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十七章 元皇八宝塔

第十七章 元皇八宝塔

  readx;  三↑五↑中↑文↑网35zww,更新最快的!

  “萧公子,这里是我太景氏的客院,暂且委屈公子居于此处了。”

  很快,太景卓尔带着萧云来到了一片宅院林立的地方,然后将他带到了一座比周围宅院都是更加宽阔豪华的院子门前,对萧云说道。

  “这要都是委屈的话,太景小姐可就太折煞萧云了,萧云初来太景城,人生地不熟,承蒙太景小姐看重,能有个住处都不错了,却没想到小姐竟如此抬举萧云,萧云多谢了。”

  萧云微微一笑,拱手感谢道。

  “萧公子言重了,公子大才,若是我太景氏不抓住机会,和公子交好的话,日后只怕会后悔莫及啊,公子先休息,稍后小女子便安排侍从前来侍候公子,失陪了。”

  太景卓尔盈盈一笑,带着他进入宅院之中,把一枚玉符交给了他,随后便是要离开此地。

  “小姐慢走!”

  送走了太景卓尔,萧云看着手中的玉符,眼中微微沉思,又看了看周围的宅院,而后看了看他自己的宅院,深深地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利芒。

  大才?萧云心中冷笑,看来这位太景卓尔也并不像她表现的那么天真无邪,也是,世家子弟,又有哪一个是简单的,周围那么多的宅院,唯独他的宅院鹤立鸡群,要说这为太景氏的大小姐没有一点心思,萧云是绝对不会信的,就在刚刚那么一会儿,萧云就感觉到周围不下十道强横的神念扫来,肆无忌惮,修liàn者,无不是心高气傲之辈,萧云一个新人,竟然被安排在这样的宅院,岂会让人心服,即便看不出他的修为,让有些人心有忌惮,可是总有些桀骜之辈,亦或者鲁莽之人,不会在乎这些。

  果然,太景卓尔离开不久,萧云甚至还没有坐下,外面便是传来了不小的动静。

  “哈哈哈,听说我们又来了一位新同伴,不知dào这位小兄弟尊姓大名,来自何方啊?”

  外面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就见到三道身影直接穿过尚未完全开启的守护禁制,出现在了正厅门前,丝毫没有顾忌萧云这个主人的想法,也没有征求他的同意的意思,就要直接踏进正厅之中。

  “我是谁,你们没有必要知dào,倒是你们,谁允许你们,进入这座院子的?”

  然而,还不等他们抬脚踏进厅堂,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同时见到一只拳头轰来,直接击向他们的胸口。

  那拳头毫无凶悍气息,看起来轻轻松松的,轻飘飘的,没有着力的向着三人袭来。

  “我等好心前来拜访,你竟如此不知好歹,也罢,就让我等教教你这客院的规矩吧!”

  三人之中,中间一人身材高大,一身黑袍,身高九尺,眉目间却又煞气逼人,冷冷一笑说道,与此同时,三人同时出手。

  气吞天地

  一声暴喝,那中年人率先出手,手指在身前轻轻一划,一道漆黑的黑洞出现,向着萧云的拳头吞噬而去,幽暗漆黑的空间,让萧云都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直侵灵魂。

  玄冰煞

  九天阴雷

  紧随中年人之后,两边的两人亦是同时出手,一头恐怖的三丈冰龙瞬间出现,高昂的龙吟摄人心魄,更可怕的却是那冰龙身上的恐怖寒气,一瞬间,整个院子正厅便是蒙上了一层白霜。

  又有一道漆黑色的阴雷出现,雷霆,乃是至阳至刚之物,是天下无数邪物的致命克星,而今,眼前这道雷霆,却是充满了阴暗,邪恶的气息,矛盾却又极为恐怖邪异。

  三人的攻击都是极为恐怖阴毒的神通,而且似是早有准bèi,要将萧云一击重创,成心给他一个难看。

  看着萧云竟然依然拳势不变,同时三拳,依然是毫无气息的轰向三人,在他们看来,萧云这根本就是找死,他们的攻击虽然看起来声势并不如何浩大,但是却是凝聚三人几乎全部的实力发出的一击,萧云竟然敢如此轻视他们,简直就是找死。

  轰,轰,轰

  三道攻击几乎同时和萧云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然而,三大强者脸上的狞笑却是瞬间凝固了,他们没有看到萧云的拳势被击溃,反而是三人的攻击,在与萧云的拳头相撞的瞬间,便是直接崩溃,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三个拳头便如摧枯拉朽,轰在他们的胸口之上。

  噗

  鲜红的鲜血喷出,三道身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跌落在宅院门前,又吐了几口血,面色苍白,眼中恐惧。

  “不请自来,还如此蛮横无礼,该罚!”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宅院之中传出,三人都是面色突然涨红,又吐出了几口血,然后直接昏了过去。

  周围数道神念在感应到这一幕的瞬间,便是全部退了开去,甚至有几道神念还是微微颤抖,要知dào,方才那三人的修为可是达到了仙帝巅峰境界,虽说还没有领悟法则,进阶半神,但是三人联手,也足以和弱一些的半神一战了,却是连萧云的一拳都接不住,显然,方才萧云的那三拳已经震慑到了一批人,而他的雷霆手段,则更让很多人震惊,初来乍到,就敢如此高调霸道,这样的人,要嘛是不知好歹,要嘛,就是真zhèng的强者。

  在距离萧云的宅院更远处,一座丝毫不比萧云的宅院差的院子里,两个年龄大约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人相对而坐,桌上还有不少灵果酒菜,两人正小酌轻饮,不远处,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盘膝坐在一架古琴后面,正轻动玉指,弹出美妙的旋律。

  “啊……爽啊,还是你这里好,这浴火莲花,配合血舌兰酿造的浴火血兰,果然好酒啊,唉?跟你商量个事,再给我一壶,哦不,两壶浴火血兰,哦不,三壶怎么样?”

  两人之中,一个书生打扮,潇洒,飘然,给人一种饱读诗书的气息感觉,只是此时他的表情,却是大大的把他那副文质彬彬,潇洒非凡的形象毁坏殆尽,眼中充满了贪婪,嘴角还有一丝亮亮的东西,竟然是口水。

  “滚!你以为这浴火血兰是那么容易酿制的?单单是千年份以上的灵草配药,那就要数百种,老子累死累活才酿制了两壶,今日还给你喝了一壶,你还不知足,给我滚,商离玉,我这里不欢迎你。”

  对面的男子身着青衣,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但是在那双明亮的双眼之中,却又有那一抹沧桑,此时面色有些愠怒,看着对面的商离玉轻声呵斥道,不过眼底的笑意,却是出卖了他。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呵呵呵,这不是看你一直都是闷闷不乐,逗你玩呢!”

  商离玉尴尬的笑了笑,他当然知dào眼前这一小壶酒是何等珍贵,说那些话,也不过是看眼前的好友心有抑郁,想要让他放松一下,调节一下气氛罢了。

  “好了,你知dào,我不喜欢开玩笑,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

  青年乔凌寒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色,又有一丝兴趣,有意无意望了一眼萧云的院子所在的方向。

  “不好说啊,不过能够让大小姐都如此重视,亲自邀请,又让他住了那间院子,向来不会查吧,起码,若是他去闯那元皇八宝塔的话,想来进入第三层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乔凌寒说起萧云,商离玉的面色亦是变得严肃起来,极为慎重的说道。

  “第三层?看来你对他很看重啊,元皇八宝塔存zài了不知dào多少年月,七层宝塔镇太景,即便是当年的太景上人,也只是登上了第三层罢了,要知dào,他可是真神巅峰境界,虽说第三层也有半神巅峰强者登上过,可是那毕竟是极少数,而且每一尊都是惊才绝艳,没想到,在你的心里,他竟然可以和那些强者相比,不可思议啊。”

  乔凌寒目光诧异的看着商离玉,他可是知dào,眼前这位兄台虽说表面上只是一介散修,在炼魔渊打拼多年,可是其身份神mi,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甚至可能是三界那几家势力的弟子,眼光极高,却没有想到,那个小子竟然值得他如此评价。

  “看来,你很看好他啊!”

  微微一顿,乔凌寒叹口气,看着商离玉再次说道。

  “你说得对,我只是远远地看到过他的一眼,但是那一瞬间,我就感觉到,此人不简单,具体的没有办法说,你知dào我对危险的感应是极为敏感的,那萧云当时似乎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仅仅只是远远的看了我一眼,就让我脊背汗毛直竖,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单单从他方才那霸道的行为就可以知dào,这个人,无所顾忌。”

  商离玉眉头微皱,许久之后才是喟叹说道。

  “能够登上元皇八宝塔第三层,起码拥有半神境界无di的实力,能让你感应到致命危险,这个人很不简单,或许,我应该去拜访一下他。”

  点了点头,乔凌寒面色严肃的说道。

  “你要去拜访他?难道你想……”

  这一次,商离玉震惊了,要知dào,乔凌寒虽然是太景氏的客卿,可是他也同时是一位炼丹宗师,别看他看起来这么年轻,实ji上两人都是已经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了,在太景氏,乃至整个太景城周围的炼魔渊地域,他的地位都是极为特殊的,从来没有人能够让他如此重视,要亲自去拜访。

  三●五●中●文●网,更新快、!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