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三十章 枯骨,灵戒

第三十章 枯骨,灵戒

  心中狂喜,但是小云儿却没有贸然行动,一蒙头的就冲过去,他始终记得,大虎告诉他的话,危险越大,机缘越大,同样的,机缘越大,危险也必然不会小。

  更何况,他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先前进来的各派强者,说不定在那里就有其中的一部分人,甚至于可能现在就有人已经感应到了自己,正在嘲讽的盯着自己傻乎乎的去送死呢。

  奔行速度没有变化,小云儿依然是稳打稳扎,保持警惕,这是在这种未知而又充满诡异和危险的地方,最好的行事准则。

  半个时辰之后,小云儿终于看清楚了那阴影的一部分面貌,那的确是一座巨城,确切的说,那是一座巨城的遗址。

  在小云儿的视线中,城池的围墙已经有九成都被打得破破烂烂,一段一段的倒塌在地,城门楼上也是坑坑洼洼,还有几个巨大的掌印,拳印以及刀剑痕迹,隐约能够分辨得出来。

  只是这些痕迹可能是因为留下痕迹的强者实力不足或是时间太久的原因,其中的精气都已经全部流失,只剩下了一个个普通的痕迹,来见证那一场不为人知的惨烈战斗。

  从那些缺口上,小云儿还能够看到,城内也是相差不多,各种建筑没有一座健全的,全部都被打的只剩下少部分,一座座的断壁残垣触目惊心,有些甚至于都只剩下了地基。

  但是仅仅从这些遗留的建筑就可以看得出来,当年的玄光炼神道是何等的强大,巨城城墙即便已经损坏,但从那些还残留的高达千丈的城墙就可以看出,这座雄城的巨大宏伟。

  站在残破的城门前,小云儿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个个身影,挺身立在城头之上,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慨然赴死,那种誓与敌人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豪情让他热血沸腾。

  “好男儿就当如此!”小云儿一声狂吼。

  残败破旧的城门楼前,小云儿满面激动,远眺巨城,曾经守护这里的那些强者们的战意让他心潮澎湃,身为修者,就当如此,将一切的强敌当做磨砺自己的磨刀石,即便失败了,他们依然是真正的强者。

  小云儿没有多做停留,这里虽然仍有战意残留,但却已经枯败,所有痕迹都已经失了精气,他无法从中有所领悟,再继续留在这里,除了凭吊那些逝去的英灵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意义了。

  走在古城的街道上,小云儿心中不自禁的升起一种悲凉之意,他明白,这是这座城池曾经的主人的意念残留,他身处其间,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他没有刻意的去祛除这种感觉,任由它在心中徜徉。

  他敬佩那些为了自己的家园而直面强敌,不惜赴死的强者们。

  街道上坑坑洼洼的,满是一个一个的深坑或是沟壑,街道两旁依然保留着的残垣断壁上还可以看到一个个拳印,脚印,剑痕,刀痕,甚至有些还是人形的痕迹,可见昔年大战之惨烈。

  即便敌人已经攻进了城池,他们都没有半点要投降的意思,依然在一条条巷道之间,或凭借阵法禁制,或直接肉身搏杀,与敌人做殊死搏斗。

  在大地上,他还看到不少各种形状的痕迹,有刀剑,有钟鼎,有尺子,还有判官笔等等,不过也只是一些模模糊糊的印痕罢了。

  这些印痕没有散发出那种已经腐朽的锋锐之气,说明这是这些兵器法宝主人死难,掉落在地无人问津,最终精气尽失而逐渐风化残留下来的一点东西。

  但是,让小云儿感到奇怪的是,他已经进入城池,而且深入了十余里了,可是他却连一具枯骨都没有能够找到,这座城池干净的可怕,除了断壁残垣,好像就什么都没有留下来一般。

  不过,小云儿心中却是没有多少失望,在感受到这座雄城中的那些残留的意念之后,他已经被这里曾经生活过的那些人们感染了,说不清什么感情,就是有一种舒了一口气的感觉,好像可以这样不用亵渎这些英灵们,让他也是感到高兴。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如果见到那些强大的法宝或是一些至宝之物,他会不会动心将其带走,因为他如今的实力太低了,若是没有一件两件趁手的宝物,只怕他很难活着走出玄光殿。

  小云儿的脚步很快,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花费了足足一个时辰才走到了这座城池的中央之地,那里有一座府邸,大门已经被打烂了,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谁的府邸,周围的围墙也没有一处完好的,里面的建筑更是都只剩下了地基,隐隐约约可以想象得到这座府邸昔日的辉煌。

  不过,不用猜也能够知道,这里一定是这座雄城的城主居住之地,因此才会成为整座城池中的战斗主战场,几乎被完全摧毁,只剩下了这些断断续续的城墙残迹。

  小云儿的脚步没有停下,向着那座已经残破不堪的门楼走去,他的脚步很慢,因为他从这里感觉到了危险,从他进城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啪,啪,啪

  小云儿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向着门内走去,每走一步都会发出一声响声,先前进城之后,他迈出的每一步都极为轻盈,因为他不想打搅这些葬在这里的英灵们,但是到这里,他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息。

  这种气息残留的极少,但是却要比原本的那些英灵的气息浓郁许多,只不过它们与这座巨城颇有些格格不入,这才让小云儿发现了异样。

  他故意弄出响声,目的便是打草惊蛇,因为他知道,如果这里还有强者残留的话,那那位强者一定一经发现了他,他如此做也是为了告诉对方,他也知道了对方的打算,让对方投鼠忌器。

  小云儿的脚步很慢,但是他距离那座府邸也不过只有百余丈罢了,不一会他就到了大门前,然后一步踏入。

  在他进入那座大门之时,就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触动了什么似得,但是仔细感应却又什么都没有,不过此时他却没有时间去管了,因为城主府遗址上出现了一些异动,让他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那里。

  看来刚才那种感觉只怕就是自己触动了某种禁制,激发了一些残留在这里的布置,才会出现如今的情况。

  城主府遗址上空,阴云密布,让原本就晦暗无光的天空变得更加阴沉,几乎是漆黑一片了,道道诡异的黑色锁链虚影出现,横穿虚空,竟然在这座城主府遗址上面布下了一座大阵。

  站在城门洞中,小云儿距离这座大阵还有百余丈,可是那大阵中的那种阴暗冷冽的气息,却依然让他浑身发寒,大阵之中阴风阵阵,黑色烟雾不停地从虚空中诞生出来,吸引周围天地间的混乱灵气,不断的向着大阵之中汇聚而来。

  “魔道?难道当年灭掉玄光炼神道的是魔道四宫中的势力?”

  这座大阵很明显使用魔道的方法布置而出,而且与这座雄城的气息相互克制,格格不入,当是当年灭掉这座雄城的那个势力所布置的大阵残留,由此也可以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魔道势力做的。

  而又有传闻说玄光炼神道是得罪了仙魔界一个传承久远的宫级势力而被灭门,仙魔界宫级势力,又是魔道势力,那就只有魔道四宫那几个庞然大物了。

  小云儿心中凛然,魔道,并非比不上所谓的仙道和神道,武道,它亦是大道的一种,也可以达到巅峰,只不过魔道之人向来行事诡异,出手狠辣,完全随心随性,所以让诸多存在不喜,而有些刻意贬低其地位。

  小云儿更加谨慎的观察着这座大阵,确切的说是残阵,否则的话他只怕早就被这阵法的威压震成齑粉了。

  许久之后,那残阵却依然还是阴风阵阵,还在聚集周围的天地灵气,不断的吞噬进入大阵,可是却没有其他的任何变故发生。

  小云儿疑惑了,毫无疑问,这座大阵的目的肯定是镇压整座城主府,将所有人员全部抹杀,可是小云儿已经进入了府邸,而且也已经触动了这座残阵,却并没有遭到任何攻击。

  就算因为大阵残缺,那也应该有点其他的反应吧,可是没有。[*妙*筆\*閣]更新快

  “这阵法难道真的一点作用都没有了吗?就只剩下了这聚灵之阵?不至于吧!”

  残阵依然在聚集天地灵气,小云儿可以感觉得到里面所积聚的庞大能量,那能量还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增强着,让他心中惊颤。

  “娘的,赶紧走,要爆炸了。”

  小云儿站不住了,转身撒腿就跑,将速度开到了最大,那能量越来越强,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猛然爆炸,将这里的一切全部摧毁。

  不过,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那座大阵之中,有一具枯骨盘膝而坐,只剩下了骷髅,而那骷髅的左手食指上,戴着一枚黑色的戒指。

  “空间戒指?”

  小云儿心中想到,不过他却已经不敢再多逗留了,那残阵中的力量波动实在是太恐怖了。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