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三劫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三劫

  天际之上,那广阔的雷海似乎与萧云所在的雷海产生了某种奇异的感应,不,确切的说是和下方雷海之中的毁灭之力产生了感应,让整片雷海更加狂暴,恐怖的毁灭之力越来越强大。

  “这就是第一波的天劫吗?那就看看,是你先毁灭我,还是我借你之力,让我的肉身真正的迈入中品神器的强度。”

  萧云眉头微微一皱,紧接着眼中便是厉芒闪烁,盯着天空中的雷海。

  此时的萧云已经是只剩下了一颗头颅和一颗心脏,头部以下竟是完全成了一副骨架,森白的骨骼之上,点点金光闪烁,还有道道银光不断流转,那是他的真元,他竟然已经将真元炼入了骨骼,将骨骼当做了经脉一般,让真元在其中流转,吸收雷海之中的生机之力,不断地炼化那毁灭之力,修复肉身损伤。

  不过,很显然,在得到天劫相助之后,那毁灭之力已经远远的超越了雷海的生机之力,整个平衡都被打破,原本萧云身上的骨骼之间还有血丝,肉丝不断生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血丝肉芽竟是慢慢的被压制,再也生长不出来,让萧云的肉身除了头颅和心脏之外完全变成了一副骨架,但是他的心脏却依然有力的跳动着,道道血线从心脏中蔓延而出,附着在骨骼之上。

  让萧云感到惊奇的是,那些血线竟是如阵纹一般烙印在了他的骨骼之上,让他原本已经是金光闪烁的骨骼又增添了一种极美的鲜红。

  萧云缓缓闭目,神识之力狂涌,游遍全身,他发现,那血线竟是让他的骨骼越发的坚韧,有了一种韧劲,原本萧云的肉身堪比神器,骨骼更是坚硬无比,但是这种坚硬却是还有着一些弊端,所谓过刚则折,一旦遇到绝对的力量攻击,很有可能会瞬间让他的全身骨骼爆碎,但是如今,这血线竟是让他的骨骼似乎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神识涌入血线之中,萧云这才发现,那血线并不是纯粹的鲜血,而是被一种奇异的生机之力附着,而且还与他的银色真元有着极为剧烈的感应,随着血线的运行,他的真元在骨骼中运行似乎也不再如先前一般晦涩。

  “不知道天劫过后,能不能控制这血线,将它布置成阵法,烙印在我的肉身之上?还是先渡过天劫吧!”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雷海,萧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有了这血线和银色真元护体,这天劫第一劫对他已经没有威胁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萧云的眼前,所有的景物蓦然一变,延绵无尽的山脉消失了,天上地下的两座雷海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枯寂的空间,了无生机,连天空都是阴暗的,没有丝毫的色彩。

  “心魔劫吗?”

  萧云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他的天赋极高,修为进境在一些奇遇机缘之下也远超同龄,但是心魔考验的却是他的道心,无论他有多么强大,他修炼的时间短暂是谁都无法改变的,更何况,在他的心底,一直都有一个结没有解开。

  萧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未知的世界,若是胡乱走动的话,很可能会遇到大凶险,萧云不惧凶险,但是却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更何况,他此时正在渡天劫,这里可是天劫所形成的空间。

  他不知道别人的天劫是怎样的,但是他的天劫,却总是充满了各种变数,这让他感觉很不好,好像是他被某个存在盯上了一般,这绝对不是错觉,他已经不止一次有这种感觉了,只是让他奇怪的是,那等存在,一个眼神就能够将他灭了,可是他到今日却依然活得好好的。

  就在萧云思潮起伏的时候,他面前的景色再次一变,一座宫殿耸立,在里面,一个高贵典雅的女子正满面泪水的看着怀中的婴儿,旁边还有一个男子,头戴高冠,面色威严,他身上的那种气质绝对是曾经叱咤风云,身居高位之人才能够具有的。

  而在他们的对面,则是一个白衣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只不过,那女子却好像根本无法见到那白衣男子一般,只是抱着孩子抽泣,那威严男子眼中充满不舍看着女子怀中的婴儿,最后看向白衣男子。

  萧云看不到这几人的容貌,但是他能够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沉重。

  不多时,威严男子将婴儿接过,纵身飞向远处,女子想要追去,但是那威严男子却是一个挥手,竟是将整座宫殿封印,任凭女子在里边哭喊,男子面色却是丝毫不变,头也不回的离去。

  萧云正想进入宫殿再看看那女子,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他想再看一看她,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场景却又是一变,那是一座荒山,萧云的眼中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这一次他来到的地方,不是别处,就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落霞山。

  十多年没有回去了,不知道那些善良的镇民们怎么样了,萧云决定,一定要抽时间回去看看他们,就在这个时候,天际之上,一道白光闪过,就见到方才大殿之中的白衣男子抱着一个婴孩,出现在荒山之上,将那婴孩放下,随后看了一眼远方,身影消散,萧云知道,他看的方向,正是落霞镇。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邋遢的老者出现,看了眼周围,向着一个方向一拜,将孩子带走,转身下山,向着落霞镇走去,而萧云,则是面目有些呆滞,尽管先前已有猜测,但是此时证实了,却让他更加震惊,还有,激动,无他,皆因那老者正是当年抚养他长大的那个老乞丐。

  “是你们吗?原来是这样,可是,你们为何要把我送走呢?”

  萧云的眼中流出了泪水,这是他二十余年的生命中,唯一不能够放下的事情,当年见到方天,他就想要问问其中原因,但是每次欲要出口,却总是语到半途,又被他压下,或许,他根本就不想面对,或许,他心中害怕面对。

  萧云的心乱了,他有些茫然,看到了今天这一幕,他知道了,他们是有苦衷的,可是为什么,哪怕是幻境,他也能够感觉到,那位疑似他的父亲的威严男子的强大,而那白衣男子,虽然身上没有半点强者气势,但是单看那威严男子在面对那白衣男子的时候的恭敬就可以知道,他比威严男子强大了绝对不止一点点。

  “敌人很强大吗?”

  萧云喃喃自语:“强大到了让你们也没有办法,甚至强忍骨肉分离之苦,将我丢到了这荒山之中。”

  “你们是为我好,可是你们是否想过,一个孩童,孤苦无依,那种孤独,那种伤心?”

  “你们是为我好,可是你们是否想过,当年我是多么希望父母能在身边,哪怕是一起死去?”

  萧云心中悲伤,他心中已经没有了恨,早在当年见到方天的时候,见到方天的护短,毫无理由的护着自己的时候,对那个家庭,他就已经没有了恨,他有的,是怨。

  怨他们将自己抛弃,怨他们在困难的时候,将自己置于家族之外,怨他们不给自己机会为他们做些事情。

  “既然这样,那我便靠自己,杀出一片朗朗青天,他日,我来为你们遮风挡雨,无论他有多强,我都一定会,战胜他。”

  萧云的眼中悲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战意,这战意与他的武道意志有些相似,但是更多的却是唯战而战,唯有战才能够抚平他心中之伤,唯有战,才能够平息他心中之怒。{.}最新章节

  “至于你?小小心魔劫,也想乱我道心?给我滚!”

  一个“滚”字,如擎天惊雷,瞬间在这片灰暗的空间之中卷起一道无比庞大的狂风,恐怖的空间之力从那狂风之中散逸而出,似的这空间寸寸碎裂,化作点点银光,整个世界也是渐渐消陨,萧云的眼中浮现出了两座雷海和无尽的葱郁山脉。

  但是,还没有等他喘口气,天空中的雷海便猛然震动,在萧云惊诧的眼神中,那雷海竟是开始变形,一座堂皇巍峨的宫殿显化而出,其上符文密布,道韵天成,隐隐间,萧云甚至还听到了一道道诵经的声音,让他瞬间就要陷入一种奇异的状态,失去本体意识,不过萧云的意志何等坚定,岂会受其蛊惑,他很清楚,这是天劫第三劫来了,但是第二劫心魔劫的余威却依然未散,借着这宫殿再次显化,想要让他沉沦其中。

  在外界,看起来那雷海所幻化的宫殿其实也不过是寻常房屋大小,看起来平平凡凡,但是在萧云的眼中,那宫殿却是高愈万仞,气势恢宏。

  接引之力降下,萧云根本无法反抗,便被摄进宫殿之中,视线一阵模糊,萧云的眼前出现了一座九重天梯,延绵无尽,但他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在这阶梯之上,存在了九座战台,竟是与天关入口考验的那座战台一模一样,让萧云心中震惊。

  “天关?天劫?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萧云口中自语,不过显然如今的他还没有资格知道这样的秘密,他的脚下动作却是不慢,一步一步登上阶梯,向着第一座战台冲去。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