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二十章 真气液化

第二十章 真气液化

  小云儿盘坐山谷之中,竭力的运转真气,将其压向丹田之中的那一滴晶莹剔透的“水滴”,同时还控制心神将海量的真气输入手上的兽皮之中。

  虽然依旧艰难痛苦,但是因为灵魂有所突破,虽然还没有修成神魂,拥有神念,但却已经可以做到内视自身,可以稍稍控制体内真气运转,不至于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力感让小云儿感觉到绝望。

  随着他的控制,丹田之中的真气迅速的转化成一滴滴的“水滴”,那是真元,代表他又向破虚之境迈出了一大步,真元转化的速度极快。

  一开始他只是控制极小一部分真气压缩向真元,毕竟他的真气大部分都被那张兽皮给蛮横的抢走了,而且还要将一部分真气融进他的肉身,以防肉身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冲击,导致肉身崩溃。

  但是很快,随着丹田之中的真元量的增加,那些真气渐渐地远远无法满足需求,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丹田“饿了”,那是一种渴望,对天地灵气的渴望。

  这甚至于对他产生了一丝影响,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强行的将他的真气拉向丹田之中,他感觉自己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只怕自己的丹田会与那块兽皮“抢夺”真气,到时会造成什么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不过很快,小云儿就笑了,自己看来是被这种突发情况弄得有些失了分寸了,既然这兽皮需要吞噬海量的真气才能够解开禁制,那比真气质量更好的真元岂不是更有用吗?自己有些舍本逐末了。

  心神沉入丹田,小云儿开始引导控制自身的真元向兽皮涌去,他的真元还在转化之中,存量并不大,但是就在那少量的真元涌入兽皮的刹那,小云儿就感觉到,兽皮猛然停止了对真气的吸收,转而对那股真元发出了强大的吸引之力。

  这一下,就好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小云儿就感觉到自己自己丹田里面的那原本就不多的真元急速减少,下了他一跳,他的真元刚刚开始转化,若是在转化完成前被耗光的话,很有可能会使他失去这次真元转化的机会。

  不过,好在真元的质量远远高于真气,兽皮吸收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却还是远远比不上先前吸收真气的速度,而且在兽皮停止吸收真气的一瞬间,原本存于经脉中的真气,除了一小部分融入肉身之外,其余的都迅速地被吸收进入丹田,转化成真元,补充消耗。

  与此同时,外界的天地灵气也开始以更加狂暴的方式涌进他的各大穴道,然后进入丹田,融进他的真元之内,使他的真元的量急速的增加,然后被兽皮吸收,他放弃了用真气练体的方式,而是开始将一部分真元开始融进肉身,。

  一开始的时候,这种转化还稍稍无法满足兽皮的吸收,但是很快,因为他的肉身的不断增强,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真元转化的速度逐渐超过了兽皮的吸收和他融进肉身的速度,丹田中的真元也越来越多。

  此时山谷之中已经是一片萧索,唯有那灵液小湖周围一里之内还保持着原本林木茂盛的景象,其他地方的所有草木都好像是被抽干了生命力一般,已经全部枯死。

  即便是灵液小湖灵液的量也在慢慢的下降,在其周围,那些茂盛的草木,此时也在不断地慢慢的枯萎,由外而内,渐渐的变成一片死地。

  三天之后,小云儿感觉到兽皮吸收真元的速度慢了下来,而他的肉身也几乎到了承受的极限,在融进真元的话,只怕就要超出极限,对肉身造成一定的伤害,得不偿失了。

  而他的丹田之中,也已经被真元充满,他的肉身所吸收的天地灵气转化真元的速度已经完全可以补充兽皮和增强肉身的消耗速度,而且还有剩余,可是让小云儿感到奇怪的是,他的丹田已经被丹田充满了,可是那些新生的真元却还在向着丹田融入,而且速度不仅没有半点减慢,反而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他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危险,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丹田有什么饱胀的感觉,故而也没有阻止真元继续涌进丹田,而是将心神全部放在了那张几乎让他丧命的兽皮之上。

  此时的兽皮已经不再是原本那般的陈旧,小云儿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兽皮之上有点点荧光在闪烁,而且其上面的荧光还在缓慢地增多,亮度也越来越亮,渐渐地,小云儿看清楚了,那竟然是一枚枚符文。

  小云儿试图看清楚这些符文,他本能的感觉到如果他能够领悟这些符文的话,那将对他有着极大的好处,可是当他将心神沉浸入其中的一枚符文的时候,瞬间就感觉眉心一疼,脑袋像是要裂开了一般,不得以赶紧收回心神。

  他有感觉,如果他强行观察这些符文,想要领悟其奥秘的话,他的灵魂只怕会直接被抹杀。

  这枚符文极其复杂,以他目前的实力还没有办法领悟,不过,他却也看清楚了,这一枚符文竟然就是一座威力无穷的禁制大阵,如果按照一般阵法进行布置放大的话,这一枚符文中的大阵只怕就足以笼罩一个中上等大小的辅世界。

  小云儿顿时有些目瞪口呆,仅仅那么小的一枚符文,就能够浓缩刻划如此庞大恐怖的一座大阵,而这块兽皮之上,密密麻麻,起码有数百万个这样的荧光符文,如果这所有的符文都是这般,刻划了一整座庞大无比的大阵的话,那这块兽皮岂不是太可怕了。

  是谁在这么一块兽皮之上刻划了如此多的阵法,还浓缩成那么一个小到极点的符文,那这人的实力得如何强大?

  他在阵法禁制方面的造诣又得何等的高深?他对自身力量的控制又达到了何等的境界?而且,这兽皮也不简单,是从什么种族的强者身上取下的,竟然能够承受如此多的阵法威能?

  小云儿心中一瞬间就有万千疑问涌出,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

  他弄不清楚这其中的奥妙,只能暂时放弃探查。

  他也不敢胡乱揣测制作这块兽皮的那位大能前辈的身份,因为大虎曾经告诉过他,像这等绝世强者,一般都有着神鬼莫测的威能,若是有人呼其名讳,甚至是只在心中想一下,或是触碰到了与其有关的一些东西的话,他们都会有所感应,进而诛杀那些对他们不敬的人。

  他可不想糊里糊涂的就死在这里,他才十岁,还有着大好前途呢。

  半个时辰后,那张兽皮终于不再吸收真元,那数百万符文瞬间光芒万丈,小云儿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被什么东西入侵了一般,有一股诡异的能量融进了他的灵魂之中,但他并没有感觉到危险,反而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只觉得像是有什么致命的威胁被抹除了一般,紧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

  小云儿的眼睛慢慢闭上,但盘膝而坐的身形却没有半点变化,他已经失去了本体意识,但是体内的真元运转却丝毫没有停止,反而越发的迅猛。

  丹田之内,真元越聚越多,从外面可以清晰地发现,小云儿的小腹都已经有些鼓胀了,犹如身怀六甲一般。#~&妙*筆\*閣?

  突然间,一点银光从他的丹田中心射出,同时又有一道紫色的线条出现,与那银光合二为一,隐约可以看到,如他一开始转化真元的时候一般,在他的丹田中心,又出现了一个晶莹的“水滴”,不过这“水滴”却是银色的。

  银色的“水滴”辅一出现,便引爆了小云儿的丹田,丹田之中那海量的真元原本无处宣泄,已经开始淤积,若是再持续下去,小云儿的丹田势必会被过量的真元撑爆,一身修为尽废。

  但是如今,丹田中的真元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口子,那银色的“水滴”犹如一个大胃王一般,疯狂的吞噬着小云儿的丹田,不断的壮大着自身,外界又一次形成了一道强劲的灵气风暴。

  海量的天地灵气被引入小云儿体内,化成真元,然后被那银色“水滴”吞噬掉,那银色“水滴”越发壮大,到得后来,竟然将所有真元全部吞噬,银色液体的量也足足占据了丹田的百分之一,然后就开始直接炼化天地灵气,补充自身。

  山谷之中的灵液小湖之中,灵液也只剩下了一半了,而且因为小云儿体内的变化,这灵液小湖的消耗速度越来越快,每一瞬间都会下降许多,周围的所有的植被都已经枯死了,全部的生命力都被抽取掉了。

  半天之后,灵液小湖干涸,而小云儿体内的银色液体仍然没有能够充满丹田,只占了大概六成的丹田容量,而且因为灵液小湖的干涸,其转化速度逐渐变慢,得不到充足的灵气补充,它竟然开始炼化小云儿的生命力,以转化为银色液体。

  如果不加阻止的话,只怕等到丹田储满银色液体,小云儿的生机也会被抽个干净,最终肉身无法承受银色液体那狂暴的能量,以致于爆体而亡。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