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四十二章 先天之战

第四十二章 先天之战

  太苍门五人竭尽全力才勉强将神刀门前来接应的高手挡住,但是很明显,对方根本没有尽全力对他们出手。

  “哼,区区五个绝顶高手也想挡住本座,钟熙,罗毅,你们退后,本座灭了他们,必须要速战速决了,绝灭他们恐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是,副门主。”

  那先天高手脸上已经没有了原本的从容,原本他还能感受到谷中混乱的天地元气,说明有人在谷中大战,也说明绝灭等人依然还在。

  可是就在刚才那混乱的天地元气突然猛的爆发,然后又迅速沉寂下去,这明显是有人自爆或是使用了拼命的大招而产生的,只怕此时绝灭等人已经遭了毒手了,但无论如何那件东西绝对不能丢。

  说完话,他身上的气势猛然一变,压迫的其余七人喘不过气来,神刀门两人直接退后,警惕的盯着五人和四周,随时准备出手。

  而太苍门五人则没有那么幸运了,直接就被这气势压得退后十余步,各自都吐了一口血,这气势本就是冲着他们发出的,而且五人原本就身负重伤了的。

  随着神刀门副门主气势的上升,他的手掌也慢慢变成了银色,再后来又变成了淡金色,慢慢的在他的气势达到巅峰之时,双手也随之变成了金黄色,周围的天地元气被其气势一卷,这片地域顿时狂风大作。

  五名太苍门的高手被这气势一冲,又是脸色一白,其中两人更是喉头一甜,再难以压制伤势,一口鲜血吐出,软倒在地。

  落云谷内距离此处,三里地之处,正在飞速赶来的三长老在神刀门副门主气势上升,手掌达到银色的那一刻突然仰头看向谷口,脸色大变。

  “不好,是超级高手全力出手造成的天地元气混乱,老四他们危险了,再加快速度。”

  三人都将速度提到了极限,想要尽快支援同伴,但还是晚了一步。

  就在三人距离战场只有半里的时候,只听到一声巨响,前方一股巨浪袭来,那三长老似是没有感觉一样继续向前飞掠,而另外两人却被这气浪冲的身形一顿,只觉得自己像是撞上了铁壁一般,一时间气血沸腾,几乎吐血。

  三人顿时脸色大变,他们知道谷口的五人即便还没死,恐怕也已经身受重创,失去战力了,等自己三人赶到,恐怕五人都已经变成尸体了。

  “可恶,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居然会有如此大的损失,神刀门,我与你们不共戴天。”

  三长老狂吼一声,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猛的停了下来,调匀气血,使自己尽量恢复到巅峰状态,既然已经晚了,那索性就在此等候大敌来临。

  另外两人也是停住脚步,站立在三长老身后,满眼仇恨的望着前方。

  很快,神刀门三人和太苍门三人就面对面站在了一起,一时间场中温度急速下降,剑拔弩张,双方均是脸色愤怒,仇恨的盯着对方。

  “是你,太苍门虚天行,看来绝灭四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哼,云老怪,有本座亲自出手,若还是让他们跑了,那本座还在江湖上混什么。”

  “你们是如何知道那件东西混在本门这次所押的财物中的?”

  “你以为本座会告诉你这些?云老怪,交出那件东西,我太苍门可以保证不再与你神刀门为敌,并且将谷中那百余名神刀门弟子放回去。

  否则的话,我太苍门将与你神刀门全面开战,不仅仅谷中的那些弟子要死,你今天也休想生离此地。”

  “哈哈哈哈,天下武林尊你太苍门为八大宗门之首,可你莫非真的以为你们就可以凌驾于其他宗门之上,真的就可以领袖群伦,号令江湖了吗?虚天行,没想到你也会如此天真啊。开战?我神刀门岂会怕你?要战便战。”

  “好,那今天就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了。”

  话刚说完,三条人影便飞速的降落场中,正是先前拷问余下神刀门弟子的三人。

  其中一人在三长老耳边低声说道:““禀三长老,我们将所有人都搜了一遍,包括车队任何一个角落也都没有放过,但还是没有找到那件东西。

  不过,我们盘问那些神刀门弟子之后,神刀门弟子说有一名弟子不知所踪,那人正是绝灭唯一的徒弟。

  在我们伏击发动之前,绝灭曾经将那弟子叫到身边,嘱咐了一会,大战一开始他就暗中退到车队最后面,之后就不见踪影了,很有可能东西是被他给带走了。”

  他们说话虽然声音极小,可是又岂能瞒得过同样身为先天高手的云老怪,东西并没有落入太苍门的手中,这让云老怪提着的心顿时放下了一半。

  但是,这个消息同时也代表了绝灭四人已经遭劫身殒,令他心中愤怒难抑,即便神刀门势大,但也不能无视四名战力强大,经验丰富的绝顶高手的陨落。

  “虚天行,我神刀门押送车队的弟子在哪?你把他们如何了?”

  未得到东西反而因此损失了七名绝顶高手,心中正是愤怒到极点的虚天行自然不会有好话,更何况双方此时早已是敌对,连最后一点的遮掩都已经撕去,将矛盾也都摆在了明面上,这已经代表了双方宣战,不死不休了。

  “还能怎么样?全部杀了呗。”

  “你!找死,给我杀。”

  云老怪身形一闪,在原地消失。见此一幕,虚天行却并不慌乱,而是不屑的讥讽道:“到我们这等修为还想玩偷袭?云老怪你脑袋坏了吧?

  雕虫小技,你神刀门素以刀法闻名江湖,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太苍门的无上刀术《天羽杀诀》的厉害,本座也领教一下你云老怪的《千魔手》的威力。”

  到达先天之境,本身的感官便已经敏锐到了极高境界,若不是实力相差过大或是修炼有强大无比的敛息之术的话,想要偷袭同阶高手,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即便修有敛息之术,那也是在静止之时不会被人发现,一旦身形有丝毫动弹,也立刻会被对手察觉,以做出应对的。

  说着,虚天行抬起右拳,以拳为刀,以五成真力向着左后方的虚空中一拳击去,强大的拳风将那一片方圆数丈的范围全部笼罩。

  紧接着就见一个淡金色的手掌从那一片虚空中伸出,一掌击在虚天行的拳头上。

  拳掌相交,分别从拳头上和那淡金色掌心射出一道刀气,两道刀气瞬息间就相互撞击了不下千次,空气中更是响起了噼噼啪啪的声音,持续了整整半刻方才安静下来,云老怪和虚天行两人各退后十余步,两人之间的地上有一个方圆丈余的深坑,正冒着丝丝热气。

  这一交手,两人均是脸色凝重,刚才的交手只是试探罢了,此时两人也明白,他们的功力不相伯仲,一旦全力出手,胜负难料。

  其他人并未动手,在虚天行和云老怪两人分出胜负之前,他们之间的胜负是没有丝毫意义的。

  “千魔手,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你云老怪穷极一生之力,将神刀门刀术精髓凝练,所创出的一门绝世武学。”

  “哼,虽然是敌人,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太苍门这《天羽杀诀》也的确是一门蕴含刀道真意的盖世武学,你竟然还能将其化入拳法之中,不愧是天下少有的几名超级高手之一。”

  躲在暗处的东方龙云一听这话,“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但这声音却被他以本身强大的功力所形成的护体罡气隔绝了,别说是虚天行和云老怪这两个先天两重连三重都不到的高手,就是来个先天巅峰的高手,也未必能够发现他。

  这两人互相吹嘘,或许的确是他们的真心之言,英雄相惜,但在东方龙云的眼里,他们两人的战斗方式实在可笑。

  似是武修纯以肉身之力领悟力之极道,又似是剑修以气御剑之术,总之是驳杂不纯,似是而非,完全没有发挥出一个先天高手应有的实力。-?#~♠妙♥笔♣阁?+

  在东方龙云沉思时,虚天行两人再次交手,但东方龙云却已经没有兴趣再看下去了,原本他是打算借两人的交战来从中汲取经验,领悟武道的。

  毕竟他本身虽然功力高绝,但却极少亲自出手与人交战,对武道的领悟也实在是片面的很。

  但是在看了两人的武功和战斗方式之后才明白,这两人虽然达到了先天高手的境界和实力,但是却对先天高手真正的奥妙丝毫不知,完全还是世俗武者的战斗方式。

  真正的武修,一旦达到先天便可以引天地之力入体,直接以本身肉身将天地之力转化成为绝世无匹的攻势,每一次攻击所针对的都是敌人最薄弱的部位,也是敌人的本源所在。

  但眼前两人似武修又似剑修,与真正的剑武双修又完全不同,剑武双修之人可以将剑气剑意融于真气之中,真气即剑意,剑意即真气,共同组成其武道本源之力。

  而他们两人真气驳杂,根本就是简单的将刀意融于自身肉身之上,与本源相割裂,虽然战斗之时出招相对来说简单些,可以在相同的时间发出更多的招式,但是却抛却了武道的真意,难以再达巅峰。

  试想一下,若是你的所有招数都根本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你出十招也未必比得上敌手一招的威力,那即便出招快那么一丝,又有何意义,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