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九十五章 天一门

第九十五章 天一门

  这是一片方圆十余里的树林,一条羊肠小道贯穿其间,临近秋天,此时的树林已经是一片金黄,树上也是光秃秃的。

  三道纤细的白色身影正沿着小道一路向北,速度并不快,因为中间那名女子脸色苍白,似是受了什么伤势一般,而两边的两女情况也不比她好多少,正是绮梅婧萱,青云和雨帘三人。

  三人都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身上伤势沉重,不愿在多耗体力,此时她们步履都已经有些蹒跚了,但是她们知道不能停下来。

  身后有大批从落神关赶来的高手正在追赶,而前面很可能还有北原守军挡道,她们只有尽快和火龙的人会合才有活路。

  就在三人费力前行的时候,绮梅婧萱突然脚步一顿随即又继续向前走,但是她的眼睛却看着前面,一脸凝重,青云和雨帘疑惑地看向她。

  “不对劲,林子深处怎么连只鸟儿的叫声都没有?”

  青云此时也发现了异常,暗中传音道。

  “不要乱看,林子里面有埋伏,好好戒备,继续向前走。”

  两女的耳中传来了绮梅婧萱的声音。

  三女不动声色,暗中加强戒备,却是稍微放慢了速度,继续向北行去。

  啪啪啪••••••

  一阵鼓掌声传来,就见周围枯黄的草丛竟然一个个都站了起来,竟然是一个个的人埋伏在两边假扮的。

  而在事先,三女竟然根本没有发现这些人的所在,可见这些人身上肯定有隐匿气息的宝物,才能够躲过三人的魂念探查。

  一个身穿青色长衫,头上带着一个书生帽,有点像那个“阴鬼”书生的中年男子手拿一副折扇从树林中的一棵巨树后面走了出来。

  “哈哈哈哈,不愧是东方龙云麾下的暗卫强者,警觉性远超常人,临危不惧,头脑冷静,佩服佩服。”

  庆幸的是,这人似乎也不知道三女的真实身份,也只是猜测三人是鹰城暗卫中的重要人物。

  “天一门的人?”

  绮梅婧萱一眼就瞧出了这个人的底细,他修炼的正是天一门镇派功法《弑天诀》,这是一门极为诡异的功法,东方龙云曾研究过中州各派的有名功法,对《弑天诀》绮梅婧萱自然不会陌生。

  东方龙云当年在观看过这部功法的心诀之后曾言,这《弑天诀》只怕只是一部绝世神功的残篇,因此才会沦为世俗武学,不入修者法眼。

  若是能够得到全部,只怕其威力不同凡响,起码也是接近中等的修仙功法,但即便是残篇,在世俗中也是一顶一的绝世神功,天一门就靠着它才能位列江湖八大宗门。

  “天一门盛元一,不知姑娘芳名?”那中年书生抱拳道。

  “天一门主盛元一,竟然达到了先天二重天的境界?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此处,看来天一门已经完全归附王朝朝廷了。”

  绮梅婧萱声音中带了一丝不屑,身为武者,都是有着自己的尊严的,江湖武林向来对朝廷不假辞色,即便是太苍门,虽然跟王朝朝廷关系极好,但是却从来不会被朝廷左右,不会以这种方式,连掌教都出来执行任务。

  “识时务者为俊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今天下乱像出现,我天一门不过是顺应天意罢了。”盛元一丝毫不在意绮梅婧萱的讥讽,依然微笑着说道。

  这一表现让绮梅婧萱心中暗暗感到不妙,这盛元一不简单啊,一派之主居然能够忍得下别人在门下弟子面前如此讥讽,可见此人心机之深。

  不过随即,便是心中一动,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王土?何为王?成王败寇,强者为尊,就凭王朝的实力?还不够看吧,四大圣地无论哪一个出手,都可以在一夕之间将之覆灭。”

  绮梅婧萱依然是不屑的看着盛元一。

  “你知道四大圣地?”这次盛元一动容了,四大圣地不显于世,世俗之间知道四大圣地的没有几人。

  “杀!”

  就在盛元一愣神的这一瞬间,就听绮梅婧萱一声冷喝。

  三柄长剑瞬间出现在三女的手中,只是一个横挑,周围就有八名天一门弟子横尸就地。

  紧接着,绮梅婧萱直接就对上了盛元一,一挑长剑向着盛元一胸口刺去。

  而青云雨帘两人则是将天一门其他弟子包括两名修为达到先天一重天境界的太上长老拦截了下来,若是全盛时期,眼前这些人只凭青云二人便可眨眼间杀个干净,无奈山谷一战三女受伤太重,仅仅只是在客栈休息了不到两个时辰便又继续赶路,此时实力早已十不存一了。

  “你们,找死。”

  盛元一想不到绮梅婧萱如此果断,说打就打,完全没有征兆。

  一时之间,树林中的场面有些混乱。

  天一门门主盛元一带领天一门高手在北原城南方的一个树林中截杀绮梅婧萱等人,双方对峙之时,绮梅婧萱趁盛元一分神的一霎那直接出手,斩杀了天一门八名高手,又一剑向盛元一攻去。

  盛元一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来不及做其他反应,他只能抬手以手中折扇去格挡那飞快刺来的长剑。

  砰,砰,砰••••••

  一阵金属撞击声传过,盛元一手中的折扇直接被长剑斩断,连他的胸口上也被划了一下,虽然没有伤到他,但也将他吓得不轻,只差一点点,那柄长剑便直接将他的胸腔划开了。

  绮梅婧萱虽然实力大减,十不存一,但是毕竟先天五重天境界的修为在那,这盛元一不过是初入先天境界,而且很显然是被人强行提升,直接提到了先天二重天境界,若论实际战力,此时的绮梅婧萱并不比盛元一差分毫。

  树林中乱战再起,刀光剑影,时不时传来一声声的惨叫声让盛元一和那天一门的太上长老脸上不断的抽搐,青云和雨帘二人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一身实力也是不凡,绝不是那些还不到先天境界的后天武者们所能比的。

  青云以无上剑术采取游斗的方式,将两名天一门长老缠住,凭借着高绝的轻功身法和刁钻诡异的剑术,那两名长老竟然被青云拖住,难以离开青云的剑罡覆盖范围。

  无论两人如何冲击都没有丝毫作用,想要以蛮力破招,可是青云却又不跟他们正面对抗,只叫他们郁闷的吐血,明明两人联手实力远超对方,可是却总是被对方的精妙招式所阻,这种有力没处使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而雨帘则是对那些后天境界的天一门弟子大开杀戒,虽然年纪不大,平时都是柔柔弱弱的样子,但雨帘也绝对不是心慈手软的主,跟随在东方龙云身边那么多年,早已经被东方龙云的杀伐果断影响,既然你想要我死,那就要有被我杀死的觉悟。

  先天与后天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境界,只有进入先天才能算是真正的进入修炼的殿堂,雨帘虽然受创,但是境界未失,后天境界的武者来多少都没有用,这是境界的差距,不是数量可以弥补的。

  为了讨好王朝,办好这次任务,盛元一可以说是将整个门派的底蕴都给带出来了,天一门在八大宗门中是垫底的存在,而盛元一心中野心勃勃,不甘于做一个区区世俗江湖宗门之主。

  所以他要找到一条真正的进入修者世界的道路,而王朝暗中筹备不知道多少年,又在这个时候开始暂露头角,想要在修者世界占一席之地。

  这让盛元一看到了希望,所以他绕过了太苍门直接暗中向王朝示好,这次的伏杀也是他向王朝传递一个信号的机会,只是可惜,他选错了对象。

  “你们到底是谁?暗卫之中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高手?”

  盛元一又惊又怒,他知道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了,这三人很明显都已经身受重伤,可是即便如此却依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屠戮天一门的精英们,鹰城怎么会有如此高手?

  那东方龙云从哪里找来的强者?大意了,大意了,没有想到鹰城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等地步了,还有王朝。

  想到这里,盛元一眼中露出了怨毒之色,现在的情况很明显,王朝根本已经和这几人交过手,知道她们的实力。

  但是却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很显然是把他当成炮灰了,在王朝的那些大佬的眼里,他盛元一,他天一门,就是个渣,也就只有当炮灰的资格。

  “好一个王朝,好一个武进生,好毒辣的计谋。”

  盛元一心中后悔,怎么就鬼迷心窍把宗门的精英都带过来了呢。

  除非动用那件东西,否则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于此,这一切都隐隐的让他不安。

  “我们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既然出手了,那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绮梅婧萱丝毫不理会盛元一的惊怒,依然在加紧猛攻,她必须以最快的时间将其击败,因为她感觉到身上的伤势已经快要无法压制了。

  “哼,好一个天一门,竟然敢对我鹰城出手,看来天一门是没有必要再存在下去了。”

  正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粗犷豪放的声音远远传来,强烈的声波如滚滚海浪一般猛然撞击在所有天一门弟子的身上,除了盛元一和两名太上长老之外,所有的天一门弟子竟全部被这声音震得口吐鲜血,萎靡不振。

  天一门众人大惊,鹰城居然还有高手赶来,这一次真是栽在这里了,而绮梅婧萱三人则是面色一喜,援军到了,她们听得出来这是火龙的声音,没想到竟是火龙亲自赶来接应,只是听这声音火龙起码还在十里之外,难以立刻赶到。

  正在众人吃惊,三女高兴的档口,绮梅婧萱突然感觉全身一振乏力,一股逆血从后头上冲,头脑都感觉一阵眩晕,她的伤势终于压制不了了。

  绮梅婧萱伤势发作,手上的招式不免变得散乱,给了盛元一可乘之机。

  盛元一也是枭雄本色,他知道一旦让火龙赶到,他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仅凭音波就在十里之外將自己震得气血翻涌,几乎身受重伤,那这个人的真实实力又是怎样的强大?

  趁着绮梅婧萱伤势发作的一瞬,盛元一一掌将她逼退,从怀中掏出了一道红色的符箓,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各种奇异的符文,然后将真气一股脑的输进那符箓之内。

  在吸收了盛元一的真气之后,红色符箓竟开始发出阵阵雷鸣之声,一道血红色的光芒渐渐升起,紧接着盛元一直接一口精血喷在了符箓之上,然后一声暴喝:“九天化雷,血魂雷破,疾。”

  “姐姐快退!”雨帘眼见盛元一的动作便立刻焦急的喊道。

  “姐姐!”青云被雨帘那一声喊声惊动,见到盛元一激发了手中的符箓,顿时大急,不顾一切的甩掉两名天一门长老向绮梅婧萱扑去。

  而此时远处一个面貌粗犷,身穿铠甲的将军正脚踏虚空,如风一般的向这里飞驰而来,见到此景,不禁一声怒吼:“血雷符,盛元一你敢!”

  血雷符,乃是修炼雷属性功法的先天六重天以上的强者,以一道精血为引,将自身所会的雷系法术封印于符箓之上的一种特殊的符箓,刻画这种符箓必须要以修士的精血才行,其威力等同此修士全力一击。

  此时的绮梅婧萱已经身受重伤,难以压制伤势,先天六重天境界的修者的全力一击绝对不是现在的绮梅婧萱所能够抵挡的。

  但是却已经迟了,绮梅婧萱伤势发作,不仅仅是肉身出了问题,连神识都一阵模糊,她只是感觉到了眼前有一股毁灭性的力量袭来,但是想要挪动身体躲避却发现根本动弹不了。

  青云和雨帘脸上已满是泪水,眼中充满了惊恐的看着正在被血雷符淹没的绮梅婧萱,而火龙则是直接向着已经准备逃跑,正在后退的盛元一扑去,仰天怒吼。

  “盛元一,即便你跑到天涯海角,本将也要将你抽筋拔骨,抽出魂魄祭炼万年,天上地下都绝无你的容身之地,啊••••••”

  火龙此时距离此地尚有里许,但是以他的速度要追上盛元一等人也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情,只是还没有等他追上盛元一,就发生了一件让现场所有人感到震惊的事情。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