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祭拜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祭拜

  “你,不想问问,朕为何要派无相前去苍云山脉吗?”

  “没什么可问的,无相对别人来说或许很神秘,很强大,但是对我来说却算不了什么,你只不过想借我的手,将这个组织铲除罢了,王家既然有人与你不和,又岂会不安排一些高手监视你。”

  “你果然很可怕,难怪他们会那么紧张,明明猜出我的打算,可还是让我将无相的高手派了出去。”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无相想来很快就要不存在了吧,带我去吧!”

  “好吧。”

  王天眼神再次暗淡,嘴角都有些微抽,显然,对他来说,即便过去了将近三十年,那件事情依然让他很沉重。

  中都城北二十里之地,有一小山庄,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却没有人知道,这小山庄只是为了掩饰庄内的两座陵墓罢了。

  东方龙云和王天二人站在山庄大门前,静静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环水临山,四方合抱,你倒是会选地方。”

  东方龙云看得出来,这片地方是经过慎重选择的,作为妻儿的陵墓,其风水必然是上佳,而此地,更是上上之地。

  “那又能如何?我始终还是没有能够保住她们母女,身为一国帝皇,连自己的妻儿都保不住,明知道凶手是谁,却都不能出手报仇,想来,我也是王朝立国数千年来最窝囊的皇帝了吧。”

  王天却是脸色无奈,甚至还有一丝厉芒闪烁,杀机隐现。

  “许多事情,我们无法左右,我会让那些参与那件事的人付出代价的。”

  东方龙云却是冷哼一声,开口说道,杀意没有半点掩饰,让王天又是一叹,他知道,王家,这一次必然是血流成河。

  这时,山庄大门打开,一个身着锦衣的胖子露出身影,看了看两人,眼见王天,面色一惊,急忙将大门开到最大,然后跪地迎接。

  “参见皇……老爷!”

  胖子看了一眼东方龙云,改口说道。

  “起来吧,这位是路统领,他当年是你母亲的贴身侍卫,也是她的教习师傅,因为你外婆的关系,你母亲是不能够修炼家族武学的,所以她的武功都是路统领教的,路统领,也算是你母亲的师傅了,跟你母亲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

  王天的话让东方龙云微微一愣,随即想起,在岳天的记忆中,的确有这么一个人,当年为了帮助他的母亲逃离中都,几乎被王家的高手打死,后来是王天亲自出面,才保了他一命。

  后来,小公主被人暗杀,他还曾经前去查探,又一次遭到暗杀,之后便没有了踪影,如今看来,应该是当年王天又一次出手救了他,让他来此守陵。

  东方龙云此时也看着胖子,脸色恭敬:“多谢路统领当年对母亲的关爱照顾!”

  “你,你是小殿下?”

  胖子面色激动,看着东方龙云,双手不停地搓着,声音微颤的说道。

  东方龙云双膝跪地,还没有等王天二人反应过来,就磕了三个响头。

  “小殿下,使不得,使不得,老奴当不起啊……”

  路统领急忙去扶,当时东方龙云的实力又岂是他能比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磕头。

  “路统领,没事,这几个响头是应该的,当年若没有你数次舍身相救,韵儿只怕早就丧命了。”

  王天赞赏的看着东方龙云开口说道。

  “可是……”

  “路统领,您数次不顾自身安危,救母亲于水火,龙云当谢。”

  “唉,可惜,老奴实力不济,最后还是没有能够保住小公主,老奴是看着小公主长大的,老奴膝下无子,说句僭越的话,在老奴的心里,小公主就是老奴的女儿,为了自己的女儿,这条命舍去,又算得了什么?”

  路统领一时间老泪纵横,这么多年了,每当想起小公主当年遇刺之后那绝望的眼神,他都寝食难安,只是自己实力不济,无法为小公主报仇,让他一直心绪难安,如今见到小公主的独子,又怎能不心生感慨,心中感伤。

  “如今,小殿下已经平安长大,老奴为小公主高兴啊!”

  “路伯父,以后,龙云就这样叫你吧,我今天是来拜祭母亲和外婆的,还请伯父引路。”

  “好好好,你们跟我来!”

  听到这一句“路伯父”,路统领面色好了许多,打了个手势,带着两人向山庄深处行去。

  几人都不再说话,并肩向山庄之内走去,一路上那些山庄小厮个个面色恭敬,还有些诧异。

  东方龙云表面上看起来极为年轻,不过二十来岁,而今,他竟然和王天还有这位身份特殊的路统领走在了一块,确实让小厮们极为惊讶。

  他们自然是知道王天和路统领的身份的,可是东方龙云一个毛头小子,竟然跟这两位并肩而行,而且看起来路统领还对他极为恭敬,这不得不引人猜测,不过,东方龙云却是毫不在乎他们的表现,径直在路统领的带领下走向目的地。

  片刻之后,三人来到了一座宫殿之前,东方龙云面现异色,看向两人。

  “皇上对娘娘一往情深,对小公主更是极为宠爱,所以就为她们建了这么一座山中宫殿,让她们能够安息。”

  旁边的路统领开口解释道。

  “我们进去吧!”

  王天的情绪有些低落,这里是他的亡妻爱女的沉眠之地,每次来这里,他都会想起很多美好的回忆,可是也正是这些美好,让他的心极为痛苦。

  宫殿表面上极为普通,没有半点异样,可是进入其中之后,东方龙云才发现,这座宫殿看起来不大,但是内部布置却是非常的复杂,而且到处都是各种禁制阵法,还有一些凡俗世间的机关等等。

  这些布置,对东方龙云不会有任何威胁,但是对于其他人,即便是先天七重天的强者,只怕到了这里也要吃个大亏,这让东方龙云对王天的怨愤有了极大的缓解,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王天对母女两人的感情是何等深厚。

  当年的事情,也的确是王天实力不足,无法占据优势,所以才会处处受到掣肘,无法挽救母女二人。

  宫殿最深处,一座富丽堂皇的冰宫之中,两座冰棺并排放置,东方龙云站在冰宫前面,眼睛闭上。

  虽然明知道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虚假的,可是东方龙云却依然感觉到,这里很亲切,让他感到温暖。

  周围的丝丝寒气都好似不存在一般,东方龙云蓦然感觉自己神魂识海之中有什么东西碎了,心境之上,更加通明,这是他的执念,而今,终于到了母亲的身边,这执念也便消失了。

  慢慢走近两具冰棺,东方龙云的手有些颤抖,脚步却是稳健如常,但他的眼睛却已经被泪水朦胧。

  “母亲,孩儿来看你了!”

  东方龙云心中呼喊,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两张绝美的容颜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左边的那个,身着粉红色宫装的女子,就是他的母亲。

  缓步走到冰棺之前,东方龙云将手放在棺中女子的脸的部位,冰棺很凉,很凉,但是东方龙云的心却极为炽热,他终于看到了他的母亲,知道了母亲的样貌。

  从小到大,无数次的梦回,无数次的思念,而今终于得偿所愿,然而,伊人已逝,他多想棺中女子马上醒来,然后亲昵的叫他一声“小云儿”。

  “母亲,小云儿来看你了,小云儿已经长大了,而且,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够让我们分开了,你高兴吗?”

  东方龙云脸上已经满是泪水,他心中的怒火在压抑着,看着这个可怜的女子躺在这里,躺在这冰冷的宫殿之中,看着自己的母亲如此年轻就香消玉殒,而那些阴谋害死她的人,却还在逍遥快活,东方龙云的心开始变得冰冷。

  那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让自己的父母生离死别,让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享受过母爱的温暖,而他们,却依然还在做着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东方龙云的身上开始有丝丝寒气溢出,让这座原本就极为寒冷的冰宫越发的让人心寒,对,是心寒,原本的寒冷不过是肉身上的寒冷,但是就在此刻,王天和路统领都感觉到,心里边的那种冷意。

  路统领还不怎么样,他根本不知道东方龙云的实力,而王天却是了解一些的,此时,他更加是震撼莫名,他原本就知道东方龙云很强大,强大到连四大圣地都难以忽视。

  可是如今,他才知道,他还是低估了自己这个外孙了,这让他心中欢喜,但却有极为忧虑。

  自己最宠爱的女儿的儿子,实力越高,他当然就越高兴,但是这也同时意味着,他的家族将要遭受的打击是何等的沉痛,他知道东方龙云的性格,虽说不上是睚眦必报,但是却绝对是有仇不隔夜的主,这一次,他能够给自己时间安排他们这一脉的人的出路,就已经是极大的让步了。

  想让他放弃报仇,那就是痴心妄想,更何况,这是杀母大仇,岂能放弃。

  “我给你十天时间,这十天我都会在这里陪母亲,十天之后,我会亲临王家祖地,血洗王家。”

  正在这个时候,冰宫之中传出东方龙云的声音,让王天神色一变,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

  冰宫的大门缓缓关上,路统领疑惑的看着王天,他不明白东方龙云的那些话,或者,是明白了,但是却不愿意相信。

  “陛下?小殿下的话?”嫂索妙筆閣戮神绝天

  “他要为他的母亲和外婆讨个公道,王家,只怕从此之后,就只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世俗皇族了。”

  王天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却声音低沉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陛下?这?王家实力强大,当年连陛下都也只能听命,小殿下要独自去报仇,这岂不是很危险?”

  路统领面色担忧,他不了解东方龙云的实力,自然不想东方龙云贸然行动,唯恐他受到什么伤害。

  “你放心吧,王家,如今无人是他的对手,应该担心的不是他,而是王家,好了,我要回去安排一下了,王家的天,要变了。”

  王天的背影有些萧索。

  路统领眼见如此,似乎担忧,又似乎兴奋高兴,看了看冰宫,便即返回。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