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七十四章 逆

第七十四章 逆

  看着眼前面色疑惑的东方龙云,书生却没有再说其他,而是站起身来,走了一圈,而后继续说道。

  “你若真的以为如此,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开天之境,开天地之始,踏天而行,以天为奴,这才是开天之境的真谛,而神皇呢,它还有一个称谓,为天尊,其真意却是以天为尊,两者相差,何止万里?

  至于破灭之境,是为破灭桎梏,争得自由,这些剑修还算是有些骨气,虽然先天上受人奴役掣肘,但却也有着一颗不服一切的强者之心。

  这才是三大修炼体系的由来,实际上三大修炼体系唯有武修一脉才是真正的人族修炼之道,修仙者?其中或许会有一些真正的武者吧••••••你只需要记得,以后遇到修仙者中的大能之人万万要小心就是了。

  至于剑修,他们也算是一群可怜之人,对他们要有所防备,但若是可以就尽量帮忙吧。”

  说到这里,书生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不愿在这件事上多说。

  顿了好一会,似是整理好了思绪,书生又继续说道:“修仙之人专修金丹,吸收天地灵气,转化为法力,以支撑金丹九转,前期炼制各种法器法宝借以对敌,后期领悟天地规则秩序,借天地之力杀伤敌人。

  他们的实力在很大一部分上都要受到手中的法宝的强弱的制约,所以,在修仙者的战斗中,我们经常可以见到以弱胜强的情况,而在武者战斗之中却极少会这样。

  但无论是哪一种战斗方式,他们所依赖的本质上却依然不是自身,而是天地,是他们手中的法宝,既如此,又何谈逆天而行呢?

  或许你会说,修仙者之中有体修一脉,在战斗中靠的也是自身强悍的身体,与武修一脉并无太大区别,但是你可想过那些体修他们的修炼方式,与普通的修仙者相比,本质上依然是没有变化。

  他们强悍的肉体来源于他们的法力属性,来源于他们体内的金丹,融于肉身,他们战斗之时虽是与武修一脉相似,但依然要借助各种法器宝物,以守护肉身金丹,防止被人攻击到,金丹依然是他们的致命弱点,因为金丹若碎,他们的修为也将会付诸东流。

  而武修呢,不修法力,本身所修元力也非借助天地灵力转化而来,而是吞噬,吞噬天地之间一切于我有用之物,包括灵力,元气,甚至于法则和秩序。

  他们没有所谓的金丹,自然也不会有弱点,大成的武体,甚至于可以做到滴血重生,除非被磨灭元灵,否则的话,无人可以杀死,我想这些你虽然未必懂得,但是在修炼之时,想必也会有所感应吧。”

  “前辈说的没错,的确是这样,晚辈每次修炼只是都会感觉到周身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围绕,似是焦躁,又似是恐惧,而且灵力转化的效率极高,原来还以为是晚辈所修功法的缘故,现在看来这是所有武修修炼之时都会有的现象了。”

  “你的感觉没有错,那是这天道法则在恐惧,在害怕你,你的修为虽然低微,但是在修炼上的资质却是万中无一,所以平时修炼就会无意间吞噬部分周身的法则之力,甚至于对法则本源也会有一种天生的吞噬欲望。

  只是你的修为尚且太低,感觉不到,也无法主动主导这个过程罢了。

  这就是武修的可怕之处,也是武修遭天地忌恨的地方,所以每一个武修在修行路上都会灾劫不断,也正是因为这些灾劫,使武修得到了足够的生死力练,却又使得武修愈发强大,越发的逆天。

  至于剑修,他们修的是一口本命元剑,一剑破万法,在单纯的攻击力上堪比同阶武修,但其本质上仍然是凭借外物,自身修行却又不如武修,因此在综合实力上依然不是武修的对手,但他们的修炼也算是另辟奇径,起码大大削弱了那该死的天道的束缚。”

  原本景色优美,气息祥和的禁制空间在东方龙云吸收了圣祖传承之后,精气几乎尽失,已经变得一片狼藉,处处透着一股荒凉衰败的气息。

  而且如果仔细的感受的话,就可以发现,这片空间正在萎缩,以现在的速度,最多不过三天,这片禁制空间恐怕便要消失了。

  在这片空间的中央,东方龙云和一个中年书生盘膝而坐,脸色凝重。

  “多谢前辈指教,晚辈明白了。这些年来晚辈所学虽然是武修一脉的功法,所走道路也大致上与武修一脉一致。

  但是因为晚辈所学太多,太过驳杂,以至于杂而不精,又因为所面对的敌人太多,急于求胜,以至于经常借助术法神通御敌,不免在心境上便偏离了武修一脉。

  那种武修所应有的唯我无敌的强者之心也受到了影响,也便无法凝练属于我自身的逆之意境。”

  “你明白就好,要知道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虽然也有些资质过人的天才能够精专多项,但是那毕竟是少数。

  而且虽说是精通,但是若与那些真正的一心一意专研一道之人相比,却又相差甚远,如此,一旦到了极高境界,所学东西种类过多反而会成为一种桎梏累赘,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有所取舍。”

  “前辈放心,晚辈并非那不知好歹之人。”

  “嗯,那我就放心了,你得到了圣祖的部分传承,那些虽然是禁道,与纯粹的武道有所不同,但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多加体悟,对你的武道修炼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当年圣祖大人就是凭借禁道证道,成就圣祖至尊的,圣祖大人走的其实也是武修一道,只不过他老人家天纵奇才,另辟奇径,加上各种逆天的奇遇,才有了那样的成就。

  但这些遇合是不可复制的,所以虽然我希望你能够真正地继承圣祖大人的衣钵,但是还是要劝你一句,保持本心就好。

  至于圣祖大人的传承,可作为你的武道修炼的参考,但不可沉迷其中,你的道毕竟与圣祖大人不同,将来若有机会,能够找到一个真正适合修炼阵道的人的话,希望你能够将这传承传下去。”

  “晚辈定不负前辈所托,只是晚辈还有一疑问,还请前辈解答?”

  “哦?说吧,若是可以告诉你的话,我自不会隐瞒。”

  “照前辈刚才所说,修仙者和剑修从一开始便被人奴役了,不知前辈可否告知,这是为何?”

  听了东方龙运的话,书生的眼神有些暗淡,又有些无奈,像是陷入了沉思,一直到了一个时辰后,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东方龙云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牵涉到了无数大能者的隐秘,甚至于东方龙云还猜测那些远古甚至于更早时期的人族强者可能早就有所谋划,而这些谋划很有可能就跟这件事情有关,这位前辈有所犹豫也是正常。

  即便不告诉他这些也没有什么,他相信只要实力够了,一切的一切都将会呈现在他的眼前,他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

  “小子,你现在的实力实在太弱,这些事情牵涉太大,与数十位从太古甚至于荒古时代存活至今的大神通者有关,现在告诉你的话,那是害了你”。

  两个时辰后,中年书生方才醒了过来,他的声音极为凝重,甚至这些话都是他用神魂传音说出来的,这顿时让东方龙云心中凛然。

  是啊,自己如今实力低微,竟要不自量力去打听那些大神通者之间的秘密,那简直是在找死啊,若是这人直接说出来,只怕立刻就会有不祥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不过还没等东方龙云多说什么,书生的声音又传进了他的神魂识海之中。

  “不过,你放心,在我归墟之前会将我所知道的荒古,太古等等所有的秘辛全部封印进你的记忆,等到你的实力足够的时候,就可以打开封印,了解到相应的秘密了。”

  “龙云多谢前辈提醒,若非如此,晚辈只怕早已应劫了。”

  “放心,你是圣祖传承者,我不会让你在我的面前受到伤害的,那些老家伙也没有胆量敢把手伸到这里的,而且即便他们想要对付你,那也得经过他的同意才行,这里,可是他的地方。

  好了,我的时间也快到了,放开神魂,我要把那些秘辛封印进你的记忆之中了,放心,我不会查看你的记忆的。”

  中年人没有说这个“他”的身份,但东方龙云心中已有猜测,恐怕也是一个极为恐怖,震慑九天十地的老怪物。

  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书生为什么说这里是“他”的地方,难道,这个“他”跟出手镇压龙皇的人有关系不成?

  神魂,乃是一个人的根本,尤其是对修炼者来说,在外人面前放开神魂,就等于将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外人的面前,这是极为危险的事情,除非是绝对信任的人,否则的话,没有人会做这种蠢事。

  不过,听了书生的话,东方龙云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将神魂放开,任由书生施为了。

  因为他明白,即便他对书生的信任还达不到那种程度,但书生若是想对他不利的话,他也绝对没有反抗的机会,与其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按对方所说的去做。

  看到东方龙云竟然没有任何犹豫的放开神魂,任由自己种下封印,那书生的脸上浮现出满意之色,心中对东方龙云又高看了一分,果然不愧是圣祖选中的人,做事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是干大事的料。

  既然东方龙云已经做好了准备,书生也便不再犹豫,身上的气势猛然升腾,全身神光逸散,照耀虚空,只见他双手掐诀,灵光闪烁,顿时一道道符文从他的双手间浮现。

  这一次出现的符文却不再是帮助东方龙云进入仙境神魂境界的金色符文了,而是一枚枚晶莹剔透,倒映着某种奇异景象的法则之力。

  那些景象好像是被某种力量屏蔽住了,根本无法看清,模模糊糊,像是某种文字一样的符文不断涌现,这些符文一出现便相互组合,最终形成了九条晶莹的符文锁链。

  “落日黄昏,九婴锁魂——封”

  一声清喝,书生的身形竟是变得有些虚幻起来,紧接着,他的双手食指分别向着东方龙云的太阳穴虚空一点。

  便见到那九条悬浮在他胸前的晶莹剔透的锁链一分为三,其中四条钻进了东方龙云的左边的太阳穴,四条钻进了他右边的太阳穴,一条直接从眉心钻了进去。

  待到九条锁链消失,书生右手食指又是一指点在了东方龙云的眉心,紧接着中年书生的身形便越来越模糊,最终化作了一团拳头大小的银色光团,从东方龙云的眉心钻了进去。

  就在那银色光团钻进东方龙云识海的一瞬间,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一个模糊的身影低头看向东方龙云神魂识海的下方,不断的颤抖,似乎是恐惧,又似乎是激动。

  “咦?大周天神魂封印的气息,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这小子了,不过,这样更好,他是我武修一脉的希望,底牌越多,活下去的机会就越大。

  小子,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啊,哎,期盼了多少年了,终于要归去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这道声音散去,中年书生自此神魂消散,永远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不过东方龙云是看不到这一切了,他的神魂受到“九婴锁魂”之术的影响,已经暂时的陷入了沉睡了。

  也就在中年书生的最后一丝元灵消散的一瞬间,在无尽时空中的一个小空间之中,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猛然睁开眼睛,神色悲戚。

  “二哥,你先去了吗?等着我,既然圣祖传承者已经出现了,那么很快我就可以去找你了,等我。不知道大哥有没有醒来,知不知道你已经去了。”

  说完,这女子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在另一个地方,这里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森林,其中凶兽,妖兽无数,乃是一大险地。森林的中心,一个被蒙蒙白雾笼罩的地方,也就在书生消散的一瞬,白雾猛地一阵翻滚,传出了一个充满了悲伤萧瑟的声音。

  “二弟,你终究还是去了,没想到,我们三兄妹中最先归墟的竟会是你,等着我们,传承者已经出现,大哥很快就会去找你的。”

  这一切的发生东方龙云都不知道,他正在融合书生的一部分记忆。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