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零九章 博弈开始

第一百零九章 博弈开始

  第二日上午,林家正厅,正有几人高坐,林鹤鸣亦是在列,而且高坐首位,在他的右手边,是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约莫五十岁左右的样子,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个账房先生,但是一身的修为却也是不凡,竟是达到了地仙后期境界。

  左手边则是两名身着劲装,面色冷峻的男子,修为亦是达到了地仙后期境界,身上煞气萦绕,看来也是杀伐果断之人。

  “二弟,伤势好些了吗?”

  看到林鹤升气虚体弱的样子,林鹤鸣有些担忧的问道。

  “大哥,我这点伤没有大碍,只是……只是小弟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这胡家根本就是小人得志,他们看来真的是想将我们取而代之,大哥,我们若是就这么一直忍着的话,只怕很快,我林家在落星城将再无立锥之地了……咳咳咳……”

  林鹤升站起身来,面色愤怒,情绪有些激动,话未说完,便是开始咳嗽起来,嘴角也有血迹出现。

  “二弟,不要这么激动,注意身体!”

  林鹤升赶忙起身,扶他坐下。

  “家主,二爷说得对,如果这么下去,我们不加反击的话,胡家定然会得寸进尺,到时候,我们林家绝无活路啊!”

  左侧首位的那名男子杀气腾腾,声音冰冷的说道。

  “是啊,家主,我们不能就这么忍气吞声。”

  他旁边的一人,身上的杀气丝毫不比他弱。

  “鹤言,鹤平,你们虽不是我林家嫡系血脉,但是这么多年来对我林家忠心耿耿,更是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现在,还不是跟胡家硬拼的时候,胡毅已经是天仙,即便只是伪仙人,他的实力也绝对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所以,为了整个林家,必要的让步不可避免。”

  林鹤鸣微微一叹,他何尝不想和胡家一决生死,但是身为家主,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绝不能够只凭一时血气行事,言到此处,林鹤鸣心中不禁想起昨晚的那道身影,心中也有一丝希冀,不过随即便是被他压下,那道身影很显然还没有进阶天仙之境,凭借他的实力,想要杀胡毅,根本不可能,只有亲身面对,你才能够明白,天仙之境的强者有多么的可怕。

  就在他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衣,约莫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冲了进来,这年轻人长的剑眉星目,修为赫然也达到了地仙中期境界,看来亦是一名天才级的人物。

  “父亲,父亲……”

  这年轻人边走边喊着,神情兴奋。

  “钟儿,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稳重,无论做事,还是做人都要稳重,冷静,不要老是这么慌慌张张的,说吧,有什么事情?”

  林鹤鸣声音严厉,不过却又充满了关怀,其他几人见到年轻人进来,原本的肃杀和杀机亦是瞬间消散,面色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父亲,今天一大早,胡家新任家主*之,还有大长老胡愈之,两个老家伙的脑袋被人挂在了东门楼上,旁边还写着‘胡氏当诛’几个字。”

  年轻人极为高兴,说话的声音也不小。

  “什么?”

  厅中几人同时转身看向年轻人林钟,面色震惊,很显然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胡毅刚才进阶天仙之境,便退居幕后,将家主之位传给了自己的长子,而今,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位新家主的脑袋便被挂在了城楼上,这绝对是在打胡家的脸啊。

  “我说,胡家家主和大长老的脑袋被人挂在了东门上……”

  林钟似乎是被几人的表现吓住了,吞吞吐吐的开口说道。

  “哈哈哈,苍天有眼,定是这胡家这些日子太过嚣张,以至于得罪了什么强者,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次脸,哈哈哈,痛快,痛快,真想结识这位强者,好好的谢谢他,给我林某出了一口恶气。”

  不等林钟说完,那林鹤升便是大笑出来,高兴地说道。

  “是啊,真想知道这位强者是谁,痛快啊,胡家,看你们还敢如此嚣张。”

  林鹤言和林鹤平也同样是拍手称快。

  “钟儿,你先下去吧,我和你二叔,言叔他们有些事情要谈。”

  然而,林鹤鸣却是面色微变,略微思索,便让林钟退下,声音都有些阴沉,让林钟几人都是摸不着头脑。

  “大哥,怎么了?”

  林鹤升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大哥面色如此阴沉难看,心中有些不解,胡家遭难,他们应该高兴才是,大哥怎么会如此呢?

  “鹤言,鹤平,你们两个立刻召集所有家族地仙中期境界以上的强者回归,家族之中所有阵法禁制随时准备开启,做好殊死一战的准备,鹤升你立刻带着家族中的小辈以及老弱妇孺,从家族密道离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回来。”

  林鹤鸣的声音极为低沉,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了一般,眼底深处还有一丝不安和疑惑。

  “若是,若是两天之后,还没有我的消息,你们就隐姓埋名,不要再出现在落星城附近了。”

  “大哥,你这是?”

  林鹤升不是傻子,他听得出来林鹤鸣的语气,那是要与敌人玉石俱焚的决心。

  “大哥,我也是林家的一份子,既然要跟胡家开战,那我岂能就如此逃离,当逃兵?我林鹤升死都不会做的。”

  林鹤升面色坚毅,声音洪亮的说道。

  “是啊,家主,既然要跟胡家拼死一战,那就竭尽全力,我看那些老弱妇孺离开就是,地仙以上的强者都应该参战,打胡家一个措手不及。”

  林鹤言战意盎然。

  “行了,其他的都别问,我已经决定了,你们立刻去做,记住,一定要快。”

  林鹤鸣没有让他们再说下去,便严厉的打断了他们的话,几人眼见林鹤鸣如此,也知道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不可改变,林鹤升虽然还想争辩什么,不过却被林鹤言拉住,三人一起离开了正厅。

  整个大厅之中,就只剩下了林鹤鸣一人,再次叹了口气,缓缓地坐在椅子上面,林鹤鸣的面色开始变得无奈。

  “来人!”

  许久之后,已经接近午时,林鹤鸣眼中的犹豫逐渐消失,被坚定所取代。

  “家主,有何吩咐?”

  一个黑影出现在厅堂之中,微微躬身,低声说道,声音阴沉,隐含戾气。

  “去取一盆兰花,放在正门前!”

  黑影似乎顿了一下,像是没有听明白林鹤鸣的话一般,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回了一声之后,便隐没在了墙角阴暗之中。

  林家大门外,远远地地方,有一个小茶馆,平日里人不多,很是幽静,此时,茶馆二楼,靠窗子的一个座位上,以为身着白衣,风流倜傥的青年正悠然而坐,手中一个小小的茶杯,时不时的小抿一口,似是极为惬意的样子。

  林家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着青衣的老者,抱着一盆兰花出现在大门口,然后走到大门的右侧,一个石阶下,将兰花放在了那里,然后看了看周围,便又起身进入大门。

  就在这老者将兰花抱出来的时候,茶馆之中的青年手中茶杯稍稍一顿,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继续静心品茶。

  “这位……公子,能否请您移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入耳中,青年抬起头来,面色有些不悦,却看见茶馆小厮面色尴尬地看着他,颇有些可怜。

  “怎么回事?”

  青年开口,声音隐隐有些愠怒,他正在想事情,突然被人打断,心中却是很是不喜。

  “这位公子,可否请您到那边的座位上品茶?实在是不好意思,您今天的茶资小店全免,还请公子行个方便。”

  小厮的面色有些红,应该是个新手,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为何?”

  “因为这个位子早就是我们小姐定下了的。”

  小厮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便传了进来,青年转首看向声音源头,却见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二十来岁的样子,虽是丫鬟,却也是面若桃李,煞是姣好,正小跑而来。

  在她的身后,一个身着粉色长裙,长发如缎,明眸皓齿的少女正笑脸盈盈,向着这边走来,眼见座位已经被青年占了,眉头微微皱起,不过却是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向着这边走来。

  “是她?”

  青年心中暗道,他清楚的记得,七年前,他第一次来到落星城,与童家五公子冲突之时,正是这个女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将童家公子骂了一顿,极是刁蛮,不过却是心善之人。

  这青年正是萧云化身,有了偷天换日经,虽然未必能够骗的了天下人,但是起码在这落星城之中,应该还没有人能够认得出他来。

  眼前的少女比之七年前已经稳重了许多,至少没有像七年前一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上来抢位子,虽然这女子是童家人,但是萧云对她却是没有半点恨意的。戮神绝天:.

  七年前的事情让他知道,这女孩虽然生在大富之家,但是却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从未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看不起其他人,不过,这个丫鬟却不是七年前那个了。

  “喂?”

  许是萧云有些愣神,看着童家小姐时间长了些,那丫鬟面色不悦,直接在他的面前挥了挥手。

  “我家小姐可是童家大小姐,这么多年,经常来此品茶,一直都是做这个位子的,落星城没有人不知道的,小子,看你面生,刚来落星城,这一次就饶过你了,快把位子让出来吧。”

  丫鬟话让萧云很不爽,原本他还打算让出位子的,可是听了这丫鬟的话,萧云的面色却是冷了下来。

  “让我让位?你是什么东西?”

  萧云冷冷地看了一眼丫鬟,冷声说道。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