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六十八章 雇佣

第六十八章 雇佣

  “不能!”

  萧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这让在场诸人都感到惊讶,尤其是童寰,童家乃是落星城唯一能够与落星商会相抗衡的大家族,落星商会能够以“落星”二字为名,可见其势力强大,而童家能与之不相上下,可见这一家族也非同凡响。

  落星城可是摩云山脉这一片区域,方圆数十万里之中的最大的城池,而今,在这座城池管辖之内,居然有人敢于如此无视童家威严,这让他心中极为恼火。

  而萧剑南则是脸色冷冷的看着,什么也没有说话,他从萧云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极为强大的压力,这是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搏杀,尸山血海的人才能够感应到的煞气。

  另一边老头看着萧云皱了皱眉头,那位落星商会少主则是满含兴趣的看着他,似乎忘记了现如今自己的处境。

  “小子,你知不知道,祸从口出啊?”

  童寰紧紧盯着眼前的小孩子,想要看出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依仗,竟敢如此无视童家。

  不过他失望了,因为萧云对落星城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压根就不知道童家的实力有多大,又怎么会在意这些呢。

  “不知道啊,要不,你教教我?”

  萧云玩味的看着童寰,童寰的修为虽然达到了地仙境界,而且身上肯定还有一些厉害的法宝,虽然现在他不能够全力出手,但是要对付童寰,却还不是问题,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萧剑南呢,他有自己的打算。

  “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不管童寰的反应,萧云转向萧剑南,笑盈盈的说道。

  “什么交易?”

  萧剑南此时终于是提起了一丝兴趣一般,他当然也不会在意童寰的反应,一旁的童寰见此,眼中怒火更甚。

  不过,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萧剑南就不说了,剑道修为强大,实力不弱于他,而萧云,他根本就看不透。

  “一套剑法,助我一臂之力。”

  听到萧云的话,萧剑南眉头微皱,他当然知道萧云的意思,不过他已经与童家有了协议,如果此时倒戈,确实不太合适。

  “你答应童家的只是挡住方才那位强者,你已经做到了,如今,你和童家已经没有任何约定了,童家管不了你,而且,我这套剑法,对你的帮助非常大,你不会后悔的。”

  萧云像是知道萧剑南的想法,开口说道。

  “我先演练一招,你可以看看,就知道值不值得。”

  萧云走到路边,捡起一支枯枝,准备演示一招剑法,让萧剑南见识一下这套剑法的威力。

  “哼,小子,你真当我们是不存在的吗?”

  正在此时,童寰再次开口。

  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萧云的这套剑法必定非凡,一旦让他说动了萧剑南,那他今日的行动就必定要失败了。

  说完这句话,他使了一个眼色,旁边的一个手下似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敢如此藐视我们童家,小子找死。”

  这人话未说完,就见到他张口一吐,一只漆黑色的蜈蚣竟从他的口中飞出,直向萧云的脖颈飞射而去。

  “巫蛊之术?你是巫门修士?好,萧兄,既然有人愿意试招,如此正好,就请萧兄品鉴此法。”

  萧云哈哈一笑,脸上毫不在意。

  但他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更没有半点轻视的意思。

  巫门并不是一个统一的门派,而是一批专修上古巫术的修士的统称,这一类人修为诡异,攻击方式更是千奇百怪,一不小心就可能着了道,萧云自然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这一刻的萧云再也没有先前的那种嬉笑怒骂的样子,反而多了一种气势,那是剑客的意,唯有剑修才会拥有的意。

  场中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被一种莫名的剑道气息压制,体内真元都有些运转不灵了,尤其是萧剑南,他本身便是剑修,对这种气息更加敏感。

  他感觉到自己的剑元力像是在恐惧一般,犹如平民遇到了自己的王者,想要膜拜。

  若非明显的看出萧云身上并没有剑元力的气息,在场诸人只怕都会以为他也是一位纯粹的剑客了。

  手中枯枝犹若有灵,化作腾云之龙,瞬间而已,竟是数百剑刺出,而且每一剑都是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意境打出,让萧剑南瞬间便如遭雷击。

  “世间竟有如此剑法?”

  萧剑南口中呢喃,眼神迷炫,死死的盯着萧云拿着枯枝的那只手,竭力的要记下萧云的这一招剑势。

  然而,这一剑岂同寻常剑法,萧剑南竭尽全力也不过只能够看到三成罢了,想要将其记下,根本不可能。

  “啊!”

  一声惨叫将众人从那种幻境中拉回现实,那攻击萧云的蜈蚣还未接近萧云周身半丈之地,便直接被无匹剑气搅得粉碎。

  巫门修士之中,修炼巫蛊之术的修者,都是靠本身精血精魂蕴养巫蛊,两者之间心神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出手之人,修为不过只有地仙中期罢了,萧云在先天五重天境界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和地仙巅峰的强者正面交战了,虽然败得很惨,但是毕竟地仙巅峰强者也奈何不了他,而今,他的修为大进,这区区地仙中期的强者,岂能奈何他,他所温养的巫蛊,岂能抵挡得住萧云的剑气。

  如今蜈蚣被杀,这人也立刻受到反噬,身受重创,一口鲜血吐出,几乎栽倒在地。

  “好!”

  童寰脸色一变,随即怒意升腾,正要亲自动手,萧剑南却是一声大喝,让他又将这口气吞了回去,脸上被憋得通红。

  “你这是什么剑法?若是能够将其传与我,这交易,我接下了。”

  萧剑南的眼中露出精芒,那是一种志在必得的意志,很显然,这套剑法对他的吸引力极大。

  也是,在场之人,只要是有眼睛的,谁看不出来,萧云使出的这套剑法的价值。

  少女眼神灼灼的看着萧云,似是兴趣极大,而那老头则是露出忌惮的神色,童寰也被萧剑南那一声大喝惊醒,回想之前,看着萧云,眼中神色与之前也有了不同。

  童寰虽然自大,但是却并非蠢人。

  能够拥有如此剑术的人,岂会只是一介散修?

  “好,萧兄爽快!”

  萧云心中大喜,说实话,以他现在的状况,实在是不想再与人动手,仅仅是方才演练了一招剑法,他就感觉到自己体内旧伤又发作的迹象,全身骨骼都隐隐作痛。

  如今有了萧剑南从旁相助,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童少,对不起了,请回吧!”

  萧剑南看向童寰,冷声说道。

  “萧剑南,你……哼,这件事情,没完,萧剑南,还有你,小子,坏我童家好事,你们都等着承受我童家和落星宗的怒火吧。”

  童寰心有不甘,但是他却也清楚,自己一方如今已经没有了半点优势,再打下去,也是徒增伤亡,而且萧云的那一手剑法也让他忌惮万分。

  说完这一句狠话,童寰甩身便走,临走前还狠狠地瞪了一眼萧云,不过,在他的眼底深处,却又有着很深的忌惮。

  “不送!”

  萧云却是丝毫不在意,冷冷的说了一句,他讨厌童寰的那种眼神。

  “萧兄,这套剑法共有三部分,这是第一部分,等到了落星城,我会将后面两部分一起给你,如何?”

  萧云从空间灵戒之中拿出一块古朴的玉简,交给萧剑南。

  这套剑法乃是他从那具天神枯骨上的空间灵戒之中发现的,名为《归元无心剑》,玄妙异常,威力强大,当时见到这套剑法,连他都被震撼了,有一种想要修炼的冲动。

  不过他意志坚强,还是抵住了这种诱惑,因为要想真正的完全修成这套剑法,就必须要是纯粹的剑修才行,他走的乃是武修之路,岂会半途改修他法。

  所以,他也只是在赶路的过程中,将这套剑法的招式记住,体悟了一下这套剑法的意境,想要将其融进自己的战技之中。

  如今见到萧剑南这位真正的剑客,第一眼他就能够看得出来,萧剑南绝对是那种最为纯正的剑修,心无外物,唯有一剑。

  以他的实力,想要弄一件更为强大的神剑并不算难,可是他依然还在使用这么一把神兵利器级别的宝剑,就可以看出他对剑,对剑道的执着。

  传说,真正的剑客,即便只是用一把木棍,若是能够领悟剑道精髓,也一样可以以本身剑道意志逐渐影响兵器,使其化为真正的绝世神剑。

  而萧剑南的这柄剑,剑身之上隐隐有宝光闪烁,很显然,他的目的便是如此,将一把普通的凡兵,以自身剑道意志不断温养淬炼,使其随着自己不断地增强而进阶,只有如此,这柄神剑才能够与自己完全融为一体,发挥出最强大的威力。

  “好,成交!”

  萧剑南声音有些颤抖,他很激动,身为剑修,本应时时冷静,心如止水,但是如今,却因为这套剑法而动了心神,可见这套剑法对他的吸引力有多大。

  “萧兄,你着相了!”

  萧云看出了萧剑南的状况,自知道心神动摇会有什么后果,猛然间一声断喝。

  萧剑南顿时一惊,额头上冷汗涔涔,呆滞在那里,眼中有神剑幻灭。

  “呼!”

  好一会,萧剑南终于平复,恢复了原本的清冷,长呼一口气。

  “多谢!”

  萧剑南看向萧云,眼中虽然依然清冷,但是却也是饱含感激,而后将那玉简收起,他现在还不适合看这玉简。

  方才的一瞬间,虽然短暂,却让他经历了大危机,让他看到了自己心神的破绽,他需要先稳定心神,过了这一关,才能够开始参悟剑法。

  萧云见萧剑南依然无恙,遂转身走向那少女。

  “这位姐姐,愿不愿意雇用我,暂时当你的保镖?”

  萧云的一句话,又让几人惊讶,那老头却是没有任何表情。

  他们不明白这小娃娃在想什么,无端端的得罪童家,现在又要出手保护落星商会的人。

  难道他跟落星商会有关系?众人心中不免有此猜测。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