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六十七章 失败(一更)

第六十七章 失败(一更)

  东方龙云不再有其他动作,盘膝坐下,开始调整状态。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神魂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若是再去吸收那些符文,很有可能会被那些符文所携带的传承信息冲击,可能导致神魂重创,甚至是失去自己的意识,被那些信息取而代之,毕竟越是往后,那符文所蕴含的力量越是强大。

  神魂识海之中,东方龙云内视,便看到浓郁无比的银色雾气不断翻腾,方圆千余里的神魂识海就如一座波涛汹涌的大湖一般,汹涌澎湃的力量时时隐现,充满了让人心悸的力量。

  数个时辰之后,东方龙云的状态调整到了最佳,精气神也完全恢复。

  “就要开始了!”东方龙云眼眸坚定,微语,同时,撼神术骤然运起。

  而此时,就在东方龙云运起撼神术,开始冲击瓶颈的时候,那无尽的银白色雾气便开始向中心聚集,在撼神术强大的控制力之下,银色神魂之力不断凝练,压缩。

  时间慢慢过去,就在东方龙云将所有银白色雾气全部压缩到神魂识海中央,使其变成了一个方圆十余里的银白色气团的时候,那银白色神魂之力却是突然变得狂暴无比,如惊涛骇浪,直欲击碎那拦水之坝。

  一股难以抵御的力量挣脱了东方龙云撼神术的束缚,直接就将那银白色神魂之力凝聚成的能量团震散,让他的神魂识海顿时一片混乱。

  同时,盘膝而坐的东方龙云便感觉脑袋好想要被撑爆了一般,猛地一股剧痛袭来,一口逆血从他的口中喷出。

  东方龙云略有些暗淡的眼眸睁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不过他眼中的执着和战意却没有半点削弱:“失败了?幸亏,有这些天不断地凝练神魂,否则的话,这一下可就是神魂重创,没有个几十上百年恐怕都难以好转。”

  “即便如此,如今我这神魂受到震荡,竟然产生了几丝裂缝,恐怕也得好好的休养一些日子,以免落下什么祸根。”

  再次闭上眼睛,东方龙云运起撼神术,开始慢慢的修复神魂上的裂缝。

  正常情况下,冲击神魂境界壁障一旦失败,就会造成神魂之力狂暴,在神魂识海之中横冲直撞,轻者神魂会被冲散,导致识海受损,修为倒退,重者便是识海爆裂,魂飞魄散。

  但是东方龙云却是与常人不同。

  首先,东方龙云所修习的撼神术乃是传自神界,而神界和仙魔界向来在神魂方面的造诣就远超人间界,即便在神界,这撼神术也是最顶尖的神魂类功法,对于凝练神魂,保护神魂具有神妙无比的作用。

  其次,东方龙云这十余天锲而不舍的以禁制之力凝练神魂,吸收那奇异的能量,却是使得他的神魂也具有了这一种奇异的力量,变得更为坚韧,承受力更为强大,犹如一个橡皮糖一般,足以承受得住极大力量的撕扯。

  第三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就连东方龙云都不知道,这禁制海中的那些符文其本身便是针对灵魂的,在他触摸到这禁制传承的门坎儿之前,这禁制对他来说是一个牢笼,对他有着致命的威胁。

  但是当他进入那空间,开始吸收那空间内的符文之力的时候,就等于他已经通过了第一步的考验,开始接受传承,此时,这些禁制便已经成为了保护他不受打扰,确保神魂稳固的一大助力。

  盘膝而坐的东方龙云气息渐渐变弱,直到几乎没有一丝气息散发,东方龙云犹如变成了一块枯木,静寂无声,他已经沉入了《撼神术》的修炼之中,竭力的在修复着神魂创伤,他必须要尽快恢复。

  东方龙云不知道,在他入定修复神魂识海之时,一道金光在他旁边闪现,慢慢的化作人形,一个羽扇纶巾的中年书生现出身影,仔细的看了他好一会,点了点头,眼中似有沉思,又似有怀念,又似有不舍。

  “不错,主上的预言果然应验,这天命之人洪福齐天,竟然敢在我的万象周天禁制大阵中冲击神魂壁障,失败后居然只是稍稍受创,识海混乱,没有神魂俱灭,主上这禁制一道终于有了一个合格的传人了。”

  这中年人的声音并不小,而且几乎是贴着东方龙云的脸说的,可是奇怪的是东方龙云却是没有丝毫感应。

  就在东方龙云入定疗伤的时候,远在中州的王朝都城中都却是局势紧张,各方势力机锋暗藏,山雨欲来风满楼。

  王朝中都城之繁华甲于天下,无论是南离帝国的神火城,还是西域帝国的楼兰城,都无法与之相比,难以望其项背,而繁华也就意味着奢靡,意味着有一个行业的兴盛——青楼乐坊。

  “莺花队,罗绮丛,倚翠偎红”,这或许就是对中都这条所有上层贵族豪门的公子哥们最为熟悉的醉仙楼的最佳描述了。

  “醉仙楼,醉仙楼,神仙一醉难回头”,这里所说的“醉”却并非是饮那琼浆玉液,稀世美酒一般的“醉”,而是那深陷温柔乡,英雄冢,尽情享受那粉红桃花,温香软玉之“醉”。

  然而,三天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却使得这醉仙楼繁华不再,清寂寥寥,相反,所有在这附近住的王朝百姓们和那醉仙楼的老板,姑娘,伙计们如今却都是战战兢兢,度日如年。

  这一切的根源皆在于,三天前一个陌生的公子与当朝圣眷正隆,手握重权的镇国侯最小的儿子岳天赐,为了醉仙楼一个新来的歌姬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本来嘛,青楼之中,嫖客之间因为争风吃醋而打得不可开交的事情再平常不过,就说这位小侯爷,来这里也不是第一次与人争斗了。

  然而很不巧,与小侯爷冲突的公子哥似乎一点武功都不会,从外表看,身体更是孱弱之极,这在崇尚武力的当世可是不多见,更让人奇怪的是冲突发生的时候,这公子哥的随从护卫却是一个个都跑的没有影子,根本无人保护他。

  最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武功稀松平常,身体甚至于可以称得上孱弱的小侯爷居然一巴掌就把那公子哥给扇出了数丈之遥,直接扇下了楼。

  而这公子哥却又是倒霉透顶,原本他只是在二楼,即便被打下去,也应该只不过摔断个胳膊腿的,可是好巧不巧,他正好摔在了一张桌子上,后脑勺被桌案给撞个稀烂,红白之物撒了一片,自此一命呜呼。

  以镇国侯的身份,这件事情本来是没有什么的,即便是死了人,即便死的这个人是哪位高官的子嗣,有镇国侯在,他们也没有胆子找天赐小侯爷寻仇,至多不过是赔些钱财了事罢了。

  但是很不幸的是,这位公子哥,这位看起来就是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白痴一样的公子哥,竟然是有着什么特殊的身份一般。

  事件发生的第二天,镇国侯岳天便得知了事情的经过,紧接着了解了事情的真想的岳天就直接一个命令将自己的小儿子送进了天牢。

  与此同时,大批的皇宫禁卫军突然出动,将这醉仙楼方圆十里包围的水泄不通,事件发生当日所有在场的人以及醉仙楼的东家全部被羁押,有一部分甚至直接被送进了禁卫军大牢,严刑审讯。

  事件发生的一切情报都被封锁,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就是一起再平凡不过的案子罢了,只不过是岳小侯爷不小心打死的人身份不简单,连岳天都不能无视罢了,然而,还是有少数人从中嗅到了不平凡的味道。

  因为整个王朝朝廷的高层们,那几位有资格进入社稷殿的大人,这几天都没有在人前出现过,都是深居简出,即便出门,也是去皇宫,受皇帝召唤,前去议事。

  与此同时,王朝禁卫军也加强了戒备,每天都可以看到,无数的禁卫军出没在大街小巷,甚至于在王朝附近的京畿戍卫大营都时不时有大军出营,频繁调动,闹得人心惶惶。#~&妙*筆\*閣?

  左丞相府。

  “说说吧,这次醉仙楼事件,你等如何看待?”

  武进生常年身居高位,早已养成的那种上位者的气息已经深入骨髓,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自然而然的蕴含了一种让人不自禁的就要遵从于他的霸道。

  坐在大堂主位之上的武进生平静的看着堂下站着的两名陷入沉思的年轻男子,眼中充满了慈爱和欣慰。

  因为这两人是他倾心培养起来的家族后辈,武家能否在他故去之后还能够在中都拥有如今的地位,能够和马,岳,侯三大家族抗衡,也许就要靠眼前的这两人中的一个了。

  实际上两人也没有让他失望,十余年来两人凭着高超的智慧手段为家族处理了不少的难题,更是在朝中掌握了不小的权力,虽然偶有争斗,但却能够始终以家族利益为先。

  这才是武进生最为满意的一点,自家人怎么斗都行,但是一旦涉及到了家族利益,就必须要以家族利益为准,不得有丝毫的犹豫。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