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见过你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见过你

  六芒封神大阵已经全部完成,封镇之力也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黑魇煞魔皇者尸身也被彻底镇压下去了。

  但是东方龙云和战无道很显然都低估了这魔物的狠辣程度。

  它施展的确实是始祖召唤,但是这家伙在召唤出始祖残魂之后,竟然又施展了某种秘术将始祖残魂的意识神智抹去。

  然后又分出了一部分灵魂,在大阵最虚弱的一瞬间遁出封印,与黑魇煞魔始祖残魂相融合,这就是为什么东方龙云感觉这残魂的实力,似乎并没有多么强大的原因。

  但无论如何,这也相当于这只黑魇煞魔皇者已经脱困了,大阵镇压的只是他的一半灵魂和肉身罢了。

  此时,东方龙云和战无道都已经因为消耗过度而陷入了昏迷之中,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

  黑魇煞魔残魂不断地在虚空中打滚嘶嚎,那声音极为的尖利,痛苦。

  隐隐的可以看到在那残魂的头部,有一道金色的若隐若现的圆环紧紧地套在它的头上,时不时的还会有道道金光渗进它的头颅。

  每有一道金光渗进,黑魇煞魔残魂的嘶吼就会痛苦一分,但是它头上的金色光环也会变得越细,金环虚影也会变得更加的暗淡。

  与此同时还有十二道流光在黑魇煞魔残魂的体内到处肆虐,使黑魇煞魔残魂不断的变小,使黑魇煞魔残魂的嘶吼充满了恐惧。

  他感觉到,若是那道金环一直这么下去,那它的神魂识海必然会爆碎,到时必是魂飞魄散的结局。

  而这十二道流光若是一直肆虐,虽然未必会使它神魂俱灭,但是却必然会让它境界掉落。

  原本施展祖神召唤已经让它的境界掉落到了先天境界,如今的它只是暂时借助始祖残魂的力量才能够抵抗。

  但所受的伤害却依然是它自己的神魂,到时只怕自己会直接掉落到先天期以下,连这万里沙漠恐怕都走不过去,这对如今的它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啊。

  东方龙云偷袭黑魇煞魔残魂的一招“锁魂杀”和战无道的一招“万法无量”虽然威力强大,但如今的黑魇煞魔残魂却是聚集了黑魇煞魔始祖的残魂之力,其生命层次远远高于两人。

  是以两记杀招虽然给黑魇煞魔残魂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使其重创,过一段时间黑魇煞魔始祖残魂之力慢慢散失之后,这黑魇煞魔皇者残魂境界必然掉落到先天期以下,在这佛力充盈的西域黄沙大漠之中,它也必死无疑。

  但是两人却也因为消耗过大而昏迷,只能够任人宰割,时间慢慢流逝,黑魇煞魔残魂的嘶吼也渐渐变小,停了下来。

  此时的黑魇煞魔残魂变得只有拳头大小了,但是其中那种浩瀚无边的灵魂邪力却依然极为强大,这剩下的神魂之力乃是黑魇煞魔始祖残魂的本源精华所在,其强大程度毋庸置疑。

  幽幽厉光从那小小的黑魇煞魔残魂的眼睛中射出,落在了已经昏迷的东方龙云和百丈外的战无道身上,充满了怨毒和愤恨。

  正是这两个小小的蝼蚁般的人族,让自己的脱身计划毁于一旦,还让自己损失了一半的魂魄,境界掉落。

  更可恶的是,他竟然构建了那么神奇那么强大的一座阵法,将自己的本体又一次封印了起来。

  而且看那封印的强度,只怕不知道需要再过多少年自己才能拥有破除封印的实力,甚至也许永远都不可能破封。

  “两只小小的蝼蚁,本皇不会杀了你们的,本皇定会抽出你们的神魂,熬炼无数年,让你们两只小小蝼蚁知道,冒犯伟大的黑魇一族的皇者的下场,嗷呜……”

  说着,黑魇煞魔残魂一个闪身就向东方龙云掠去,瞬息之间就出现在了东方龙云的头顶,它原本距离东方龙云也不过数丈罢了。

  但是就在它要施展法术,将东方龙云的神魂抽出体外,折磨万世的时候,东方龙云的身形突然一个模糊,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东方龙云已经消失不见。

  “不好。”

  它猛然转身看向战无道昏倒的地方,才发现连战无道也已经消失不见。

  “谁?是谁敢多管闲事?给本皇出来?”

  黑魇煞魔残魂的声音有点声色俱厉的意味,能够无声无息的将两人救走,让它连一点能量波动够感觉不到的人,其实力绝对远远超过现如今的它。

  这让它心中感到慌乱,甚至有些恐惧,它知道这一次自己怕是在劫难逃了。

  “呵呵呵,被镇压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的脾气还是如此的暴躁!看来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能够真正的突破自身,超脱出来。”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它的身后数丈之处传来,充满了戏谑。

  黑魇煞魔残魂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对方竟然离自己这么近,自己都没有半点警觉,可见双方实力差距之大。

  不过它也没有感觉到对方的杀意,所以心里面也并没有多紧张不安,慢慢转过身来。

  它的动作很慢,因为它害怕自己动作太快让对方有所误会,而以雷霆手段将它抹杀。

  然后它便看到刚才以灵魂攻击偷袭自己的那个小子,正笑嘻嘻的站在它身后三丈处,一脸戏谑的看着它。

  不对,不是那个小子,虽然容貌甚至于气息都相差无几,但是它却很确定这个人不是偷袭自己的那个小子。

  而且让它感到奇怪的事情是,它在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便感觉自己认识这个人,肯定认识。

  “我见过你?”

  黑魇煞魔残魂在见到这个人之后,出奇的心中那种对死亡的恐惧和慌乱竟然瞬间消失了,有的只是平静,可怕的平静。

  但是它自己明白,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因为它对这个人的刻骨的那种仇恨已经达到了顶点,让它为了这仇恨可以放弃一切,包括生命。

  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仇恨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因为他和那个偷袭自己的小子长得一摸一样,但是它知道,一定要将眼前的人杀掉。

  “不知道你头上的那道伤疤好了没有?”

  那人还是笑嘻嘻的,开口问道。

  “头上的伤疤?你?是你,原来是你”。

  黑魇煞魔残魂在听到这一句问话之后,猛然间跳起,像是想起来什么事情一般,声音中充满了怨恨。

  “是你,本皇记得,在本皇的意识刚刚形成,初生神智的时候,本皇想要冲破封印,获得自由的时候,是你,是你偷袭本皇。

  在本皇的头上劈了一剑,将本皇重新打入封印之内,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颗舍利子将本皇镇压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你……你,本皇要杀了你。”

  眼前的“东方龙云”正是龙凤绝天剑剑灵所化,这黑魇煞魔残魂乃是黑魇煞魔皇者尸体通灵之后,重新产生神智的生命的神魂。

  当年剑灵为了防止它干扰那个人的计划,在它灵智初生,想要脱困的时候曾经出手再次将它镇压。

  所以对于剑灵,它是有着无比的仇恨的。

  但是同时它也明白剑灵的强大,当年的那一战虽说是剑灵突然出手,有些偷袭的意思在里面,但是剑灵的强大却也是毋庸置疑的。

  因为它自己也明白,即便正面交战,它也一样不是剑灵的对手。

  如今它已经深受重创,实力更是十不存一,所以虽然它一直叫嚣着要将剑灵杀了,但是却不敢真的动手。

  “呵呵,看来你还有点记性,不过,别说是现在,就是你全盛之时甚至于那只黑魇煞魔皇者全盛的时候,都没有胆量说有本事杀了本座,凭你?你觉得你能够接本座几招?”

  听到这些话,黑魇煞魔残魂沉默了,虽然心中恨比天高,但是它也明白,对方说的是事实,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别说一招,哪怕对方吹口气,都可能直接让自己魂飞魄散。

  “你到底想如何?”

  黑魇煞魔残魂色厉内荏,在这个人面前它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几乎让他崩溃了。

  “我?不想如何,如今我们的计划已经开始,在这个世界中你存在与否都已经没有了影响了,所以……”

  那人眼中笑意不减,但是黑魇煞魔却是感觉到一股寒意渗入神魂。

  “你要杀了我?”

  黑魇煞魔眼中惊恐,它很清楚这个人真要杀它的话它是不可能有任何生机的,而且对方绝对不会只毁灭自己这个分魂,而是连着自己的本体也一起毁灭。

  “不,我给你一个选择,为他互道,饶你不死,而且将来等他有所成就的时候,本座还会给你一场大机缘,甚至让你达到黑魇煞魔始祖的高度都有可能,你,可愿意?”

  那人淡淡的说道,眼中的笑意已经不见,反而是用一种肃杀而又威严的眼神盯着它。

  “他?哪个他?”

  黑魇煞魔一听对方的话,便知道对方一开始就没有想要灭杀自己,而是有事情用到自己。

  但是它却不敢以此来要挟对方,它知道强者有强者的威严,对方或许有地方用到自己,但是却绝对不会受到自己的威胁。

  “这你不用管,时机一到,本座自会将你送到他的身边,你只需要回答愿意还是不愿意就是了。”

  那人有些不耐。

  “这?如何为他互道?要保护他多长时间?若是他遇到的危险超出我自己的实力••••••”

  那人没有等它说完便打断它,似是很不耐烦的说道:“若是远远超出的你的实力自会有其他人出手的,你不用管这些。

  至于时间,等他实力足够了,你对他没有什么用的时候,本座自会让人通知你。”

  黑魇煞魔残魂沉默了一会儿,那人并没有再逼迫他,好像突然又变得有耐心了。

  因为他明白,黑魇煞魔乃是诞生于混沌中的强大种族,它们无论实力高低,都有着自己的尊严,他可以用对方的生死威胁对方,但是却不能强行逼对方答应自己的条件。

  否则他很肯定,这黑魇煞魔残魂肯定会拼着神魂俱灭也不会答应自己的条件。

  他虽然不会在乎这些,但是若是有了这黑魇煞魔残魂的帮助,那他们的计划便可以避免很多的不必要的麻烦。

  过了好一会,黑魇煞魔残魂眼中原本的犹豫渐渐消失,代替的则是一种坚定的眼神。

  若是东方龙云看到,那他一定会知道这种眼神,这是只会在那种道心坚定,一心追求武道本源的真正的武者才会有的眼神,东方龙云自己本就拥有这种眼神。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