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七十七章 震世天音

第七十七章 震世天音

  不过外界发生的这些事东方龙云自己是不知道的,此时的东方龙云正盘膝坐在远古杀场之中,原本的传承禁制空间已经消失了,周围又恢复了那种阴沉沉,没有丝毫生气,反而是煞气密布的景象。

  东方龙云身上没有一丝的气息,犹如死尸枯木一般,一动不动,但是周围偶尔出现一只两只的阴煞之兽却似是极为惧怕他一样,不由自主的离开他很远,没有一只敢靠近他周身百丈内的。

  然而在他的识海之中却并没有表面上的平静。

  识海之中,东方龙云元神漂浮在神魂海洋之上,周身金光万丈,却又充满了些许邪气,如神如魔。

  只见一个半透明的小人与东方龙云容貌一模一样,盘膝而坐,在那小人的周身,万千金文飞舞,以一种玄奥的轨迹不断的重组,分裂。

  随着金文的重组分裂,东方龙云的元神小人眼睛的瞳孔也跟着一起时大时小的变换着,甚是诡异。

  “何为禁?”

  东方龙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宏大的声音,这个声音虚无缥缈,并无实质,但却又在他的耳边真实出现,如天音,如梦幻。

  东方龙云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竟有一种要臣服的感觉,那种如同面对整个天地,身受整个天地威压的无力感顿时充满了他的心中。

  “哼!我既为武者,岂会屈居人下。”

  一声冷哼,东方龙云元神眼眸睁开,万丈金光闪现,那种威压顿时被完全祛除。

  “何为禁?”

  东方龙云呢喃着,似是陷入了困境,眉头紧皱。

  “世俗帝国皇朝有刑罚律法,凡人百姓皆以为震慑,不敢违犯,是为凡禁,是为心禁,可摄万民之心。

  修行之人有阵道一脉,借助天材地宝万千灵物,暗合天地规则,以天地之力或困,或击杀敌人,或使敌人陷入幻境,是为困阵,是为杀阵,是为幻阵,然禁与阵有何不同呢?

  阵需借外物,攫取天地之力,而禁制则以本身修为为基,换句话说便是以自身真元法力布阵,禁不仅仅是守护之法,亦是伤敌之术,须弥芥子,无物不可禁,无物不可为禁。”

  “换句话说,禁制是阵法,是修者以自身为阵眼,以真元法力为阵基所布下的阵法,以求数倍甚至是数十倍的发挥自身实力的方法,也可以看做是一种深奥玄妙的秘术。”

  东方龙云顿时觉得眼前一片清明,心中似是有什么枷锁被打碎了,许多向前无法明了的阵道难题也豁然而解,虽然依然有很多地方难以理解,但他已经入门了,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关。

  以前他虽然也能够施展一些禁制,但是那仅仅是施展,是按部就班的按照秘法秘籍之中的诀窍布置的。

  至于为何那样做,如何将禁制真正地控制,把握细微处,更好地将禁制的威力发挥出来,他完全不懂,但如今他已经有些明白了,他知道,禁道,对他来说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何为道?”

  没有等东方龙云细细体会刚才所获得的感悟,同样地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而且这一次这声音更为浑厚,冲击力也更加强大,几乎将东方龙云的耳膜震破,使他的七窍同时有一股血箭喷出,连神魂识海都受到震动,头痛欲裂。

  “啊••••••”

  东方龙云发出一声惨叫,几乎被这声音震的昏了过去,但东方龙云是谁,从小受尽屈辱,走上修炼之路后虽然甚少亲自对敌。

  但是他所走的道路本身就决定了他的每一次进步都必然伴随着一次比一次更加强烈的痛苦,也正是这些痛苦锻炼的他的意志,使他的意志力之坚韧远超常人,这声音所带来的痛苦虽然强烈,几乎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但却还不至于让他毫无反抗之力。

  “撼神之术,守护之光”。

  东方龙云心中嘶吼一声,集中全部罡元力,猛然运起《撼神术》最后一篇禁法篇之中的禁法。

  这招禁法并无攻击之力,但它却是灵魂守护类的秘术中的绝顶法门,乃是集中修炼者全部元力,幻作一道守护之光,可保护神魂识海十息之内不受任何伤害,其副作用便是施展禁法之人会耗尽元力,在一个时辰之内会变得虚弱无比。

  东方龙云很明白施展禁法之后他将面临的困境,在这远古杀场之内,失去罡元力,仅凭武修强大的肉身之力,他将很难生存下去。

  但若不如此,那一道宏达的声音很有可能直接震碎他的神魂识海,到时恐怕他自己就要成为这远古杀场阴魂鬼物之中的一员了。

  东方龙云的全部罡元力在一瞬间神魂识海之内,紧接着一道红白相间的光环突然出现,将他的神魂识海包裹在里面,那道声音音波碰到这光环之时,迸发出一波波的白光,圈圈无形的波纹向四周蔓延而去。

  所过之处,甚至于空间之中都出现了丝丝黑芒,那是空间被两者碰撞所产生的巨大冲击之力撕裂了,数百只游荡在东方龙云周围的阴魂鬼物和阴煞之兽再被这波纹碰到的一瞬间,便直接被抹去,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就好像它们原本就不存在一样。

  “道?何为道?”东方龙云眉头紧皱,心中思索,相比于前一个问题,这个显然更加难以回答。

  “草长莺飞,岁岁枯荣,是为道;狮子搏兔,饿虎扑羊,是为道;兢业忠守,刚正不阿,是为道,奸诈狡猾,口蜜腹剑,亦为道,此乃生存之道,亦是生死之道,亦是自然之道,亦是天之道。”

  “明因果,悟轮回,‘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是为佛家之道;读书,修身,明礼,聚浩然正气,‘经国之大业’,是为儒家之道;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是为道家之道。

  此三者亦为人之道,然修行之人以长生为念,求脱轮回之苦,本就与那自然之道,也即是天道之论相悖离,所有修者修炼之初衷无非是从那天道夹缝之中求得一线生机,证得长生之道,不堕劫数罢了。

  但是那生机却是极为渺茫,既如此,那便要争,要战,要杀,此为,修之道。”

  “那么,我的道呢?难道仅仅是武修一脉命中注定的逆之道,我的路决定了必须逆天而行,甚至于举世皆敌,我无惧于任何对手,这天也不例外。

  逆天而行本就是我一直以来都在做的,虽然看似无关大局,但积少成多,总有一天,我会让那天战栗,然而这个‘逆’字,却非我之道,而是我之意,融入我之魂。”

  “孩童之时,母亲离我而去,至今杳无音讯,此为我心中之结,屡次化为心魔,阻我修行,然若我修为通天,则无人能够阻我寻母。

  少年之时,父亲为鹰城大业,送我入王朝为质,我心有怨,有恨,然而每每想起父亲眼中的无奈与哀伤,心中之怨恨便消于无形。

  及至回返鹰城,掌鹰城大权,无奈之下送我弟天云再入王朝,以期若是大业不成,也为我鹰城留下血脉传承,离别之时,方才真正体会父亲心中之苦。

  而如今,我之修为达至大陆巅峰,当今之世无人可杀我,鹰城一统草原,拥兵数十万,与王朝,西域对峙,天云回归,我方能静心悟这大道。”

  东方龙云的身上蓦然发出一道赤色光芒,伴随着一声阴森的惨叫直冲天际,在这声惨叫声落下之前的一瞬间,他的身上有有一道金光发出,将那赤芒笼罩,眨眼间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周围的天地元力也似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不断的进入东方龙云的身体,转化成为精纯无比的罡元力。

  仅仅半刻时间,就将他施展禁法耗尽的罡元补充回来,并且还略有精进,虽然他的修为已达到封天大阵承受的极限,除非破碎虚空进入另一个世界,否则不可能再有大的进步。

  但是能够多积累一些元力,还是没有什么坏处的,相反还很有好处,对于将来突破先天之境,晋入破虚之境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因为渡劫之时,每多一分力量,就会多一分生机。

  他紧闭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双眼邹然睁开,然而那双眼睛却是变得极为平凡,没有丝毫修炼之人所特有的那种凌厉,更没有丝毫神光散发。

  无论是谁,只要是修为没有超过东方龙云太多,恐怕都无法看透这双眼睛,都会下意识的忽视它,忽视它的主人。

  东方龙云长身而起,望向远古杀场核心区域方向。

  “我之道,是为,守护。护我亲人不受伤害,护我友人平安喜乐,护我麾下战无不胜。”

  东方龙云一声长啸,搅动风云,无边的煞气顿时被冲散,霸烈的战意更是直冲霄汉。

  “呼••••••总算挺过去了,不知道那道声音到底是谁发出的,竟然仅仅就凭两道声音就差点让我神魂破散,识海碎裂?但是我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异种气息或是杀意,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还好,我也算有些机缘,有《撼神术》守护神魂,方才能够挺过去。现在这感觉好奇妙,我居然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空间的存在,这是破虚之境才可能做到的啊,可是我却是没有突破先天,看来是我的心境和神识突破了。

  这也说明了那封天大阵可以封印我的元力修为,却无法禁锢神识。

  那我以后就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寻找大阵的漏洞,终有一天我会冲出去的,不仅仅是我自己,还有我的家人,朋友们,兄弟们,哈哈哈哈哈••••••”

  不再多言,东方龙云纵身跃起,像核心区域赶去,此时的他已经触摸到了破虚之境的边缘,心境修为更是已经达到了破虚一重境界,只是由于肉身和元力修为不足,所以才无法发挥出破虚之境的威力。

  但是,这一次的经历,却使他他在空间之道上的理解已经极为深刻,勉强可以借助空间遁行,此时他虽然还无法像破虚之境修者那样肉身飞翔,横渡虚空。

  但他奔行的速度却已经达到了破虚一重修者的极限,与飞行无异,若不仔细看,还真的会以为他是在踏空飞行,凌空虚渡。

  获得了禁道传承之后,禁制海之中的无尽禁制对东方龙云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普天之下,说到对禁道的了解,又有何人能够与创出禁制之道的圣祖相比呢?

  即便东方龙云只获得了传承的一部分,甚至于只是入门的粗浅功夫,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禁制海禁制虽多,但其中九成九的禁制对东方龙云来说都没有任何威胁。

  至于剩下的,也只能成为东方龙云领悟禁道的踏脚石罢了,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是却不会再有太大的危险了。

  “你说你领悟禁道之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而且这声音还有很强的神识攻击之力?而且事后你还获得了不小的好处?”

  在破除了一个稍有些难度的禁制,使自己的禁道修为又有所增加之后,东方龙云禁不住心中的疑惑,还是向龙皇说出了那天的情形。

  他本能的感觉到那个声音的不凡,而且很有可能隐藏着某种惊天大秘密,可是翻遍了黑魇煞魔的记忆,他都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的信息。

  而如今,能够在这方面给他指点的,曾经雄霸神界的龙皇,自然是最合适的,虽然这位龙皇,还没有完全取得东方龙云的信任。

  “是的,前辈,若非有《撼神术》的加持,加上晚辈神识修为本就不弱的话,恐怕此时晚辈早已魂飞魄散了。

  可是事后晚辈却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人出现的痕迹,这只能说明,此人修为要嘛对隐匿之术极为擅长,躲过了我的搜寻,要嘛就拥有远远超过我的实力。

  可是若是他的实力远超于我,想要杀我的话只怕是反手之间的事情,又何必用那等神识攻击的手段。”

  “嗯,你把当时的感觉说一下,我需要更加详细的信息才能做出判断。”

  龙皇似是有所猜测,但是却没有说其他的,只是脸色凝重,有些激动的看着东方龙云,让东方龙云感觉有些奇怪。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