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八十三章 袭杀张弘钊

第八十三章 袭杀张弘钊

  崎岖的山道上,一个青色的身影正在飞速穿梭着,后背长剑,眼神警惕,时不时的还会猛然停下,转身猛喝一声。

  此人正是张弘钊,被童家派来搜查萧云下落的供奉长老。

  萧云低估了这个家伙的谨慎,或者说是胆小怕死,在听闻有几位地仙境界强者亡命于此之后,他就被吓得不敢再出现了。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位少主子童正竟然如此不知死活,跑到这里来找那个小杀星,想要抢夺人家的神器,结果却被人干掉在穿云山。

  童正乃是那位童家仙人童老六的嫡系后辈,虽然为人狂傲了点,但是他的天赋却是极好的,很受童家老六的看重。

  童家仙人亲自下令,彻查此地,他虽然也有后#台,但是远水解不了近火,再说,仙人开口,即便他的后#台也是要给些面子的,所以就被派到了这个他最不想来的地方。

  从进入穿云山开始,张弘钊便一直心惊胆战,总是害怕有人会突然出手,偷袭他,所以,每走一段路,他都会故作样子的回头猛喝一声。

  隐在暗处的萧云和萧剑云已经被他的这种行为雷得有些麻木了,两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平时在人前仙风道骨的张弘钊,居然如此贪生怕死。

  “待会我会出手,以秘法将其困住,然后你再偷袭,以定魂风龙扇发出最强一击,直接灭杀他。”

  萧云传音给萧剑云,两人的脸色都很凝重,因为这一次来这里的,不只是有几位地仙后期境界强者,还有一位地仙巅峰境界的存在。

  两人的实力很强,在地仙巅峰强者的手中逃命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一次情况不同,张弘钊必然会有一些强大的法宝等保命的招数,两人势必会受到一些损伤,起码,萧剑云肯定要耗尽法力来催动定魂风龙扇的。

  若是此时,被地仙巅峰境界的老家伙截住,只怕即便不死,也会身受重伤,成为来这穿云山的诸多高手的猎物,要知道,如今这穿云山中还留下来的必定是实力强大的强者,那些实力弱小的,早已经被两人吓走了。

  “记住,你只有一击的机会,一击之后,无论成功与否,我们都必须要离开此地,远遁他方,否则的话,只怕我们就会成为瓮中之鳖。”

  萧剑云凝重的点了点头,他虽然很想杀了张弘钊,但是却也明白,此时两人的处境极为糟糕,绝对不能与敌人缠斗。

  张弘钊谨慎的搜索着周围的一切,心里面却在抱怨童家,把他派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人迹罕至,充满危险的地方。

  行不过一段路,张弘钊又是猛然一声大喝,确定了后面没有人之后,便又继续向前行去,准备继续搜索。

  但是就是在这一瞬间,在他确定安全,心神稍有放松的一瞬间。

  他的眼帘之中,一个身影猛然闪现,双拳直接向着他的胸口轰去。

  强烈的危险的感觉让他全身寒毛直竖,眼中瞳孔骤然放大,一双被银辉覆盖着的拳头迅速接近,凶猛的拳风压得他的胸口都有些凹陷了。

  “不好!是他!”

  一个念头闪过,张弘钊顿时就想骂娘,太背了,运气太背了,果然被偷袭了。

  萧云却不会给他多少时间再抱怨,双拳力道加重,直直的轰向他的胸口。

  不过这张弘钊虽说怕死,但是战斗经验却也丰富无比,心中虽然慌乱,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乱。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看来这家伙被人追杀偷袭的多了,已经练出了这种不是神通的保命神通。

  就在萧云的双拳距离张弘钊胸口仅仅半尺之时,张弘钊双手交叉,猛然间有五道法力匹练喷出,瞬间将萧云的双拳捆缚。

  萧云只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像是打进了无尽泥淖一般,被一种软绵绵的,根本无处着力东西阻拦。

  定眼一看,就见到张弘钊的双手之中扯着一方罗帕,上面绘有一片大海,海中有一船夫,此时他的双拳便打在了那大海之上。

  就在此时,海中船夫竟然扭头向他看来,抡起手中船桨,轰然砸向他的双拳。

  没有任何响声传出,但是萧云却感觉到自己的双拳一阵剧痛,若非他早有准备,早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身上保命的东西极多,只怕那船夫这一下就能把他的手骨打断。

  强忍剧痛,萧云猛然间再次加力,体内银色真元疯狂涌进双拳之中,一时间,那双拳头银光大放,让张弘钊都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喝!”

  一声暴喝,萧云双拳不仅不收回,反而猛地向前一送。

  轰

  一声巨响,庞大的气浪卷出,将周围的草木山石全部击成粉碎,在张弘钊恐惧的眼神中,他的那方赖以保命的罗帕法宝瞬间被萧云一拳轰成碎片。

  一股巨力传来,张弘钊只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太古神山轰然撞到,上身的衣服瞬间爆碎,他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胸骨爆碎和心脏引爆的声音。

  胸口凹陷,口喷鲜血,张弘钊直接被萧云这一拳轰飞。

  而萧云也不好受,那方罗帕很是不凡,虽然品阶不高,但是防御力却极为强大,萧云的拳力远远超过了这方罗帕的防御力,但是将其轰碎,他也受到了严重的反噬,双拳之上已经是血肉模糊,隐隐可以看到有白骨闪现。

  与此同时,萧云也感觉到,一个强大的神识在刚才那一瞬间降临此地,显然,那位童家的地仙巅峰强者已经发现了这里的情况,很快就会赶来。

  不过,既然已经被发现,萧云也就再无顾忌,必须要全力以赴,尽快解决战斗。

  “杀!”

  一声暴吼,萧云瞬间追上正口喷鲜血,飞速后退的张弘钊,不顾手上的伤势,再次出拳,向着张弘钊的脑袋轰去。

  “你……”

  张弘钊眼中恐惧,他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大胆,实力竟然如此强大,原本他还自信即便遇到萧云,自己可能不是对手,但是起码将他缠住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今他才发现,这个家伙的真正可怕的地方,不是他的实力强大,而是一旦战斗起来,不顾一切,不顾生死的那股子狠劲儿。

  他现在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口中在不停的咳血。

  而萧云却不管这些,拳头趋势丝毫不变,径直向着他的头颅轰去。

  正在此时,张弘钊猛然间强忍痛苦,伸手拔出后背上的那柄神剑,身为练气士,他本可以以法诀御剑,但是他知道,眼前人绝对不会给他施展法诀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完全炼化这柄神剑,跟这柄剑真正的心神合一,无法发挥它的威力。

  长剑撤出,寒光万丈,萧云感觉到自己的皮肤都好像是要被这寒芒剑气直接撕裂了一般。张弘钊手持长剑,直向他的手腕削来。

  神剑非凡,锋利无比,萧云若是不管不顾,继续出拳的话,绝对会在打爆张弘钊的头颅之前,被削断手腕。

  然而,让张弘钊诧异的是,萧云却根本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对一边的神剑视而不见,依然轰向他的头颅。

  萧云的狠辣,张弘钊算是彻底见识到了,虽说日后修为强大了,可以做到肢体再生,但是这么小的年纪,就断了一只手,而且还是在这种危险地境地下,怎么看都不怎么划算,可是这个孩子,却似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手一般。

  他心里决定,今日若是能够逃离,就马上有多远走多远,绝对不再跟这个小疯子见面了。

  一杆破烂古朴的断笛出现在张弘钊的左手之中,就见到他左右开弓,右手神剑趋势不变,削向萧云的手腕,左手断笛则直接点向萧云的拳头。

  就在他手中的神剑断笛即将接触到萧云的手腕和拳头的一瞬间,张弘钊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动作变慢了,他好像陷入了无尽的江流之中,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然后,他就发现,在他的头顶,有一方大印,正散发着幽幽青光,将他笼罩,禁锢,大印之中的那种威势,竟然远远超过了当日那柄神器定魂风龙扇的威势。

  “两件神器?”

  张弘钊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句话,就见到一只拳头,血肉模糊,还有森森白骨露在外面,绕过神剑和断笛,直直的轰向他的头颅。

  危机之下,张弘钊猛然一个仰头,身体向后倒去,不过却依然没有逃过这个拳头的攻击。

  轰

  “啊!”[*妙*筆\*閣]更新快

  张弘钊一个侧身,避过了头颅,但是那只拳头却直接轰在了他的左肩膀之上,血肉爆碎,白骨夹着碎肉,鲜血纷飞,他的半边身子直接被轰碎。

  “还不出手?”

  萧云一声狂吼,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原本就是带伤之身,后被罗帕反噬,又强行动用玲珑灭仙印,萧云也是消耗极大,又被神剑剑气所伤,终于再难以忍住。

  张弘钊在听到这一声狂吼之时,瞬间反应过来,前几日,还有一人和他一起偷袭诛杀了落星城诸多强者。

  他猛然转头,却只看见道道龙卷狂风将他包围,狂暴的风力直接把他的肉身撕裂,连元神都来不及逃出,便化作点点灵光,消散在天地间。

  顾不得其他,萧云一个箭步,收起遗落在地上的神剑断笛,而后,收了定魂风龙扇,扛起身材比例与他完全不对称的萧剑云,以真元将自己的伤口封住,钻进密林之中,一路上不时以草木汁液掩盖气息行踪。

  诸多动作,一气呵成。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