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七十三章 武者

第七十三章 武者

  自荒古时代人族诞生开始,无数的人祖先辈走出洪荒大泽,于夹缝之中求生存,曾为奴为仆,曾有屈辱,曾有无奈,然而无论何时,人族传承始终不断。

  人族,钟天地之灵秀,他们与龙凤两族以及神魔两族不同,龙凤神魔四族骄傲无比,无论面对什么,都是战斗到底,至死都不会屈服,他们的战意强盛无比,不可磨灭。

  人族,亦是最复杂的一个族群,他们的族群内部的争斗,要比任何一个族群都要剧烈,经常会出现血流成河,尸横遍地的大战,然而一旦遭遇外敌,他们又会变得无比团结,即便是不可调节的死仇,也会在大难之时放下,共同对敌。

  人族,也是天地间生存能力最强的族群,无论遇到何种灾劫大难,人族先辈首先想到的必是族群传承,必然要为族群留下希望,然后坚定地面对大难,玉石俱焚。

  看着眼前面色淡然的书生,东方龙云的眼前好像浮现了太古时代,无数人族先辈与万族争战的景象,纵横捭阖,战天斗地,谁敢阻挡?

  在那遥远的过去,与神魔争锋,屠龙灭凤,撒我热血,一往无前……

  “前辈,晚辈既然得到了圣祖一部分传承,自当有义务为我人族效力,还请前辈放心,他日若有需要,晚辈必会为族群尽力。”

  东方龙云语含恭敬,极为郑重的说道,这是他对这位前辈的承诺,更是对人族的誓言。

  东方龙云从来都没有想要做一个善人,人若欺我,百倍奉还,但是若是族群危难,他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因为,他,是一个人。

  “我当然对你放心,否则的话你是无法通过圣祖的考验的,好了,不说这些了,这里边的隐秘实在太多,干系也太大,你的实力还不够,知道的多了没有什么好处的”。

  书生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所修炼的功法乃是武修一脉,这你可知道?”

  “一开始是不知道的,不过后来晚辈曾经吞噬过一只黑魇煞魔的神魂,获取了它的一部分记忆,才知道这些的。”

  “得到了一条完整的龙皇魂魄,又吞噬了一只黑魇煞魔?看来你不仅仅资质绝顶,小小年纪便已经达到了先天巅峰,只差一步便可以粉碎虚空了,而且你的气运也是极盛啊。

  不过,小子你最近是不是感觉体内真元增长速度并未减慢,你的武道领悟也已经达到了破碎虚空的境界,可是却始终找不到那种破碎虚空的感觉,感应不到丝毫的修炼方向?”

  听到书生的这些话,东方龙云心中一惊,的确,最近他屡获奇遇,数次于生死之间挣扎领悟。

  按理说,即便有着封天大阵的压制,他不可能突破破碎虚空的境界,但是起码的他应该能够感应得到那层壁障以及封天大阵的压制之力。

  可是事实却是,无论他如何的感应,修为的进步速度甚至于有增无减,可是却是始终无法感应到破碎虚空的契机,他能感到自己每天都在变的更为强大,可是却始终没有突破的感觉。

  这让他心中很是不安,难道封天大阵的威力真的强大至斯,连修炼者的突破的感应都能够压制屏蔽,那这就太可怕了。

  若只是压制,起码还有个修炼的方向,无论多么困难,都还有机会打破这压制,可是像这样,让人有力无处使,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如今一听书生说到这些,东方龙云顿时明白,或许这不是封天大阵的原因,而是自己或者说自己所修炼的功法的原因。

  “不瞒前辈,确实如此,起初晚辈以为是晚辈以前进步太快,根基不稳以及封印这片大陆的那座大阵的压制所导致的,只是无论晚辈如何努力都没有那种临近突破的感觉。

  晚辈也是心中疑惑,如今看来这其中果然另有缘由,还请前辈指教。”

  向书生恭敬一礼,东方龙云说道,关系到自己以后的道路,他也不敢有半点大意。

  武者修炼,固然要靠自身,但却不是要闭门造车,博采众长,有良师指点,亦是极为重要。

  “嗯,你的猜测也并没有错,在短短二十余年就修炼至如今的境界,确实是根基不稳,比不得那些从无数次战斗中走出,又用数十年甚至于上百年时间感悟积累之后才突破的人。

  那封天大阵的压制也确实是一个原因,但这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你自己。”

  “我自己?”

  “你可知道,何为武修?人族的修炼之法源于何处?”

  “在得到黑魇煞魔的记忆之前,晚辈连自己所修炼的乃是武修功法都不知道,不过从黑魇煞魔的记忆中还有龙皇的口中,晚辈知道这天地间的人族修士大致可分为三类——武修,修仙者,剑修。

  武修只修本身,追求肉身成圣,借天地本源秩序炼体,直达至万劫不灭,踏天而行之境,修仙者修金丹大道,金丹九转,领悟天地秩序法则,成天尊大道,剑修便是只修一柄本命之剑,一剑破万法,追求破灭之力。

  人族修练功法据传乃是传自武道三祖,也就是前辈所说的三位圣祖,刚才前辈不也说了吗?”

  “如今已经过去了无数年了,到如今还是这个说法,看来当年的计划成功了••••••瞒天过海,欺天而行,三位圣祖果然是大手笔”。

  听了东方龙运的话,书生眉头微微舒展,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喃喃道。

  “计划?前辈说的是••••••”

  东方龙云心中疑惑,看来这人族武道起源之事竟然还有着大秘密,还很有可能牵扯到了圣祖。

  “哦••••••没什么,这些事情还不能够告诉你,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就给你讲一讲武修的真谛吧,让你以后少走些弯路。”

  “武修的真谛?”东方龙云心中一动。

  “武修之道,与那些神兽之属的天赋血脉传承一般,要想有所成就,真正的修成大道,是需要传承的,没有传承,就算偶然悟通了武修之道,也很难在这一条路上走的太远。

  这也是为什么自荒古时代以来,人族武修数量一直极少的原因之一,修炼艰难,对资质和意志力要求极高固然是一个原因,但这是可以克服的。

  可是传承方面却是一个硬伤,武修人数本就稀少,一个个又都忙于修炼,再加上寿元限制,哪有多余的时间来教导弟子呢。”

  “你可知道,你的修炼如今已经算是入了歧途,所以才止步于先天巅峰境界,不得寸进。”

  东方龙云心中大震,难怪以前只是感觉到每天都在变的更为强大,可是就是没有突破的感觉。

  “还请前辈指教。”东方龙云起身一礼,说道。

  “放心,我既然说了要告诉你武修真谛,自然不会有任何藏私,经常有人说武者修炼便是逆天而行,便是与天争命,你觉得,武者修炼当逆?还是顺呢?”

  “回前辈,武者不敬天地,不服鬼神,自是要逆天而行,斩一切阻碍,达彼岸之桥。”

  这一次东方龙云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说的不错,普通凡人不过区区百年寿元,便会归墟,化为天地元气,消散于天地之间,而修行者呢,只要修行之路不断,轻易的就可以活个几百上千年,甚至于在理论上可以达到与天同寿。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人类为了修行而与天地争,一心想将一切纳入囊中,却又不愿回报天地一丝一毫,这是人性的贪婪。

  然而,这天地又是如何做的呢,它真的值得人类放弃无穷的寿元以报它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所谓的天地,所谓的圣人,在他们的眼中,又何尝将这芸芸众生真的当一回事?

  因此,武者逆天而行本就是理所当然,武者有武者的尊严,不愿为刍狗,便要去争,去逆,这便是武修最本质的精义。”

  “前辈••••••”

  东方龙云听到书生所言,心中疑惑,但还未出口,便被书生打断了。

  “你是不是要说修仙者和剑修所讲求的也是逆天而行?这个逆字用在所有的修炼者身上其实都可以的,并非武修专有?”

  “正是,还请前辈解惑。”

  “哼,修炼仙道,固然也是一条路,可以让他们拥有更多的寿元,但是很多人却也因此失去了武者道心,渐渐被奴役,从修炼之始便在不知不觉间被奴役的人,岂能称得上真正的逆天而行?”

  书生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不过,他却没有再多说,东方龙云知道,这些事情,没有达到那个层次,是没有资格知道的,故而便没有再多问。

  “武修现有的终极境界为开天之境,修仙者修炼终极境界为神皇之境,剑修为破灭之境,你难道以为这些境界都只是一个名号,只是说明了修为上的部分差异吗?”

  书生的声音低沉,却让东方龙云听出了一种讽刺和嘲讽的意味,这讽刺嘲讽并不是对他,而是针对其他人,同时,还有一种叹息,惋惜的情绪,让他极是疑惑。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