人依言坐下后,便神色震怒地望向林铮道:“火商,这等事情可不能胡说!”虽然这么说了,但是她那表情,分明就已经将话给信了个九成九。而既然她开口了,林铮也只能激动地说道:“弟子敢以性命发誓,所说的一切,全部都是真的,若有半句虚假,必遭五雷轰顶而亡!”

  “他该死!”正言道人猛地一掌便拍到了桌上。

  “但是有些麻烦!”正行道人叹气道,“再怎么说,他毕竟是掌门,想要对他发起裁决,不论如何都需要至少八名长老一同出现才行,而如今师门中加上你我,也不过才六名长老,其他人都还在云游中尚未归来啊!”

  “可以发出紧急召集令!”正言道人认真地说道,“这个只需我们五名长老同意便可发出,正好,之前师门刚遭到了不明的攻击,这是很好的一个理由,想来不至于引起正心的怀疑。”

  “如此甚好!”正言道人点了点头,“那么事不宜迟,你我分头行动,尽快将此事通知其他人,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集结上八名长老,此番事态严重,相信其他长老就算有所怀疑,也会赞同我等的做法!他正心是否真的干了丧尽天良之事,等对质过后便知晓!”

  “还有个问题!”说着,正言便望向林铮两人,“其他人被救出来的人呢?他们是非常重要的证人,回头和正心对质的时候,还需他们出面才好!”

  莉莉斯正要开口,林铮便先一步说道:“师妹担心我们藏在悬壶观会遭到掌门的毒手,正好一名叫华佗的高人追查着玉机上人的踪迹来到我们悬壶观,便将我们托付给了华佗。”

  “华佗?!”正行道人听得便是一声惊呼,“竟然会是他!”

  “师傅,这华佗很出名么?”林铮一副纳闷的表情问道,“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正言叹了口气,说道:“他也是前几天才在修界横空出世的传奇人物,一出现,便救下了身中赤霄蛇毒的绮罗宫少宫主,并揭穿了玉机上人险恶的阴谋。”

  “观这华佗的风骨,该是一名侠义之士,恐怕正是绮罗宫少宫主的事情,激怒了华佗,他才追着玉机上人来到我悬壶观!”

  “如此说来,之前师门发生的大爆炸,莫非便是华佗道友所为?”莉莉斯相当配合地发出疑问,给她这么一引导,正行二人不由缓缓点头,而后正行便问她:“你是在何处见到华佗的?”

  “就在正心殿外面!要不是他的提醒,恐怕当时我就已经被掌门发现了。”

  “那就没错了!”正行道人很是笃定地说道,不过随即却敲起了自己的额头,“虽然是一番侠义之心,不过这华佗也着实令人头疼,再怎么说这里也是我悬壶观的道场,竟然跑到这里来搞破坏!”

  话音一落,正言却道:“师兄此言差矣,如此大德之人,我等应当倍加敬重才是,再者,若非有华佗道友引开正心,孩子们也没办法从正心殿逃脱。”

  “这个再说吧!”说着,正行道人便望向林铮,“华佗让你回来的时候是怎么说的?”

  “他担心师妹的话无法取信师伯等长老,便花了不小的代价,将弟子身上的禁制化解,让我前来辅助师妹作证,在我走之前对我说过,这是我们悬壶观自己的事情,作为外人的他,并不适合亲自插手,

  所以,这件事情,会交给我们悬壶观自己解决,除非最后解决的结果让人不满意,否则他是不会站出来的。”

  “这是在将我们的军啊!”正行道人有些不乐意地说道,“不过,这次的确是我悬壶观理亏,且让他得逞一次好了!”

  “师兄——!”正言道人无奈地说道,“人家华佗道友只是在给我们提个醒而已,怎的到你嘴里就成将军了。”

  “本来就是,有能耐他倒是当面跟我说啊!”

  林铮看着这老小孩心想,咱这就是在当面和你说的么?!正腹诽着呢,正行道人便望过来道:“后面呢?他有没有说其他的会怎么处理的?”

  “他说其他人会抓紧时间给他们拔除身上的禁制,等到师伯各位和掌门对峙的时候,他就会将大家送到对峙现场。”

  “岂有此理,这家伙果然把我们悬壶观当成后花园了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听罢,在场的众人的便是一阵无语,你这老头子关注的重点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呢!

  叹了口气之后,正言道人便又站了起来,“我去找其他长老了,火商、火羽,你们待在这里不要乱走,尤其是火商你,万一出去给正心发现了,那可就危险了!”

  “是!师傅!”林铮和小丫头火羽齐声应道,正言道人微微点头后,便不管那老小孩,自顾朝门口走了过去。

  “诶师妹!先别走啊!咱们这还没有把华佗的状况了解清楚呢!”

  “师伯——!”莉莉斯打断了正行道人的思绪,满脸迟疑地说道:“弟子有件事儿想拜托您。”

  闻言,正行道人猛地回过头来便道:“傻丫头,有什么话直接和师伯说就好了,拜托什么啊!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我从掌门那边离开的时候,他让我明天再过去一趟,可是现在这种状况,弟子实在是不敢只身前去,可不去的话,又担心引起掌门的怀疑。”

  唔——?!正行道人听得一阵诧异,“他难道还不知道人是给你救走的?”

  “应该不知道!”莉莉斯略有迟疑地说道,“华佗走之前,帮我将地下密室给伪装了一遍,还放了一把火,他的火焰是黑色,而我的火焰是白色的,所以我想,他应该不会怀疑到弟子的头上。”

  “这倒是个好消息!”正行道人挑起眉头说道,“只要你还没有暴露,那么他肯定想不到,我们已经开始怀疑他的身份,届时我们突然发难,定然能让他措手不及!”说着便拍起了莉莉斯的肩膀,“行!明天我就和你走一趟!”

  闻言,莉莉斯立刻便露出了惊喜之色,“谢谢师伯!”

  “该是师伯谢谢你才对!”正行道人满眼喜爱地说道,“好样的丫头,才刚入门就给师门找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祸害!”

  “弟子宁愿没有这么一个祸害!”

  “这可不是能随咱们的意愿发生的!”摇了摇头后,正行道人便道:“走吧丫头!陪师伯我一块转转去,有你在的话,那些老顽固也比较容易接受。”

  “恭送师伯!”林铮和火羽恭敬地喊道,等正行道人走远了,两人这才站直了身子,然而林铮正要走动呢,火羽便抓住了她的衣服,认真地说道:“师傅说了,不让我们两个出去,师兄得乖乖地待在这里才行,不然会给掌门抓走的!”

  看着火羽急切而认真的眼神,林铮便笑了出来,“傻丫头,师兄我又不傻,这个时候怎么会乱跑呢!”

  “是么?”火羽这就松了口气,而后便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太吓人了师兄,没想到掌门平时那么和蔼可亲的模样,暗地里竟然这么可怕!这次真是多亏了师姐了,要不然,我就见不到师兄了!”

  “是啊!”林铮一脸感慨地说道,“要不是师妹忽然出现,师兄我也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发现火雨将自己的衣服抓得更紧了,林铮便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好了傻丫头,咱们不去想这些可怕的事情了!走!咱们炼丹去,这么多天不见,师兄得考验一下你的手艺,看看你有没有偷懒!”

  “当然没有!”小丫头尖着嗓子叫道,“我可是非常认真的!”

  “是么——!那师兄可得好好见识见识了!”

  火羽发现师兄好像和以前有点儿不一样,不过马上便将这点儿心思给丢一边了,自信地拍起胸脯道:“那就让师兄你好好见识一下吧!我最近可是有了很大的进步呢!”

  说着说着,两人便来到了丹房中,看着比永琳的丹房还要朴素几分的地方,林铮便感到有些无语,这正言道人还真是无欲无求啊!

  “看好了哦师兄!”

  听到火羽的声音,回过神来的林铮便笑着点了点头,“好嘞!我会很认真地盯着的!”说着便向前一步来到火羽身边,而原来的位置留下的身影,却快速地变淡乃至消失,在幻影分身摸起火羽的头时,林铮的真身已经走出了药庐,前往巽所指的第一个阵点所在之处。

看过《网游之剑刃舞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