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重生

第一百五十一章 重生

  下一刻,整个三千世界,包括三界以及无数小世界,辅世界,无不电闪雷鸣,风云骤起,无数大能强者都感觉到了一种从心底上的战栗,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无上的气息,伟岸,强大,不可侵犯,那是一种让万道,万灵都要臣服的高贵。

  紧接着,剑灵所在的山巅,那柄巨剑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方圆数丈的空间漩涡,剑灵再次一引,数百道金色光团,或明或暗,从空间漩涡中冲出,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有数十道竟然直接破开虚空,不知道去向何方。

  与此同时,人皇宫主峰旁边,九座巨峰之一,一座白雪皑皑的高峰之上,一声婴啼传出,响彻十万大山,那位高坐在人皇殿宝座上的存在在听到这一声婴啼之时,猛然睁眼,身影直接消失,好像从来不曾出现在这个地方一般。

  三千世界,神界,仙魔界和人界,还有无数的小世界,辅世界,在同一时间无不天地变色,电闪雷鸣,各显异象。各方大能者也全部被惊动,甚至于连一些正在闭关的老怪们也都停止闭关,开始互通消息,以防万一。

  如此异象,而且还席卷诸天,其中隐情绝对非凡,那些老怪物哪一个不是活了无数年的人精,自然是不想稀里糊涂的遭劫,甚至于是陨落了。

  剑灵灵体化身站在山巅之上,远眺人皇宫,一动不动,脸上带着忧虑,还有一丝的愤怒和愧疚。

  “没想到,无数年的努力,无数年的准备,最终却依然让它钻了空子,趁虚而入,这就是你的劫数啊,是你逆天而行,挑战天道所带来的劫数,不过还好,既然顺利重生,那就代表一切都还有机会,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失望吧,否则的话,那个结果我们承受不了。”

  “只是,那些被摄入剑灵空间的强者魂念多有损毁,能够得到完整记忆的只怕也没有几人,本想着用这种方式多拉几个盟友,如今,唉……”

  人皇宫主峰不远处,有一山峰,其高仅次于主峰,磅礴的宫殿屹立山峰之巅,让人感觉到无穷的气势和压力,宫殿上书“浮云宫”,宫殿之内摆设却并不奢华,反而透露出一种古朴的典雅,让人一见便知这宫殿的主人必是风雅之人。

  后殿之中,一座装饰精致的寝宫外,十几名强者气息内敛,静静守护,寝宫之内,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坐在正堂,正是那高坐人皇宫宝座的人皇。

  此时的他就犹如一个凡人一般,身上的一切气息都已经完全收敛,那种开天强者特有的压制万道的气息更是消失不见,他的怀中一个婴儿正睁着大眼睛盯着他,咧嘴笑着,不远处云床之上正有一女子恬静的睡着,眉眼之间与那婴儿极是相似。

  “小九儿,虽然你的天赋比不上你的哥哥们,但是你放心,有父亲在,谁都别想欺负你,伤害你,更何况谁说天赋不行就不会有大成就,你是朕的儿子,是我人族九皇子,你一定不会让父亲和母亲失望的,一定会像你的哥哥们一样,傲视诸天”。

  人皇脸上满是笑容,充满了柔情慈爱,轻声说道,“你是朕的儿子,永远都是。”

  人皇的声音充满威严,但是其中的那一丝落寞和担忧却是难以掩藏。

  九太子天生经脉闭塞,丹田萎缩,先天有缺,这其实还不是最为让人头疼之事,这些肉身上的缺陷,对于坐拥整个人间界,称霸诸天万界的人皇宫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一个命令发出,就能够找到无数的天材地宝,来帮助他改善肉身资质。

  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小家伙一出生,体内就携带着一股诡异的法则之力,这力量与他的血脉完全的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就连人皇亲自出手,凭借他开天之境的巅峰实力,都难以将这法则之力祛除分离出来,按说他已经成就了开天之境,足以将天道踩在脚下,在这片世界中,没有任何法则之力可以让他束手无策。

  除非是秩序神链,那是开天巅峰境界才能够接触到的东西,他目前的实力还没有办法将其化解。

  可是他看的清清楚楚,那的确是法则之力,但是诡异的是,他根本奈何不了这种力量,甚至于连那是什么法则他都分辨不出来。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让他感到惊悚,在那天地异象出现之时,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些记忆,他很确定那些事情他没有做过,但是这些记忆绝对不是别人强行以大神通打进他的脑海之中的,绝对是属于他自己的记忆,而且也没有任何被封印的迹象,就是那般突兀的出现。

  在那段记忆之中,他是一个凡俗世界中的小势力的头领,有两个儿子,一个聪明绝顶,智慧过人,一个天赋超凡,实力恐怖,长子更是踏入了修行界,短短不到二十年实力就达到了先天巅峰之境,体内真元纯粹无比,实力虽然不算拔尖,但也绝对不弱。

  怀中的婴儿似是感觉到了他心中的苦闷和无奈,笑脸笑嘻嘻的,那双小手也向上伸出,抚向他的脸颊。

  人皇见此,心中郁闷顿时消减了大半,哈哈一笑,说道:“真是父亲的好儿子,知道父亲心情不好。”

  正在此时,寝宫外传来一声:“陛下,统领大人求见。”

  人皇眉头一皱,似是要责怪那人打扰了自己和幼子之间的温情,不过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却也没有再多言什么,而是恢复了往日的威严,那种皇者的气息顿时卷向宫外,寝宫门口一个身穿内侍服饰的年轻人顿时心中一惊,后退数步,方才定下身来。

  不过,宫内那熟睡在云床上的女子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好像那气势特意的绕开了她一般,而人皇怀中的婴儿则像是没有感觉到这气势一般,依然咧嘴笑着。

  这让人皇甚是惊异,他竟然能够无视这皇者威压,要知道自己的皇者气势虽然比不上那种开天巅峰强者的压制万道的威势,但是即便是踏天境界的强者也都会感到有些压力的。

  门口那个内侍就是人皇的亲信心腹,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踏天七重,堪比神王境界,即便这样在受到皇者气势的冲击之后,他依然被逼的退了几步,可是这小家伙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虽然这有部分是因为自己有意的避开了他。

  但是无论如何他躺在自己的怀中,都不可能完全感受不到的,他还只是一个婴儿啊,看来,这个孩子有些不凡啊,果然不愧是朕的儿子,即便先天有缺,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

  “让他上前说话。”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寝宫中传出。

  “是”。内侍应声,转身向峰下走去。

  不一会,先前在主峰大殿中觐见人皇的灰甲将领便大步而来,在寝宫门口停下脚步,躬身行礼,道:“臣雷傲,参见陛下。”

  “起来吧,怎么样?”

  “启禀陛下,不仅仅是三界,其他各个小世界,辅世界全部都天现异象,犹如灭世之劫降临,如今已经惊动了各大教,出动无数强者探查原因。”

  “还有呢?”

  “天地异象出现之时,正是九太子出生的那一刻。”

  “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陛下,娘娘和臣。”

  “好,怎么样了?”

  “毫无头绪,臣无能。”

  “不怪你,此人能够做出这件事情,连本皇都奈何不了九儿体内的法则之力,本身就说明了其实力强横,不是你们能够抗衡的,你,下去吧。”

  雷傲行礼之后,向峰下行去,临走之时似是有话要说,不过却最终没有开口,人皇虽然看出了他的犹豫,但是他并不在意,他知道雷傲对自己的忠心,绝对不会背叛他,所以只要雷傲不想说的话,他是不会逼他说的。

  “看来,只有请他出手了。”

  人皇轻语,心中还有一丝希望,因为那个人很强大,他守护人间界无数年,相信他不会拒绝自己的请求的。

  正在此时,寝宫之中的空间一阵扭曲,似是有什么人要撕裂空间降临此处一般。人皇见此,并没有动,这个世间,有胆量敢直接撕裂空间,降临人皇宫的人没有几个,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不说如此做法是对人皇宫威严的挑衅,人皇的怒火就足以让任何人难以承受,单单是人皇宫十万王者神兵所布下的那座无敌杀阵,就足以将如今三千世界中的九成九以上的强者在瞬息之间磨成齑粉,更何况人皇的强大世人皆知,没有谁会脑袋发热,闲着没事干,直接撕裂空间跑去人皇宫挑衅人皇。

  所以,人皇并不担心这人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危险,胆敢如此直接降临人皇宫的人必是有所依仗。

  那人并没有让人皇久候,不过片刻间,便显露身形,人皇在看清楚眼前之人后,竟是面色欣喜,猛然站起。

  能够让人皇这等强者如此失态的事情,恐怕这世上已经是绝无仅有了,但那个身影却是一句话没有说,就做到了。

  来人,正是剑灵。

  “你来了。”人皇情绪有些激动,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唉,没有想到,你都已经达到了这样的高度,也是了悟天机的人,竟然还摆脱不了凡俗情感的束缚?”

  “你知道的,这是我的道,无论何时,我都会坚持走下去。”

  “我明白,不过,我帮不了你。”

  “能告诉我是谁出的手吗?”

  人皇没有问原因,他了解眼前的人,既然他没有说,那必然是他不应该知道这件事情,开天之境的强者很强大,三千世界之中没有几人能够达到。

  但是只有达到了这个境界,他们才能够明白,这天有多高,他们才能够看到更为广阔的天空,才能够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有些事情,即便是他们也没有资格知道。

  “没有必要,我只能告诉你,这是这孩子的劫,也是他的运,只能靠他自己去争,去渡,别人帮不上。”

  “我……”

  人皇想要争辩,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他知道这个孩子不一般,否则的话那样的存在就不会亲自出手,可是毕竟是他的儿子,他绝对不能做到自己的至亲受了伤害还能够无动于衷。

  剑灵没有让他说下去,就将他的话打断了:“这件事你管不了,你刚进入开天之境没有多久,还没有资格参与这里面的事情,这里面牵涉的因果太多,你身上有更重的担子,不要因为这个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我说了,这也是他的运,渡过了,他的成就必将无法限量,你若强行插手,只怕会坏了他的机缘,再说,以你现在的实力即便插手,也于事无补,只能徒增牺牲罢了。”

  人皇沉默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存在说这么多话,而且语气如此的庄重严肃,他知道,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虽然很好奇自己的幼子到底是何身份,竟然会引的如此大能都出面阻止自己插手。

  但是他却没有多问,因为他是人皇,他要考虑的不能仅仅是他自己,还有整个人间界,如今人间界虽然强于神界和仙魔界,但是优势却并不明显,而两界为了抵抗人间界,削弱人间界的声势,最近数千年来,颇有联手之势,虽然即便他们联手也不可能完全合作,彼此信任无间,但是毕竟两方综合实力都极为强大,自己若是不做好准备,只怕到时会让他们打个措手不及。

  “那,我当如何?”

  “顺其自然吧,这个孩子要成长的话,只能靠他自己,将他送走吧,他有自己的机缘,不适合在人皇宫成长。”

  人皇回头看了一眼那熟睡的女子,心中有些不忍,幼子刚刚出生,就要与自己夫妻二人分离。妙;♥笔♠閣

  这对其他强者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因为很多强者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他们在意的只是自己的修为,甚至有些强者的子嗣根本就是他们修炼过程中的附带产物罢了,死个一个两个,根本算不了什么。

  可是对他们这一脉来说,却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这一脉有着自己的血脉传承,血脉之强大,连神界神族都难以相比,因此也就造成了人丁单薄的局面,对他们来说,每一个后代子嗣都是极为珍贵的,他而今能够有九个儿子,那已经是他们这一脉恒古以来前所未有的事情了。

  但是,这位存在既然说了,为了幼子的将来,他必须要有所取舍。

  “能否让他和我们夫妻二人再待一段时间?”人皇的声音之中有一丝期待。

  “好吧,三个月之后,我来接他。”

  剑灵的身影逐渐消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而人皇则是面带愧疚的看着那熟睡的女子。

  “唉,还是不够强大啊。”人皇的眼神越发的坚定。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