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十八章 阵痴

第十八章 阵痴

  峡谷口,大阵前。

  王云,李如风,李婉儿和李雄骑在马上,后面是几位将领,再后面则有数千骑兵,队形严整,肃杀之意弥漫虚空。

  几人远远地望着那片雾气翻腾的区域,一脸的严肃,那大阵给众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只远古巨兽,在盯着他们,让他们打心底里感到颤栗。

  不断翻滚的浓雾如无数恶灵聚在一起,面前的王云等人似是听到了那雾中恶灵的嘶吼,它们在寻找安息之处而不可得。

  秋风吹过,不仅没有让这雾散去,反而让那雾气翻腾的更为剧烈,众人心中的寒气也愈发浓郁,胸口似是被一块巨石压着,喘不过气来。

  这种感觉持续了近一个时辰,但众人都没有退去的意思,若是连这阵法的威压都无法承受,那还何谈破阵呢。

  威压散去,王云额上已经布满汗珠,他抬手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的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像是掉进了地狱一般,心底发寒,这阵法太可怕了。”

  李雄这次没有露出讥讽的神色,也未有任何言语,反而眼中充满恐惧。

  李如风亦是声音颤抖,但却又含着一丝兴奋的道:“不愧是由小封天阵演化而来的阵法。

  单单是阵法开启所释放出的威压,就让我们生出一种无法抵抗的感觉,若是真的进入阵中,恐怕我们连真气都无法提起,只能任人宰割了。

  布阵之人在阵法方面的造诣极高,真想与此人论道一番。”

  “师兄,单看阵法造诣,此人绝非等闲,没想到鹰城竟有如此人才。

  而且据李雄师弟所言,鹰城之中至少还有一个绝顶高手甚至是超级高手存在,凡俗武学虽然不值一提,但是那是到了极高境界之后。

  对我们来说,若是有一个超级高手出现,我们几人无人是其对手。

  即便是把阵法破了,只怕我们也无法全身而退,还是向宗门求援吧,等援军赶到我们再动手。”李婉儿目中忧虑,说道。

  “好,那师妹你马上去发求援信,我再观察一下此阵,做些破阵的准备。”

  “师兄,你们多加小心,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贸然靠近大阵,以防被那名高手偷袭了。”

  李婉儿了解李如风的性子,痴迷于阵法,为了研究阵法,追求阵法大道的最高境界,他是可以不顾一切的。

  即使有生命危险也在所不惜,而眼前的阵法是由小封天阵演化而来,对于李如风的吸引力可谓大的惊人的,所以她要再三叮嘱。

  说完,李婉儿策马回大营,准备将这边的事情通报给附近的黑天圣地高手。

  待李婉儿走后,李如风便立刻下马,缓缓向大阵走去,同时两手不停地将一些飞镖状的器物打在地上,还不停地计算着什么,脸上专注,好似忘了周围的一切,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李雄见他如此,有心提醒李如风,让他不要以身试险,但他刚刚被大阵威势所压,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

  等他清醒的时候,李如风已经前进了百余丈了,他自己又没有胆量再靠近大阵,甚至心中还在为前一次闯阵而后怕。

  而且他也了解李如风对阵法的痴迷,知道即便他说什么也都不可能改变对方的心意的,所以也就没有出声叫住李如风。

  渐渐地,李如风离大阵只有十余丈了,李雄也终于坐不住了,李如风可是圣地重点培养的真传弟子。

  其在阵法方面的造诣和天赋极高,若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被鹰城袭杀了,即便将鹰城全部灭了,圣地执法堂也决不会饶他。

  李雄直接运起真气,喊道:“师兄,万万不可再往前了,小心敌人偷袭。”

  可是,任凭李雄的声音几乎将旁边的王云和后方几员将领的耳膜震得隐隐疼痛,李如风却没有丝毫的感觉,连头也不回继续计算着向着阵法走去。

  李雄见此,以为李如风被阵法幻阵所惑,顾不得其他,腾身而起,向李如风掠去,想要将他拉回来。

  但是就在他距离李如风不到五十丈,而李如风离大阵还有三丈左右的时候,大阵雾气突然翻滚起来,从里边传出一股无比巨大的吸力。

  李雄差点被这股吸力拉得趴在地上,吓得他赶忙后退,满脸惊恐,而李如风则在一瞬间便被吸进浓雾之中,消失不见。

  见此巨变,王云等人顿时脸色剧变,就连王云都险些失了分寸,若不救李如风,那必然会获罪于黑天圣地,到时王朝皇室也保不了他,甚至还会连累到他的家族。

  若去救,那浓雾大阵的威力强大,其中的诡异更是让人匪夷所思,若是不能将阵势看透的话,恐怕就是压上十万大军,也无济于事。

  不过就在众人慌乱时,雾中却传来李如风的声音,“我没事,你们不用惊慌,等我办完事自会出去,你们先回大营,这阵法玄奥无比,我要好好研究一下”。

  王云和李雄听到这声音,都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能放心,李雄道:“师兄,你还是快出来吧,等到师门援军过来了再研究也不迟啊,小心对方偷袭啊。”

  但是里面却没有了回音,李雄知道师兄肯定又是开始研究这阵法了,担心也无用,只能盼着援军尽快到达了。

  如此,李雄回头对王云道:“师兄他就是如此,痴迷于阵法之道,我们先回去吧,只盼师门的人能尽快赶到。”

  王云看着大雾好一会,叹了口气,心道,“希望他不会出什么事吧,不然•••••哎”

  然后便下令留两千骑兵在此驻扎,以防有变,其余大军尽数回营,等待援军到来。

  迷天大阵内,东方龙云和两名侍女青云雨帘静静地看着数十丈外认真测量地势,计算阵法的李如风。

  东方龙云眼中充满了惊喜,似是对于李如风能够在迷天大阵中不受幻阵影响,而且还在不停的寻找破阵之法感到很有趣。

  对于李如风的阵法天赋和对阵法的痴迷,东方龙云还是很赞叹和敬佩的,在如此危险的境况下,还能够全身心的投入,研究阵法,这就是一个阵痴啊。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在其所学领域有大成就,一个人的天赋好固然能够使其在修炼道路上更为顺利,但是要想有大作为,却必须要能够真正地投入,要有大毅力,极于斯,痴于斯,才有可能窥得真正的大道。

  青云却是有一些恼怒,看着李如风的身影眼中充满了不善,若是没有东方龙云在身边,恐怕她早已冲过去将李如风击杀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对于杀意没有丝毫掩饰,向东方龙云道:“公子,这个人在阵法方面的天赋极高。

  而且可恶的是,他居然在一个人突然被公子以春阳融雪功吸入大阵,而且知道我们这边至少有一名不弱于绝顶高手的人的情况下,还敢如此专注的研究破阵之法,这分明是不将我们放在眼里。

  一个武功连绝顶高手层次都没有达到的小子,居然敢如此藐视我们。公子,让我去把他杀了吧,留着此人对我们的大业可是一大阻力。”

  “姐姐,你还是如此急躁,公子既然将他弄入大阵,却又没有要了他的命,就必然是另有深意的。

  况且你觉得以这小子的实力,他能经得起公子那一抚之力,若公子想杀他,恐怕刚才他接近大阵十余丈的时候,公子就能用春阳融雪功将他变成人干,哪还用把他吸进大阵啊。”

  听闻此言,东方龙云笑了笑,说道:“哦,那帘儿说说,我为何如此做呢?”

  “李如风此人在黑天圣地的地位绝非先前的李雄可比,在黑天圣地虽然也是真传弟子,受到黑天圣地的全力栽培。

  但其人阵法天赋卓绝,更是痴迷于阵法,加上黑天圣地的全力支持,他如今年纪虽然不大,但在阵法方面的造诣,在当今江湖之中能够与之相比的不超过五指之数,若是李如风在此被杀的话,恐怕黑天圣地会疯狂地报复我们鹰城”。

  若是李雄等人听到此言,恐怕会大吃一惊,鹰城竟是对黑天圣地也有所了解。

  未等雨帘说完,青云便打断道:“我们会怕黑天圣地?妹妹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东方龙云只是微笑着,没有插言。

  只听雨帘再次说道:“姐姐不要急,听妹妹把话说完,我们虽不怕黑天圣地,但因为现在形势特殊,所以也不能将其得罪狠了,真的要与黑天圣地不死不休的话,也不能是现在这个敏感时期。

  顾忌黑天圣地的报复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恐怕是公子起了爱才之心,将李如风弄进阵中也是要考察此人一番,看看此人在阵法方面的天赋如何,在阵法一道上走了多远,有多少潜力可挖。”

  青云顿时睁大了眼睛:“公子想招揽他?”

  雨帘道:“招揽?应该不是吧,毕竟这李如风在黑天圣地从小长大,又受到黑天圣地的全力栽培。

  可以说没有黑天圣地就不会有如今的李如风,他不可能背叛黑天圣地的,若是轻易地就将他拉拢的话,只怕公子也不敢重用此人的吧。

  一个那么轻易就背叛原主人,不懂得感恩的人,公子是绝对不会在他身上多下功夫的,这就要公子来解惑了。”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