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五十一章 血脉感应

第五十一章 血脉感应

  周围的天地灵气顿时狂暴,那仙道神韵刚一解开束缚,便开始疯狂的吸收天地灵气,壮大自身,但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柄神剑之上的道纹一阵扭曲,瞬间分出一道光纹从小云儿的劳宫穴钻进了他的体内。

  小云儿的身体顿时神光闪烁,玄奥的道则之力渗透全身,瞬间就将他的肉身包裹,那道仙家道韵似是极为恐惧这种气息一般,想要逃离他的肉身,但是那一刻神光大放,竟然直接又将它逼入了小云儿的肉身之中。

  道道云纹闪烁,虽然看起来要比那仙家道韵小得多,但它却将那仙家法则包裹,不断地炼化,然后又将被炼化的部分打进小云儿的肉身之中,与他的血肉融为一体,随着仙家道韵不断被炼化进入他的血肉,隐隐间可以看到小云儿的血液之中出现了淡淡的金色光点。

  同时,小云儿的背上那恐怖的伤口处,丝丝*不断衍生,肉眼可见,骨骼上的裂纹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渐渐消失,脏腑上的伤口也开始愈合。

  痒,这是小云儿此时最深的感受,比方才那种剧痛还要让他难以忍受,但是他不能动,那仙家道韵实在是太强大了,他的实力又太弱,无法承受过多的神剑道纹,只能用这种水磨方式慢慢炼化。

  渐渐地,小云儿背后的伤口变得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同时,他还感觉到,体内五脏六腑也已经恢复完全,骨骼也已经愈合,没有留下什么祸患,更让他惊喜的是,那道神剑道纹将仙家道韵炼进了他的肉身之中。

  他虽然无法领悟仙家道韵,无法主动使用其进行对敌,但是以这种方式将其炼入肉身,却会让他的身体更加强悍,此时他相信,如果再承受那地仙巅峰强者的一击,虽然无法保证毫发无伤,但是起码绝对不会受创太重。

  此时神剑道纹已经再次回到了神剑之上,这让小云儿感到有些可惜,若是能够将神剑道纹也炼入肉身,只怕仅仅凭借肉身就足以将那地仙境界巅峰强者击败,甚至是击杀吧。

  不过,随即小云儿又是摇了摇头,神剑道则只是那么小的一缕就将那仙家道韵轻易的炼化,毫无反抗之力,区区仙家道韵就已经让他束手无策,若是让那神剑道则融进肉身的话,只怕瞬间,他就要爆体而亡了。

  又打坐休息了数个时辰,小云儿总算完全恢复,他没有想到这先天灵宝的威力竟然如此强大,不仅仅炼化仙家道韵不费吹灰之力,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恢复治疗的能力,先天灵宝果然神奇,他已经决定,一定要好好地参悟这柄神剑的道纹,说不定他进阶破虚之境就要靠它了。

  从山洞走出,小云儿辨别了一下方向,继续向着内域走去,他当时在逃命的时候没有时间看清楚,只顾着埋头狂奔,此时才发现,他逃命的方向竟然是朝向外围的,而且好像逃了近万里,这让他一阵无语,竟然又回来了。

  在小云儿继续向核心区域挺进的时候,玄光殿外空间,一座试炼神山下,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衫,气质高贵,全身其实强大无比的青年突然出现。

  这人出现之时还带着一丝疑惑,似是不明白怎么就到了这里一般。

  “原来紫障魔渊核心区域竟然是一个空间通道,不知道这是哪里,嘿嘿嘿,希望有些有趣的东西才好。”

  青年微笑着,似是兴致很高的样子,随即又皱了皱眉头。

  “嗯?好强的血脉感应,是谁呢?老二在域外战场,和火龙将军一起领军作战,老三老四都在闭关,老五去了仙魔界,现在应该正在和封无酒那个疯子大战,老六,老七和老八不知道跑哪去了,会是他们中的谁呢?”

  青年似是极为开心,喃喃自语,然后他看向了那座神山山巅。

  “隔着一层空间都有如此强烈的感应,肯定是他们之中的一个,入口应该就在那,进去看看,能把他们吸引来的地方,应该会很有趣的,尤其是老七那个家伙,无利不起早,肯定会有一些好东西的。”

  青年漫步向着山巅行去,沿途那些给小云儿他们造成了诸多麻烦,甚至于过半人员都陨落其中的禁制阵法,对这青年竟然没有丝毫作用,在那些阵法禁制发动的前一瞬间,那青年只是手指一划,便直接将其破去。

  有些无法破除的,即便发动了,那阵法禁制的威力虽强,但是却也难以进入这青年周身三丈之内,尽皆被一股无形的威势挡在外面,那种威势玄奥莫测,若是有强大的武者见到,只怕要大吃一惊,因为那正是武道的外在体现,以武者肉身吞噬法则,改变周身法则,万法不加身。

  不过片刻,那青年就已经站在了巨大的传送法阵面前。

  “古传送阵?玄光炼神道?这里是玄光炼神道当年的战场?”

  青年一声惊呼,但从他的口中所言,他竟然对玄光炼神道似是极为了解一般。

  “没有想到,竟然来到了这个地方?当年父皇说过,皇祖曾经在这里诛杀过三尊神道神王中期强者和两尊仙道神王后期强者,不过,这里应该是外围,这传送阵的另一边估计就是当年皇祖父征战的地方了。”

  “皇祖父当年的修为已经堪堪在开天之境的门槛之上了,若是能够找到他老人家征战的一些战场,想必对我的武道修炼会有难以想象的好处。”

  青年的声音有些颤抖,想来对于其祖父心中极为崇拜,对于那位踏天巅峰境界的强者的征战之地更是向往非常。

  右手一翻,青年的手中出现了五块极品灵石,灵光闪现,周围的天地灵气顿时变的浓郁了许多,而且还有一丝灵性闪动。

  青年迅速的将五块灵石放入五个有些灵石碎屑的孔洞中,然后双手掐诀,引动传送阵,他出手的速度比之小云儿不知道快了多少,好像就是双手一动的事情就见到那传送阵光芒大放,很显然,这青年在阵道一途也有着极深的造诣,起码对这些古传送阵,他要比小云儿了解得多得多。

  没有犹豫,青年一脚踏出,消失在传送阵之上。

  内空间的一处古传送阵蓦然间光芒大放,守在传送阵周围的十余个地仙巅峰强者顿时脸色警觉,死死的盯着传送阵,同时,手中各式法宝也全部闪烁着光芒,随时都可以发出最强一击。

  在周围还有几具血液已经干涸,脸色惊恐,气息全无的修士躺在地上,黄泉圣门前来的两位太上长老之中,那位年长一些的老人还有百灵门的三名弟子赫然在列,很显然是在传送的时候被劫杀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从这里进入内空间。

  渐渐地,一道藏青色的身影浮现在传送阵之上,越来越清晰,就在那身影即将迈出传送阵的一瞬间,周围十余个地仙巅峰的强者之中一个看似头领的强者一声暴喝。

  “杀!”

  十余名地仙巅峰强者个个脸上兴奋,手中法宝同时打出,向那道身影攻击而去。

  十余件法宝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带着滔天威势向着那道身影狂轰而去,在这等攻势之下,那古传送阵竟然没有半点损坏,此时那道身影刚刚传送过来,按道理,应该还在眩晕之中。

  可是让十余名地仙巅峰强者恐惧的事情发生了,那青年只是抬起了一只洁白如玉的手。

  青年闪身走去,身后,那十余名地仙巅峰强者站在传送阵旁边,一动不动,连脸上的表情都已经凝固,一阵风吹来,十余人全部变成了飞灰,消散在天地间。

  风沙吹过,原本的几具尸身也随之化作飞灰,在天地间安眠,青年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风沙中。

  就在青年从传送阵出来的一瞬间,正在不知道多远距离的地方,正在埋头赶路,躲避那些骷髅生物的小云儿,蓦然间感觉自己的血液突然沸腾起来,一种亲切,源自灵魂深处的呼唤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传来,让他几乎哭了出来。

  “怎么回事?他是谁,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的亲人吗?”

  小云儿感觉得到,那个人正在接近他,那种强烈的亲切的感觉让他明白,这是血脉上的联系,是源自灵魂最深处的记忆。

  没有任何犹豫,小云儿加快速度,向着那个人的方向冲去,他的眼中激动非常,双手都有些颤抖,多少年了,他一直都想知道自己的父母的身份,下落,一直都想去问问,为什么要将他放在那荒山之中。

  没有人能够理解,一个孩子自小无父无母,每天跟着一个老人四处乞讨,在他的心里有多么的渴望能有一个家人,多么渴望能够享受家的温暖。

  他知道,那个人肯定也发现了他,也正在快速的向他靠近,而且那个人的速度之快让他震惊,说是瞬息万里也不为过,他不知道,那个人会如何对他,以他现在的实力,万万不是那人的对手。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