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战岳天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战岳天

  第一百一十一章战岳天

  他知道自己的肉身已经被重创了,如此强大的力量足以将他的肉身给碾压成肉泥,若非刚才危机之下的一剑后劈,抵消了一部分力量,加上对方明显身受重伤,实力只怕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的话,此时只怕他早已经被打爆,连金丹和元神都难以保存下来。

  岳天也是个果断狠辣之人,知道自己肉身已然深受重创,他原本就不是东方龙云的对手,如今更是难以再与他一战。

  此时若不逃走,那面对东方龙云这等强者,他将没有任何侥幸,必死无疑。所以,眼见肉身被东方龙云打飞,岳天强忍身上的钻心剧痛,不过东方龙云的后续攻击,连头都不回,急速向着中都方向飞去,只是一瞬就飞出了数十里。

  正在这时,一个轻笑声传出。

  “呵呵呵,岳侯爷不在天戮关指挥大军,抵挡南离大军,保家卫国,却跑到这荒山野岭游山玩水,真是好兴致啊。”

  这声音似是在笑,但其中的冰冷杀意却让岳天心神战栗,全身寒毛直竖,严重甚至有些惊恐。

  “果然是这个小子,他居然已经恢复到了这个境界,得赶紧回去报告老祖,早作准备。”

  岳天心中焦急,充满了恐惧,面对这种强者他只感到了自己的弱小,心中的无力感让他抓狂。

  只是就在他想要继续迅速远离此地,回到中都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前方正有一个人一脸笑意地看着他,那人衣衫褴褛,还沾着一些黑色的已经风干了的血迹,头发乱糟糟的,犹如一个乞丐。

  但依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年轻人,其眼神中的凌厉杀意则让岳天瞬间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不得已,他只有停下,强忍痛苦以肉身悬浮在空中,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不过,他却也不是任命的人,身上隐隐有法力荡漾,气势隐而不发。

  “东方龙云?”

  岳天的声音充满了恨意和杀意,微微有些颤抖和无奈。

  他如今已经有些确定,当年杀他爱子之人正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妖孽了,以他的修炼速度,当年完全有可能拥有碾压岳无伤的实力,加上当时鹰城的处境,随时都有可能会被王朝灭亡,东方龙云完全有理由前去刺杀岳无伤。

  “岳侯爷?”

  那年轻人只是淡淡的回道。

  “没想到,当年那个在王朝为质,处处逆来顺受,甘愿受辱的小子,如今竟然已经有了这等骇人的实力。”

  “我也没有想到,江湖中鼎鼎大名的‘剑神’竟然会是修炼之人,而且还拥有先天八重天的高绝修为,还走出了一条非同寻常的路,看来侯爷只怕是不姓岳吧?王朝王家只怕也不简简单单就是一国皇室。”

  0“简不简单的又能如何呢?这个世界实力为尊,公子拥有压倒一切的实力,王家的一切布置对公子来说都只不过是过家家的玩意儿罢了,入不得公子法眼的。”

  “呵呵,入不入得我的法眼不重要,只是本公子有些事情要请教侯爷,还请侯爷不要推辞。”

  这句话虽说是说的很客气,但是任谁都听得出来其中那种不可抗拒的语气,岳天这等人自是明白。

  若是他拒绝的话,恐怕下一刻东方龙云的那双铁拳便会立刻打过来,以他如今的境况,别说是一拳,就是东方龙云的拳风只怕他都承受不了。

  “这••••••”

  岳天虽然不惧死亡,但是他对家族却是极为忠心的,如今他还没有将这里的消息送出去,其他那些派来的人都已经被秦剑和疯子全部诛杀,若是他也死在这里,家族中没有人知道这个年轻人的真正实力,到时只怕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怎么?岳侯爷不愿意吗?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来了••••••”

  东方龙云话未说完,便是身形一闪,直接就掠到了岳天的面前不到半丈之地。

  岳天大惊,不过他的反应却也迅速,他知道,东方龙云的实力有多么强大,更知道武者的近战优势,自然不会轻易的让东方龙云近身而战。

  一声轻斥,岳天手中瞬间多出一把利剑,剑光闪烁,寒气逼人,绝对是剑器中的精品,只见岳天惊而不乱,手中长剑一个横扫,削向东方龙云的脖颈,与此同时,他的身上一道黄色光芒一闪,他的肉身直接向后飞速退去。

  面对那削铁如泥的宝剑,东方龙云不闪不避,右拳青光流转,直接轰向宝剑利刃,与此同时,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并漆黑色的长剑。

  长剑古朴,无锋无刃,丝毫气息也无,犹如凡剑,但是,岳天却丝毫不敢轻视这柄长剑,因为它是握在东方龙云的手里。

  正是龙凤绝天剑,当然,并非是真正的神剑,而是东方龙云自己突发奇想,以本身真元化形,幻化而来。

  砰,当

  让东方龙云感到震惊的是,他的这柄真元化剑在与岳天的神剑相交之时,竟然发出了金铁交鸣之音。

  紧接着,在东方龙云和岳天吃惊地眼神之中,漆黑长剑瞬间就将岳天的宝剑削断,并且,东方龙云手腕一翻,随后长剑瞬间削向岳天的右臂。

  啊

  血花绽放,岳天的右臂根本来不及收回,就被长剑削断,但是东方龙云的手段却绝不仅于此,瞬间而已,东方龙云就追上了岳天,双手连点,直接将岳天全身的穴道封印,禁锢其丹田。

  一声惨叫,岳天直直的向下落去,若非东方龙云还有话要问他,只怕此时他已经被摔成了肉酱。

  东方龙云还无法飞行,不过却已经可以暂时腾空了,将岳天接住,落在一片空地之上,东方龙云立刻盘坐调息。

  他的实力固然比岳天高出许多,但是别忘了,此时他还是重伤之身,与岳天这样的强者交战,虽然时间极短,但是其中的凶险却也极多。

  尤其是岳天这个另类的修炼之法,竟然在先天境界就可以凌空飞翔,让他费了不少的真元,才将其留下。

  半个时辰后,东方龙云恢复了不少,睁开眼睛,看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岳天。

  此时岳天已经是绝望了,但是眸子之中却依然泛着仇恨的光芒,死死的盯着东方龙云,若是意志稍弱的人,只怕要被他这种气势所摄,但是,东方龙云是谁,岂会被他吓到。

  “岳侯爷,如何?可愿意配合龙云,说出龙云想要知道的东西?”

  “成王败寇,本侯无话可说,本侯只想问一句,东方龙云,你若肯如实相告,本侯自会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东西,如何?”

  岳天的表情并无任何恐慌,如他这等人物,早已经在生死之间走过不知道多少次,一开始或许会有绝望,有恐惧,但是既然结果已定,那他便不会再有什么怨怼,何况自己实力不济,又能怨谁?

  “侯爷是想问,当年令郎岳无伤是怎么死的?是不是我出手做的?”

  东方龙云微微一笑,盯着岳天说道。

  “果然是你!为什么?伤儿他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做?就算王朝辱你,让你受尽折磨,可是这跟伤儿有什么关系?你为何要如此做?”

  岳天瞬间就爆发了,这些年来他一直怀疑这件事的真正凶手就是东方龙云,可是却始终没有证据,这已经是他的一个心结了,如今听东方龙云的口气,他就明白这件事情,绝对是眼前的年轻人做的。

  “为何?岳侯爷,身为王朝的天下兵马大元帅,掌握王朝近六成兵马大权,你会不知道?”

  东方龙云的脸上露出极为讥诮的神色,面色冷若寒霜,一想起这件事情,他心里面就感到愤怒,当年若非是在那山谷之中的奇遇,让他想通了王朝的打算,只怕此时,鹰城早已化作废墟,鹰城诸人也早已经连枯骨都留不下了。

  “侯爷,我想问的是,当年我逃出中都之时,北原军,临山郡的守军,还有王云的嫡系大军在干什么?别告诉我他们只是正常的调动,正常的调动会将原本防卫苍云要塞的临山郡守军调到北原城附近?”

  一连几个问题,让岳天哑口无言,他没有想到东方龙云当年只有十来岁,竟然就能够看破他们的计谋。

  “那你,刺杀伤儿就是为了解救鹰城?呵呵呵,我早该想到,在那个时候,那么敏感的时机,也只有你才会有这个动机,前去刺杀伤儿,也只有如此,才能够解释,火无伤的大军为何会那么快就占领了天戮关。”

  岳天状若疯癫,哈哈哈大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是我,是我将伤儿送上了死路,若非我要出手对付鹰城,你岂会以此等方式解救鹰城,逼迫我朝退兵,又岂会想到刺杀伤儿,哈哈哈哈……我早该想到了,以你的智谋和行事作风,的确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好了,过去这么多年了,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你就要死了,知道又如何?”

  “是啊,知道又如何?东方龙云,你,果然是一代枭雄,做事不择手段,我岳天纵横天下近百年,所见英雄枭雄无数,能够让我佩服的没有几个,你,算是一个。”

  岳天认真地看着东方龙云说道。

  “能让岳侯爷佩服,龙云荣幸,既然岳侯爷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那么龙云也有话要问一问岳侯爷。”

  “唉,说吧!”

  “王朝为何对我鹰城有如此大的戒备成见?我鹰城当时虽然实力不济,但是却也是草原上极为强大的一支势力,王朝若是善加笼络,我鹰城虽然未必会臣服王朝,成为王朝掌控草原的傀儡,但是起码,我们不会与王朝死磕到底,以至于弄成现在的局面。”

  岳天闻言,脸色微变,眼中闪烁,东方龙云死死的盯着岳天,水月楼那边已经打探到了一些内幕,只不过时隔多年,很多当事人都已经或是被杀,或是病逝,寿元耗尽,根本很难在了解到具体的内幕了。

  而岳天的反应,让东方龙云心中一喜,岳天肯定对此事有所了解。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