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五十七章 拳法

第五十七章 拳法

  那意境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已经回到了鸿蒙之初,满目混沌,但是却没有让他感觉到孤寂和单调,那种韵味,那种道和理,让他如痴如醉。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一个伟岸,霸道,却又充满了祥和的身影,那身影很模糊,但是小云儿却清楚地看到了,他正在练拳,一招一式,一板一眼,很慢,却又让人感觉他的每一拳打出,都像是直接击穿了时空,亘古久远。

  似乎是天地间的一切都被囊括了进去,无论是至高秩序,至高法则,亦或是天地大道,都在这一套拳法中尽显其韵。

  那套拳法似是花拳绣腿,却又道韵无穷,小云儿心中诧异万分,因为这套拳法正是他从落霞山无意间得到的那套拳法。

  几年来,他每日都在修炼这套拳法,体会拳中真意,他感觉到了拳法的不凡和奥妙,本以为自己进阶破虚之后,这拳法或许便没有了用处,他还要再重新寻找一门功法修炼,才能够继续自己的武道之路。

  但是如今看来,他错了。

  他低估了这套拳法的珍贵和强大,单看这身影演练这套拳法时的那种包含天地道理的威势,就绝对不是一般的所谓神级功法所能相比的。

  小云儿完全沉入了对拳法的领悟之中,他也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无意识的开始演练拳法,模仿着那道身影的一招一式。

  最开始的时候,无论他如何努力,却始终都感觉到自己的拳法跟那道人影的拳法完全不同,完全没有“术”的那种韵味,更没有办法将自己所领悟的道和理融进拳法之中。

  他明白,自己的拳法始终还是“法”,无法真正的接触到“术”的真意,至于那虚无飘渺的所谓的“道”,他现在连想都没有想,大虎告诉过他,那是一个难以言表的境界,不达到那样的境界,就别想真正的理解它,明悟它,即便境界到了,还要有机缘,可遇而不可求。

  方圆数百里的天地灵气,被一股伟力牵引,不断地向着小云儿的体内汇聚而来,淬炼着他的肉身,经脉,他自己却已经陷入了一种空明的无我状态,无意识的模仿着那个人的拳术。

  他不知道,就在无比庞大的天地灵气汇聚,使这片空间的灵气浓度变得越来越浓郁的时候,在他的身后,有一点灵光闪现,初始不过只是一个亮点罢了,但是随着灵气浓度的增加,那亮点竟然越来越亮,并且开始增大。

  小云儿陷入武道之境,无意之间牵引而来的灵气越来越多,那亮点也同时开始吸纳灵气,壮大自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里的灵气已经浓郁的变成了浓浓的雾气,甚至于有一部分已经开始液化,变成灵液了。

  而那光点也已经渐渐的成长到了方圆半丈的程度,而后便不再成长,而是继续吸纳灵气。

  渐渐地,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光团竟然开始变化形状了,依稀可以看得出来,它所变化的,正是一个人的形态。

  这是一个书生,羽扇纶巾,看起来就是一个凡间国度中赶考的士子一般,就差背后再背一个书篮了。

  开始的时候,这人眼睛紧闭,但他的身上却是气势如虹,雄姿英发,身如神剑,搅动无边风云。

  方圆数千里之内一时之间飞沙走石,甚至于那用空间裂缝布置的大阵都有一丝的颤动,可是奇怪的是,小云儿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依然处在那种无意识的武道参悟之中。

  而在这书生出现的一瞬间,正在核心区域,已经站在了五具擎天尸身面前万里之处的方天猛然间眼神凌厉,看向小云儿所在的方向,正要抬手,却又忽然放下。

  “嗯?是他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方天口中呢喃,眉头微皱,随即舒展开来。

  “这气势,没有杀气,却依然让人毛骨悚然,也只有那柄神剑的主人才会有了,没想到他还活着,这倒是一件喜事,九弟遇到他也是机缘,好。”

  方天不再注意小云儿这边,而是看向了万里之外那五具气势惊天的巨大尸身,其中三具尸体之上,神纹道则气息弥漫,另外两尊气势更加强大,仙道法则缠绕虚空,封印空间,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依然没有半点减弱。

  可是让人惊异的是,在这五具尸体面前,虚空之中,一个巨大的拳印嵌在空间之中,犹如定住了永恒,磨灭了时空,那种霸道,强横的气息似乎要镇压一切,死死的压制住五具尸体身上的冲天气势。

  方天眼神震撼,面色惊愕的看着万里之外的景象,到了这里,他已经再难前进一步,那拳印的气势太强大了。

  虽然与他一脉相承,但是却依然让他难以忍受那种恐怖的压迫力,显然就连他也没有想到,他的祖父竟然强大到了这等境地,一个拳印而已,竟然压制五大神王级强者无数年,也没有半点削弱。

  白衣书生的身体越发的凝实,而且到最后,他竟然已经不再吸收天地灵气,反而身上发出一种奇异的波动,似是和这片天地产生了共鸣,周围的天地灵气不仅没有变得稀薄,反而被这种奇异的波动再次牵引而来。

  书生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出乎意料,这双眼睛虽然很明亮,却没有半点凌厉的神光,乍一看这便是一双普通人的眼睛,而且,他的眼中还充满了迷茫,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一样。

  他茫然地看着眼前正在练拳的男孩,眼中疑惑更深,然后,他又闭上了眼睛,眉头微皱,似是再回想一些事情,一些痛苦的回忆。

  小云儿依然在模仿着那个身影的拳法,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后竟然还有一人,正在竭力的回想着自己的过去。

  骤然间,书生的眼睛猛然挣开,虽然依然没有神光闪现,但是那双眸子此时却犹如深渊,充满了玄奥的神纹,密密麻麻,在他的瞳孔之上闪烁翻飞,如果小云儿此时清醒,能够看到这些的话,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些神纹竟然和周围以空间裂缝布置下来的大阵隐隐间有着难以分割的联系,好像这大阵本就是由这些神纹组成的一样。

  “终于醒来了,多少年了?”

  书生语音心酸,充满了回忆和悲壮,当年的那一战实在是太惨烈了,自己一方设下埋伏,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在高端战力上占了上风,但是优势却并不明显,可是在低端战力上,己方却是差了太远。

  结果,虽然击败敌人,将九成以上的来犯之敌诛灭,他们胜利了,但是却是惨胜,玄光炼神道也被打得灰飞烟灭,连祖师爷都不知道是生是死,与敌人打到了混沌深处,再也没有回来,至少,在他被三尊同阶的强敌围攻,以致湮灭之前,他在诸天万界之中没有感应到祖师爷的气息。

  “没想到,玄光炼神道竟然也到了这般光景,兴衰有度,天道,天道,你若是真的公平无私,又岂会纵容仙魔界诸仙魔和神界诸神如此胡为,以举界之力讨伐我玄光炼神道,若非他们不顾规矩,又岂会有如此多的仙神魔葬身于此?”

  书生口中呢喃,眼中悲哀难以掩去,当年一战,玄光炼神道虽然大部分弟子都已经提前转移,但是高端战力却几乎折损殆尽,连祖师爷都与大敌一起失踪,可谓是损失惨重,说是灭门也不为过。

  书生没有去看小云儿,从他清醒过来以后,就一直在发呆,在回忆着当年的那一场惊天动地的灭门之战。

  小云儿感觉到,自己的拳法越来越圆润,他好像把握住了什么,他不知道具体的是什么,但是却感觉到,这就是他的修炼方向,只要沿着这个方向,他就可以很快明悟先天真意,达到先天境界的极致,进阶破虚境界。

  这套拳法,不只是一套修炼元力的绝世功法,还是一门绝顶的战技。

  他知道,只要他真正的明悟这套拳法的真意,体会到“术”的境界,他就一定可以将这套无上战技施展出来,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他完全地将自己放进了这套拳法的道和理之中,渐渐地,他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战技,那套他所开创出来的,威力远远超过他本身境界的战技。

  如今看来,他才发现,那一招哪能算作战技,不过是神通与战技的初步融合罢了,他机缘巧合领悟了那一式,但却并不是纯粹的战技,虽然威力强大,但是因为它柔和了神通的道理,所以永远也无法达到武道战技中那种真正的“术“的境界,至于“道”?那就更不用想了。

  不过,既然已经发现了弊端,而且如今他又处在这种玄妙的境界之中,那自然便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小云儿的拳势猛然变化,第一战技被他不断地打出,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一战技的威力先是越来越小,因为他将其中的神通道理完全摒弃,想要走出纯粹的武道战技的路子。

  一遍又一遍的演练,小云儿对这一式战技越来越熟练,战技的威力也越来越大,很快便超过了先前,但是却没有了原来的那种恢弘的气势。

  那一式极为普通,没有半点气势,拳势显露,但是却隐含大威力。

  一旁的书生,在小云儿演练第一战技的时候,就已经回过神来,见到小云儿的战技,竟也是吃惊不已,满含兴趣的看着这个十来岁的孩子,眼中极为赞赏。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