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五十四章 强者

第五十四章 强者

  而他之所以能够感应到这种意志却是因为,他的灵魂竟然和这意志在那一瞬间产生了共鸣,让他感觉到这意志像是在召唤他一般,让他赶紧进去,就好像先前与他产生血脉感应的那人一般。

  “难道这里与我有关,或者说我的家族前辈曾有人在此出现,还留下了什么东西,甚至是陨落在此?”

  小云儿不由得心中嘀咕,越发疑惑。

  “我的先辈曾有人参与了玄光炼神道灭门一案,那……”

  小云儿心中疑惑难解,无意之间他看到那位剑修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着那废墟,似乎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般,这让小云儿一惊。

  当年玄光炼神道已经满门被灭,难道还有人员活下来?如今玄光殿出世,他们来收回自己的东西?

  突然,那剑修看了小云儿一眼,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小云儿更是摸不着头脑,而且他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剑修面前没有任何秘密一般,那剑修的眼神并不凌厉,也没有任何威势,但是小云儿却感觉到这双眼睛的强大。

  “你,从这里进去,你们跟着他,一起进去。”

  正在这时,那懂得阵法的魔君的声音传了过来,小云儿感觉到两道阴森的眼神盯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用说,应该就是七煞老魔中的那两位,这一次自己被他们选中了,作为第一个踩点的炮灰。

  “怎么回事?你傻了啊?快点进去。”

  两人似乎是见小云儿年龄小,以为他是害怕了,那位先前将他抓来的老魔左手微微一抬,小云儿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禁锢,双脚离地,向着剑修所在的地方飘去。

  小云儿没有挣扎,只是脸色凝重的盯着那个入口,心中快速的推演着这里的阵法,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挣扎也没有用处,还有可能惹怒老魔,平白的多受些苦楚罢了。

  但是,就在小云儿经过那剑修的身边的时候,他感觉到,那剑修眼中似乎掠过了一丝杀意,随即似乎是惊觉到了什么,又猛然收敛,然后看了他一眼。

  那一丝杀意几乎让小云儿的灵魂粉碎,他的嘴角一丝鲜血流出,那是被这丝杀意侵入了灵魂,受到了一些创伤,幸亏那人的杀意不是针对小云儿的,而且他及时警觉,否则此时小云儿只怕是已经神魂俱灭了。

  而他的那一眼,却又让小云儿如沐春风,灵魂所受的创伤竟然也瞬间痊愈,而且他似乎感觉得到,那人在告诉他,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

  小云儿肯定,这人与自己有关,甚至他还猜测之前的血脉感应就是由此人引起的,只不过现在他将自身血脉气息封印了,所以自己才会失去了感应。

  想到了此处,小云儿心中不禁激动不已,忍不住看了看那人,却再也没有能够发现异状,在他想要开口询问时,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那入口的边缘了,马上就要被扔进这废墟之中了。

  小云儿被七煞老魔禁锢着,一步步的靠近着那废墟边缘,所有人的都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生怕漏掉了什么,毕竟,他们也是要跟着小云儿的身后,一起进去的,这会如果不看清楚的话,说不定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小云儿接触到废墟之时,一道银光闪过,小云儿的身影骤然消失,没有人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小云儿到底是死了,还是遭遇了什么位置的事情。

  “咦?奇怪,怎么会?看来,果然是他,得尽快出去,向娘娘复命才是,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有老皇爷的气息,还把九皇子卷了进去,希望不会发生什么不测吧。”

  在小云儿身影消失的一瞬间,那剑客脸色一变,正要出手,但是却又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放下了紧握剑柄的手,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

  那是一块晶莹透亮的玉佩,在玉佩之上有九个血色的光点闪烁,其中一个极为明亮,远超其他八个。

  “血脉牵魂玉佩上面九皇子的精血最为明亮,果然如此。”

  就在此时,剑客脸色一变,身上的气势猛然变得凌厉无比,正要呵斥他让他去探路的七煞老魔中那个那碧绿玉佩的老者离他太近,瞬间就被他身上的剑气搅得粉碎,百余丈之外的其他人也被这凌厉的剑势冲击的口吐鲜血,神色萎靡。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没有人能够想到这个呆呆傻傻的剑客竟然会是如此一个大高手,尤其是那位七煞老魔中的魔君,更是心如死灰,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他们兄弟两人是如何将人家弄来,如何的逼迫人家当炮灰的。

  只是他的心里也在憋屈,你说你一个这么强大的强者,干嘛要隐藏修为,扮猪吃虎啊,额,现在不是扮猪吃虎,是吃蚂蚁,实在是太没有强者风度了。

  还有,这么强大的高手强者,是怎么进来的?他们可清楚地记得当时神殿入口处并没有这个人,而且这些日子他们也了解到其他地域的入口,根本不允许仙境以上的高手进入。

  难道是后来从神殿入口处进来的?可是从来没有听说生命界有这么强大的强者啊?

  然而那位剑客却并没有过问众人如何反应,反而全身都被一股凌厉的剑意笼罩,那种气势直冲霄汉,让人难以直视。

  剑客遇上了大敌,其他人此时也看出来了,这位强者此时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随时可以发出最强一击,这个更让众人惊骇。

  唯有那位七煞老魔中的幸存者,在心里边可着劲儿的诅咒着,盼着这剑客被人重创,甚至于斩杀,这样就不会有人来找他算账了。

  这位剑客就已经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强者了,只凭剑意便直接将一名魔君强者粉碎,瞬间神魂俱灭,可是如今,却有人能够让他如此紧张,这又是何等级别的强者啊。

  “呵呵呵,原叔叔还是这么的小心谨慎,即便明知道没有危险,也从来不敢有半点大意。”

  这在众人都被这种压抑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一道声音传出,飘渺无踪,但却让人如沐春风,啥事舒坦。

  听到这个声音,那剑客仿佛是松了一口气,全身气势瞬间消失,众人也感觉自己身上像是被卸下了一座大山一般,有几人甚至于直接就昏倒在地,其中就包括那位被小云儿抢走神器折扇的年轻人。

  剑客将宝剑收起,抬头看向空中,此时众人才发现,空中不知何时已经有一位身穿藏青色衣衫的年轻人虚空而立,说不出的潇洒,英俊。

  “原来是太……方公子,没有想到公子会到此处,天啸有礼了。”

  “原叔叔,你我之间何必客套这些。”

  藏青衣衫青年轻声说道,说着他皱了皱眉头:“这些人哪来的回哪去吧,不要让他们妨碍我们谈事情。”

  说着,青年袖口一抚,除了那位七煞老魔魔君强者之外,其余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不知道被他送到了何处。

  然后青年看向了那位魔王强者,眼神平淡,就好像这位魔君不存在一般。

  “前辈,前辈饶命,晚辈一开始不知道这位前辈的身份才会有所冒犯,还请前辈恕罪。”

  这老魔也知道,面前两人实在太强大,他根本就无法抵抗,这青年虽然眼神平淡,没有半点杀意,但是老魔心中却是清楚,这青年要杀他。

  “冒犯?原叔叔岂会在意一只蚂蚁?本宫杀你,为的不是他,他也不需要本宫为他出头,本宫杀你,是因为你,冒犯了不该冒犯的人,至于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

  “前辈……”

  不等老魔再次开口,那青年又是一抚,一代老魔就此魂飞魄散。

  青年眉头微皱,似乎发现了什么。

  “欲魔教?运气不错,可惜,太不识相。”

  青年嘀咕了一句,然后又看向了剑客。

  “你见到他了?”

  “嗯,你也见到了。”

  “打算如何?”

  “我想请原叔叔不要告诉母后这件事情。”

  剑客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死死的盯着青年,似乎要看出什么来。

  “你可知道,陛下和娘娘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

  “我当然明白,祸起萧墙,兄弟相残。”

  “那你还?”

  “原叔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怎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青年似乎有些黯然,只是看着剑客说道。嫂索妙筆閣戮神绝天

  “我虽然对敌人心狠手辣,从来不会留手,这些年来杀了不少人,但是,原叔叔你可曾见过我对付自家兄弟?可曾见过我对自己人出过手?”

  剑客沉吟了一会,看着青年说道:“我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你知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外,查探九太子的下落,对于宫中的事情极少过问,所以,我必须要小心,毕竟,宫中之事实在太过复杂,远远不是几句话就能够说得清楚的。”

  又是沉吟了一会,剑客似乎不太善于表达,像是在竭力的想要让眼前的青年明白他的意思。

  “这件事关系到九皇子的安危,我不能不谨慎,我需要一个理由。”

  “当年是谁将九弟送走的?”

  “人皇陛下。”

  “那原叔叔可明白了?”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