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符道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符道

  [限时抢购] 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仙山遍布,仙气萦绕,更有无数珍禽飞旋翱翔,这就是萧云进入这方**空间,第一眼所见到的景色,果然不愧是教级势力的核心之地,他能够感觉到,在这祥和如仙境的景色背后,那恐怖的禁制之力暗暗涌动,若有强敌来犯,这仙境立刻就会化作无量杀阵,让敌人无路可逃

  那日在小院子之中,萧云之所以没有动那四名护卫,便是为了今日,他早就在院子里面布置下了一座小小的禁制阵法,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随后启动阵法,在极短的时间,便将姚庭搜魂,以偷天换日经》化作了他的样子,进入了这天符教总坛之中。

  以他如今的修为,对付这个连灵境都没有到的家伙,自然是手到擒来,而且还能够完美地控制自己的神魂之力,不会伤及姚庭半分,甚至可以让他根本都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已经被人窥探了。

  当然,他没有杀姚庭,只是将他禁锢,扔进了玄光殿之中,毕竟是姚世仁都很重视的孙子,他的身上必然有神级强者的神识烙印,若是威胁到了他的生命,只怕会立刻激活烙印,到时候他的计划可就无法实施了。

  从姚庭的记忆中,他也知道了,当年姚世仁的伤势极重,不只是被他借用玄光炼神阵磨灭了一道神念分身,更是被岳老三和天魔女两大真神后期强者联手重创,强行硬撑着回到了天符教总坛,之后便是沉睡了,现在情况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也只有天符教的那有数的几个人知道他的情况,即便是他的儿子,姚庭的父亲姚天赐都不了解。

  “看来要找到姚世仁的沉睡之地,还真是不容易啊,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那几尊真神,以我现在的实力,面对全盛时期的真神,那就是找虐,只怕想逃跑都成问题,还是要徐徐图之啊。”

  一边向着记忆之中,姚庭的住处行去,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景,不时地还有些弟子路过,恭敬地向他行礼,姚庭的修为虽然低微,按照正常情况,他连天符教最低级的杂役都不如,可是他却是姚家姚世仁一脉唯一的嫡孙,地位特殊,即便是姚世仁已经沉睡,但是他的身份地位却也不是一般弟子可比的,起码,核心弟子以下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

  这座**空间乃是天符教的腹心之地,其中关卡重重,阵法遍布,更有禁空大阵笼罩,庞大的空间之中甚至连一座传送阵都没有,而且他还悲催的发现,这家伙竟然忘记了带身份玉牌,无法飞行回去,想要回到自己的住处,他只能靠着双脚一步步走回去,不过这也合了他的心意,虽然从姚庭的记忆中了解到了很多,但是不亲眼所见,却还是无法真正的了解天符教的各种布置。

  “哟,这不是咱们的要大少爷吗?怎么这幅模样?不会是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被人狠揍了一顿吧?”

  就在萧云带着四大护卫向住处行去,快到的时候,一个满含讥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萧云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他不过是个冒牌货。

  “怎么?这是不屑于和我们说话吗?”

  萧云没有反应的继续向前走着,四大护卫一个个面色阴沉,不过他们也知道,身后的那几位不是他们几个小小的护卫能够招惹的,既然少爷都没有理会,那他们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

  不过萧云不理会他们,却不代表他们会轻易的放过萧云,确切的说,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姚庭,显然,姚庭平日里跟这些人也不对付。

  一道火光突然在萧云的脚下升起,萧云没有在意,就要一步踏过,那火光不过是一道符箓罢了,虽然可以轻易的将一尊地仙巅峰强者毁灭,但是对他来说,根本毫无威胁。

  萧云不在意,可是他身后的护卫们却是不敢大意,离他最近的两人眼看着他就要踏上那道火光,面色一变,就要出手将他拉回,萧云此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感应到身后的两道猛然迸发的气息,他本能的就想反抗,不过随即他便是想到了自己如今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地仙初期的小小练气士罢了,岂能抗衡得了两尊仙君,就在两人触及他的双肩的瞬间,萧云便是完全收敛了体内那恐怖的真元,没有任何反抗的被两人拉到了四人中间,保护了起来。

  不过,那一瞬间,两尊仙君还是从他的身上隐隐感应到了一种致命的危险气息,不过那气息只是瞬息间便消失不见,两人也是有些疑惑,但是却也没有多想什么,只以为是少爷身上有什么恐怖的法宝气息爆发。

  然而,那一道小小的火光却是突然吸引了萧云的注意力,他注意到方才是身后的人扔出的一道符录,对他来说,威力可以说是小的可怜,可是那符箓上面的道道纹路却是让他眼前一亮。

  以往他布置阵法,一般都是以事先炼制好的玉符,刻下阵纹,在敌人不注意的时候,布下阵法,坑杀敌人,可是即便是他的阵法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使用这种方式布阵,除非是那些简单的小阵法,否则都需要消耗不少时间,以往没有遇到真正恐怖的大敌,对他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可是萧云明白,想要攀登巅峰,必然是要经历生死磨砺的,布阵所消耗的那一点时间,足以成为他的致命弱点。

  而今,看到那一张小小的符箓,却是让他眼前一亮,若是能够以这种方式,将他所知的那些阵法集中可在这么一张小小的特制的符纸之上,那岂不是可以瞬间激发阵法,狙杀大敌,这一刻,萧云突然觉得,来天符教,可真的是来对了。

  “姚立,李平原,你们两个想找事?”

  在这一瞬间,萧云也从姚庭的记忆之中知道了身后那两位的身份。

  和他现在的身份一样,这两位也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姚立乃是姚家另一脉的长房嫡孙,与姚世仁一脉向来不对付,李平原则是李家嫡系,是萧云在玄光殿之中见过的李茹清的堂弟,与姚庭不同的是,这两位虽然纨绔,可是修炼天赋却是比姚庭强多了,三人一起开始修炼,姚庭不过是地仙初期的境界,这两位却都已经是天仙巅峰境界了,不到千岁,却能够达到天仙巅峰境界,两人的天资也算是天才之流了。

  “找事?我们不过是跟你打个招呼嘛,何必这么大火气?哈哈哈……”

  姚立面色白皙,一身紫金色的锦衣,看起来极是英俊潇洒,手中一副折扇缓缓摇动,让萧云看着他就想揍他一顿,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是啊,是啊!我们只是跟你打个招呼,不要这么大火气,息怒,息怒!”

  李平原相对来说长得就有些平凡了,不过一身的衣服和饰品竟然都是灵宝,而且萧云也从他的身上感应到了神器的气息,看来这两位在家族之中的身份也都不低,不然的话,也不敢跟姚庭这么为难。

  “哼,别再来惹我,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们后悔的。”

  萧云瞪了两人一眼,冷冷的说道,而后快步离去。

  姚立和李平原两人似乎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平日里一点就着的火药桶,今日竟然就这么走了,没有跟他们两人再死磕下去,难道是脑子坏了?还是被两人打怕了?

  “这小子怎么了?服软了?”

  姚立有些疑惑,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平原问道。

  “服软?不可能,这家伙都几百年了,你哪天见过他服过软?”

  李平原也是极为不解,要知道,以往的姚庭,即便是不敌,若是两人挑衅的话,也会拼死跟两人死磕大战,虽然每一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甚至有时候筋断骨折,在床上躺上几个月都是常事,可是这家伙却是从来没有惧怕过,只要两人挑衅,立刻就会爆发。

  “听说这家伙今天又被宿新筠那小妞给拒绝了,看来是今天在外面受刺激了,脑子出问题了。”

  片刻之后,姚立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些明悟的说道。

  “嗯,一定是这样。”

  李平原很认真的点头同意。

  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萧云心思已经不在他们的身上了,连身后四位仙君护卫的疑惑都没有理会,回到了住处,便是支开了四位护卫,然后直奔天符教藏经阁,在很多弟子惊讶的目光中,冲进符道那一层,开始一本一本的研读天符教符道典籍。

  另一座仙山之上,有一古朴浩大的宫殿,此时,大殿之中正有两人并肩而立,其中一人正是姚天赐,姚世仁的长子,姚庭的父亲,另一人名姚天宇,乃是姚世仁的次子。

  “听说今日那小孽畜又出去惹事了?”

  姚天赐身着青衣,气质沉稳,作为姚家这一脉的掌舵人,自是有着一股威严。

  “小孩子嘛,不过是胡闹罢了,大哥不必生气,再说了,庭儿他……唉……是我们无能啊,不能够为这孩子……”

  姚天宇面色有些苦笑,又有些无奈,他们这一脉向来人丁单薄,姚世仁也只有三子,最小的姚天算是天资最好的,可是却在玄光殿陨落在了萧云手上,姚天宇膝下无子,所以姚庭便成为了家族这一代唯一的嫡系血脉,受到万千宠爱,可惜,他小时候却是不知道遭到谁的暗算,以致成了废体,数百年修炼,依靠无数丹药,也才修炼到如今的地仙初期境界。

  m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