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十六章 全军覆没

第十六章 全军覆没

  火海之中,数万王朝大军哀嚎不断,一个个身影在烈火中被吞噬,沈无极眼神呆滞的看着远处的那九根火柱,他真的不明白。

  东方龙云是什么时候将这九根参天巨柱放在这里的,他又是靠什么方法,制造出了这么强大而又神奇的阵法。

  他的嘴角还在流着血,呼吸沉重,他知道,这几万大军完了,他沈无极也完了,葬送了最精锐的铁甲虎骑军,王朝不会饶他,平北王更是不会饶他。

  “沈无极,老子前来会你!”

  正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只见不远处,一个相貌清秀,手握长刀的年轻将领带着数千黑金黑甲骑兵,和他一起绕过九根火柱区域,直向这边冲来。

  正是雷霆,他竟是已经从那彦部战场上赶了过来,急性子的他,根本连东方龙云的命令都没有接到,直接就带着本部数千骑兵绕了过来。

  沈无极身边众人见此,脸色大变,此时他们只剩下了区区几百人,一旦被这队骑兵缠住,必死无疑。

  “来啊,老子身经百战,岂会怕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沈无极一声怒吼,就要冲过去,与雷霆大战一场,但是却被身边的亲兵拦住了。

  几个亲兵死死的拉着沈无极,将他拖向后方,不停地喊着:“将军,大势已去,快撤吧,等小王爷的主力大军赶到,我们再来报仇。”

  沈无极绝望的看着跟自己一起征战十几年的战士们一个个在火海中翻滚哀嚎,只觉得天旋地转,胸中似有千斤巨石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再次喷出,眼前一片黑暗。

  十几个亲兵急忙将沈无极绑在马上。

  在十几人前面,有一个身穿侍卫队长服饰的中年男子说道:“诸位兄弟,将军的安全就拜托你们了。”

  十几人眼中含泪,喊道:“送侍卫长!”

  声音中说不出的悲凉,然后便飞驰后撤。

  侍卫长转身面对剩下的数百亲兵,眼中坚定。

  “兄弟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将军平日对我等如何?”

  “恩重如山!”

  “那我们当如何?”

  “以死相报!”

  “对,今日就是我们报恩的时候,兄弟们跟我一起,与敌人同归于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整队,杀••••••”

  数百骑兵队形齐整,挥舞着马刀向着雷霆大军冲去,无畏无惧,唯死而已,将军视我等为兄弟,我等岂能不以死相报。

  峡谷口,东方龙云等人骑在马上,此时原天啸等人也已经率军回返,这一战胜了。

  他们身后十个骑兵方队肃然而立,望着战场上的情形,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狂热。

  东方烈声音有些颤抖,向东方龙云说道:“云儿,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大阵,竟然如此恐怖?”

  “是啊,当初公子让我布置大阵的时候,我还不愿意,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么强大的东西,以为这只是劳民伤财罢了,没有想到……唉……真的是大开眼界啊!”

  原天啸脸上的震撼依然没有退去,的确,这是他有生以来见到的最让他难以忘怀的事情了,只怕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掉。

  “父亲,气势你们所看到的都不过是假象罢了,那些火焰其实是不存在的,真正把他们烧死的,是他们自己,是他们的心火。”

  除了东方龙云和两个侍女之外,众人均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自己把自己烧死?怎么可能呢?我们明明看见他们满身大火,在火海中哀嚎的啊?

  难道这大阵竟然如此厉害,连我们都受到了影响,被大阵威能笼罩了?众人不禁有些脊背发凉。

  见众人疑惑不解,青云笑道:“城主大人,这就是公子让布下的迷天大阵的威力了,我们在阵外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我们的敌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从一开始就触动了迷天阵的幻阵。

  迷天大阵的幻阵和普通幻阵还不一样,因为只要进入大阵,阵内所幻化的一切事物,只要你相信它们的存在,那它们就是真的。

  那些人之所以会火焰缠身,陷入火海,就是因为这座幻阵勾起的是他们的心火,让他们真假难辨,自然而然的就会认为自己在火海之中。

  当然,这幻阵也不是单纯的幻阵,还带有极强的杀伤力,如果在阵中被杀死也就等于是真的死去了。”

  众人不禁惊骇,有如此可怕的阵法,那王朝大军这次岂不是必败无疑。

  东方龙云似是看出了众人内心所想:“这大阵威力强大,包含了幻阵、杀阵、困阵三个部分,后两个顾名思义,便是为绝杀和困敌准备。

  唯有幻阵最为玄奇难测,而且几乎无法攻破,若无人主持,则它只是幻阵,若有人主持,则可成为杀阵或是困阵中的任何一个,而且威力要超过原来的两大阵法。

  但是却也要消耗太多的珍贵资源,且每一座大阵只能使用一次,幻阵便会失去八成的作用,成为纯粹的幻阵。

  王朝的军队虽然强悍,但除了沈无极麾下的五万精锐和这支铁甲虎骑军之外,其他军队在我们的铁骑卫队面前虽不至于一击即溃。

  但在北原峡谷这样的地形之下,绝对无法对我们形成太大的威胁,所以我要先用幻阵失效的代价将这六万骑兵留在这里,为我军出去一个心腹大患。”

  听到此言,众人恍然大悟,若是此阵能无限使用,那这场战争还真不用再打下去了,一时之间,鹰城大军士气大振。

  东方龙云却是看出了众人的想法,笑着说道:“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这座大阵最多也只能维持一两个月罢了,这还是在王朝大军没有出兵攻击的情况下。

  而且布置大阵的材料数量极为庞大,有几种还是旷世珍宝,极难寻到。

  就眼前这一座大阵,就将我们这二十年积蓄的材料消耗一空,要想再布置出这样的阵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此战过后,我们最多还有两个月,很可能就要面临王朝大军的全面进攻,那时候,也许才是鹰城最艰难的时候。”

  众人有些失望,但是却也没有办法。

  如此逆天的阵法,能够布置出一座就够了,想要无限制的布置,那确实不太现实,否则,鹰城岂不是真的可以无敌天下了。

  与此同时,距离迷天大阵数百里外的北原峡谷内,王云和身边的几名副将骑在马上,看着大军向前行进。

  空气中沙尘弥漫,被不时刮起的秋风吹起,飘荡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几名副将均是神色兴奋,充满自信。

  然而,王云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充满了忧虑。

  他已经得到了沈无极的报告,凭直觉他感到前面的大雾极有可能是东方龙云的手笔,东方龙云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这大雾绝非寻常。

  所以,他给沈无极的命令是先做试探,小心行事,他相信沈无极能做出最合时宜的选择,所以这个命令的意思便是,便宜行事。

  然而,无论他如何的相信沈无极,无论他心底深处是如何的坚信,东方龙云在同时和那彦部以及古陀部开战的情况下,必然无法调动太多的兵力前来北原峡谷。

  而且以两部的强大,虽然未必能胜,但将鹰城的精锐大军拖住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他还特意将铁甲虎骑军派了出去,前去支援沈无极。

  但是他心里也明白,东方龙云向来不会按常理出牌。

  他是一个变数,谁都无法预料东方龙云的下一步动作是什么,所以从下达命令开始,他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安。

  旁边的几位副将兴致冲冲,,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三十来岁,面貌粗犷,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笑着说道:“小王爷,这次我们三十万大军压境,就凭鹰城那区区三万大军,恐怕连让我们塞牙缝都不够。

  沈将军这次可是捡到宝了,那五万精锐铁骑一定会把东方烈给吃的渣都不剩,恐怕连铁甲虎骑军都赶不上喝点汤了。

  等到攻打鹰城的时候,小王爷你可一定要让我老张先上啊,不能什么好事都让他沈无极一个人给占了。”

  旁边几人似是很了解大汉的性子,调笑道:“老张啊,小心沈将军回来再摔你几个狗吃屎,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和他争。”

  大汉很是不服,嚷道:“去你们的,俺承认单打独斗不是沈将军的对手,但是打仗,俺可不输给他。”

  众人中的一个长相儒雅的将领似是看出了王允的心不在焉,拱手道:“小王爷,此次出战,我们的兵力足足是鹰城的四五倍,加上又有那颜部和古陀部的牵制。

  东方龙云就是再厉害,鹰城军队的战力即便再强,但我们王朝大军也不是好惹的,此战鹰城必败,小王爷还有何忧虑啊?

  难道是沈将军汇报的前面的大雾,区区一些雾气而已,只是有些影响视线,能够拖延我们的行军速度,但也仅仅是拖延罢了,以沈将军的智谋,相信不会不有什么问题的。”

  其他几人也相继附和。

  “对啊,小王爷放心,沈将军智谋高超,岂是那东方烈能够相比的。”

  “沈将军的五万骑兵只要一个冲锋就能把东方烈的大军冲散了,小王爷不用担心。”

  “说不定这会沈将军已经在峡谷口扎营,正在等待主力大军过去呢。”

  王云叹了口气,道:“话是如此,鹰城骑兵天下无双,但我们也绝非等闲,所以在军队正面作战之时,我们有着绝对的优势……”

  王云尚未说完,便听见前方传来一阵骚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