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三十四章 试炼之地

第三十四章 试炼之地

  因为他看到那位钟师兄也是脸色严肃,但是却又满含喜色,很显然这座山峦必定是玄光炼神道极为重要的地方,里面有着大机缘,不过却也是危险之极,连这位神境强者都感觉有些棘手。

  如果这里面有什么危险的话,他肯定会是第一个被扔出去试探这山上的禁制的人,连神境强者都感觉到棘手的禁制阵法,他一个小小的先天境界的小修者,哪还有半点活路。

  只是人在屋檐下,他此时已经无力反抗什么了,若是拒绝的话,只会死得更快罢了。

  那位秦师弟则是满脸怒火,似乎是感觉自己失了面子,一手抓向小云儿的肩膀。

  同时厉声说道:“你当真以为钟师叔祖说要收你入门,你就真的是本门弟子了吗?胆敢对我不敬,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怎么样当一个奴仆,什么叫奴仆就要有做奴仆的觉悟。”

  瞬息之间,小云儿就被一股炙热的力量包裹,他感觉到自己就好像是掉进了火炉子,全身的水分都要被蒸发了一般,然后一只手掌向着自己的头颅按来,让他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小云儿心中愤怒至极,无缘无故被人抓住,当做奴仆一般使唤了数日,敢怒不敢言,而今又如此随意的就对自己下杀手,小云儿心中发誓,天符教,钟天雄,姚天,秦逸,你们几人,今日我若是不死,他日必让你等千百倍偿还。

  小云儿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正要鼓起全部真元,背水一战,殊死一搏,就在这时,那种热力猛然间急速褪去,身上的那种封禁之力也随之消散。

  “好啦,秦逸,现在还用得着他,你好歹也有仙君的实力,就不要与一个小小的虚境修士计较了。”

  是那位神境强者钟天雄的声音,不过他的话更让小云儿愤怒,什么叫“还用得着他”?看来他果然从一开始就打算让自己当做炮灰的。

  “小子,算你走运,钟师叔祖还用得着你。”

  小云儿自然不会天真地认为这位神境强者会把自己当回事,心中也不会对他生出什么感激之心。

  他隐晦的摸了摸揣在怀中的那枚戒指,为了防止有人见财起意,他并没有将戒指戴在手上,而是藏在了衣襟之中,那枚戒指颇为奇异,若非自己已经将其认主,只怕都很难发现那是一枚空间灵戒。

  那空间灵戒之中,有一只手掌骨,确切的说,那是一位魔道天神的手掌骨,即便精气已经流失了不少,但其中的威能也必然极为强大,即便是神境强者,只怕若是被其所伤,都会很麻烦。

  那是他唯一的依仗,是他可以让对方为如此侮辱自己,轻视自己付出代价的最大依仗。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玄光炼神道的试炼之所,传闻玄光炼神道的试炼场极为强大。

  而且与他们的藏宝主殿相连,如果有人能够通过试炼,就可以直接从主殿中选取一定的宝物作为奖赏。

  玄光炼神道当年强盛无比,他们的宝库都是建在虚空深处,若是没有入口或者是确定的坐标的话,即便是神王也很难发现其所处之地。

  据传闻,当年攻击毁灭玄光炼神道的那个势力并没有得到全部宝物,很显然他们也没有发现玄光炼神道的所有主宝库的所在之地,这里很有可能就是玄光炼神道的几大宝库之一的入口。

  难怪,当年的那个古老的势力没有找到玄光炼神道所有的宝物储藏之地,谁能够想到,玄光炼神道的高层们竟然把这么重要的宝库放在了玄光殿空间的外围?这可是我等几人的机缘啊。”

  众人闻言,皆是大喜,那位姚天更是喜不自胜,就差手舞足蹈了,他们的心乱了,心一乱也就意味着他们日后的修炼很容易就会出大问题,甚至留下心魔,终生修为难以存进。

  这些事情看在钟天雄眼中,他却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丝毫没有提醒众弟子的意思,反正这些人又不是他的弟子,也不是他们那一脉的人,虽然天符教之中各派系的关系并不算太差,相对来说还是一个比较团结的宗门。

  但是毕竟各脉还有着竞争,他不会主动地去挑衅其他派系的人,但是却也不会真心的帮助其他派系,一切都要以利益为准的,甚至于姚天,在他心里,他也只要保证他不死不伤就行了,至于以后,那就让他老爹去操心吧。

  其实他自己心中有了这个猜测,也是难以自抑,只不过他乃是神境强者,心境修为本就极为强大,很难为外物所动,他把这些说出来也有一种疏解心境的意思,想要减轻这件事情对自己心境的压力。

  “玄光炼神道的宝库?三千世界最强大的道级势力的主宝库,若是能够得到,那我以后足以进阶神境,成就神明了,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姚天大笑着,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着,得到宝物之后要怎么做,如何修炼之类的。

  “三千世界最强道级势力的主宝库就在眼前,这是天要让我得此机缘啊!”

  秦逸双眼放光,死死的盯着那座残破的山峰,嘴里几乎是吼出来的,吓得姚天和钟天雄赶忙把他的最堵住,生怕再引来其他人,前来争夺机缘,不过依稀还是能够听清楚他的话的意思。

  众人表现不一,但是能够真正的镇定下来的,也就只有钟天雄,那个仙君巅峰的天才女子,以及小云儿了。

  只不过前两者只是盯着山峰,眼神清明,没有太大的表现,而小云儿则是装作眼神迷离,好像已经被玄光炼神道的宝物给迷住了心智一般,这让钟天雄和那个天才女子极是鄙视。

  “就那么点修为,还想得到玄光炼神道的宝库,简直是不知死活。”

  不过,在暗地里,那位钟天雄则好像舒了一口气似的,之后对小云儿的监视也少了许多,很长时间才会往他的身上看那么一两眼,至于神识,就再没有出现在小云儿周身了,这让小云儿心中高兴,同时也看到了一丝生机。

  “我们上山,这山腰以下的禁制阵法明显是给一些低阶弟子用来试炼的,对我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更何况这些禁制阵法都已经回去,只留下一些残余了,只要小心一些,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钟天雄说了一句,然后起身抬步向着山峰走去,小云儿赶忙跟进他的脚步,在仅次于他的位置,向山上走去,钟师兄颇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又继续向山上走去。

  其他众弟子闻言,暂时收起脸上的喜色,凝重的跟上钟天雄,他们虽然心境已乱,但也都是天符教的天才一级的人物,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更加知道,若是小命没有了,得到再多的宝物,又有何用。

  一路上,诸多残存的禁制阵法全部被钟天雄以最直接的手段摧毁,摧枯拉朽一般,毕竟是神境强者,即便是在整个三千世界也算是一名高手了。

  众人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山腰。

  “接下来,大家就要小心了,千万不可轻举妄动,这上面的一些禁制连我都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姚天几人闻言立刻脸色大变,小云儿也是心中一突,连神境强者都感觉到了危险,那他这个先天境界的小修者,岂不是必死无疑啊?

  不过,钟天雄没有给他思考想办法的时间。

  “肖云,你走在前面,走慢些。”

  小云儿心中无奈,但是却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他在心底暗暗发誓,以后他再也不会如此任人宰割,他要变得强大起来,比任何人都强。.!

  “是,晚辈遵命。”

  小云儿的声音有些低沉,看起来像是已经绝望认命了,这让原本有些提防他的钟天雄心中的那一丝防备之意也完全消弭了。

  在钟天雄看来,小云儿已经完全放弃了希望,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运气,得过且过了,这样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极为危险的,哀莫大于心死。

  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又是最没有威胁的一类人,因为他们逆来顺受惯了,很多时候,他们宁愿死去,也不会针对那些迫害过他们的人,不是不愿,而是根本没有那个意识,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潜在意识,难以抹除。

  很显然,钟师兄把小云儿当成了后一种人,毕竟,小云儿才不过十来岁,岂能与他这种活了上万年的神境强者相比,只是,他小看了这个十二岁的孩子,更小看了小云儿的向道之心。

  这一次,众人的速度慢了许多,毕竟这上边的禁制极为厉害,虽然只是残阵,但是能够成为玄光炼神道试炼之地后半段的守关禁制,这些阵法禁制绝对不简单,再加上当年的一场大战,将这些阵法禁制搅得混乱之极。

  原本只为了弟子试炼而设的阵法禁制,已经完全变了样,甚至有些很可能还会演变成无上杀阵,一旦触动,后果不堪设想。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