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二十一章 太景氏执法堂

第二十一章 太景氏执法堂

  readx;  凌薇目色震惊的看着萧云,今日萧云说的话,完全颠覆了她以往的认知,包括九成以上的太景城修炼者,只怕都是认为修炼的功法越高越好,如今听萧云的意思,神王级别的功法虽然强大,但是却也对修炼者的修炼有着极为不利的影响,这让她难以相信。∈↗,

  “修炼功法,不是越高级越好吗?”

  虽然明知道萧云不会骗她,但是她还是问了出来。

  “这种说法也不算是错,修炼功法越高级,修炼者的战力就越强大,活下来的机会就越大,这的确是最重要的,但是若想要真正的攀上修炼的巅峰,那么修炼的功法最好是神王级别以下的,因为每一部神王级别的功法,都代表了一尊神王已经走过的路,神王强者何等强大,道行修为何等高深,后来之人想要再有所开创,已经极为困难,也就是说,一旦修炼了神王级别的功法,也就几乎代表着,这个人的成就几乎不可能再超过这部功法的始创之人了,当然,对很多人来说,修炼到神王境界那已经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了,所以功法自然是越高级越好了,我这么说,你可明白?”

  萧云微微想了一下,便是开口说道。

  “嗯,婢子明白了,修炼神王级别的功法,就等于在走其他人的老路,等到境界高了,想要摆脱前人的影响,就已经极为困难,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是这样吗?”

  凌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正是如此,所以,唯有那些迫不得已,或者是真正的大毅力者,才会去修炼神王级别的功法。”

  萧云脸上露出笑意,赞赏说道。

  “那公子的实力这么强大,以公子的道心坚定,应该不会轻易地修炼神王级别的功法,公子修炼的,应该是天神级别的功法吧?”

  神色一动,凌薇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眼神有些忐忑的问道。

  “小丫头心思还挺活泛,不过,你家公子我修炼的可不是天神级别的功法,现在甚至连仙帝级别都不到,只是一部相当于仙君级别的功法罢了。”

  萧云呵呵一笑,摇着头说道。

  “啊?怎么可能?公子你……”

  这一下轮到凌薇吃惊了,区区仙君级别的功法,竟然让萧云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这怎么可能呢?当然,她不知道,萧云的功法,乃是他自己所创的《先天无相戮神道》,他的修为才天人三重天,功法当然也就是与仙君级别相等了,她也不知道,萧云乃是武者,武者同阶无敌,并非是传说,战力强大,无可厚非。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院子外面便传来了一声轰鸣声,紧接着,整座院子都是猛地一颤动,让萧云的面色直接就是阴沉了下来,有人在攻击宅院的禁制阵法,如此明目张胆,显然是没有把萧云放在眼里,而萧云的性格向来是你无礼,我就打到你有礼,你霸道,我就打到你服气。

  宅院门外,两名身穿执法弟子服饰的青年面色嚣张的发出一道道攻击,轰在宅院禁制之上,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余名执法弟子有序站立,一个个都是面色冷笑,两位青年人的攻击并不会对院子的禁制有任何损伤,但是两人有意把动静闹得很大,宅院中的人定然会受到极大的骚扰,周围的宅院亦是有不少人被惊动,还有数十道神念降临,这不仅没有让两人有所收敛,反而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攻击也越来越快。

  片刻之后,宅院之上的禁制开始微微颤动起来,两人才停止了攻击,脸上露出冷厉的笑意,静等着里面的人出来,然后直接拿人,押送到执法堂,接受太景氏执法堂的惩罚。

  宅院的禁制慢慢消失,两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正是萧云和凌薇,只是此时,凌薇的脸上满是怒气,萧云却是毫无表情,眼神淡然。

  “萧云,擅闯客卿别院执法堂,重伤袁执事,严重违反……”

  眼见萧云出现,两名青年,其中一人脸上露出了极为愤怒怨毒的神色,身上气息爆发,竟然是一尊仙帝后期的强者,狂暴的气息压向萧云,同时,更是大声呵斥,只是还没有等他说完,一道影子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

  另外一个青年大惊,口中爆喝,就要出手,但是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都是被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轰中,直接倒飞数百丈,跌落在地,口吐鲜血。

  轰,砰,咚

  啊……

  一阵嘈杂的声音夹杂着十几个人的惨叫,在客卿别院的这一区域之中响起,极为刺耳,就见到那两名青年和十余名执法弟子尽数倒在地上,口喷鲜血,尤其是先前出手攻击宅院禁制的两人,更是胸口凹陷,显然,胸骨已经被萧云一拳轰断,两人的内腑也都是受到了重创。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袭击执法弟子?”

  先前面色怨毒的青年眼中恐惧,但是口气仍然强硬的说道,不过,说完话,便又是一口鲜血吐出,面色更加苍白。

  然而,他的话,不仅没有让萧云有丝毫的忌惮,反而是又被萧云一脚踢飞,直接昏了过去,而萧云则是走到了另一个青年身边,蹲下身来,神色平静的看着那青年问道:“说罢,你是谁?找我什么事?”

  “咳咳咳,晚辈拓跋兀……是……是因为你,哦不,前辈在执事堂打伤了袁执事,执法堂钟长老下令,要将前辈带到……请到执法堂,做一个解释,前辈,我等不过是奉命行事,还请前辈不要见怪,方才之所以那样,都是因为袁星宇,是他坚持要攻击宅院禁制,把前辈逼出来的。”

  青年咳嗽了几下,又是几口淤血吐出,有些语无轮次的说道。

  “钟长老?袁星宇?他们和袁宗翰是什么关系?”

  从凌薇那里了解到周昱廷和袁宗翰等人的关系,加上先前的一幕,萧云虽然早有猜测,但是却还是开口问道。

  “钟长老名叫钟长喜,是周长老的记名弟子,和袁执事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袁星宇乃是袁执事的儿子,前辈打伤了袁执事,他们自然不会轻易罢休,所以才会派人与前辈为难。”

  拓跋兀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嗯,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我就跟你们走一趟吧,哦,另外,跟你说一声,在我面前,别那么嚣张,不然,会吃大亏的。”

  萧云点了点头,起身说道。

  “晚辈不敢,不敢!”

  拓跋兀连连摇头说着,心里也在不停地哀嚎,谁敢再招惹你,谁就是孙子,一开门什么话都不说,先揍一顿,打成重伤,这么霸道的家伙,成为执法弟子以来,他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公子?”

  凌薇面色担忧,在宅院门口叫了一声,她从小在太景氏长大,执法堂的恐怖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中,如今萧云得罪了执法堂的长老,还把这么多的执法弟子都打成这样,显然,这一去只怕情况不会太好。

  “没事,你先回去,在家等着就是了。”

  萧云摇了摇头,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又看着拓跋兀说道:“走吧,带路!”

  “是,是,前辈这边走,你们,带着袁星宇,我们回执法堂。”

  拓跋兀战战兢兢,让其他人抬起昏迷的袁星宇,一起带着萧云向着执法堂的方向行去。

  在萧云等人离去,前去执法堂的时候,不远处,两道身影亦是有些吃惊的看着萧云的背影。

  “这家伙,够霸道,我喜欢。”

  商离玉依然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那还得看他有没有霸道的实力,不过我想,他是有的,这一次执法堂那帮无聊的家伙,可是要头疼了。”

  乔凌寒神色淡漠,说起执法堂的时候,眼中却是有着一道讥讽不屑的神色闪过。

  “那不正好吗?让那帮一直以来都目中无人,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家伙好好地清醒清醒,太景氏建立客卿别院,请来的是客卿,可不是奴隶战奴,即便修为实力不够,但是既然成为了客卿,也不是他们可以任意拿捏的。”

  商离玉眼中闪过一丝利芒,太景氏的客卿有些特殊,各行各业,各种人才他们都来者不拒,这样一来,那些有实力的还好说,而那些只有一些特殊能力,想要托庇于太景氏的人可就惨了,他们都是没有足够的实力自保的人,所以在这个处处凶险,实力为尊的太景氏附中,他们的地位并不比其他人高多少,而执法堂,作为太景氏最为强大的一个分堂,根本不会把这一部分人放在眼里,经常会找一些借口,从这些人手中攫取一些财物宝物,惹得很多人怨声载道,却又没有办法,只能逆来顺受,因为离开太景氏,他们将无处容身,甚至连生命都得不到保障,炼魔渊不是谁都能够生存的下去的。

  “走吧,我们也去执法堂看看,这位萧云到底有什么底气正面对抗执法堂。”

  乔凌寒微微一笑,化作一道身影向着执法堂飞去,其他一些宅院之中,也有不少人出现,冲向了同样的方向。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