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十二章 元鸿府主

第十二章 元鸿府主

  元,君也,始也,无所不在,无所不能也。

  这是萧云在问老鬼,为什么要用“元鸿”明明这座宅邸的时候,老鬼给他的答案,但当他问起“鸿”字的意义的时候,却也是只得到了一个“不可说”的囫囵答复。

  但萧云不是傻子,老鬼他们的神秘,一直让萧云感觉别扭,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们会对自己不利,他们取这么个名字,奇怪的名字,一定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句话,还是他不够强,还没有资格知道里面的门道。

  不过,他还是在心里面直嘀咕,简简单单的叫个“萧府”不就成了,干嘛还搞得这么复杂呢?

  没有出意料,元鸿府的招人大计彻彻底底的失败,不只是因为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势力是没有办法赢得众多散修的信任的,也因为没有人愿意将已经分到的饼让给别人,更重要的是,那所谓的“元鸿府”,以前的名字叫做“城主府”,里面死了很多人,包括上一任的城主大人。

  很多人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所谓的“元鸿府”之中的人,却好似根本不在意什么,依然是在以前城主发布命令的石碑上贴了一张告示,大意便是,一月之后,元鸿府正式开府,诚邀各方豪杰前来观礼。

  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连个弟子都没有,就这么开府,而且也没有请帖,一张告示便将中都城大大小小的各方势力打发了,总觉得有些太闹着玩了,真不知道这位元鸿府主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奇葩。

  不过,显然的,各方势力都没有怎么重视这个小小的元鸿府,但是元鸿府周围却还是多了不少的探子,原本冷冷清清的元鸿府,此时却变得有些热闹了起来,萧云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些,他只是每日闭关静修,探查宅院。

  奇怪的是,自从将府邸名字改作元鸿府之后,将那座刻着“元鸿府”三个字的十余丈的巨型石碑立在宅院门口之后,宅院之中的那种神异的阵道气息却是浓郁了许多,而且还在持续增加着。

  这一日,萧云正于密室之中打坐修行,此时距离开府之日也只有十天了,按照老鬼说的,他只管好好修炼就是了,有事的话,他们自会叫他。

  体内真元急速流转,不断地炼化着他的每一寸血肉,让他的肉身越发的完美,强横,他的修为刚刚进阶融天境界,想要再进一步还需时日,此时正是好好打磨肉身,稳固境界之时。

  肉身乃武者根本,每一个武者成长的过程,也是打磨肉身的过程,即便是达到了开天之境,肉身依然是需要不断地打磨修炼,也是因为如此,无论是修炼仙道还是剑道的强者,一旦遇到武者,都是极为头疼,任何一个武者其防御都是同阶修者无法相比的,一旦被近身,那几乎就是给其人判了死刑了。

  萧云的神魂识海之中,道道密力符文闪现,九九八十一条有密密麻麻的符文组成的神链不断的颤动着,其中有三分之一已经融合在了一起,那融合的部分,看起来黯淡无光,却充满了一种朴实无华的气息,道韵深重,随着萧云不断地修炼参悟,那神链依然在缓慢的融合着,只不过这种融合的速度却是极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先天无相戮神道,这是萧云以那不神秘的古籍,以及《玄光炼神经》和那套无名拳法为根基,自创而成的一门功法,虽然只是开创了三成,但是其威能之强大,绝对会让所有人吃惊。

  双目紧闭的萧云不知道,就在他静心修行的时候,他周围的阵道气息也变得比外面浓郁了不知道多少倍,几乎形成实质,只见到无数符文在他的周身飘荡,组合,分裂。

  渐渐地,一座模糊的法阵在他的身下现出形来,无数的阵道符文密力疯狂的涌入法阵之中,让那阵法越来越清晰,散发出的幽幽白光也越来越纯粹,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阵法终于凝实,一道神异的白光将萧云的身体包裹,紧接着法阵光芒大放,萧云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咦?”

  就在这一刻,在元鸿府大堂正在商谈开府事宜的老鬼,猛然间看向密室之中,他的目光很平静,也很平凡,但是就是这种平静和平凡的眼睛,竟然直接无视了萧云布置下来的禁锢隔绝自身气息的阵法禁止,看到了那密室之中,渐渐消失的萧云和那座即将毁灭的阵法。

  “怎么了?”

  奇怪的是,其余几位却是没有感应到任何情况一般,疑惑的看向老鬼,有些奇怪正谈得好好的这老鬼怎么了,忽然来这么一下。

  “没事,我们继续吧!”

  老鬼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

  萧云双目紧闭,体内真元狂涌,让他的身体都有莹莹白光闪现,此时,他感觉到似乎在这一刻,很多未明的道理竟是渐渐通明起来,让他的修为似乎都又有了一丝精进。

  终于,萧云身上的气势慢慢回落,归于平静,他的眼眸也缓缓睁开。

  他的眼神之中开始是疑惑,充满了迷茫,似乎是忘了自己是谁一般,随即又变的清明起来,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恬静,淡然,那是一种顿悟之后的开怀,但是很快,他的面色却又变得吃惊不已。

  他清楚地记得,他闭关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密室,而现在,他的眼前,却是葱葱郁郁,是一片草原,一片他确定自己没有来过,却是极为熟悉的草原,在那草原之上,一个八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在咯咯笑着,跑着,追逐着大地上的偏偏飞蝶。

  “哥哥,你醒了,快来帮我抓蝴蝶。”

  小女孩似乎是感应到了他已经醒来,在远处依然在追逐着蝴蝶,一边大声喊道,声音悦耳,让人一听就不由得想要亲近。

  没来由的,萧云似乎是相信了小女孩的话,竟是直接起身,向着小女孩的方向走去,面色带着一丝微笑,但是就在他起身的一霎那,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是碰到了什么,然后他看到了,他碰到的,是一粒尘埃,微不可见的尘埃,然后他也发现了,这个地方很干净,看起来,唯一的不和谐,便是那一粒尘埃了,但是却被他碰到了。

  于是,他眼前的景象变了,没有天,没有地,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意义,只有他自己,存于这无穷尽的空间之中,一切都变得枯燥。

  他闭上了眼睛,似乎知道,似乎不知道,感觉上,他的神魂像是被什么力量裹住了一般,但是他却不想冲破这力量的包裹,他只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舒坦,由神魂而肉身。

  但是,从外来看,却可以发现,他的肉身,他那具堪比神器的肉身,正在腐朽,他原本光滑的皮肤正在变得粗糙,他的脸上开始出现皱纹和一个个丑陋的黑色斑点,他的头发也在慢慢的变成了灰色,然后是白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刻,一根徘徊在他的头上的白发晃晃悠悠的,从他的头上慢慢的掉了下来,似乎是接到了命令一般,他的头上的头发开始脱落,起初是一根一根的掉下来,后来变成了一小撮,再后来,他,变成了光头,只是那头上不是油光发亮,像庙的和尚一样,反而是布满了褶皱,而他的肉身,此时却是像完全脱水了的木乃伊一般,似乎只剩下了一张人皮,包着他的那副足可以瞬间崩碎顶阶灵宝的骨架。

  他的眼睛依然闭着,但嘴角却露出了一丝温和的微笑,这很诡异,一个木乃伊,本应面无表情的,不是吗?

  “你是谁?”

  他的眼睛依然闭着,他的嘴角依然有着一丝微笑,但是空间之中却是猛地一颤,似乎有一个声音出现,呢喃着,听起来是萧云的声音,却又不像。

  “那你呢?你是谁?”

  这是另一个声音,是一个女人,平平淡淡,却是清清凉凉,让正在腐朽的萧云的肉身都似乎又有了一丝水分一般。

  “你是圣祖选中的人。”

  那个女人没有等萧云回答,便是自顾说了出来。

  “圣祖是谁?”

  还是萧云的声音,但又不是,这是空间的震颤,似乎是这片空间在说话。

  “他是我人族之祖,开创人族武道,阵道,丹道的三位圣祖之一的阵道圣祖,你应该知道的。”|.

  那声音似乎有些怀念,有些不舍。

  “为什么我应该知道?”

  萧云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二十七年前,我感应到了大哥的逝去,他掌管着圣祖传承的第一部分,在你的身上我感应到了大哥的气息,你得到了那一部分阵道传承,应该知道一些圣祖的事情的。”

  那女子的声音似乎也是疑惑了。

  “我不知道,我的确曾经不知道为何,突然就知道了一些阵道方面的事情,可是二十七年前,我还没有出生呢,岂会得到什么圣祖传承。”

  萧云的声音似乎想要笑笑,可是却是发不出那种声音来,只能放弃,转而认真的说道。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