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起冲突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起冲突

  “这小子,定然是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那裘众可是地仙境界的强者,他一个区区虚境小修士,只怕一个照面就要尸骨无存了。”

  “听说这家伙是从星辰炼神道之中生存下来的唯一一个蜕凡强者,说不定真有什么厉害的保命之法呢,不过,这家伙看来也不凡啊,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修炼到了虚境中期境界。”

  “虚境中期又怎样?在地仙强者面前依然是蝼蚁,这一次他得罪了柳公子,那简直是找死。”

  “嘿嘿,没有完成任务,这下,他可要倒大霉了,柳含阳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周围的弟子一个个同情的看向萧云,也有些是幸灾乐祸。

  “怎么?师弟,不打算跟师兄分享一下你这些日子的收获吗?”

  柳含阳眼睛微眯,死死的盯着萧云,想要从萧云的身上看出些什么,前些日子,他的大哥柳晨派出原岩,去了结萧云,然而到今日,那原岩都没有回来,而萧云却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这让柳含阳心里面有了一些顾忌,所以他才会派人日夜监视功德殿,萧云刚一回来,他那边就得到了消息,赶了过来。

  “我看这小子,一定和在星辰炼神道中一样,躲了起来,没有完成任务,柳师弟,宗门规定,完不成任务的话,可是要被罚进入思过崖半年时间,期间断绝一切丹药供应,小的这就上报宗门,让这小子去思过崖。”

  一旁的中年人一个小跑就到了柳含阳旁边,讨好的说道。

  “不要那么着急嘛,云师弟刚回来,得让人家休息休息。”

  柳含阳依然是面色含笑,看着萧云,但是这么长时间下来,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当然,他心底也不认为萧云区区虚境中期的实力,就能够杀得了地仙巅峰的原岩,此时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小子定然是一出宗门就躲了起来,原岩应该是没有找到他,又另有要事耽搁了,才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师弟倒是好气魄,为了活命,竟然甘愿在思过崖受罚半年,师兄真是佩服啊,佩服,不过,师弟你实力强大,想来受罚半年之后,也还是有实力参加内门考核,加入内门的。”

  “好了,柳师弟,这宗门规矩不能改,云师弟既然没有能够完成任务,而且还拖延了十多天,有畏罪潜逃的嫌疑,依照宗门规定,当在思过崖受罚一年,云师弟,你可有话说?”

  中年人和柳含阳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极尽全力的挤兑萧云,在他们眼里,萧云区区虚境的修为是绝对无法杀死裘众的,这正是一个绝佳的报复他的机会,思过崖乃是落星宗专门用来惩处犯下大错弟子的地方,上面有仙君强者布置的阵法,让思过崖的灵气稀薄到了极点,加上没有丹药供应,这一年时间,就足以让普通弟子与其他弟子的差距无限拉大。

  “去思过崖一年?这小子完了,那里可是根本没有办法修炼的啊。”

  “谁让他这么硬气,竟然刚来就敢得罪柳含阳,唉,太傲气了。”

  “还有半年就是内门弟子考核,这小子这下完了,起码要等到明年才能进入内门,加上这一年时间不能修炼,他和我们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中年人的话,顿时让周围的人一片哗然,看向萧云的眼神已经变成了不屑,一年之后,也许他们和萧云便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实际上,萧云即便不完成任务,实际上也不至于受到这样的处罚,但是谁让柳含阳有一个核心弟子的大哥,还有一个仙君强者的爷爷呢。

  “呵呵,柳含阳,你似乎没有弄明白身份,你我都是外门弟子,而如今,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虚境中期,你却是虚境初期,你应该叫一声师兄,而不是师弟,可不要乱了辈分啊。”

  就在众人叽叽喳喳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平静的声音传了出来,瞬间让混论的功德殿寂静了下来。

  “这小子,够胆色,都这样了,竟然还敢去撩拨柳含阳。”

  “简直是不知死活啊。”

  柳含阳倒是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属下的那些人却是不愿意了。

  “小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敢让柳师兄叫你师兄?”

  说话的人面色阴鸷,长着一双三角眼,个头矮小,正是曾经败在他的手上的戈剑,此时他的修为已经是虚境初期了,不过看起来有些虚浮,想来也是方才进入这一境界。

  “没想到,死到临头了,你竟然还如此冥顽不灵,哼,一年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哈哈哈。”

  另一边,吴鹏天亦是得意的说着,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想到了一年后,将萧云踩在脚下的情形,有些得意忘形了。

  “好了,不要多说了,云师弟,师兄就等着你一年之后从思过崖出来,到时候,师兄一定会送你一份大礼的。”

  柳含阳眼见萧云镇定无比,似乎根本不怕被关入思过崖,他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半点端倪,而且面对萧云,他的心底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让他感到烦躁不安,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遂不耐烦的说道,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哈哈哈,对,一年后,师兄们一定会给你一份大礼的。”

  其余诸人见此,亦跟着附和。

  “你们好像忘了一件事!”

  萧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向柳含阳和那个中年执事,让两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中年执事更是被萧云看的有些心虚,只感觉心底发凉,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被他归入了错觉的范围,一个小小的虚境强者而已,岂能威胁到他这个地仙强者。

  “哦?师弟还有何话说?”

  中年人面色有些不耐烦。

  “第一,我是回来晚了,但是却不代表我没有完成任务,第二,即便我没有完成任务,也不代表我非得去思过崖,这位师兄,你太心急了。”

  萧云缓步走到中年人面前不到三尺处,吓得中年人不自禁的后退三步,随即又醒悟过来,脸上有些懊恼,但是看到萧云那平静的眼神,他却总感觉到一股子心惊肉跳。

  “这么说,你杀了裘众?”

  中年人面色疑惑,很明显根本不相信萧云的话,即便是他自己,自认面对裘众都是没有活路的,他可是清楚的知道,死在裘众手下的地仙巅峰强者可不止一位,柳含阳的小动作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哈哈哈,你就是想要免掉处罚,也该找个像样的理由来,你杀了裘众?糊弄鬼呢吧。”

  不等其他人多说,柳含阳身边的戈剑那尖利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是啊,李师兄,如果你去杀裘众的话,你觉得你能办到吗?”

  任火亦是面色戏谑,看向中年人,认真的问道,那中年人摇了摇头。

  “死在裘众手上的地仙巅峰强者至少都有三位,我?只怕碰到了他,几乎是必死的。”

  这位李姓中年人倒也有自知之明。

  “是啊,李师兄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地仙后期了,都没有丝毫把握赢得了那裘众,就你?一个连地仙境界都不到的小子,还妄想击杀裘众?”

  让任火和戈剑这么一搅和,原本已经震惊于萧云能够斩杀裘众的众弟子,顿时清醒过来。

  “是啊,那裘众我听说过,据说栾岳峰上的朱武子师兄就是死在他的手上,朱师兄那可是地仙巅峰的强者啊,这云师弟不过是虚境中期的强者,虽说这世上不乏能够越阶挑战的天才,但是这越的也太多了吧。”

  “原本只以为这小子太过傲气,没有想到吹牛的功夫也不错啊,居然脸不红气不喘的。”

  “可惜,还是太年轻了,心浮气躁,不懂得隐忍啊。”

  萧云没有理会周围的议论,连任火二人的话也直接忽视了,转头看向柳含阳。

  “师弟还真会说笑,那裘众的实力百倍于你我,想要杀他,不可能的,师弟可知道,这欺瞒宗门,谎报功绩的罪名可是很大的。”

  “哦?那柳师兄,若是我做到了呢?柳师兄当如何?”

  看着萧云自信满满的样子,柳含阳心中一个激灵,莫非他真的杀了裘众,不可能的,不可能。柳含阳被自己的想法都吓了一跳,他承认,萧云是个天才,同境界之中,少有敌手,但是那裘众可是连地仙巅峰强者都奈何不了的人,又岂是萧云这个小小的虚境修者能够奈何得了的。

  “你若是真的杀了裘众,小爷今天就向你磕三个响头。”

  柳含阳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旁边的戈剑便大声叫了出来,他被萧云轻易的打败,心中早已经嫉火焚身,恨不得将萧云碎尸万段了。

  “但是你若是无法证明你已经杀了裘众的话,嘿嘿嘿,那你就脱光衣服,在这浦涧峰之上,爬上一圈,如何?”

  萧云再次看向了柳含阳,却没有理会戈剑,在他的眼里,也就这柳含阳稍微值得注意一下,这家伙虽然看起来是个纨绔,可是却也是心思细腻之辈,不过,很显然,面对自己,他注定要失败了。

  然而,萧云的无视却让戈剑更加愤怒,而萧云的沉默,倒是让他以为萧云是心虚了,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再次出言相逼。#~&妙*筆\*閣?

  “怎么?不敢了?果然是在撒谎,李师兄,这欺瞒师门之最该当如何?”

  “对,他定然是在撒谎,李师兄快点治他的罪吧,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满口胡言的小子。”

  柳含阳身边的几人以为自己以防占了上风,就开始煽风点火起来,恨不得立刻就把萧云扔到思过崖,然后再好好踩几脚。

  “哼,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这赌注不公平,这样,若是裘众死了,就是我赢了,你就如先前所说,脱光衣服,在浦涧峰上爬一圈,否则,就是我输,如何?”

  萧云嘴角依然带着笑意,看向戈剑,眼中的挑衅和轻蔑丝毫不加掩饰。

  原本因为萧云那种胸有成竹的自信,而有些动摇的戈剑,在看到萧云的眼神的时候,猛然间就是心中一股无名火腾地烧了起来,柳含阳似乎看出了不对劲,正要出言阻止的时候,他就已经大吼了出来。

  “好,我答应!”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