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九十七章 无情杀戮

第九十七章 无情杀戮

  绮梅婧萱受伤了,天一门成为了王朝的炮灰,然而,谁也不知道,天一门的这一次行动,到底将什么样的一个存在招惹了出来。

  那身影并不算高大,但是其身上的那种恐怖的气息,却足以让任何人绝望。

  在将天一门众人灭杀之后,那身影又看向了南方,那是天一门总舵所在地,然后就见他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向着那里一指点去,但却没有激起任何的动静,连一丝的元力都没有。

  但是远在近一里之外的火龙在看到此人的那一指之时,原本坚毅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恐惧。

  在那人一指点出的一霎那,他就感觉自己像是被拉进了一个远古神魔战场一般,眼前无数神魔陨落,尸山血海,无穷的血腥之气直接冲向他的神魂,使他感觉自己的精神气好像要全部被吸走一样。

  数千里之外,接近南离帝国的一座大山之中,风景宜人,此间有一大派,宗门山门口一块巨石之上,“天一门”三个大字笔走龙蛇,好似蕴含某种道韵一般,两名守山弟子昂首挺胸的站在山门旁边,满脸傲气,甚是神气。

  在那身影引动天下大劫的时候,整个大陆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之外,包括太苍门等八大宗门几乎都是天塌地陷,山崩地裂,损失惨重,可是这天一门所在山峰却是依然如故,没有受到任何的动荡,这不得不让人感到诡异。

  “天一门?原来如此”,那身影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喃喃说道,“竟是他的道统,难怪那《弑天诀》让我感到熟悉呢,原来应该是《噬天诀》,而非《弑天诀》。可惜,只剩下了残篇,这山门竟然也有天仙境界强者布下的阵法,只怕其存在的时间也不短了,不过,那又如何呢。”

  就在此时,天边风起云涌,狂风大作,整个天一门总舵顿时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撞击上了一般,高耸的山峰竟然开始崩裂,大地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不断出现。

  天一门留守的弟子修为都不怎么高强,又如何见过这等惊世骇俗的场面,一个个哭爹喊娘,想要冲出山门。

  然而,天上又是一阵风云涌动,然后所有人,甚至于数百里之外的城镇百姓就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都无法忘怀的一幕。

  只见天一门之上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漆漆的黑洞,无比强大的气息从中透出,震惊天下,随后从那黑洞之中一个庞大无比的手指伸出,直接按向了天一门所在的大山之巅,威势无双,所有人都毫不怀疑,这根手指绝对能够将天一门总舵碾成齑粉。

  正在这时,一道青光在大山之上发出,瞬间笼罩整座山峰,暂时抵挡了那根手指,两者相撞,发出了让人牙酸的摩擦声,然而那手指的威能实在太过强大了,那青光护罩也是摇摇欲坠,丝丝裂纹不断涌现,它也只是勉强抵挡罢了。

  轰隆隆

  “这是什么?”

  “怎么回事?啊••••••”

  在那跟巨大的手指面前,那一片虚空直接崩碎,天一门的山峰犹如纸糊的一般,和那青光护罩一起直接被那肆虐散逸的空间之力绞碎,所有还在山上的天一门弟子还没有来得及哭喊便全部被碾成了齑粉,但那手指依然没有停下。

  ••••••

  在那道身影引来紫霄劫雷的时候,远在无数里之外的大海深处,有一座方圆数千里的岛屿,说是岛屿其实和一个小型的大陆已经相差不多了。

  岛屿中央有一座灵山,山上灵气充沛,仙音袅袅,山顶之上有一地,那是一座山洞,但是这个山洞却被无数密密麻麻的禁制阵法笼罩,时不时的就有点点灵光闪烁,周围的空间就是阵阵涟漪泛出,极是恐怖。

  在这座隐秘洞窟之中,一个白眉白发,慈眉善目的老者盘膝而坐,身上枯寂无声,犹如死尸,然而,就在那身影出现的一瞬间,老者猛然睁开眼睛,看向那道身影所在之地。

  这老者全身枯瘦,犹如枯木,但是却透着一种让人心悸的气息,连那睁眼的一瞬间都好似引动空间之力的反击,就好像他任何一个动作都不容于这片天地一样,若没有洞府外面的无数禁制阵法,恐怕此时这片山峰所在的空间都会受到影响,甚至和那树林中的身影一般引动天劫降临。

  “嗯?不知道是谁走出了那一步,可惜,这片天地••••••哎••••••祝你好运吧!这里可不只是压制地仙境界以上的强者啊,这座大阵,太可怕了,那个人……”

  这是用神念传出的声音,这老者好像连说话的动作都不敢做出,只能以神念传音。

  此时那身影刚刚收回那根手指,似有所感,竟也看向了那无边海域。

  “嗯,没想到,在这样一片天地之中居然还有人走出了那一步,只是可惜,太过心急,实力不济,失去了自由。”

  这身影的声音此时却变得很平和了,没有一丝的杀气和戾气,只是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道身影周身有一种奇异的力量缠绕,使得他好像存在于另一个空间一样。

  然后那身影又转身看向了南方,那里是王朝的中州城的方向,也是追击绮梅婧萱三人的那数万骑兵所在的方向。

  “你们,逝去吧!”

  随即,这身影向着南方一掌印去,远空中突然天地元力暴动,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巨大手掌出现,直接凌空向南飞去,周围的天地元力不断地被吸进这巨形手掌之中,那手掌再向前飞行过程中也不断变大。

  南方五十里之外,一队万人队骑兵大军正全速向着前方行进,即便先前那么大的动静,还因为路边山石落下被砸死了数十名士兵,但这些骑兵依然不为所动,依然按照命令直接向着北方推进,追击绮梅婧萱等人。

  正在这时,行在最前面的一身穿亮银盔甲,手拿一柄青龙偃月刀的中年将领突然勒马停下,右手一举,万人骑兵丝毫不乱的缓缓停了下来,可见这绝对是一队百战精兵。

  “不对劲,前面什么动静?探马何在?”

  那中年将军面色疑惑,朗声说道。

  然而还不等他们有所动作,一股天威般的压力就从头顶落下,所有人抬头看向天空立刻就露出了无比恐惧惊骇的表情。

  一个巨大无比的掌印从天而降,只是瞬间,那股强大无比的压力就将所有骑兵战士身下的战马压得四蹄弯曲,那些骑兵战士也被压的趴在战马背上难以动弹。

  包括那名将军,他想要高喊出声,让士兵们散开,然而那压力太大了,周围的草木都已经被压倒在地,甚至一些巨石都被压碎了,他根本连声音都发不出了,而且因为想要强行用力,他的七窍之中都有浓血流下。

  不过这种恐惧和痛苦并没有持续多久,那巨掌印便落了下来,一声巨响传来,一切皆成齑粉,原地一个无比巨大的手掌形状的深坑出现。

  中州,中都城。

  这是一座奇迹之城,也是一座仙城,王朝建国不过千年,但是这座巍峨的古城却是没有人知道已经在这片大地上屹立了多少年。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这座城市在恒久以前便已经存在了,但是有多久却没有人能够说出来。

  另一方面便是这座城市的巨大,方圆千里的城池,这在整个苍云大陆都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奇迹,即使是东方龙云的鹰城,算上神鹰帝峰,有效的城区的范围也不过是覆盖了五六百里的土地。

  中都城北区有一片山区,方圆三百余里,几乎占据了整个北区,山区南邻便是整个王朝帝国的心脏,王朝所有的军事,经济,政治和民生的重大决策都是从这里发出去的,正是王朝帝宫。

  而这一片山区则是王朝帝国的禁地,没有人知道这小小的一片山区之中隐藏了王朝多少的秘密,即使是帝皇王天也不知道。

  此时,在这一片山区的中心地带,一个防备森严,同样被禁制阵法笼罩的密室之中,正有一个中年人满脸惊恐的看着头顶,在那里一个小小的掌印虚影正在缓缓浮现而出。

  他想要凝聚全身法力逃出这个密室,想要张嘴呼救,可是一切都是徒劳,那小小的手掌虚影好像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它禁锢了这片虚空,让这里发生的一切没有丝毫的波动传出去,让这人最为绝望的是甚至于连这片空间的时间都有些停滞了。

  “是谁?是哪位前辈?若是晚辈有何得罪之处,还请前辈给晚辈一个赎罪的机会。”

  他将自己全部的法力融入灵魂,那种灵魂几乎要被撕裂的痛苦让他的脸上狰狞无比,只是为了传出这一丝的灵魂神念。

  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去,修行近两千年,建立了王朝帝国,暗中隐藏实力逐步发展,才能有今日的地仙初期的修为,眼看着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建立圣地,与四大圣地一较高下了,却又遭逢此劫,他又岂能甘心就戮啊。

  不错,此人正是王朝帝国开国皇帝王衍。

  “你不该动她,你们不该伤她。”

  这声音冰冷至极,中年人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被冰封了一样,若不是他已经被禁锢起来了,恐怕就要一口逆血吐出来了。

  那掌印终于凝实了,在那中年人再次凝聚法力发出灵魂神念讨饶之前,小小的犹如婴儿手掌的掌印瞬间落下,一代开国帝王带着满腔的不甘,满心的怨气还有满腔的不解魂飞魄散,连一丝头发丝都没有留下。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