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三十三章 山

第三十三章 山

  “不管了,还是先疗伤才是,这地方太危险了,那场大爆炸必定会引来无数强者,我得小心一点。”

  将空间灵戒滴血认主,小云儿立刻就感到自己与这枚小小的戒指产生了奇妙的联系,只要他心神一动,就可以将任何东西从中取出,将任何没有生命的东西装进去,除非这件东西级别远远高于这枚戒指,就比如玄光殿那样的圣器。

  然后,他便不再多想其他的事情,而是再次盘膝坐好,运起元力,流转周身,滋润受损的经脉和内脏,在小云儿的内视之下,可以发现,他那受创的内腑和经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这让他心中欣喜。

  在这样一个地方,多一份势力就等于多了一份生命保障,甚至于等于多了几条命也不为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云儿感觉到自己的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睁开眼眸,正要起身离开。

  小云儿的笑容僵到了脸上,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罢了,就恢复了原样。

  在大坑的一边,正有数人站立,个个脸色戏谑外加还有一些疑惑的看着他,好像看到什么好玩的物事,很感兴趣的样子。

  小云儿认得这几人,正是那天七煞老魔暗算众人的时候,被姚世仁卷起的那几个人,他清楚地记得,那些人修为最低的也不低于天仙境界。

  最高的一个身上的气息和姚世仁类似,只是威压却小了不少,但是小云儿知道这位必然是神境强者。

  而如今,这些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让他心中忐忑,他的修为太低了,根本很难威胁到对方,若是平时遇到,只怕他们连正眼看自己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可是如今他们却一起这么盯着自己,即便他意志坚毅,他的心里边也绝对平静不下来,没有谁愿意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他从来没有得罪过眼前这些强者,想来他们还不至于连句话都不说,就把自己给抹杀了吧,否则的话刚才自己疗伤的时候只怕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晚辈肖云参见诸位前辈,不知各位前辈有何吩咐?”小云儿站起身来,将心中所思所想全部压下,声音恭敬的说道。

  小云儿本不想与这些人有太多的瓜葛,是以给自己去了一个假名字,他也从来不认为宁死不屈就是好的,很多时候只要人还活着,就一切都有希望。

  面对强于自己太多的强者,还要逞英雄的硬撑着,那不是英雄,是白痴,当然,前提是,不要触及他的底线。

  “肖云?你是如何进来的?看你的气息,连地仙境界都没有达到,竟然就敢闯进这么一个危险的死地,还能够活到现在,到底是有何凭借?”

  姚天神色高傲,眼中不屑丝毫不加掩饰,一股强大的仙威直接压向小云儿,而他自己则一出口就直接询问小云儿最重要的秘密。

  这类行为在修炼界中是极为让人忌讳的,毕竟如果自己的手段都被人摸清了,万一有人针对自己的话,那岂不是必死无疑吗?

  身为修炼之人,哪一个没有几个仇敌对头,平时岂会将自己的底牌亮在敌人的面前,那完全是在找死呢。

  “这……晚辈可能运气比较好吧,一路上虽然没有找到什么宝物,但是却也没有遇到太大的危险,若不是几天前那场大爆炸的余波实在太强大了的话,晚辈想来也不会受伤,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晚辈已经打算离开此处了,不知道几位前辈……”

  “哼……”

  还没有等小云儿说完,他就感觉到那股威压骤然增强了数倍,像是猛然被一座巨山压倒了肩上一般,小云儿一声闷哼,嘴角有鲜血流下,原本已经几乎痊愈的内伤又一次被破开,让他伤上加伤,更加严重。

  不过,小云儿却没有再说其他,面色也没有什么变化,更没有露出不甘怨愤的神情,他知道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如果自己流露出一丝丝的恨意的话,很有可能对方会直接斩草除根,抹去自己这个小麻烦。

  “也是,凭你的修为,若是能够得到什么机缘那才是怪了呢,不自量力,最后很可能丢掉的就是自己的小命。”

  姚天身边的那位秦师弟出口讥讽道,不过在场诸人都在看着小云儿,却没有人注意他的口气,根本不像是在讥讽小云儿,而是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你很不一般,我们这么多人的威压竟然都没有让你感觉到太多的紧张?本座很有兴趣知道你的来历。”

  这时,那位钟师兄开口了,他的话也让小云儿心中一凉,知道自己只怕有麻烦了,自己可以糊弄这几位神境之下的强者,但是对于神境强者,他们拥有无比强大的感官和神识,很容易就可以看穿他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果然,紧接着那钟师兄又说道:“看来是你我有缘,既然如此,从今天起,你就跟在本座的身边,若是你能够活着走出这里,本座就亲自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这一句话让身边的几个年轻人顿时羡慕不已,不过钟师兄下一句话却让他们又幸灾乐祸起来。

  “不过,在这期间,你必须要听从本座的安排,帮本座当个向导。”

  闻听此言,小云儿心中怒火顿时差点难以把持,有缘?留在身边?当个向导?

  屁的有缘,屁的向导,大家都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残破的空间,要论对这里的了解,只怕自己还比不上他们呢。

  这人分明是担心自己泄露他们的行踪,引来敌人觊觎,又想要一个炮灰,帮着去探探路什么的,这简直就是谋杀,亏他一位神境强者,竟然如此的阴狠毒辣,对一个小辈都如此算计。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他日若是不死,此仇定当千百倍奉还。

  不过,很显然,小云儿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否则的话,这位神明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自己打成飞灰。

  “多谢前辈垂青,晚辈自进来这里,就一直没有敢走太远,对这里根本不熟悉,怎么能够当向导呢?您说是吧?要是因为晚辈带错路,让各位前辈身陷险境,那晚辈的罪过可就大了。”

  “嗯?你不愿意吗?”

  “不,不,不,怎么会呢?能够帮到诸位前辈,是晚辈的荣幸,晚辈只是……”

  “哼,既然愿意,那就不要多说了,跟我们走吧,至于你所说的危险,本座自有打算,你就不用操心了。”

  “哈哈哈,小子,钟长老如此提携你,是你的福气,好好地表现,说不定钟长老将你收归门下,到时你可就飞黄腾达了。”

  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上前,笑嘻嘻的拍了一下小云儿的肩膀,讽刺地说着,其他几人虽然没有出言,但是却也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小云儿。

  小云儿心中愤恨,但却不能说出,刚才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那位神境强者身上的那一丝杀气,那一瞬间他犹如身堕地狱,连思维都有些停滞了,这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低头前行,跟在众人旁边。

  一路上,众人没有多说话,每走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他们都吃过这片空间中那些险地的苦头,自然不敢再有大意。

  天符教众人完全将小云儿当成了自己的奴仆,不管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让他来做,而且丝毫客气都没有,就差上鞭子,拳打脚踢了。

  小云儿虽然心中愤怒,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当然适当的抗议还是必不可少的,因为那位神境强者时不时的会将神识放在他的身上,小云儿担心,如果自己表现得太过逆来顺受,会让这位神境强者有所误会而对他出手。

  一个人若是什么都表现在脸上,那无论他实力多么强大,那都不必太过在意,因为这样的人是最容易对付的,他随时都可以想出无数毒计制其于死地。

  最怕的就是那些城府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种人就是隐藏在暗中的毒蛇,平时不声不响,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就会突施偷袭,让人防不胜防。戮神绝天妙筆閣

  虽然他确实是如此,先隐忍一时,他日实力强大,他自会去天符教讨个说法,但是现在的他,很显然还没有那个资格,所以还是隐忍的好。

  三天之后,几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残破不堪的山峰之前,远远地,就能够看到这座山峰之上各种禁制和阵法残余密密麻麻。

  很显然,这里当年必定是玄光炼神道一个极为重要的地方,或者,是当年玄光炼神道与敌人交战的一个主战场。

  如今这座大山已经被打废了,漫山遍野的都是裂缝,焦土遍地,根本看不出这座大山过去是干什么用的。

  “小子,给我们指指路吧?”

  刚刚站稳脚跟,连具体的情况都没有观察清楚,那位秦师弟便戏谑的看着小云儿,笑着说道。

  小云儿没有理他,只是看了看钟师兄,然后又望向那座巨山,脸色凝重,心里面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