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心有高山,可观大海

第一百二十九章 心有高山,可观大海

  看着外面嚣张笑着的五人,萧云面色阴沉,却是双手翻动,道道法力涌出,就见到覆盖在宅院之上的阵法护罩渐渐变淡,消失不见,那四名蜕凡巅峰的外门弟子也同时停止了攻击,回到了锦衣公子柳含阳身边。

  萧云迈步,走到柳含阳面前三丈之地,看着柳含阳,柳含阳被他盯得有些发毛,不过,他还是认为,萧云打开阵法,就是服软了,毕竟,他的身边可是有着四位蜕凡巅峰强者的,而萧云此时表现出的修为也不过是蜕凡巅峰罢了。

  “哈哈哈,还算你识相,马上跪下,给本公子磕九个响头,再自废五成功力,本公子今日就饶你一命。”

  柳含阳大笑一声,嚣张的说道。

  “柳公子,你误会了,我云霄此生只跪父母,其他人,没有资格让我下跪,我打开阵法,为的是让你们知道一件事情。”

  萧云下巴微抬,盯着柳含阳,微微一笑,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很容易让人以为,他虽然不愿下跪,但是却有些服软了。

  “看来,这小子能够在星辰炼神道那样的地方活下来,也有些道理啊,知道审时度势,好汉不吃眼前亏。”

  “哼,那又如何,没有一颗强者之心,终究是走不远的,这小子,这么容易就屈服了,看来将来,难有大成就。”

  “知时务者为俊杰,要是连命都没有了,就是再有天赋,又有什么用?”

  萧云打开阵法,让周围的众人极为诧异,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先抵抗一阵子呢,毕竟,这世上,天才总是高傲的,尤其是这种刚加入宗门的人,还没有找准自己的位置,面对所有人都不会服输。

  但是,萧云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又让他们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们,你们,是在作死!”

  萧云盯着柳含阳五人,微微笑着,一字一句说道。

  “这家伙,够狂啊!”

  另一座山峰,历山峰巅峰之地,两道身影并肩而立,望向这个方向,似乎是能够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其中一道身影开口说道。

  “怎么,对着小家伙有兴趣,要不你把他收入门下?他可是这一批弟子中,唯一一个从星辰炼神道中活着出来的蜕凡境界的弟子,纵观我们落星宗数万年历史,能够从中走出来的蜕凡境界的弟子也没有多少,他们大部分可都成为了本宗能够独当一面的强者。”

  另一个人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声音有些苍老。

  “是有些兴趣,不过,终究修为太低了,如果他能够在二十年内达到虚境巅峰,三十年内进阶地仙境界,倒是可以好好培养一番。”

  另一个声音似乎颇有兴趣,却又有些遗憾的说道。

  “呵呵呵,若是真的如此的话,还能轮得到你?那十三座主峰上的主人可也都盯着这小家伙呢,若是他真能在三十年内进阶到地仙境界,只怕会有不少人插一手呢!”

  “说的也是,不过,也是没有办法,我们宗门每年陨落的低阶弟子太多了,若是不能成长起来,再天才,又能如何?”

  “是啊,再天才,若是不能成长起来,又能如何?”

  两人的声音均有些感慨,随后便隐没在了云层中,消失不见。

  而浦涧峰这边,此时却又是炸开了锅,没有人能够想到,萧云竟然如此狂傲嚣张,根本不把这柳含阳放在眼里啊。

  “还以为是个聪明人呢,原来还是个蠢蛋,你若是躲在阵法之中,那柳含阳还未必能奈何的了你,等到长老到来,自然会从中调和,可惜……太自负……”

  人群中,一个中年人,面色有些不忍,看着柳含阳的眼神有些恨意,却又有些躲闪。

  “这家伙,有胆色,不管结果如何,这小子,老子还是很佩服的。”

  “佩服?可惜,这小子这一次,即便不死,只怕也要脱层皮了,以后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只怕就要出点事故了,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发生了。”

  “希望这小家伙能够幸运点,不要那么早就……”

  小院前面,柳含阳和四名蜕凡巅峰境界的强者面色难看,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少年了,从来都没有人敢跟他们这么说话,而今,不仅有人说了,而且还是当面说了出来,这绝对是打脸啊。

  “小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四大蜕凡巅峰强者之中,一个面色阴鸷,长着一双三角眼,个头矮小的家伙,眼睛微眯,看着萧云说道。

  “看来,你们不仅仅是作死,耳朵还有问题啊!”

  萧云直视此人,丝毫不让,本想安宁度日,却没有想到还是有麻烦上门,既然如此,那就索性闹他个天翻地覆。

  “好狂傲的小子,就让师兄来教教你,年少轻狂没有错,但是太狂了,是要闯大祸的。”

  另一个人,手中一把长幡,阴森森的,让人看起来不舒服,嘿嘿一笑,向着萧云走来。

  “记住,我叫戈剑。”

  随即,那长幡一抖,便见到数千妖兽魂魄,在一头三阶妖兽真魂的统领下,汹涌而出,而后组成了一头高达数十丈的巨大怪兽巨猿,狂暴的气息让周围观战的众人都不得不后退数百丈,萧云也瞬间腾空,脚下一柄普通的飞剑,立身在巨猿面前五十余丈之地。

  吼

  巨猿扬天怒吼,双爪捶胸,像是在向萧云示威,一双巨大的眼睛竟然像是有着灵智一般,盯着萧云,凶残嗜血。

  “宝器?”

  萧云盯着那杆长幡,微微有些惊异,他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有宝器,而且还是这种强大的以兽魂炼制的宝器,看样子,这宝器之中的兽魂甚至于还保留了一丝灵智,这种炼器手法可谓是极为高明。

  “蜕凡境界就能够御剑飞行?果然是天才,不过,可惜,惹了不该惹得人,小子,受死吧,这可是师兄我费了老大劲,几乎命丧黄泉,才从千蕴宗遗址之中得来的上品宝器,能够死在这件宝器之下,你也不枉此生了。”

  戈剑极为得意,这件宝器是他拼命得来,这么多年来,已经无数次救过他的性命,斩杀敌人,他相信,这一次依然会手到擒来。

  要知道,千蕴宗可是无数年前雄霸摩云州,青岩州的霸主,而且其最为强大的,便是炼器之术,这杆长幡竟是从千蕴宗遗址之中得来,虽然只是宝器,但的确有其不凡之处。

  “哼,这里是落星宗,你就不怕长老的惩罚吗?”

  萧云面色淡然,虽然那巨猿的气势极是强大,而且很显然,这个戈剑不是一个良善之人,此次出手没留一点余地,绝对是要一击必杀,这让他心中冲起一股怒火。

  “哈哈哈,你还是不明白,在这浦涧峰,那是柳少说了算的,到时候,我们有的是借口,让你死的不明不白的。”

  戈剑一位萧云怕了,语气之中更显张狂,同时,那巨猿轰然向前,冲向萧云,一双巨爪,向着萧云的天灵盖狠狠的抓去。

  “原来如此,看来在这落星宗也不例外,实力,才是本钱啊,哼,想杀我?同阶之中,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击败我呢,区区一件宝器,你就以为自己稳操胜算了吗?”

  萧云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体内真元运转,皮肤之下隐隐有银光闪烁。

  轰,吼

  瞬间,萧云便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和巨猿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响传出,紧接着,又是一声凄厉痛苦的巨吼,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之中,那巨猿竟然直接就被萧云撞得粉身碎骨,化作点点灵光,消散,只见一道道黯淡无光的兽魂飘飞,被长幡吸收,那长幡之上的光芒亦是黯淡了不少,威能大损。

  “你?”

  而戈剑,则是眼神惊恐,面色苍白,随后一口逆血吐出,昏了过去,他已经将这杆长幡祭炼成了本命神兵,此时神兵受损,他自然也会受到牵连,身受重创,当然,这是萧云手下留情的结果。

  因为他感觉到,周围各峰之上,有不少人在关注着这里,甚至于,苍黎峰主峰上都有一股隐晦的神识时不时的在他的周围飘荡,若是他下狠手的话,必然会有人出手阻止,到时候,有些人就会找到对付自己的借口,柳含阳几人挑衅,他可以出手伤他们,但是若是下杀手,那便有些过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这家伙不是蜕凡巅峰境界吗?怎么会这么强?”

  远处一片哗然,那中年男子亦是震惊的喃喃自语,不敢相信。

  “他是练体修者,难怪如此自信,练体修者修炼艰难,但是在前期,的确要比一般的修炼者强大许多,不过,仅仅凭借这个,就像对付柳含阳,还是不够的,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惊人表现。”

  远处的哗然没有对萧云产生任何影响,而柳含阳四人则是像看鬼一样看向了站立飞剑之上的萧云,不敢相信,他竟然只是一招就解决了戈剑,要知道,拥有那杆长幡宝器兽魂幡的戈剑,可是能够和地仙初期强者一战的。

  “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战力,臣服于我,今日之事,本公子就当没有发生,日后你会得到更多的资源修炼,也没有人会再来打扰你。”

  柳含阳虽然狂傲纨绔,但是却不是一个蠢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臣服于你?”

  萧云看着柳含阳,面色淡然,摇了摇头说道:“我孤身一人,修炼到如今的境界,靠的,就是心中那不屈的意志,身为修者,本就是与天争命,若是心中有了臣服之念,也便断了日后的修炼之路,你的资质亦是不错,又有人为你付出,提供那么充足的资源,然而,你的修为却依然没有进步,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那是因为,我虽居方寸之地,然而我心有高山,可观大海,而你呢,虽坐拥天下,但你眼中所有,却仅仅是那张宝座之前的一隅之地,你,如何与我比?有何资格让我臣服?”

  萧云的声音洪亮,振聋发聩,让观战的人群中许多人都面露思索之状,那中年人更是面色微惊,神情一震,然而,柳含阳却将这一番话,当成了萧云对他的挑衅,对他的侮辱。

  “你?好,好,好,不愧是这一次考验唯一一个从星辰炼神道之中活下来的蜕凡境界强者,今日,本少就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是有多硬?”

  柳含阳面露杀意,盯着萧云,开口暴喝。

  “吴鹏天,任火,李峰,随本公子一起,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话音方落,便见到一件古钟,上面满是斑驳的锈迹,从柳含阳的天灵盖顶门之上出现,古老狂暴的气息笼罩一切,镇压一切,向着萧云的胸口轰击而去,赫然是一件残缺的顶阶灵宝。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三人亦是各出手段,吴鹏天,也是先前四人中年龄最长的一人,祭出一座洁白如玉的玉楼,顶阶宝器的气息荡漾而出,向萧云直接撞去,让萧云略微震惊,落星宗果然不愧是名门大教,区区几个外门弟子,竟然都能够拥有宝器。

  任火则是祭出了一柄火焰神剑,亦是中品宝器,化作神炎,向着萧云眉心刺去,所过之处,空间都被灼烧。.!

  李峰祭出的则是一件伞状的上品宝器,只是一出现便镇压向小云的头顶,一股强大的镇压之力,向着萧云身上笼罩而去。

  他们都知道,萧云是炼体强者,近战强大,此时自然不会再蠢到和他近战,而是祭出法宝,远攻萧云。

  先前几人攻击宅院阵法,不过是用的普通的法宝,如今眼见萧云实力强大,四人才明白萧云的棘手,便不再保留,各自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若是萧云仅仅是蜕凡巅峰境界的修仙者,若是落星宗长老们不出手干预,只怕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可惜,他不是。

  “喝!”

  萧云一声暴喝,身体瞬间暴涨数丈,上身**,全身的肌肉如虬龙般盘在身上,颇有一种暴力美感,当然,现在可没有人有心思去欣赏这种美。

  就在四件法宝即将降临之时,萧云双手成拳,瞬间击出,不过一个呼吸,就打出了数千拳,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断传出,让人头皮发麻,法宝神光迸射,更是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足足一刻之后,那响动才渐渐平息下来,四人才打算收回自己的法宝,想要看看这家伙是不是被砸成肉酱了,但是神光散去,里面的情景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