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章 心有凌云志

第一章 心有凌云志

  “啪,啪,啪”

  一声声鞭子抽在人体上的声音传来,还夹杂着强行忍耐,不敢发出一声的痛苦的闷哼,让人心中不忍,头皮发麻。

  这是一方宅院,方圆不过半里,不过在这样一座整座大陆最为繁华,寸土寸金的雄城之中,方圆半里的宅院本身就是一种荣耀和身份的象征。

  更何况这方宅院装饰的极为豪华奢侈,却又不显得庸俗肤浅,一看便知,此地主人,身份非凡。

  一般来说,像这样的高门大户,正院大门处都会有一堵影壁,以遮挡外人视线,让宅院更有气势。

  但是这方宅院却是故意似的,不仅没有影壁,反而将大门修的富丽堂皇,极为宽敞,远远地站在大门外都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院子里的大部分物件摆设。

  此时,却有一个画面,破坏了这宅院那种高雅静谧。

  一个衣衫褴褛,全身满是疤痕的四五岁的少年被反绑着,眼中充满了痛苦和恐惧的神色,嘴唇紧紧地抿着,还隐隐传出牙齿崩碎似的声音,嘴角也不断有鲜血留下,但是他却没有发出一声惨叫,或者说,不敢发出来。

  一个赤着膀子的大汉,脸色不忍,但却不敢表现出来任何异状,手持皮鞭,正不断的向他的身上抽着。

  在他的对面,不到五丈的地方,有一躺椅,椅旁一桌,上有果盘数盘,盘中皆是奇珍异果,果香四溢,让旁边站着的两名小厮不时地咽着口水。

  椅上躺一少年,十四五岁的样子,衣着华贵,脸色有些苍白,神色惬意的享受着两名俏丽侍女的服侍,时不时的撇一下正在挨打的少年,眼中的鄙视和不屑丝毫不加掩饰。

  “呵呵呵,小杂种,怎么样,挨鞭子的滋味好不好受?还不谢谢本王的盛情招待?”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富贵少年笑嘻嘻的看着被打着的少年,轻声笑道。

  “谢……谢谢王爷赏赐,小……小……杂种很舒服,谢谢……谢主恩赐。”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被绑着的少年的口中蹦出,毎说一个字,少年的嘴角都会抽搐一次,眼底的寒芒也会越发的强盛,只不过被他丝丝的压制着,不露出半点不服和仇恨的样子。

  “嗯,今天的表现不错,老钟,把他解下来吧。”

  听到这句话,那持鞭子的大汉似是松了一口气,赶忙解扔了鞭子,下少年身上的绳子。

  而那少年却是神色有些犹豫,双手紧握,随即被他隐去,除了那大汉之外,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一点,而大汉则只是深深地看了少年一眼,似是提醒,又似是警告,少年只是微不可查的一点头,便再无其他反应。

  华服少年站起身来,走到瘦小少年面前三尺处,双腿跨开,看着瘦小少年。

  而瘦小少年却像是习惯了一般,趴在了地上,慢慢的想着华服少年的胯下爬去。

  此时他的眼睛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和痛苦,被一种坚定锐利的神色所代替,同时,还有强烈的犹如万年玄冰一般的冰冷和仇恨。

  看着瘦小少年从华服少年的胯下安静的爬了过去,那两名小厮和侍女都掩口而笑,唯有方才狠力猛抽少年的大汉眼中有一种放松的意味,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下来。

  “好了,你先回去吧,治治身上的伤,三天后,这个世间,别忘了。”

  华服少年淡淡的说道,丝毫没有在意。

  “是,谢王爷。”

  瘦小少年低声说道,然后慢慢爬起,几次不小心拉扯到伤口,让他脸上抽搐,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怎么?很疼?”

  华服少年见此,冷声问道。

  “不不不,王爷,小……小杂种不疼,谢王爷赏赐。”

  看着华服少年和几名侍从离去的背影,瘦小少年眼中厉芒闪现,双拳紧握,竭力的压制着自己心中的仇恨和怒火。

  走在街道上,周围的人对于瘦小少年的扮相似是没有任何关心一般,没有人理他,也没有出来过问他身上的那些伤痕,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一幕一般。

  不过,少年还是听到了街边的一些议论。

  “看,这位少城主又去挨打钻裤裆了,堂堂的少城主,竟然沦落到了这步境地,唉,可怜呐。”

  “也不知道鹰城的城主是怎么想的,把自己的儿子送来受这苦。”

  “你懂什么?鹰城如果不这么做,恐怕早就被其他部落灭了。

  他们那点实力,在草原上还说得过去,可是在我们王朝,我们一个郡的兵马都是他们的几倍,鹰城又离北原城那么近,不靠着我们,他们能成为草原三大部落之一?痴心妄想吧。”

  “也是,但凡有一点办法,这世上又有哪个当爹的会把自己的儿子送进火坑呢?唉,命苦啊,希望他能够活下去。”

  “哼,塞外蛮夷,死活与我们何干?”

  少年无悲无喜,只是默默的忍受着身体上的痛苦,或者说不是忍受,而是根本感觉不到。

  他的心中早已经被仇恨充塞,精神上的痛苦早已经让他麻木了。

  蓦然,前方传来一阵骚乱,少年赶忙占到了路边,便见到大队人马从街上走过,人马之中,一名身着轻铠,脸色坚毅,眼神凌厉的中年人,高坐骏马之上,缓缓行过。

  在路过少年身前的时候,那将军似乎看了少年一眼,但是却没有怎么在意,他又岂会知道,眼前的这个满身是伤,衣衫褴褛的少年,将来会给他,给他的家族带了何等的厄运。

  “镇国侯,岳天。”

  少年心中默念,缓缓低下头去,不敢,或者是不愿与他对视。

  -----------------------------------------------------------

  “回来了?”

  在少年走进自己的住处,雄城贫民窟一角的一个小小的茅草屋之中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传进耳中。

  少年转身,便见到一个身穿粗布衣的年轻人站在身后,淡淡的看着他。

  “嗯!”

  少年回答,没有多说什么。

  “准备离开了?”

  “必须离开,否则,我的心,会被仇恨蒙蔽。”

  “要去那个地方看看?有把握吗?”

  “嗯,没有任何把握,但我必须要赌一赌,而且若是直接回去的话,一路上势必会遭到阻拦,以我的实力,只怕连中都百里外都走不到,想要离开,只能另辟蹊径,让他们找不到我的踪迹。”

  少年的话让人吃惊,这还是一个孩子吗?

  “祝你好运,另外,那个地方,很危险,多加小心。”

  “我会的。”

  “我会帮你掩饰三天,三天之后,只怕通往草原的要道都会贴满通缉你的告示,好自为之吧。

  记住那句话,心有凌云志,胯下之辱又何如,待将来你名扬天下,不会有人记得这些,他们记得的只有你的辉煌。”

  少年走进茅草屋中,他没有再与年轻人说话,这个年轻人很神秘,这是少年的感觉,他知道很多事情,教了少年很多,但是却从来不让少年多问他的事情,他心底里对他很感激

  盘膝而坐,少年深呼吸了几次,然后眼眸微闭,体内真气运转,开始调息疗伤,在他的体内,隐隐有声声龙吟虎啸传出。

  如果此时有懂得武功的人看到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这正是功力达到江湖之中三流高手实力的表现,筋骨如虎,气血如龙。

  三流高手,这在江湖中也算是一个小高手了,甚至于可以独当一面了。

  可是在前一刻,这少年却还是一个不会丝毫武功,体弱多病,满身伤痕的乞丐般的人物。

  一个时辰之后,少年调息完毕,吐出一口浊气,感觉自身状态已经恢复,身上虽然又多了一些伤疤,但是却只是皮外伤罢了,对他根本没有半点影响。

  去街上讨了些吃的,少年再次回到茅草屋,继续打坐练气,直到深夜,四周静寂。

  少年走到屋外,细细的感应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确认没有人在周围监视,然后又回到屋中。

  昏暗的灯光下,一张地图平整的放在茅屋的地上,少年认真地看着地图上的一条红色的线路。

  那地图并不怎么详细,可以看出,上面的线线条条衔接都有些不顺畅,很显然,这地图是分很多次才拼凑完全,其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是少年却是看的很认真仔细,任何一个细节,一个小山坡,小路都不放过。

  许久之后,少年揉了揉眉心,拿起蜡烛,收起地图,走向茅屋一角的柴草堆。

  扒开茅屋一角的柴草,一个漆黑的洞穴出现,少年没有半点犹豫就钻进了洞穴之中,消失不见。

  ------------------------------------------------------------

  草木茂盛的山林之中,一个瘦削的身影正踽踽独行,少年虽然看起来身材瘦小,弱不禁风,但是那双步子却是坚实无比。

  又到了一个岔路口,少年停下脚步,从怀中掏出块羊皮,那是一张地图。

  这是一个老猎人卖给他的,那位老猎人年轻的时候曾经深入山林探险,到过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方,当时一起去的同伴有九个人,只有他一人逃了回来。

  他推测那里可能有什么大秘密,将那地方的位置做成了一张地图,少年机缘巧合之下将其买下。

  少年很清楚,想要离开王朝,除非有足够的实力,否则的话,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要去冒这个险,碰碰运气,否则的话,他迟早会被那个虐待狂小王爷折磨死。

  “已经三天了,想必那位小王爷应该已经发现我逃离了中都城,若是再继续走大路的话,只怕会寸步难行。”

  抬眼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还有眼前一大一小两条路,大路虽然不是官道,但是却也有很多人会经常来往,对他如今的处境来说,极为不利。

  少年没有再犹豫,直接向小路走去。

  在少年离开后不久,就有一队数十人的王朝禁卫军打扮的官差策马而过,为首者赫然就是那位华服公子,小王爷。

  在他的身旁,那两个小厮策马跟随,此时这两人再也不是那种谄媚的仆人模样,反而带有一种久经杀伐的干练气质。

  “小王爷,那小杂种体质虚弱,走不多远的,相信很快就可以追上了。”

  “哼,小杂种,居然敢逃跑,搅了小王爷的兴致,这次把他抓回去,一定要让他知道,活着比死还要痛苦百倍。”

  左右的仆从一边狂甩马鞭,一边向小王爷谄媚道。

  “这小杂种,以为凭着他那点小聪明就能够瞒得过本王,痴心妄想,我王朝的实力又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化外蛮夷能够揣测得了的。”

  小王爷的脸上怒意升腾,在他的心里,少年只是一个玩具罢了,是他的私有物品,取乐的玩物。

  而如今,自己竟然被这个玩具耍了,被他逃到了这么远的地方,为此还被那几个兄弟狠狠的嘲笑了一番,让自己大失脸面,不可饶恕,绝对的不可饶恕。

  行走在山林中的少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已经追踪到了身后,很快就会锁定他的位置,他还是低估了王朝的庞大实力。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