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试符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试符

  [限时抢购] 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身为修者,一味修道并非正途,道法自然,道存万物,想要真正明道,唯有亲身体会,深入红尘,故而各大势力除了为门下弟子提供庞大的修炼资源之外,还要求所有的弟子都必须要完成一定的任务,一方面是为了历练,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汇聚资源。

  天符教身为青岩州的掌控者,实力强大,掌控的秘境密地有多少,除了教主之外,只怕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秘境造就了无数强者,让天符教这么多年来一直屹立不倒。

  要说宗门之中最繁华的地方,那便非功德殿莫属了,天符教数十万弟子,从长老,到普通的外门弟子,都是要完成一定的任务才能够继续享受宗门给予的资源的,以往的姚庭都是由家族的那几个护卫帮助他完成任务,四尊仙君完成小小的外门任务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萧云却不会借助他们的力量。

  功德殿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一个个领取任务,交付任务的弟子来来往往,不过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外门和内门弟子,一般达到了真传弟子之后,只要再做出一些贡献,便可以拥有身份玉符,可以以玉符发布、接取任务,然后由功德殿的执事前去取回凭证,相对来说省了许多事情,不过,那身份玉符的任务可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虽然早就从姚庭的记忆之中得到了许多功德殿的事情,可是真正身临其境,萧云还是被这功德殿的热闹狠狠的震惊了一把,其中的任务历练可谓是五花八门,而且按照所需的各种条件分门别类,随时更新,即便是以萧云如今的修炼,看着那不断闪烁的任务清单,都是有些眼花头晕。

  可惜,他现在的身份是姚庭,连天仙境界都没有到,能够挣得一个内门弟子的身份都是靠了他老爹,大长老姚天赐的关系,所以如今他也只能在低阶任务区转悠,那些任务所得到的的东西对他实在是没有吸引力,可是他却又不能随意乱逛,不说天符教教规森严,这功德殿中更是卧虎藏龙,说不准得罪一个不起眼的小家伙就可能引出几尊老怪物来。

  蓦然间,几个大字映入他的眼帘,让他眼睛一亮,炼魔渊,生命界西域封魔之地,也是各大教门弟子试炼之地,其中魔头无数,更有真神级别的魔皇,极是危险。

  不过,那些魔头却会孕育出一种极为特殊的魔晶,其中蕴含着非常浓郁的天地灵气,高品质的魔晶之中的灵气甚至能够与仙帝强者的仙灵力相比,而魔皇的魔晶那就更加珍贵了,因为里面蕴含着天地法则碎片,甚至有一定的几率可以让半神直接进行法则练体,神则塑魂,一举成就神位。

  当然,其中的危险也绝不只是那些魔头,还有各方势力的弟子,甚至是同门弟子,在那里只信奉一个准则,弱肉强食,那是各方势力弟子的角逐之地,也是凶徒的汇聚之地,一切凭拳头说话。

  “倒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和无尽山海颇为相似,不过危险却小了许多,可以一试,而且,那些老朋友只怕也会有人进入这里吧,真的很希望能够再见。”

  萧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即又是寒芒闪烁,作为中都城现在明面上的掌控者,又有萧剑云几人辅助,对于摩云州的事情,他也是知道一些的,那些昔日的大敌,朋友,有很多人都进入了摩天教,而作为掌控一州的教级势力,摩天教必然也和天符教一样,会有大量弟子进入炼魔渊。

  “咦?这不是姚少爷吗?没想到啊,竟然能够在功德殿见到您,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啊,哈哈哈……”

  就在这时,左前侧一个身穿内门弟子服饰的男子,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见到正在认真看任务清单的萧云,猛然间大笑着说道,他的声音很大,以他天仙巅峰的实力,让整座大殿的人听到他的话却也是易如反掌,而敢于在功德殿如此作为的,显然也是有着不小的背景的。

  “你叫什么名字?”

  萧云没有因为这个人的无礼而动怒,他对这人有一些印象,应该是李家的人,时常在李平原的身边,是一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谄媚小人,只是以前的姚庭虽然是天符教有名的废柴,可是他本人却是极为高傲,根本不屑跟这样的小人有什么交集。

  所以当年在这人来巴结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便将其扫地出门,结果后来这人巴结上了李平原,便是对此怀恨在心,每次见到姚庭都要奚落几句,但是无论他如何奚落,姚庭却始终不将他放在眼里,想来这人对姚庭可谓是恨之入骨吧,越是谄媚小人,就越是对这种事情敏感,越是能够死死的记住那些不屑与他们为伍的人。

  “唉,小人贱名,不足挂齿,倒是姚少爷,您这是第一次来功德殿吧,要不要在下给你介绍介绍这些任务,省的您什么都不知道,一不小心接错了任务,到时候丢了小命,那可就不好了。”

  这人的话虽然说得挺好,而且都是为了萧云着想,但是所有人都是听得明白,这家伙是在埋汰他呢,很多人都是露出了笑意,也有人眉头微皱,看着正在走向萧云的那人,还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色平静如常的萧云,也有些人似乎是有些疑惑,不明白平日里一点就着的姚少爷此时是怎么了。

  “是啊,姚少爷,罗英可是好意,您可得小心了,以您的修为,若是去错了地方,只怕遇到了什么凶残的魔物,一口就能把您吞了,到时候可就后悔莫及了,少爷三思啊!哦,对了,前些日子立少爷和平原少爷试验符箓,没有吓到你吧,一想起来那日姚少爷您抱头鼠窜的样子,唉,小的就心里愧疚啊!”

  就在这时,人群中又有一人挤出来挖苦说道,这人名为莫寽,是姚立身边的人,修为也有天仙中期的境界。

  “原来你叫罗英啊,当年你天天地往我的住处跑,又是送礼,又是献殷勤的,真是辛苦你了,到现在才知道你的名字,惭愧惭愧啊。”

  就在这时,萧云却是根本没有理会莫寽,反而是看着罗英,微微笑着,脸上还露出了一丝愧色,真诚地说道。

  “你?”

  罗英蓦然间脸色大变,当年他的事情实际上早已经传遍天符教外门了,毕竟,在外门最有名的三大纨绔他都巴结过,而且吃了不知道多少次闭门羹都坚决不回头,那种即使撞破南墙都不回头的冲劲儿,让很多人都不由得佩服。

  可是他却是不愿意再提起那段往事,因为这么多年了,还是时常有人那这件事取笑他,让他无地自容。

  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作为老牌的媚上欺下的老油条,他的脸皮自然是极厚的,即便心中愤怒滔天,可是面色上却依然可以如沐春风:“呵呵呵,没想到,姚少爷还记得在下,很巧,在下也记得姚少爷当年的恩赐,若不是……嘿嘿嘿,姚少爷,您还是自求多福吧。”

  萧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有姚庭的父亲坐镇,但是他们这一脉实际上已经开始没落了,姚世仁重伤,他们这第三代又后继无人,虽是嫡系,但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旦姚世仁陨落,他们这一脉很快便会被其他支脉取代,很不巧,如今最想取代他们的,便是与姚立那一脉交好,而这罗英则是在姚世仁重伤的时候,就和那一脉的人搭上了关系。

  “记得你?你还真是自以为是,我说这些,只是想让我自己记住,平生第一次制作出来的符箓的试验对象到底是何许人也!还有,我姚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天仙境界的内门弟子插手。”

  萧云却是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随即便见到他的手中出现了不少符箓,这些符箓都是低阶的,但是萧云相信,即便是一般的中阶符箓威能只怕都无法与之相比,用来对付天仙,却是勉强可以了。

  萧云口中,“天仙“二字咬得特别重,在天符教,一般进阶天仙境界,便可以成为真传弟子了,包括如莫寽,都是如此,只是贡献还不够,还没有身份玉符罢了,可是罗英或许是实在运气不好,也或许是实力太差,竟然还只是一个内门,如今萧云直接说出来,无异于在他的脸上又来了一个狠狠的巴掌。

  “你……呵呵呵,姚少爷刚才说什么?你自己制作的符箓?哦,我倒忘了,前些日子听说姚少爷竟然去了藏经楼,在里面呆了很长时间才出来,莫非少爷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制符?天才,少爷果然是咱们天符教的天才啊,昔日性烈如火的姚少爷,如今竟然也学会了欺世盗名?”

  罗英大怒,不过随即便想到了什么,嘻嘻笑着说道。

  “还是低阶符箓呢,拿罗兄试验,估计可以给罗兄挠挠痒痒了。”

  一旁的莫寽也是开口笑道,周围亦是想起了阵阵议论声,当然九成九的人都是同意罗英的话的,姚庭的纨绔之名可不是随便叫的,废物之名那更是声名远播,看了区区一个月的典籍就能够制符,打死也不相信啊。

  m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