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十五章 邬云仙帝

第十五章 邬云仙帝

  元鸿府北方,南方和西南方,三道身影快若闪电,让空间都似乎有些震颤起来,仙君级别的威压,让元鸿府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是不由得心中发颤,很多人甚至直接就跪倒在地。

  “是晋家堡的晋晟亭前辈,邬云派的邬名前辈和巍褚寺的甘泽大师,他们可是仙君中期的强者,这元鸿府实在是太嚣张了些,如今引得几位强者出手,只怕,还未开府,就要灭门了。”

  “那也未必,这些日子,你以为这元鸿府就如表面上的那么平静?切,那些八级势力,九级势力那会让他们过得那么安稳,可是他们还是要在今天开府,看起来没有任何损伤,这元鸿府可不是那么简单啊。”

  “也是,元鸿府神秘无比,连城主都不放在眼里,又岂会在乎这些八级九级势力。”

  众人嘀嘀咕咕,议论纷纷,均是在猜测这元鸿府的虚实,只是,这元鸿府实在是太神秘了,其中有多少人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够猜出个虚实。

  就在此时,三大强者已经到了元鸿府的院墙附近,另外四位强者距离元鸿府大门也不过只有数百丈罢了,那三大强者速度依然不变,很显然是想要强闯进去,这是试探,也是挑衅。

  轰,嗤,砰

  但是,就在三大强者即将跨越院墙,进入元鸿府的时候,那院墙之上猛然间有无数玄奥的符文闪现,北方无尽剑气飞射,一座有九九八十一道银色剑气组成的剑阵瞬间出现,将晋晟亭整个笼罩,困入剑阵之中,再也看不到其身形。

  而南方,则是有万千巨山显形,厚重如山,十万大山以一种极为诡秘的阵势组合起来,将邬名整个人镇压而下,瞬间便让他口吐鲜血,身受重创,而后被扯入大阵之中,被镇压起来。

  至于西南边,则是一名身着紫金袈裟的大和尚,全身金光大放,他比其他两人稍慢一步,眼见两人陷入阵法,不由得心中一凛,立刻便是催动了佛门至强武学《九转金身》,一时间强横的佛光布满全身,甚是威严。

  但是,即便他经验丰富,已经有所准备,却依然无法抵抗那院墙上的神秘符文,一尊金色九层宝塔幻化而出,直接便是将他笼罩进去,镇压在了金塔之中,消失不见。

  为在外面的人呆了,就连那四位强者亦是面色一变,三大仙君强者,实力何等强大,即便是一般的宗级势力也不敢怠慢,若非是因为这中都城特殊,他们所在的门派只怕早已经可以成为顶尖的宗级势力了,而今,三大仙君竟是同时被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元鸿府院墙上的阵法镇压,而且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镇压,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元鸿府不简单。

  四大强者互视一眼,都看出了眼中的忌惮和庆幸,好在,他们来的时候,掌教都交代过,要行事谨慎,他们四人也都不是张扬之人,否则的话此时他们几人只怕也跟那三位一般了。

  四人快步走至元鸿府广场之上,并立门前,齐声高喊:“唐府唐玲(吞天一族缙云混,青丘山青崖云翳,光昊学府凌天光)前来观礼,贺元鸿府开府之喜!”

  “好,欢迎四位,请入门!”

  须臾间,一个温润的声音从元鸿府之中传出,中正平和,温润如玉,这是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感觉。

  四人再次互视一眼,抬步向元鸿府中走去,便是直接走入中门,这一次四人依然是有些忐忑,每一步都迈的极是小心,不过,他们却是多虑了,四人进入中门,却是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看来这元鸿府,有一位强大的阵道宗师啊!”

  中都城的北方,一座凉亭之中,两名白发老者相对而坐,两人身上气势恢弘,比之那七位仙君强者强了不知道多少,赫然正是两尊半帝强者,两人正在对弈,其中一位老者眼睛似乎是瞎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是啊,阵道,修炼阵道之人在初期,弱不禁风,但是若是到了宗师境界,便可以虚空成阵,一位强大的阵道宗师是足以和仙帝强者匹敌的,这元鸿府只怕至少有两位仙帝境界强者啊。”

  另一老者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不敢置信。

  “是啊,所以,这一次,我们,只怕是惹了一个强敌了,好在,如今还没有到了不死不休的境地。”

  瞎眼老者露出一丝苦笑,继续说道:“我会派人去补救的,起码,不能让他们认为我们想与他们为敌。”

  “晋兄决定了?”

  那老者似乎有些意外瞎眼老者的决定。

  “决定了,我晋家在此经营那么多年,可不想一朝棋错,满盘皆输啊。”

  瞎眼老者似乎有些无奈。

  “哈哈哈,看来晋兄真的是老了,元鸿府,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东西,也敢和我们斗?不知死活,不说我们这七家,就是那三家也未必会允许他们如此嚣张下去,更何况,就算我们都不行,不是还有那位吗?这元鸿府,如此嚣张,那位可是未必能够忍得住啊,我邬云派,绝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地就在中都城分这一杯羹的。”

  老者大声一笑,起身一晃便是消失了身形。

  “唉,就知道你这老家伙会如此,祝你好运吧,不知道,那老秃驴会怎么办?”

  瞎眼老者叹了一口气,身形亦是缓缓消散。

  而此时,元鸿府广场上,却是再次热闹了起来,三尊强者并肩而立,站在元鸿府之前百余丈之地,身上气势完全释放,让周围数百丈之地都是大地龟裂,那些围观的众人都是被这气势逼得推到了广场边上。

  可是,就是如此,那三人此时也已经是额头冷汗直冒,双腿打颤,脊背弯曲,就像他们的肩头有一座太古巨山压着一般,极是痛苦。

  “这元鸿府,竟有这等强者,仅仅凭借气势,就将三位仙君巅峰强者压制的不能动弹!”

  “元鸿府,难怪敢不将各大势力放在眼里,有这等强者,起码也是仙帝级别的强者,在这中都城,他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广场之外,众人议论,这三位仙君强者却是无暇他顾,只能运起全部修为疯狂的抵抗着这道由元鸿府之中传递而出的恐怖气势,他们三人乃是中都城三大九级势力的强者,作为使者来参加元鸿府开府典礼,只是,他们身为三大九级势力,岂能这么轻易地就在这种情况下进入元鸿府,这元鸿府的行事太过嚣张,三人才决定在此释放气势,给元鸿府一个下马威,全然忘记了掌教来时的交代。

  岂料,三人气势方一升起,还未曾压向元鸿府,元鸿府之中便有一道恐怖的气势隔空而来,瞬间压在三人身上,让三人直接就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镇压,有口难言。

  三人只感觉自己的肉身都要被压碎了,骨骼都发出了咔咔之音,眼看就要崩碎,粉身碎骨,虽然仙君强者元神强大,已经可以夺舍重生,但是一旦夺舍,除非再有天大的奇遇,那么他们的修行路也基本是断了,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轻易的舍弃自己的肉身。

  就在三人即将无法强撑下去的时候,那股气势突然竟是开始回落,而且是一点一点的回落,让三人有了反应的时间,急忙运转仙灵力修复肉身创伤,恢复功力,半个时辰之后,那气势终于消失不见,三人也完全恢复过来。

  “多谢前辈!”

  三人相视,均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喜悦,他们三人已经困在仙君巅峰多年,始终无法存进,而今,在这股压力之下,他们三人在生死之间,竟是有所明悟,体内法力以及肉身都得到了再一次淬炼,只要回去再闭关数百年,必然可以渡过帝劫,成就帝位。

  “进来吧!”

  还是那个声音,还是那般的平淡,温润,三人没有再做其他之事,他们知道对方若是想杀他们的话,没有必要多此一举,故而直接便是进入中门,朝正堂快步行去。

  “哼,好一个元鸿府,倒是有些能耐。”

  就在三人身影消失,众人还没有从震骇之中醒悟过来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就见到一座帝宫虚影在远处隐隐闪现,恐怖的帝威弥漫中都,一尊少年仙帝出现在帝宫之上,缓缓走向元鸿府。

  “阁下是?”戮神绝天:.

  元鸿府中传出一个声音,甚是年轻,倒是让众人有些吃惊。

  “邬云!”

  少年开口,舌灿莲花,虚空生香。

  “竟然是他,他怎么出来了?”

  “是啊,他可是一派老祖,竟然这么快就出现了,怎么回事?难道这元鸿府竟然如此强大,值得邬云仙帝亲自出手?”

  “别忘了,邬云仙帝和那位的关系,也许,不是他想出手,而是那位想让他出手呢!”

  周围的人个个面色惊骇,邬云仙帝,邬云派创派祖师,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在整个中都城,除了城主府的那位以及三大九级势力的老祖,无人可与他一战,即便是其他六家八级势力也不行。

  ...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