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九章 无伤之殇

第九章 无伤之殇

  天戮关,城守府外。

  远远地,一个小乞丐打扮的七八岁的孩子坐在路边,时不时的向着城守府看几眼,如果有人注意他的话,就会发现,每当城守府换一次班,这小孩的眼睛就会一亮,然后在背后的地上画几个奇怪的符号。

  这人正是一出那个险地就马不停蹄的赶到天戮关的东方龙云。

  那日他昏迷了不少时间,等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本断掉的左臂竟然奇迹般的复原了。

  不仅如此,原本几年*常遭受虐待,以至于身虚体弱,七岁多的他看起来竟然只有四五岁的样子,而且身上还有不少暗伤,经常会折磨的他痛不欲生。

  但是在那次醒来之后,他身上的那些暗伤竟然完全痊愈了,而且他的身材也增长了一大截,以至于原本的衣服都被撑破,弄得他完全跟一个乞丐一般。

  更让他惊喜的是,他的武功,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的武功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了,但是他可以确定,此时若是王元再与他交手,他绝对能够将其击杀当场。

  虽然心中惊喜之极,但是东方龙云却也没有时间再做耽搁了,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还有先前在阶梯上的考验,花了多长时间,若是晚了,王朝大军将鹰城毁灭,那他即使天下无敌,又有什么意义呢?

  急急地将落在旁边的铁盒子抱起,东方龙云飞速的向着出口冲去。

  让他感到庆幸的是,他在那山谷之中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两天罢了,加上王元也被困在其中。

  所以,王朝现在可能还没有收到消息,王朝的大军也许并没有出动,而且出兵打仗非同小可,即使是远途奔袭,也必须要有万全的准备才行,大军未动,粮草先行,是以他起码还有三天左右的时间来处理这件事情。

  独山郡与天戮关不过隔着一个临沧郡,距离并不远,两天前,东方龙云就已经赶到了,将铁盒子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便去了城守府,并且在城守府周围观察了很长时间,暗中也潜入城守府,打探了一些消息。

  如今已经是第三天了,东方龙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今晚必须动手,否则的话,只怕即便他成功了,等到消息传回去,只怕王朝大军都已经到了鹰城之下了。

  晚上,夜已深。

  城守府书房。

  岳无伤,天戮关城守,也是当今镇国侯岳天的长子,年龄不到三十,便已经身居要职,替王朝把守南大门。

  此时的他正在书房之中批阅*,最近南离帝国似乎有些异常,虽然天戮关过于险要,他们不太可能会对天戮关展开进攻,但是,他却也不敢大意。

  他始终坚信这世上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对任何一个细节,他都要仔细推敲,对南离帝国的任何一个动作,他都不敢小视。

  也是因此,在他镇守天戮关的这几年,南离帝国已经数次吃大亏,在他手上折戟的名将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天戮关已经成为了南离帝**人的一个噩梦。

  南离帝国必须要分出不少的兵马放在对面的凤凰湖要塞,因为已经有好几次,岳无伤从南离帝**事调动的一些蛛丝马迹,推断出凤凰湖要塞的虚实,进而针对性的用兵偷袭,导致南离帝国损失惨重。

  “军神无伤”,在南离帝国可谓是家喻户晓,让很多南离帝国的将领都不得不佩服其用兵之术。

  “嗯,南离帝国火无伤直辖军团开赴东线?他们想干什么?”

  岳无伤眉头微皱,火无伤乃是南离帝**方数一数二的巨头级人物,总领北疆一切军政,可谓是一方诸侯。

  岳无伤注意他,不仅仅是因为两人同名,更因为这位火无伤乃是他的大敌,战场之上两人早已经交手数次,均是不分胜负,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是疑兵,亦或者还是想要对天渊关和赤水关动手?”

  火无伤用兵向来不按常理出牌,每一次有关他的情报,都会让这位王朝“军神”伤透脑筋。

  正在此时,岳无伤眼中突然厉芒一闪,想也不想,直接一掌向着右侧后方甩去。

  轰

  一声巨响,岳无伤只感觉自己的手掌与一只极小的拳头撞在了一起,但那小小的拳头上传来的力量却让他恐惧,他感觉像是打在了洪荒巨山之上,一股无比巨大而且霸道强横的力量从掌中传来。

  只是一瞬间,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右手臂臂骨崩碎的声音,而且內腑剧痛,很显然,他的五脏六腑都被这一拳震伤。

  “高手,绝对的强者,不可敌,退!”

  顾不得疼痛,岳无伤右脚猛一踏地,整个人借着这一踏之力以及这位出手暗杀偷袭的强者的力量,如一道利箭一般射向前面数丈之外的窗口。

  “咦?不错,竟然这么警觉?”

  一个稚嫩的声音,却没有丝毫感情,甚至于都没有杀气,传进了岳无伤的耳中,但这却更让他心寒,因为这代表了,自己在对方的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不过,他却不敢有半点停顿。

  此时方才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府中侍卫,很快就会有大批人马到来,他只要撑过这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逃过这一劫,甚至于将这名高手留下。

  不过,很显然,对方不可能给他逃出房间的机会。

  岳无伤强忍伤势,瞬间便冲到了窗户旁边,但就在他要穿窗而出的时候,一抹寒光从身后袭来,直指他的后脑玉枕穴,如果他不顾一切冲出去的话,那道寒光绝对会让他在落地之前变成一具尸体。

  心中一叹,果然无法逃脱这一劫,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又是突然偷袭,他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被重创。

  他心中有些后悔,原本他的父亲镇国侯岳天给他安排了几名绝顶高手随行,保护他的。

  但是他自恃武功高强,而且又是在城守府,所以在他批阅*的时候,是不允许那几人在身边随侍的,那几人都被安排在不远处的一个小院里,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思考布局。

  如今这里的动静绝对已经惊动几人,他们也很快就能感到,但是,他没有信心撑到那个时候了,这个人太强了。

  眼中厉色一闪,岳无伤瞬间转身,头颅微侧,避过那道寒光,脸颊被划出一道血痕,但是岳无伤理也不理,直接向那道瘦小的身影冲去。

  他要将对方缠住,即便死了,也要让对方陪葬,只要拖延一小会的时间,他的亲兵护卫和王朝大军必然会将其重重包围,面对王朝最精锐的军队,即使这个人武功再高,也休想生还逃离。

  出手偷袭岳无伤的,自然是东方龙云,整整三天时间的观察探查,他对整个城守府了如指掌,对岳无伤的习惯也了解的相当透彻。

  以他的实力,避过那些二流三流的侍卫高手自然是易如反掌,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岳无伤居然如此警觉,悄悄潜入书房,他方一接近岳无伤,竟然就被他发觉了,仓促之间不得已轰出了一拳。

  不过他对自己的实力也并不是太了解,那次山谷之行得到的好处太大了。

  因此这一拳的威力,他自己也没有料到竟然能够将岳无伤重创。

  一记飞刀将岳无伤的冲势阻挡下来,眼看岳无伤反身冲来,东方龙云自然知道他的打算,不过,他的目的本来就是袭杀此人,岳无伤不逃跑,反而与他交战,他自是求之不得。

  岳无伤不愧是领兵数十万的“军神”,临危不乱,即便知道已经陷入必死之局,他的斗志也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双掌交错,掌心之中隐隐有青芒闪烁。

  青芒七煞掌

  镇国侯岳家家传掌法,极为适合军中作战使用,攻击范围极大,威力也相当强悍。

  岳无伤在这一瞬间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他知道对方极其擅长暗杀之术,速度极快,未必会跟自己正面交锋,对付这样的强者,使用小范围的攻击招数只怕根本无法击中目标。

  对方完全可以迂回侧击,在你招式用老之时,给予致命一击。

  这的确是对付杀手的最好的办法,让其无处可躲,没有任何缝隙可钻。

  东方龙云眼见岳无伤双掌击来,却也并不与之硬拼,他是来杀人的,而且外面已经是乱糟糟的一片,大批人马正在向这里赶来,他必须要尽量保证自身安全,同时击杀岳无伤。

  东方龙云身形不变,直直的向着岳无伤冲去,眼见就要直接撞到岳无伤的掌上,一旦撞上,岳无伤虽然已受重创,但他全力一掌的威力依然非同小可,绝对可以让东方龙云重伤。

  但是岳无伤眼见敌人冲来,却并没有半点喜色,反而想要撤掌避开,但是方才他心存拼命,出掌并没有留任何余地。

  他很清楚,对方不是傻子,不可能就这么让自己的掌力击中,既然如此,对方必定是有什么厉害招法来对付他。

  果然,就在双方相撞的一瞬间,东方龙云身体突然一颤,以一种奇异的身法险而又险的将一部分掌力卸去了一部分,硬生生的顶住了青芒七煞掌力的冲击。

  然后,又是一瞬间的震颤,岳无伤就感觉到,一道极柔的力量从双掌传进了他的体内,并且瞬间将他原本已经几乎崩碎的右臂臂骨击了个粉碎。

  “啊……”

  右臂骨整个粉碎,这种痛苦任谁也无法忍受,岳无伤发出了一声惨叫。

  但是,惨叫还未落下,就见到东方龙云瘦小的身体直接钻进了他的怀中,紧接着,岳无伤直接倒飞而出,将窗户撞碎。

  外面的大批亲兵卫队,已经赶到,正在包围书房,四名黑衣人几乎是凌空飞度,直接冲向了有人影闪烁的那道窗户。

  但是就在四人即将破窗而入的时候,一声惨叫传出。

  “不好,小侯爷有危险!”

  其中一人声音低沉,充满焦急。

  砰

  但是就在他声音刚落,正要破窗的时候,那窗户竟被一股巨力粉碎,一道强大的力量传出,这人直接被这力量轰飞,口中吐着鲜血倒飞而下,摔在了十余丈外的围墙上,将围墙撞出了一个大豁口。{.}最新章节

  然后,一道身影犹如利箭一般,同样倒飞而出,口中鲜血喷洒。

  “小侯爷!”

  剩余三人因为功力稍弱比先前一人慢了一步,还来不及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就看到岳无伤整个人喷血飞出,顿时惊骇,慌忙向岳无伤冲去,想要将其接下。

  轰

  就在三人的双掌碰到岳无伤的后背的一瞬间,岳无伤的身体突然爆开,一股无比巨大的力量将三人的六条手臂直接炸的粉碎,三人也被轰飞了数十丈,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与此同时,在书房的另一边,一道瘦小的黑色身影,犹如幽灵一般,在城守府亲兵和守军人群中迅速前行,所过之处,尸体遍地,只是片刻,王朝军士便倒了一地,而那身影则飞速的融进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这一夜,注定让很多人难以入眠,让很多人一生都难以忘记,那一道幽灵般的身影。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