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六十九章 他们,不敢赌(三更)

第六十九章 他们,不敢赌(三更)

  社稷殿下,侯云目含杀意,声音铿锵,充满杀伐,这在朝廷之中是极为忌讳,朝堂之上,竟然目露杀意,若是他人,绝对会被拖出去斩首,但是侯云却丝毫不在乎。

  其实,熟悉侯云的人都知道,早年的侯云也曾行走江湖,杀伐果断,也曾投身军旅,手掌数十万军,只不过当时用的是化名,隐瞒身份,无人知晓是他罢了。

  “是啊,他们是在警告我们,是在告诉朕,他们在看着,也在等着朕。”

  皇帝的语气依然平缓,帝王就应该有帝王的气度,即便是山崩于前,也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可是,他们看错了朕,小看了我王朝,别说他们两方各种利益纠葛,不可能真正的联合起来同心协力对付我们,但即便能那又如何,虽然以我们的实力与他们硬碰硬是必败无疑。

  但即使败了,他们也必将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即便是死了,朕也绝不会辱了尊严,朕敢赌,他们,不敢赌。”

  “传朕旨意,命岳天加紧对天戮关的攻势,另外,彻查太苍门和神刀门这江湖正邪之争,如今整个江湖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其中只怕不只是东方龙云在捣鬼,朕去见老祖,禀明此事,朕就不信,他们真的有胆与我王朝全面开战。”

  “遵旨。”

  三人行礼退下,王朝皇帝一人端坐高位,沉思良久。

  “水月楼,希望这件事跟你们没有关系,若非还用得着你们,哼••••••不要把朕当傻子,如此大事你们岂会没有丝毫察觉。”

  “还有••••••你们是觉得王朝已经有些超出掌控了吗?所以才会给朕一个警告?”

  王天的声音隐隐从大殿深处传出,低沉阴冷,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恢弘大气,没有了那种王者之风。

  中都城西城区,这里是王朝达官显贵的聚集区,王朝当朝大部分朝廷重臣都居于此处,这其中就包括了社稷殿中的四位,还有几位当朝没有实权的亲王郡王等皇亲国戚。

  这是一座大宅子,其规模几乎堪比四大巨头的宅院,可见其主人身份之尊贵,非同一般,这是翟府,现在的和安郡王翟元庭的王府。

  翟家也是王朝的一大贵族,早年其祖上乃是随侍王朝太祖皇帝争霸天下的亲卫军统领,曾经无数次的保护太祖避开险境。

  可以说没有这位亲卫军统领,王朝太祖早就被敌军刺客刺杀了,因此翟家于王朝乃有大功,王朝建国之后,翟家也曾有几位先祖位列四大巨头之一。

  只是后来时间一长,先祖庇荫渐淡,翟家又人丁单薄,以至于逐渐衰落,如今也只有一个没有实权的世袭郡王爵位了,不过虽然没有实权,但却是地位尊贵,在王朝也没有几人会轻易的招惹翟郡王府。

  翟郡王府后花园,有一个方圆数百丈的小湖,湖心有一凉亭。此时,亭中正有三男三女围坐在石桌边。

  其中三人正是青云,雨帘和秦剑,还有一人身上穿着邋遢,但却又掩饰不了那一身的英气,若是王云在此,恐怕会吓一跳,此人正是疯子,战斗起来,如疯如魔,不顾一切的疯子。

  还有一女子,鹅黄色的长裙上用淡红色的丝线绣出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洁白如雪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窈窕的身段,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轻纱蒙面,却又不失高贵。

  另一男子身着明黄色锦绸长衫,头束金冠,举手投足透露出一种高贵典雅之气,眉目言语之间不时的看向蒙面女子,极力掩饰眼中的爱幕之意。

  “婧萱姐姐,你真厉害,只是略施小计,神不知鬼不觉的便让王朝这些人忙的晕头转向,刚刚宫里传来消息,王朝皇帝龙颜大怒,只怕与南离帝国和西域帝国的一场更大规模的大战已经不可避免了。

  如果能够把那些人也给牵涉进来的话,那就更完美了,婧萱姐姐真是太厉害了,难怪公子会那么喜欢姐姐。”

  雨帘面含微笑,俏声说道。

  “哎,小帘儿,几年不见,没想到你竟然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啊?居然还敢取笑我了?”

  蒙面女子语气微嗔,虽然说的话在责备雨帘,但那声音中却充满了亲昵和怜爱:“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都是龙云的意思,而且,你当真以为那些人会为了区区一个王璇或是那所谓的脸面而打生打死的吗?

  不会的,像他们那种人,活着的首要目标就是修行,是让自己的修为更加强大,其次就是宗门利益,对宗门没有好处或是好处太少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干的,他们可比我们精明得多呢,毕竟每一个都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

  更何况你真以为王朝皇帝那么好骗?他会一点迹象都发现不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就不配登上那张龙椅了,只不过我要的也就是他的这份英明和多疑,这样的话水才会更浑。”

  “可是那王璇毕竟是王朝老祖续命的关键,近二十年的准备,花费了无穷的人力物力,才培养出王璇这么一个,如今一朝被人毁于一旦,难道那些人真的就一点都不会愤怒吗?”

  一边的翟郡王插嘴说道,只是奇怪的是,身为王朝世袭君王的他,语气中却没有丝毫对于王朝的恭敬,甚至于提起那王朝老祖,他的声音中还有一丝的怨恨。

  “为什么要愤怒呢?如果你们了解所谓圣地的真面目,你们就会明白了。

  就好比你现在是王朝世袭的郡王,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名下肯定也有一些生意店铺,以维持日常的王府的进项支出。

  假如有一天你名下的某一间店铺的店主被你的一个政敌打伤了,无法再继续为你工作了,那你会不会为了这个店主和你的政敌来一场大战,甚至与其不死不休?”

  “不会,虽然我也不会轻饶对方,但若是让我为此就与对方大动干戈,这不值得,毕竟一个店主而已,我会给与他足够的补偿,然后以此为借口,向对方发难,以图获得一些更大的利益。”

  稍有一些犹豫,翟郡王便坦率的说道。

  “是啊,你不愿意,那他们呢,他们就更不会如此了。要知道,按照所得情报,那王朝老祖的修为也不过是先天巅峰而已,虽然也算是一方高手强者,毕竟整个大陆明面上的地仙强者也不过就那么数十位罢了。

  但是他在那里的地位也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高,王家在那些人的心目中也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他们要的就只是在世俗的一个代言人罢了,至于这个代言人是谁,只要听话,他们不会在意的。

  那王家老祖也不过是一个外门长老的身份,他会被派出来坐镇王朝也就说明了他的潜力已经用尽了,终生难以再进一步,堂堂圣地岂会为了一个没有任何培养价值的外门长老而冒着受到重创的危险大动干戈?”

  “原来如此,那刚才姐姐说王朝皇帝已经对我们产生了怀疑,照以往他的行事作风,向来是喜欢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可是,这一次他为何会如此平静?”

  一边的青云虽然常年在鹰城,但是与中州方面的情报传递工作一直是由她来负责的,因此对于王朝皇帝的性格也是相当的了解。

  “你真以为他不想吗?只不过现在他还用得着我们水月楼,帮助他获取更多的情报,虽然我们给他的这些情报很多都有删改之处,但是凭借王朝庞大的情报网和情报分析机构,还是能够从中找出很多的有用的信息的,这是其一。

  其二,这次龙云让我行此计谋,我也在其中加了一些东西,原本的计划是只是行刺那王璇罢了,但是出于多方考虑,我们又将那岳天最宠爱的小儿子岳天赐给拉了进来。

  这岳天赐虽然只是一个纨绔,一无是处,但是他的身份却是极为敏感,天赐,天赐,好名字啊。

  名义上他是岳天最宠溺最小的儿子,但是实际上他的真实身份可是不一般呐。

  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但是据我们查出来的消息,可以推断出他与王朝老祖有着一定的关系,那岳天在一出事就将他关进了天牢,那可不是为了保住他的小命而惩罚他,而是为了保护他。

  天牢是什么地方?那里戒备森严,距离禁卫军大本营和中都京畿戍卫军大营也不过半个时辰的路程罢了,因此这就让皇帝有了顾忌,让他在真正的弄清真相,做好准备之前不敢轻易地出手。

  其三,那就是王朝的实力非同小可,虽然他们一直隐藏,但是种种蛛丝马迹都显示,他们那位老祖很有可能不只是先天巅峰修为。

  还有一个人甚至可能还活着,就是他们那位开国老祖,如果他还活着的话,那起码王朝会有一位地仙境界的强者,而且王朝皇帝近年来深居简出,他的修为到了哪种境界还说不准。

  不过拥有地仙强者坐镇,代表了什么,代表王朝的实力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圣地了,已经能够威胁到圣地的地位了,那他们身后的那些人会愿意自己的身边有一只看似温顺,实则狡狯的老虎趴着吗?

  其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实力,这些年我们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隐于暗处,但是我们并不是一味的暗中行事,时不时的也会暴露出一些实力来。

  以让王朝朝廷觉得我们于他们还是有些用处的,所以对于我们的实力他们也是有所猜测,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们是绝对不会在明面上和我们撕破脸的。

  更何况,这件事的发生也同时表明了有一位超级高手参与其中,这就让他不得不在多多考虑了。”

  绮梅婧萱心思细腻,竟是直接就看透了王朝的内幕居心,让在场几人无不佩服,眼中赞赏。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