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普陀寺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普陀寺

  半年过去了,东方龙云在这半年来不吃不喝,甚至于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前方向前走着,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干瘪了。

  万里黄沙之中虽然有些天地灵气,但毕竟极为稀薄,加上有那种奇异的佛门力量的干扰,他炼化灵气补充自身的速度远远无法达到自身消耗。

  身上的衣服也被沙漠风暴吹得有些褴褛,说起来他自己都感到好笑,每次出来历练几乎都是这样,经常整的跟一个乞丐似的,不过他并不在意,对他来说武道的进步才是最重要的。

  嘴唇干裂,身上也瘦得皮包骨一般,但是东方龙云依然没有改变丝毫,也没有任何进食的想法,他感觉到这种状态会给他带来一些好处或者说可以让他更加的走近佛门这个神秘的势力。

  这一天,东方龙云正在一如既往的向着沙漠深处行去,依然是一眨不眨的坚定的眼神,依然是那瘦小的身体,但是却有着一种玄妙的气息从他的身体上传出。

  那是一种类似于这西土佛域处处弥漫的气息,但是仔细辨认却又有不同,这种气息很祥和,但其中若蕴含的却不是佛门的那种霸道之意,而是一种浑厚如山一般的气息。

  “以慈悲之名,行霸道之事,看来剑灵对佛门的认识还是有些片面,或者这家伙本身就对佛门有些偏见,甚至于吃过这个神秘门派的大亏,霸道也只是佛门的一面罢了。”

  东方龙云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自语道。

  剑灵说,佛门极为霸道,往往是见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以所谓的缘分为名,强行占为己有,对于那些反对他们的人,也以邪魔外道相称,自比为正,欲图行所谓的降魔之事。

  正要继续迈步向前行去,东方龙云默然一顿,他感觉到周围那种佛门的气息变得似乎浓郁了一点,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这是他走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变化,东方龙云猛然抬头,神识如海浪一般向周围撒去,方圆数百里,千里距离内的一切逐一显现在他的眼前。

  这一放开神识,东方龙云才突然发现,他的神魂之力居然增加了将近三倍之多,神识覆盖的范围也达到了将近两千里的距离,这让他感到惊喜。

  虽然早就感觉到这半年多的行走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但是却也没有料到好处会有如此之大,而且他感觉这还没有结束,还会有其他的机缘在等着他。

  正在此时,一个小小的建筑物出现在他的感应范围之内,这建筑所占范围并不大,也就一里方圆的样子,简简单单的一个小院子。

  正门对着的主殿堂都已经旧得不成样子了,正殿之后有几排小小的茅屋,想来是住人用的,再往后则有几块小小的田地,种着一些蔬菜等作物,也不知道在这等万里黄沙的情况下,那些蔬菜是怎么活下来的。

  即便东方龙云已经习惯了这种踽踽独行的感觉,但他毕竟也是一个人,这么长时间的孤独,让他在看到这间小小的寺庙的一瞬间心中也不禁有些喜悦,更何况他对佛门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要了解这个神秘的教派,光靠自己眼睛看是不行的,只有真正地接触到佛门的人才能够了解到更深的东西。

  剑灵告诉过他,那院的名字就叫做寺庙,是佛门和尚们居住,念经,修行的地方。

  东方龙云不禁加快了脚步,原本他的速度一步十丈就已经够快的了,如今的他更是化作了一阵风一般,连人影都看不到,只是那么片刻,东方龙云便已经站在了那寺庙的大门之前。

  “普陀寺”,这是这座小庙的名字,是用西域文字书写的,东方龙云曾博览群书,自是认得这几个字的意思。

  抬步缓缓地向寺内走去,东方龙云明显的感觉到周围气息的变化,那种祥和宁静几乎让他想要永生永世的留在这里,庙中大殿之上还时时传来声声诵经之声,东方龙云在庙门前一尺处停下了脚步。

  他感觉到那种宁静的力量在进入他的体内,他身上因为常年征战杀伐所郁积的血煞之气竟被这股力量缓缓消融着,同时头脑也变得更加清明,对于武道的领悟之力也有了一丝的增加。

  修行之人虽然与天争命,为了得到更好的资源免不了要出手杀生,但是那只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大多数修行者都不会随意的开杀戒,因为每杀一人,那人身上临死之时所形成的怨气就会直接进入凶手的体内,凶手身上就会多出一丝血煞之气。

  这种血煞之气对普通凡人几乎没有影响,最多让人感觉阴森一些,但是修行人身上若是郁积太多,轻者会影响到这个人的悟性头脑,重者则会使人在练功的时候受到干扰。

  心魔入体,走火入魔,甚至在渡劫的时候,若是杀伐过多,身上的血煞之气会被天劫感应到,而使天劫的威力成倍增加,这样的话可就是必死无疑了。

  不过针对这个,很多修行者都相出了一些方法来消除或是压制血煞之气,毕竟修炼所需的资源量极大,若是一味苦修,只怕寿元用尽也难有大的突破,尤其是一些大势力,一般都培养有某种天材地宝或是传承神物可以对付身上的血煞之气。

  东方龙云静静的站在小庙的大门口,眼睛微闭,脸上竟是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现在他的确很享受,那种佛门的祥和之气逐渐将体内几十年杀伐所积聚的血煞之气慢慢消磨掉,让他感觉越发的心境通明,身体都感觉轻了许多,暖洋洋的,甚是舒服。

  更为重要的是,他感觉到自己对道的理解竟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增加,这让他欣喜若狂,二十余年了,自他有这种感觉一来这是第一次有进步。

  东方龙云在这大门前站了三日三夜,这三天三夜他一动都没有动,任由那佛门的神秘力量进入体内,甚至于他自己还主动引导这力量入体。

  不过同时东方龙云也感觉到这种力量带有一种蛊惑之力,似乎在有意引导自己信仰那神秘的佛,有好几次因为引导的太猛,他都差一点心神失守,被那力量同化。

  据剑灵所说,那是皈依的力量,他终于见识到了佛门的霸道,也理解为什么剑灵会如此贬低佛门,估计是吃到了这方面的亏。

  这种力量太诡异,简直让人防不胜防,虽然对人体未必有害,但是这种有些违背本人意愿的皈依,确实让人不喜。

  尤其是东方龙云这种心有大志,意志坚定的人,任何想要改变他们心境的行为都会被认为是挑衅,一旦确认,他们绝对会给予最强烈的反击。

  任何想要改变他们的道心的行为,都会遭到他们最强烈的打击,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目的,对于武者来说,道心无比重要,远远超过修为,修为没有了,还可以修炼回来,但是若是道心破了,那他们便也不再是他们了。

  又过了一天,东方龙云感觉身上的血煞之气竟然已经被全部消融掉了,此时的他心境经足足提高了三成之多,而且对于以往未能够理解的很多东西都突然间茅塞顿开。

  他感觉,以前蒙在自己心灵上的一股诡异的力量被佛门净化了,那种力量曾经让他极为头疼,就像一层迷雾一般,让他看不清自己,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将其祛除。

  而今,佛门这个神秘的教派竟然有如此伟力,他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到了一个瓶颈,在他的前面有一个很薄的膜,他知道只要自己将这层膜捅破,那他就能够直接进入破虚之境。

  只不过在他要一鼓作气突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压向他的心间,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警告他,不能突破,否则他会遭遇到天大的危险,甚至于直接神魂俱灭。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剑灵也说过,让他不要轻易突破,否则会有大危机,但是却又不告诉他为什么,他知道剑灵不会害他,其中的隐秘他早晚会知道的,所以也就强行将这种诱惑压下来了。

  “呼,终于完成了,要抵挡这种迈向更高境界的诱惑还真是不容易啊。”

  轻叹一口气,东方龙云这才发现,自己的眼前竟有一个头上光秃秃的十五六岁的小和尚在门内站着,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

  “你是?”

  东方龙云心中一惊,他竟然没有发现者小和尚什么时候来的,可是仔细看这小和尚,有没有感应到任何的能量波动,倒是有一种与周围气息相似的力量萦绕在这小和尚的身上,让人一见到他就不自觉的感到亲切。

  虽然自己入定了,但也不至于一点察觉都没有啊,佛门,真的是很神秘啊。

  “阿弥陀佛,施主醒了。小僧慧禅,方丈大师命小僧在此等候施主,施主既已醒转,还请入内一晤。”

  小和尚双手合十,打了一个佛号,说道。

  “原来如此,那有请大师带路了。”

  东方龙云本就对佛门甚是好奇,自不会有什么拒绝的道理。

  东方龙云跟在小和尚身后,在进入那小寺庙的一瞬间东方龙云就明白了为什么他没有感觉到小和尚的到来。

  在他进入寺庙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这庙内和庙外简直就是两个天地,好像被一种力量直接隔离了,寺庙之内那种佛门力量比之寺庙外要强盛百倍。

  而且与庙外不同的是,这寺庙内的神秘力量似乎还具有一种灵性,好像是有生命一样,这让东方龙云更加惊奇。

  一路穿过寺庙正殿,来到后院那片栽种蔬菜的田地旁边,正有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僧手中拿着一个木瓢,正在往田地里撒着水,不过东方龙云却看出来,他撒的并不是水,而是一种特殊的液体,具体是什么他一时也看不出来。

  似是感应到东方龙云二人接近,那老僧停下了手中的活,然后转身,看着东方龙云,脸上无悲无喜。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