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九章 先天雷劫

第九章 先天雷劫

  小云儿神体晶莹,肉身如钟骨如玉,体内真气高速流转,死死的盯着那手臂粗的第一道天雷,这是天威,也是天的试探。

  若是连这一道天雷都接不下,那往后的劫雷,他也不用再想着抵抗了,只能等死了,因为后面的劫雷只会比这道更加强大。

  喝

  一声暴喝,小云儿右脚踏地,将那坚硬的山体都才出一个方圆数丈的深坑,然后就如离弦之箭,小云儿直接向着那一道劫雷冲去,同时右拳之上青光流转,一拳向着劫雷轰去。

  轰,轰

  前一声响,乃是小云儿与那道劫雷相击所发出的响声,而后一道则是小云儿被劫雷击落,将落霞山山顶踩出了一个深坑,而发出的响声。

  小云儿双脚都陷入了山体,以他为中心,落霞山山顶出现了一道道放射状的裂缝,那道劫雷已经消失,他的右臂上隐隐有几道裂纹,但很快便即消失,右拳已经有些焦黑,但是却没有伤口,更没有半点鲜血流出。

  与劫雷相撞的一瞬间,小云儿只觉得自己的右臂像是要断了一般,一股强大的毁灭力量从拳头侵入他的体内,但是不过瞬间就被他体内磅礴的真气给炼化了,这种程度的毁灭之力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了。

  不说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后天巅峰之境,单单是这一年来,他数次引天雷练体的疯狂,就已经使他对这雷电有了极强的抵抗力,再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连被动抵抗都难以做到了。

  “第一道!再来!”

  小云儿的声音响起,清澈明亮,充满自信,传遍山巅。

  仿佛是在回应他一般,天际之上,风云再聚,就见到一道水桶粗的劫雷渐渐的在天际凝聚,小云儿全身紧绷,真气凝聚,正要冲起,与之相抗,却愕然的发现,那道劫雷竟然没有降下,而其旁边又是道道电光凝聚。

  小云儿有些呆了。

  “怎么回事?先天劫雷不是只有九道吗?九道劫雷,九次轰击,逐渐增强,这是什么情况啊?”

  而远处,大虎看到这一幕却并没有半点吃惊,只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但其眼眸深处,却又极为凝重,全身气势隐隐提升,体内妖力也在高速流转,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那座圣山之上,火池之旁,一道身穿白衣的身影,负手而立,就在小云儿引动先天雷劫的时候,那身影眼中神光迸射,又有些微惊喜,又有些微凝重。

  “第一道坎,终于来了,神禁尚未激发,很有可能会被那两个老家伙发现,还是去看看吧,以防万一。”

  那白色身影一闪,便从山巅消失不见。

  仙魔界,一座高达数万丈的高山之上,有一块石碑树立,石碑之上有无数道纹围绕,天威弥漫。

  上面数个名字极为显眼,最上面的两个名字却是模模糊糊,根本难以看清,第二排则写着绝天,风杀,无上,裂云四个名字,字体鲜红欲滴,第三排名字更多,方烈的大名赫然在上,他是当代的人皇。

  这里是天山,是仙魔界最为神圣和神秘的地方,连历代人皇都无法闯进来的地方,整个仙魔界也只有一个人可以到这里来,而且他还不能将自己在这里的所见所闻告诉任何人。

  神界,也是同样的一座山,山上的布置也几乎一摸一样,也是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到这里来,他同样不能够将自己在这的见闻告诉任何人。

  就在小云儿进阶先天的一瞬间,两块石碑同时震动,瞬间之后又恢复正常,但是石碑最上面的一排却多出了一个模糊的小小的区域,这块区域与另外两个模糊名字相比,极为暗淡,但却真实存在着。

  两道模糊的人影也同时出现在两块石碑旁边,看着石碑最上面的那块模糊的区域,眉头紧紧皱起,眼中厉芒闪烁。

  “唉,七年前天地异象,劫运初现,人皇出兵,而今,大劫已成,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突然,没有找到那个人,看来是有人出手了”,仙魔界那个人影看向第二排的四个人名,眉头依然皱着,而且皱的更狠,“会是你们中的谁呢?”

  然后他双手结成一个印诀,向着石碑一按,一道紫黑色的光团瞬间融进了那新出现的模糊区域之中。

  神界,那个人影却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看到那块模糊区域有一道紫色闪过,嘿嘿笑了几声,盘膝坐在旁边,看着石碑,思量着什么。

  人皇宫,主峰周围的九座辅峰中的一座,上面有一宫殿,并不奢华,殿名浮云,此时,大殿之中一位温婉高贵的妇人正坐立不安,这妇人修为已经达到了踏天八重天境界,足以担当一宫之主了,此时却心神不宁,不知所措。

  一道人影出现在宫殿之中,正是人皇方烈。

  “陛下,我能感觉到,小九儿出事了,他有危险,求求你告诉我,当年你把他送哪里了,我要去找他。”

  妇人一见方烈,顿时大喜,扑倒在他身旁,双膝跪地,语含抽泣地说道。

  “馨儿,你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方烈的眼中微微一闪,似乎也有些焦急,但是却被他强行压下,反而是抚着妇人的脸,轻声说道。

  “陛下,这么多年来,妾身一直心中有愧,每天几乎都会梦到我们的九儿,臣妾想他了,求求陛下,让臣妾见见他吧,臣妾真的感觉到了,九儿有危险。”

  “唉,你以为朕会不想他吗?他也是朕的骨肉,只是••••••只是••••••”

  一听这些,妇人顿时急了:“陛下,是不是小九儿出了什么事,求陛下告诉臣妾吧,求求陛下了。”

  “这件事牵扯太大,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总之,小九儿不会有事的••••••”

  方烈轻声说着,还没有说完,正要推开妇人,突然眉头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又似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关联甚大,朕今日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发誓,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此事,以后也不要再问小九儿的事情,除非他自己回来。”

  妇人闻言大喜,连连点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方烈随手一挥,就见到周围空间一阵扭曲,宫殿消失不见,竟是直接开辟了一个小空间,屏蔽了一切外来窥探的可能。

  “馨儿,我也不能多说,只能告诉你,当年,是那个人亲自降临接走了他,这一次,你之所以会感觉到他有危险,那是因为我们的儿子要晋升先天之境了。

  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脉素来招天忌,从先天之境开始,每进一步,都要接受天劫的考验。”

  “真的吗?真的是他带走了小九儿?”

  妇人顿时一呆,然后脸色狂喜,连儿子的天劫她都不担心了,好像那个人在她的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区区天劫,算得了什么。

  “嗯!”

  方烈郑重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小云儿,却面临着他人生之中最大的危险。

  天空之中,已经聚集了七朵雷云,狂暴的雷霆之力散发出无尽威压,小云儿脚下的山体又一次出现了几道裂缝,那是小云儿被天威和雷霆之威压迫,与天威相抗衡所造成的结果。

  好在,在凝聚了七朵雷云之后,天上的动静暂时平静了下来,小云儿却是心中发苦,别人的天劫都是一道一道天雷轮着下来,起码让人有个缓冲的时间,可是他的却是七道天雷凝成一股了,看来要同时下来,和他亲热亲热。

  不过,他却并没有任何恐惧,数次借天雷练体,让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虽然劫雷要比寻常打雷下雨降下的天雷强上很多,但是本质上还是一样的,都只是天威的一种体现。

  轰

  七道亮光划过,整片天地数百里方圆全部被照得发亮。

  “哈哈哈哈,来吧!”

  小云儿扬声大笑,双脚同时跺地,又一次冲向劫雷,只不过这一次是冲向了七道劫雷凝合为一的一道粗大无比的劫雷,身旁一方大印瞬间飞出,放大数十丈,出现在他的头顶。

  正是他从那位猎杀火妖狼的大师兄身上得到的,名为玲珑灭仙印,这件宝物不知道是什么品级,也不知道是何材料炼制,连大虎都看不出来。

  但是他却能够用后天真气催动这方大印,而同时得到另外两柄飞剑他却无法使用,真气根本进不去,不过那两柄剑却极为锋利,而且上面寒气逼人,却是能够当做普通凡兵使用。

  轰,轰,轰

  小云儿直接就钻进了雷霆之中,一时间雷电闪耀,电闪雷鸣,片刻之后,一道漆黑色的身影从雷霆之中被抛出,砸在落霞山山顶,碎石纷飞,落霞山山顶立刻就出现了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坑。

  紧接着,那道雷霆又是直接轰下,轰击在那个大坑之中。

  轰,砰

  狂暴的雷霆之力瞬间爆发,山崩地裂,落霞山直接被削去了数丈高度。

  雷霆消失,烟尘也被瓢泼大雨冲刷干净,就见到一个全身焦黑的瘦小身影,四仰八叉的躺在落霞山山顶,旁边那方大印通体焦黑,但却没有任何损伤。

  小云儿脸上的表情已经看不清了,但是那双眼睛却依然明亮,而且还充满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

  “咳,咳,咳,噗”。

  小云儿慢慢爬起,跪在地上,吐了几口血,脸色抽搐,体内强大的毁灭之力在经脉中穿梭,与他的真气互相消磨,将他的经脉血肉当做了战场,让他感到全身都几乎失去了知觉,全部被麻痹。

  但是他却来不及疗伤调息,因为最后一道天雷来了。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