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二十五章 第五部功法

第二十五章 第五部功法

  灵魂像是进入了一个无穷无尽的深渊之中,东方龙云感到自己好像要永远沉沦下去一般。

  他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脸上甚至于都有些许青色出现,血气上涌,难以自制,这很可怕,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会直接将自己的头颅撑爆。

  但是,他毫不在意,反而迎着这股压力冲上前去。

  这种感觉他已经感受过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他都会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冲上去,因为这种压制实际上就是一种凝练神魂的方式,会使他的神魂更加凝实。

  无数次的重复,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痛苦,也掌握了那种尺度,当然,更多的是因为,他尝到了如此做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好处。

  这是一只金翅大鹏鸟,全身金光耀眼,飘洒万丈,传说其诞生于混沌初开,乃是天道宠儿,掌握世间极速。

  蓦然,那金翅大鹏一声长鸣,双翅扇动,周围无数星辰被形成的飓风吹起,随金翅而动,群星闪耀,苍穹沉浮,部分星辰甚至难以承受这飓风的撕裂之力而炸裂开。

  它要展翅翱翔,遨游天地,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限制得住它。

  就在这金翅大鹏即将展开极速的一瞬间,原本静静观察这片星空的东方龙云突然身形一动,出现在距离大鹏鸟不远的地方。

  然后速度丝毫不慢的猛的冲向大鹏鸟的背上,他要在大鹏鸟的背上领悟极速真意,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的领会到金翅大鹏鸟的那种意境和感受。

  金翅大鹏只是扫了他一眼,就再没有理会他,仿佛在看一只蝼蚁,根本不屑与为他花费丝毫精力。

  东方龙云并没有因此有丝毫的不满,心绪也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大鹏鸟的背上,快速的向着目的地掠去。

  很快,他便接近了大鹏鸟的背部,但也同时进入了金翅所带起的飓风带之中,飓风强大的撕扯力量不断地要将他的身体撕裂,凌厉的风刀划过身体,带给他无尽的疼痛。

  这不是**上的疼痛,而是精神上的,但是这种程度的疼痛已经难以对他造成威胁了。

  无论是最初修习《乾坤诀》时因真气超出常态的快速流转,带来的经脉撕裂般的痛苦,还是每次冲击死穴时,带来的最邻近死亡的感觉,都使得他的精神意志得到了极大的锻炼,普通的痛苦已经难以撼动他的神经了。

  但是他能忍受这种巨大的痛苦,他的精神意志所形成的躯体却承受不了那飓风的撕扯之力。

  就在他距离鹏鸟背部还有一丈之时,飓风威力便已经超过了他这副躯体的承受极限,他的身体上开始出现裂纹,密密麻麻,从前胸极快的向着后背蔓延,尤其是脸上的裂痕,更是触目惊心,极是恐怖。

  很快,一声轻响传来,嘣,无尽飓风穿过他的身体,他的身体骤然被撕裂,化作点点星光消散于星辰空间内,化作虚无。

  盘坐在山石上的东方龙云被剧烈的头痛唤醒,眉头微皱,稍微平静了一会,喃喃自语道:“上次是一丈半,又缩短了半丈,看来很快就能成功了。”

  清晨的神鹰帝峰云雾缭绕,东方神日依然慢慢升起,雾气也渐渐稀薄起来。东方龙云站起身来,准备将已经创出的招式再演练一遍,从中寻找破绽,弥补不足。

  招式的威力增加和改进,不仅仅是要极高的修为,还要从生死搏杀中来检验,因为只是单纯的演练效果并不是很好,东方龙云也明白这一点,他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但是每天他还是要将招式全部过一遍,真正无敌的武功不需要多么的玄奥莫测,只需要让出招之人能够信手拈来,以最快的速度打出去就是了。

  威力再大的神通招式,若是发挥不出来威力的话,那也是白搭。

  但是,就在他站起来,看一眼周围的云雾和那冉冉升起的红日的那一刻,他突然愣住了。

  温和的阳光渐渐铺满大地,让人感觉舒心无比,抬头向天,朵朵白云,云遮雾绕,将那阳光先行洗礼一翻,化作七彩之光,再落人间,进入这神鹰帝峰。

  白云的阻碍,烟雾缭绕,一阵微风吹过,雾气翻滚,却是形成了一只巨鸟,那巨鸟展翅翱翔,带起烈风,云随风动,风随鸟转。

  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似这云雾巨鸟本来便是这天,是这地一般,风云皆听其号令,悠然自在,正所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若融于天地间,而又超脱于天地,化作永恒。

  东方龙云似是抓到了什么,但却有总有一种被隔开的感觉,就差那一线他就能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可这一线却又犹如相隔万里,难以捉摸。

  心中有些焦躁之感,但随即就被他强行押下来,他平静的继续望着天空,既然无法去抓着这脉络,无法打破这层壁障,那索性便等待。

  等待再一次的红日初升之时所引起的云雾异象,等待那脉络越来越清晰,等待可以被抓住的一刹那!将这壁障破碎,进入另一个境界。

  时间缓缓流逝,一晃眼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作为如今这天地间最为强大的武者之一,东方龙云虽然还未达到辟谷的境界,但是几天不吃东西对他来说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的。

  三天时间,三次初日东升,却仅有一次让他抓住了那一瞬间的能够引起他脑**鸣的异象,也使得他对于这大鹏鸟的残影有了一些领悟。

  最难的入门他已经通过了,接下来便是更深的领悟和理解,并将其融入他自身的武道之中,创出自己的身法绝技。

  此刻的他,双目一直望着远处空中,在他的眼球上,已然是血丝弥漫,只是这些,他都不再在意,仿若这天地间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消失,唯一剩下的,就是那初日东升烟雾缭绕的一幕。

  又是一天,天气渐渐变得阴沉,原本在这高空风力便已经不小,而在这阴天天气之下,气流不均,湿气弥漫,顿时又使其增加不少。

  但是一身白衣的东方龙云却是站在那巨石之上,一动不动,双眼看着东方,如千年老松一般扎根在那巨石之上,仿佛这天地间只有那一袭身影,伫立峰头。

  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但是东方龙云依然没有动。

  第二日清晨,因前一天的小雨,雾气更加浓重,此时的初阳想要再次穿透云雾,也变得困难起来,天地间一片昏暗,但东方龙云眼中的那云雾异象却更加清晰。

  突然间,东方龙云的耳中似是听到了一声清鸣,是那金翅大鹏鸟的鸣叫,这叫声实际上是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但给他的感觉却是这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那一声鸣叫。

  “对,就是这个”,东方龙云兴奋地一声大吼,“就是如此,我为何非要破除那飓风壁障,若我自身为飓风,若我便是这天,是这地,那我又何须将其破除?”

  随着这一声大吼,其周身云雾竟开始围绕他旋转开来,就如异象中那金翅大鹏展翅所形成的飓风一般,云雾转动越来越快,最终也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风罩。

  虽然跟金翅大鹏的飓风壁障相差甚远,不可以道理计,但是他毕竟已经悟通了其中真意,接下来就是要将其融合与自己的身法招式之中了,融合的过程不会太难,毕竟已知其然,框架已成,只要将内容填充便可以了。

  他的那一声吼声传遍整个鹰城,引起来一些恐慌,但很快便被压下去了,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少城主的声音。

  但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东方龙云一定是有了突破,他们听得出来这声音中的狂喜和力量。

  东方龙云在发出那一声吼声之后,身影就化作一片雾影,竟是飘出了山峰之外,在空中飘了好一会,才飘回巨石之上。

  这一幕若是让江湖中的一些人看到,非得感到不可思议,震骇莫名不可。

  虽然只是持续那么一小会,但是这基本上也等于是在飞翔了。

  飞,这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这个世界的许多武者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少数几个强者甚至一人可抵千军万马,但却无一人能够如上古之前一样可以肉身横渡,翱翔天空。

  传闻上古时期,有武者可以凭借肉身自由翱翔天空,甚至于撕裂空间,瞬息万里,但是后来天地间出现了一种奇特的禁制,极大的限制了武者境界的提高,使得这样能够御空的武者渐渐减少,直至最终消失。

  因此,飞翔便成了所有武者的追求,因为那不但代表了可以翱翔天空,还代表了强大的实力,即便是上古时期也只有强大到一定境界的武者才能够御空飞翔。

  东方龙云心中狂喜,他知道,自己终于创出了自己的极速真意,虽然还很稚嫩,威力并不强,但是雏形已成,接下来就只是加强和改进了。

  而随着他完成身法真意的开创,也意味着第四层修习达到了要求,他的脑海中也多了一些信息,《乾坤诀》第五层,《化毒功》。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