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十章 道法古今,乾坤天地

第十章 道法古今,乾坤天地

  王元重伤昏迷,那将他救出的侍卫也毒发身亡,东方龙云的行踪就此成谜,黑夜之中,凡是看到他的身影的人都已经被灭口。

  没有人会相信,那么一个小乞丐般瘦弱的七岁多的孩子,竟然有胆量出手刺杀王朝的军中大将,而且还成功了。

  在出手刺杀岳无伤之前,东方龙云就已经通知了南离帝国大军,他不在乎对方相不相信,因为这几年以来,岳无伤遭到的刺杀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但他依然活着。

  不过,不管相不相信,他确信,南离帝国一定会派人打探消息,一旦确认属实,南离帝国大军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攻打天戮关。

  一切都没有超出东方龙云的预料。

  岳无伤被杀,天戮关一时间群龙无首,虽然王朝军纪严整,应对及时,但是南离帝国大军这一次的攻击竟然极为迅猛,王朝守军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还处在岳无伤被刺的震惊之中的时候,南离大军就已经全面出动了。

  就连东方龙云都没有想到,这一次,他赶得太巧了,南离帝**方大佬火无伤正好要有大动作,亲临凤凰湖要寨。

  他原本的目标乃是东边的赤水关,但是东方龙云送去的消息,让他本能的感觉到,这也许是一次机会。

  他也并没有完全相信,但是却也做好了出兵的准备,甚至于还下令让已经赶去赤水关的直属军团原地待命,随时准备回援。

  所以,王朝天戮关的守军虽然也是王朝最精锐的军队,但是如何能够抵挡得了火无伤这等用兵高手的进攻。

  加上火无伤手下的直属兵团及时赶到,不过是一天时间,中都城都还没有收到岳无伤被刺的消息呢,天戮关便已经失守。

  不过,这一切都跟东方龙云没有关系了,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在离开天戮关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火无伤的大旗在天戮关外飘飞,事情比他预料的要好的太多了,火无伤亲临,他知道,天戮关守不住了。

  为了避开王朝的探子,这一次东方龙云极为小心,根本不走大路,直接进入苍云山脉。

  然后一路北上,经过北原山脉,翻山越岭,花费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直接进入了草原。

  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东方龙云顿觉心情舒畅,几年来他日夜都在思念的地方,如今终于回来了。

  不过,东方龙云却并没有立刻赶往鹰城,他还有些事情要做。

  摸了一下背上的铁盒子,东方龙云心中很期待,不知道这铁盒子会给他怎样的惊喜,当然,也有可能有着大凶险,所以,他才一直忍着心中的好奇,等到回到草原,要在外部没有威胁的情况下打开它。

  找了半天,东方龙云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山洞,里面光线很暗,不过东方龙云也不在乎了,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打开这个神秘的铁盒子。

  找了一些干柴,生起一堆篝火,东方龙云将包着铁盒子的包裹拿下,摊开,放在地上。

  铁盒子上满是锈迹,散发着一种难以言明的蛮荒之气,一看便知这是一件古老的吓人的东西。

  小心翼翼的将那已经锈的不成样子的铁锁拿下,东方龙云有些奇怪,这铁盒子在那种奇异的火焰之中被灼烧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半点损坏,可是这把锁却锈成了这个样子,让人无法理解。

  东方龙云拿出一条绳子,绑在了加锁的扣子上,然后在盒子口对着的另一边轻轻地将盒子拉开。

  “道法古今掌乾坤,洪荒天地我为尊!”

  一个浩大威严的声音骤然响起,东方龙云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要炸了,就好像突然被一座大山压在了头上,让他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

  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之中,那里没有光,没有水,没有空气,一切皆是虚无,对,就是这个样子,虚无。

  可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突然,在他的前方,一个伟岸的身影渐渐浮现,如神如魔,神威如狱。

  这身影高达千丈,看不清他的面容,东方龙云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是连只蚂蚁都算不上,他身上的那种恐怖的气息,让东方龙云感到窒息。

  “你,既得我传承,便为我弟子,他日亦要随我诛仙灭魔,,你,可愿意?”

  东方龙云一瞬间便被惊呆了,诛仙灭魔,,这八个字实在是……狂妄,但是他却听出了这身影的自信,那是一种信念,一种他还不具备的信念。

  天要绝我,捅破那天;地要灭我,踏碎那地!

  在这身影出口的那一刻,东方龙云甚至感觉到了天地的哀鸣,仿佛这道声音唱响了末日之歌,让天地都感到恐惧。

  神明,这一定是神明?只怕神明也未必能够有此威势吧,东方龙云目瞪口呆。

  “你,可愿意?”

  那道声音又一次响起。

  只是这一次,东方龙云又听出了不同的意思,那人的声音带着一种悲壮,似是在控诉万灵的罪孽,似是在缅怀那逝去的战友,又似是将军出征,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凉,却又有一种难以言明的豪放之气。

  东方龙云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朦胧,他感觉到自己的悲伤,似乎心底深处有什么深埋的东西正在被唤醒。

  “我愿意!”

  东方龙云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如你所愿!”

  宏大的声音带着一种欣慰,那身影也渐渐消失。

  东方龙云恢复清醒,转身看向周围,这才发现,山洞依然是山洞,没有任何变化,地上原本紧闭的铁盒子此时已经打开。

  盒子里面装着一张绢帛、两本书和两颗珠子,书上分别写着《奇学宝录》和《乾坤诀》,而两颗珠子精华内敛,剔透晶莹。

  仔细感应的话,东方龙云竟可以从两颗珠子上感觉到一种让人恐惧的力量,似乎这不是两颗没有什么意识的珠子,而是两头凶狠残暴,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太古凶兽一般。

  其中一颗赤红如火,触之有一种温润的感觉,另一个则呈水蓝色,摸上去寒气刺骨。

  东方龙云拿起绢帛,想要看看上面的内容,却眉头皱起。

  绢帛之上的文字及其古老,他也就只在学武功的时候,跟那个神秘的书生学了一段时间的文化,也仅仅是能够看懂一些武功秘籍罢了,至于这种古老的吓人的古文字,他可没有半点涉猎,根本无法看懂。

  无奈,东方龙云将帛书收好,看向那两本书和两颗珠子,他并没有立刻去动两本秘籍,相对来说,他更感兴趣的却是这两颗恐怖的珠子。

  “有什么奥秘呢?听说一些仙人神人的东西一般都需要滴血认主才行的,不知道这个是不是这样,不管了,试试不就知道了?”

  随后,东方龙云将两本书收好,放入怀中,将手指咬破,在两颗珠子上各滴了一滴血。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两颗珠子发出了刺眼的光芒,赤红之珠光芒耀眼,几乎要将少年的眼睛灼瞎,整个密室的温度也急剧上升。

  而蓝色珠子光芒幽深,似要将人的灵魂吸入,并且还有一股奇寒之力涌向赤红之珠,使密室温度又骤然下降。

  然后两颗珠子渐渐接近,融合,最终,变成了一颗半黑半白的珠子,然后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东方龙云。

  他根本来不及躲闪,珠子便钻进了其眉心,消失不见。

  在黑白珠子钻进眉心的一霎,他就感觉到一股难以抵抗的冲击钻进脑海,脑袋就像被人生生撕裂开一样,剧痛无比。

  东方龙云双手抱头在地上翻滚不停,全身青筋冒出,如虬龙一般遍布在体表,煞是狰狞。

  但是,他却是强忍疼痛,口中死死的咬着自己的衣服,硬是不出一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两天,疼痛慢慢减弱。

  东方龙云很快便感到头部不再像原来那样疼痛,反而有一种温润的气息慢慢地从头部扩散达到全身,甚是舒适。

  条条符文闪现,似是传递着某种特殊的信息一般,稳定心神,慢慢的读着脑中多出的这些信息,好一会后,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赌对了。”

  东方龙云从地上爬起,整了整衣服,骤然间,他的脸色一僵,怀中的秘籍不见了。

  心中震惊,东方龙云却也并不慌乱,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痕迹,他很确信,这段时间绝对没有任何野兽或是人来过这个山洞,而他自己也没有出去过。

  突然,他感觉到脑中一亮,十余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出现在他的意识之中。

  “道法古今,乾坤天地,乾坤为尊,奇学为辅!”

  “原来如此!看来这两本秘籍也非寻常,竟然化进了我的记忆之中,神明的东西,果然神奇。”

  东方龙云长舒一口气,不是被人趁隙盗走就没事,自己拼了命才得来的东西,若是就这么被人乘虚而入,那可就太倒霉了。

  时光匆匆,一晃二十年过去了。

  鹰城,城主府。

  一名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正走向后院,一身白衣,迎风翻飞,身姿英挺,仿若修竹。

  乌发如缎,却没有正正经经地束好,只随意用根紫色的带子扎起来,但若仔细看其脸庞,却又朦朦胧胧,难以辨识,明眼人一看便可知道此人实力绝对已经达到了足以令大多数人仰望的境界。

  身旁有一手拿折扇,脸色严肃,眸中似在沉思的中年文士跟随,身后跟着两名侍女打扮的女子,身姿婀娜,风韵斐然,容貌更是美而不艳,若偏偏仙子,且一模一样,却是一对双胞胎。

  在两女身后又有三名十**岁的青年跟随而进,中间一人身材高大,面貌粗犷,却又透着一种与其年龄不符的沉稳如山的气质。

  左侧一人则是相貌普通,腰悬长剑,一身青衣,看不出什么特别,但其眼眸却是凌厉之极,让人不敢直视。戮神绝天妙筆閣

  右边一人则是一身黑衣,肤色白皙,五官清秀。

  三人脸上却又都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为首者,正是东方龙云。

  二十年前天戮关的事情,让王朝大为光火,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因为自始至终都没有人见到凶手的样子,那凶手也极为谨慎,几乎没有留下半点线索。

  唯一的可以稍稍有些方向的就是,留在岳无伤身上的拳印证明,凶手的身材并不高大,甚至极为瘦小,但除了这些之外,便再无其他。

  加上南离帝国趁虚而入,双方打了三年,在天戮关留下了数十万将士的尸体,南离帝国无法抵挡已经有些疯狂了的王朝大军,而且消耗过大,已经有些动摇国本的苗头了,这才被迫撤兵。

  而鹰城,则在这段时间得到了东方龙云逃离的消息,智慧如东方烈岂会想不到王朝的打算,所以便趁机联络草原各部,于北原峡谷会盟,这让王朝根本无法再实行奔袭计划,鹰城之危自解。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