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六十五章 无尽禁制(二更)

第六十五章 无尽禁制(二更)

  在东方龙云的心里,这世上没有必死之局,无论多么危险的境况,都必然会有一线生机,这里的禁制虽多,而且每一个的威力都很强大,但东方龙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他们的破绽。

  不过他也不敢掉以轻心,虽然单个禁制,甚至于数十个上百个禁制同时爆发都未必能让他重伤,但是这里的禁止却是无穷无尽。

  如此多的禁制若是被连环引发,其爆发出的威力,定然会强大到极点,东方龙云猜测恐怕即便是融天境界的高手强者也讨不了好。

  这是一座高有千余丈,占地方圆数千里的大殿,古朴巍峨,其上更是散发着一种无比古老充满了洪荒之力的气息,是的这片天地随时随地都被这种强大无比的力量镇压着。

  在这大殿周围千里之内,竟然没有任何生命或是有意识的一些奇异存在敢于驻足,因为这力量实在太强大了,任何生命一旦进入这片区域,立刻就会受到这种力量的镇压,无论是神魂还是肉身,都绝对承受不了这种压力。

  而在千里之外则是赤地万里,天空阴沉昏暗,浓郁的煞气充斥在空间之中,一个明显的分界线出现在杀场之中,将远古杀场的无尽煞气隔离开来,无法影响到这片宫殿群。

  这里,正是远古杀场的核心地域,没有人会想到原本看起来只有千里方圆的远古杀场之中,竟然会屹立着如此雄伟的一座宫殿。

  在大殿的前广场上,九根高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丈,粗有九丈九尺九寸的巨大玉石柱子按照某种奇异的方式屹立其中,九根玉柱两两相互连接之后,所形成的图案近似一个巨大的“剑”字。

  同样,在这大殿的中心处却也有九根玉柱伫立,观其大小布局就可以看出这完全是前广场上的九根巨柱缩小无数倍后的样子。

  只不过,在这九根玉柱的中间,也就是两两相连之后形成的“剑”字的中间,却有一把黑不溜秋,没有任何气息泄露的约莫四尺的长剑。

  但是若是从远处看,却可以看到,那柄剑极为巨大,高不知凡几,剑刃宽数百丈,这是一种错觉,亦或是真实,但无论是那种情况,都意味着这不是凡物。

  长剑擎天,却平凡平淡,但是任何一个看到这柄神剑的人,只怕都不会认为这柄剑只是一件凡兵。

  就在东方龙云陷入禁制海,以本身罡元力探查无尽禁制的时候,那无尽禁制之中一点灵光闪烁,瞬间遁入一个极为微小的空间漩涡,连东方龙云都没有丝毫发现。

  随后,宫殿群之中,那黑剑猛地一颤,无边剑气骤然爆发,竟然发出了声声龙吟之声,周围的一切好像都被搅乱,包括时间和空间,都似是被隔离开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巨剑的颤动越来越强烈,好似要挣脱某种束缚一般。

  但是九根玉柱上却是有无数金色符文闪现,组成了九条金色符文锁链死死的压制住那黑剑,宫殿之上更是光芒大放,无数道符文闪现,将其禁锢,阻止其挣脱出去。

  蓦地,黑剑之上飘出一团灰雾,变幻成了一个儒衫中年男子,乌黑的长发随意飘散,眼神凌厉明亮,转头看向东方龙云所在的方向,嘴角流出了一丝似苦,又似高兴兴奋的笑容。

  “无数年的布置,无数轮回的努力,终于又要开始了。”

  这中年男子脸上虽然笑着,但声音却是无比凝重,他抬起头,看向天空。

  “你杀不死我的,湮灭轮回,毁灭宇宙,也是一样的,如今,我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你又能奈我何?你能奈我何?你奈何不了我。”

  “可是,我的亲人,我的兄弟,你们在哪里?没有了你们,我即便战胜他,又有何意义?”

  这中年人时而发笑,时而哭泣,但即便是笑,也是让人听起来无比的难受,凄凉,过了半个时辰有余,这儒衫男子停止了发泄,眼中眸子变得坚定起来。

  “无论如何,只要我还活着,我都会想办法将你们一个一个的带回我的身边,你们等着,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一定会的。

  而且,我保证,这一天不会太远了,这一世,我似乎有了一些变化,天?哼,你是吗?”

  呐呐自语了好一会,儒衫男子又一次化为了一团灰雾,飘进了黑剑之中。

  东方龙云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汗珠,身上原本破破烂烂的衣衫也已经变得湿漉漉的,脸色苍白,双手都有些颤抖,腿也一直打颤,几乎站不稳了。

  长达三天时间的毫不停歇的以神识之力探寻周围的禁制,分析这些禁制的破绽漏洞,绞尽脑汁的想要找出破解禁制却又不会引动其他禁止的方法,无论是谁只怕都是难以支撑的,而东方龙云撑下来了。

  这里的禁止无穷无尽,但若单单只是数量众多还不一定能难得住东方龙云,他虽然并不擅长禁制一道,但是凭借强大的实力,强行闯关还是没有问题的,但难就难在这无数禁制竟然是环环相扣,重重叠加。

  破禁之时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引动相连禁制,牵一发而动全身,导致功亏一篑,让自己陷入必死的险地。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看似相克,实为相生,看似相生,却又实为相克,相生相克,相辅相成,几乎每两个禁制都会有着这样看似矛盾的联系,以我对禁制的了解,根本还无法将其分离,逐一破解。”

  东方龙云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长时间的使用神识探查如此庞大数量而又复杂无比的禁制海,使他几乎头痛欲裂,每一次神识之力耗尽的时候,都感觉像是直接被劈开了脑袋一般,但他的心中却是战意盎然,只有如此险境才能真正的激发潜力,让自己可以得到更大强度的锻炼。

  “设下禁制之人当真是天纵奇才,无穷无尽的禁制,两两相连,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东方龙云眉头紧皱,不仅仅是因为这些禁制给他带来了大麻烦,还因为过度消耗以至于他的眉心都隐隐作痛。

  “不对,两两相连?这禁制能够自成空间,其本身威力便足够了,即便如此,若是还想再增强威力,只要将相邻禁制相连也就行了,让禁制两两相连,看来提升威力是一方面,自成空间才是真实的目的。”

  蓦然间,东方龙云的脑中一亮,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忽略掉了。

  “自成空间却又不单纯是为了困杀敌人?否则的话,几天前我以罡元力和神识探查禁制,只怕早已经将其引动,我和鬼奴只怕早已经被这无尽禁制轰成碎片了,那他为什么要让这禁制自成空间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想到此处,吩咐鬼奴警戒周围环境之后,东方龙云盘膝而坐,静下心来恢复元力,神魂,准备再次凝聚神识渗入周身最近的数个禁制之中,仔细的观察那些符文以及符文的组成排列方式,他的心中有预感,这或许是他的一大机缘,但前提是,他能够破解这无尽禁制。

  一天之后,东方龙云睁开眼睛,之前消耗的神魂之力已经全部恢复,此时的东方龙云看起来比之前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一天前为了探查禁制海,东方龙云的神魂几乎枯竭。

  但正因为如此,东方龙云的神魂又一次得到了淬炼,变得更为纯粹,神魂之力也变得精粹,而且还有所增长。

  这使东方龙云心中暗喜,虽然只是增加了几乎可以忽略的一丝,但是这却让他寻找到了一条锻炼神魂,强大神魂的方法,假以时日,他的神魂必然能够达到一个令人震惊的程度。

  要知道,罡元力等等,容易修炼,但是神魂修炼却是千难万难,即便东方龙云有龙皇的帮助,又有《撼神术》这修炼神魂的盖世奇术,他的神魂修为进境却依然极为缓慢。

  醒来之后,东方龙云没有犹豫,又一次放出神识,只是这一次却不像前一天一样大范围的探索,而是集中在周身附近的禁制,不过这一次的探查却是更为精细,甚至于连每一个符文都要一丝不落的查看一遍。

  这里的禁制无穷无尽,而且每一个禁制都复杂无比,所以虽然不像昨天那样探查的范围广阔,但东方龙云依然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因为这一次他的探查更为细致,他想要将这些符文参悟出来,不到两个时辰,东方龙云便已经满身大汗,连双手都颤抖了起来,脑中更是有些浑浑噩噩,疼痛欲裂。

  无奈,在神魂之力即将耗尽的那一刻,东方龙云不得不停下来,不仅仅是因为东方龙云的神魂快要枯竭,在这样下去只怕会造成神魂重创。

  肉身受伤东方龙云丝毫不惧,身为武修,他们的身体丝毫不比体修差,但是神魂受创,以东方龙云目前的情况,即便有龙皇相助,也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在这样一个地方,这无疑是自己找死。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东方龙云敏锐地感觉到,这禁制竟然会时刻散发出一种异力,这股力量对神魂有着极为厉害的侵蚀性,若不是散发的速度慢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恐怕东方龙云和鬼奴此时都已经神魂重创了。

  而且更让东方龙云惊骇的是,这股奇异的力量竟然在慢慢聚集,自动形成一个个符文,组成新的禁制,也就是说,这禁制海就像是有生命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增大增强。

  如果有足够的力量供应,东方龙云毫不怀疑有一天禁制海将会充满整个远古杀场,到时候只怕就是远古杀场所有生灵的末日了,不敢想象,布下禁制之人对于禁制的造诣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连一粒微尘蕴含的禁制都如此强大,两两相连,无穷无尽,而且还在时刻增长,是谁这么变态,搞出这么个东西?”

  龙皇的声音从东方龙云的衣袖中传出,一条小小的蛇头探了出来。

  “老天不公啊,本皇刚刚觉得有些希望,你就又给本皇来这么一出,把我们困在了这么一个上不接天,下不着地的鬼地方。”

  “好了,龙皇,这区区禁制未必能够挡得住我,这是我们的劫难,却也是机缘,没听过一句话吗?大风险必然伴随着大机缘。”

  与龙皇相处久了,东方龙云渐渐发现,这龙皇可能是无数年被封印在凡界,无人可以倾诉,所以有些话唠的毛病,一旦让他发起牢骚来,那可是没完没了,所以东方龙云不得不忍着剧痛安抚他。

  “真的?你真能破解这禁制?不可能,这可是禁制海,如此复杂的禁制已经可以称之为道了,术近乎道,不,这就是道,禁制之道,这即便是当年处于巅峰的我都布置不出来。

  “虽然我并非是以禁制一道成道,但是修为到了那等境界,对禁制的了解也绝对是宗师级的,你呢?你小子恐怕是初次接触禁制吧?

  老天不公啊,如果本皇法力未失的话,我们还有希望,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本皇啊?无数年的等待挣扎啊,刚刚遇到一个有些希望的小子,你就又把他给困在这里,你什么意思啊?”

  “道?龙皇前辈,这是什么意思啊?”东方龙云心中本能的感觉到了这个字的不凡,与他将来要走的路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但仔细去想,却又没有丝毫头绪,一团乱麻。

  “道?玄而又玄,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懂得它的意思••••••”

  说着,龙皇摇了摇头,“小子,你现在修为太低,就别考虑这些了,先看看如何破除这些该死的禁制吧,本皇可不想再被困在这里一万年。”

  龙皇似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只说了一丁点皮毛便转移了话题。

  东方龙云知道,这是自己的修为不够,达不到那样的层次,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秘密。

  即便知道了对自己却也未必见得是什么好事,甚至有可能影响到道心修炼,便不再过问,而是把精力集中到周围的禁制之上。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