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四十九章 那个人,不可言

第四十九章 那个人,不可言

  接着东方龙云便按照龙皇的要求,发下心魔毒誓,与龙皇结盟,在不违背龙皇意愿的情况下,龙皇竭尽全力帮助东方龙云达至武道巅峰,而东方龙云则要在他的修为达到,能够撕开神界空间壁障之时,将龙皇带回神界。

  若是有一天东方龙云真的能够达到那个人那样的境界的话,就要为龙皇解开灵魂禁制,让他不再受这禁制之苦,若是违背誓言则永世受无间地狱之苦,心魔丛生,永远无法达到武道绝巅。

  这可谓是最恶毒的誓言了,所谓的无间地狱之苦对东方龙云根本不算什么,他甚至于曾经想过,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进入地狱去历练,磨练自己的心境。

  但是永远无法达到武道绝颠却绝对是他的死穴,天道誓言神秘莫测,在他拥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是绝对不会去触碰的,当然如果龙皇遵守诺言的话,即便他的实力达到了,他也不会违背誓言的。

  龙皇也发下了同样的誓言,东方龙云将那驭兽符印解除,双方的合作关系正式确立,不过很显然,龙皇不相信东方龙云能够达到那个人的境界,所以对于东方龙云的誓言中为他解开灵魂禁制的话也并没有当真。

  “龙皇陛下,既然已经是盟友了,不知道前辈能否为晚辈解答几个疑惑?”

  为龙皇解开神禁之术,东方龙云在与龙皇真正结盟之后,就顺势抛出了自己的疑问,他心中对那个人太好奇了,同时更多的是带着一种难言的感觉,说不清是恐惧还是亲切期盼。

  他本能感到那个人给他一种极度熟悉的感觉,加上龙皇的反应,他感觉自己跟那个人很有可能有些关联。

  可是他的理性却告诉他,自己一个小人物,蝼蚁一般的人怎么可能会跟他那样在天上地下无数位面都足以无视任何人的存在扯上关系,这让他很是矛盾。

  “好吧,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能够告诉你的东西,本皇绝不会有丝毫藏私的。”

  龙皇倒也守信,并没有丝毫的扭捏之意。

  “晚辈想要知道那个人••••••”

  龙皇对那个人很是忌讳,甚至是惧怕,还没等东方龙云说完,龙皇就打断了他的话。

  “你的修为还差得太远,没有到那个层次,知道有关那个人的事情太多的话对你没有好处,本皇劝你还是不要知道太多关于他的事情••••••”

  顿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龙皇又说道:“那个人,不可言。我只能告诉你,万年前他来过这片大陆,而我在你的身上感觉到了他的气息,这种气息甚至进入了你的灵魂。”

  听到这句话,东方龙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那个人来过这片大陆,他来这里做什么。

  以这片大陆的修炼这水平而言,即便是在无数凡界位面,也可以说是垫底的,如此贫瘠的一块大陆,怎么可能引起他的注意,是什么吸引他来到这里的?

  东方龙云的心中的忧虑和疑惑增加了很多。

  “他来这里做什么?”

  东方龙云声音颤抖,他很希望那个人只是临时路过,否则的话若是那人真的在这片大陆上有所图谋的话,那这对自己以及身边的人虽然未必是坏事。

  但是却更不可能是好事,对于人来说危险困境不可怕,甚至死亡都不可怕,最可怕的莫过于未知了。

  那样的人物每走一步都必有深意,他会降临在这么一个贫瘠的大陆,那本身就说明了这片大陆大有秘密,而他也必然在这里有所布置。

  “不知道,像他那样的人物,心中想要干什么又岂是我们能够揣摩得了的,在见到那个人之前,打死本皇,本皇都不会相信这世间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存在,不到他们那样的层次,我们是永远也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的。”

  龙皇叹了一口气,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看着东方龙云说道。

  他很理解东方龙云所表现出来的恐惧,无数年前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不也是一样吗?

  “不过,我在这片大陆也待了近万年了,直到三百年前才发现了那株血龙果,将原本的守护的那条小蛇夺舍,开始在那里守护血龙果,吸收血龙果上散发的蕴含龙威的灵力,以增强我的灵魂,尝试冲击封印。

  这万年来我走遍了整个大陆的每一个地方,甚至海域深处我也去过,但是却始终无法真正了解这片大陆,总是有一层难以冲破的隔膜在阻止着我,让我难以接近事实的真相”。

  龙皇又思考了一刻的时间,继续说道:“我的灵魂修为虽然被封印了,但是在感官上以及各种返本归元的秘术上的造诣却没有丝毫下降,反而因为无数年的挣扎谋生,历经艰险而有所增强,但是我依然无法看清这片大陆,甚至这片天地,很诡异。”

  “所以,我想一定是那个人在这里留下了什么布置,而这个布置很有可能与你我有关,所以不管你接不接受,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我从你的身上感应到了他的气息,说明你已经与他有了因果,因果这东西虚无缥缈,难以理解,但确实是存在于世的。”

  “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没有丝毫可能去反抗那个人留下的后手,你只有努力让自己变强,强大到足以让那个人真正的重视你的程度,你才有可能脱离他的掌控,起码会变成一颗重要点的棋子,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可有可无。”

  “棋子?原来我也只是别人的棋子罢了,现实果然是残酷的。”

  东方龙云自嘲的笑了笑,但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任谁遇上这种事情恐怕都难以笑出来,东方龙云没有发狂,没有崩溃,就已经让身旁的龙皇感到诧异了。

  “对,你是棋子,甚至本皇也一样,自从他找上本皇开始,本皇就已经成了他的棋子,想要摆脱棋子的命运就只有变强,变得让所有人都不能够忽视你,不敢轻易的得罪你。”

  龙皇亦是脸色严肃。

  “哼,棋子又如何?即便做棋子,我东方龙云也要做最强的那个,更何况,事情还没有发生,谁又能知道未来如何。”

  “我东方龙云既然能够在这么一个灵气匮乏,资源贫瘠的大陆上,走武修之道用短短二十年时间就达到先天巅峰,只差半步就能够破碎虚空,遨游三千世界,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达到他的境界,为什么不能和他平等对话”。

  东方龙云的眼神变得凌厉无比,身上的气势更是直线上升,直接将周围的黯灰色的瘴气冲开:“不管用多少年,不管经历何等困苦,不论生死,我,东方龙云都一定要达到武道巅峰,都一定要与他一战,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此时的东方龙云战意滔天,他从来没有觉得头脑如此的清醒,心境如此的通达,他的气质变了,以前的他身上虽然萦绕着一股杀气,一股威严,一股霸烈,但是他一直是一个很低调的人。

  所以平时的他都是将身上的气势甚至是气息都给收敛到极致,别人平时即便站在他面前,若不用眼睛看他,都不会发现他就在身边,他给人的印象就是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一般的形象。

  但是现在,他却突然变得锋芒毕露,没有了霸烈,没有了杀气,更没有了威严,只有那无穷无尽,卷风动云的战意。

  他要战天,战地,要战胜一切挡在身前的人神魔,粉碎一切的阻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很快,就见东方龙云的周身出现了众神之战的幻像,阴暗的空间中,无数的神灵来回穿梭,五颜六色的法力轨迹划过空间,带走了无数神灵的生命,空间中飘浮着无数的残缺的神明尸身。

  在这浩大战场的上方,几条朦朦胧胧的身影相互撞击穿梭,周身伴随着巨大的空间裂缝,空间之力肆虐,法则锁链被庞大的劲力撕裂,天地崩坏,所产生的力量足以吞噬任何踏天九重天巅峰以下的修炼者,但却连这些人影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

  这幻象拥有着无比神异的魔力,任何心志修为不足的人看到这幻象恐怕都会被吸走神魂,永堕诸神之战的战场之中,成为那浩大战场中的一员,若是在其中战死,那其真身也会随之寂灭。

  “战魂,居然是战魂雏形,果然,不愧是被他注意到的人,天赋如此强悍,在如此大的压力之下不仅没有心神崩溃,灰心丧气,居然还被刺激的凝聚了战魂,虽然只是战魂雏形,但是只要有了这战魂,只要他不陨落,将来证道,达到神王级别的强者的几率达到八成以上。”

  龙皇目瞪口呆的看着东方龙云周身的幻境,喃喃自语道。

  这世间神皇属于传说,在龙皇还在神界的那个时代,只有人间界人皇宫曾经出过开天之境的强者,都是历代人皇。

  但也只是传说,因为人皇宫势大,很少有人能够见到人皇亲自出手,而且历代人皇都只会在位万年,就神秘失踪,没有人知道其下落,自然也就无法知道其具体修为了。

  许久之后,东方龙云身上的气势渐渐收敛,但是那股凌厉之意,那种欲战天地的强烈战意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敛去,使东方龙云整个人看起来锋芒毕露,夺人心魄。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