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二十二章 颠倒是非

第二十二章 颠倒是非

  readx;  “怎样?”

  太景氏深处,一处别院之中,一中年人,身穿青衣,浓眉大眼,气息威严的坐在一个石椅之上,看着旁边恭敬站着的太景卓儿问道。

  “还是如半年前一般霸道,实力方面,还无法确定。”

  太景卓儿微微低头,细眉轻蹙,似乎是有些不解。

  “希望他能够和周昱廷稍加抗衡吧,这些年来,周门子弟,在我太景氏实在是猖狂了一些,是该让他们收敛收敛了。”

  中年人的声音低沉,似有无奈,又似乎有一丝杀机闪过,但最终却又什么都没有,让人摸不着他的心思。

  “孩儿明白了!”

  太景卓儿眼中露出一丝喜色,低头回道,而后转身离去。

  太景氏的执法堂倒是和世俗世界的官府衙门有些相似,正堂一方桌案,牌匾高悬,不过上面写的却不是“正大光明”“公正廉洁”等字句,而是“执法”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大堂两侧,各有十余名执法弟子挺身站立,个个都是仙帝初期境界的强者,二十余名仙帝强者气息连成一片,给站在中间的受审之人一种极为强大的压力,影响其心神,迫其说出真相,这种阵势,倒是颇为不凡。

  将萧云带到执3≦,法堂,拓跋兀便是领着一帮被萧云揍的鼻青脸肿的执法弟子离开了,而此时,堂上已经有三道身影高坐,正是执法堂的三大长老,大长老太景洪,乃是太景氏的嫡系族人,二长老林文冲,原本是一位散修,后来受太景氏大恩,而进入太景氏成为客卿,实力深不可测,据说即便是周昱廷都未必稳胜他,三长老钟长喜,周昱廷的门下记名弟子,半神境界,但是实力在半神之中只能算一般,能够坐上执法堂长老的位子,完全是靠着周昱廷的支持。

  “萧云,你可知罪?”

  刚一进入执法堂,萧云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这执法堂,堂上三大长老之中,坐在右侧的一个身材瘦小,面白无须,却又有一头白发,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的老者便是呵斥道。

  还未审问,也未作细致调查,就直接给萧云安上了罪名,萧云眉头皱起,顿时就明白了这老家伙的身份,应该便是那位钟长喜长老了。

  萧云没有回答,也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是直接无视了,看了看周围的一切,随后便是对着那中间一位身材高大,面容威严的老者和左侧那一身青衣,面色和煦的中年人拱手道:“这两位想必就是大长老太景洪道友和二长老林文冲林道友了吧,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在下萧云,见过二位道友。”

  太景洪和林文冲看着萧云,又相互看了一眼,不由得都是吃惊不已,萧云认识他们两人不足为奇,可是让他们吃惊的是,萧云对他们的称呼,“道友”,这是只有同阶强者才会用的称呼,萧云对待两人的态度也完全是平等相交,没有任何的晚辈之礼,这意味着,在萧云的眼里,两人的实力并不比他强大,他有足够的信心与两人平辈论交。

  林文冲微微好奇的看着萧云,随后便是拱手回礼说道:“在这太景氏,萧道友的名气可不比林某差啊,当不得道友如此大礼,林文冲见过萧道友。”

  林文冲笑了笑,他说的话虽然有所暗指,但是萧云却是听出了一种真诚的结交之意,这位林长老,很有意思,这是萧云这第一次见面,第一次与他说话时,对这位林长老的第一印象。

  而大长老太景洪却是微微皱眉,虽然也是拱手回礼,却是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萧云看得出来,这位大长老似乎对自己有些不以为然,觉得自己有些自大了。

  “好狂妄的小子,萧云大胆,本座问你,你可知罪?”

  这边萧云和两位长老之间的一切,钟长喜看在眼里,心中却是怒火熊熊,萧云与两位长老见礼,却惟独对他视而不见,让他大失脸面,加上之前的一些事情,他心中对萧云的怨怼却是更深了。

  “罪?还请这位……长老……说说,我萧云,所犯何罪?”

  萧云看向钟长喜,却依然没有说破他的身份,甚至连他的名姓都没有提,还故意在“长老”二字之停留了一下,这无疑是对钟长喜的蔑视,而且钟长喜因为周昱廷的身份才能够坐上执法堂长老的位子,平日里最忌讳的便是有人提起此事,萧云此时的语气,很明显就是在嘲讽他,让他如何不愤怒。

  “你……好大的胆子,大闹执事堂,无故重伤执事堂执事,在执法弟子前去调查询问之时,不分是非好歹,蛮横无理的打伤执法弟子十余人,藐视执法威严,萧云,你敢说,这些事情不是你做的?”

  钟长喜面色铁青,几乎是没有丝毫形象的直接站起来,对着萧云吼道。

  “不是他还能是谁?半年前,朱宛昌三位客卿上门拜访,本想结交于他,谁知道,此人确实嚣张跋扈,直接出手重创了三位客卿,昨天,又无理取闹,因为一点点的口角,便是把执事堂袁宗翰客卿打成了白痴,先前那十余位执法弟子前去请他到执法堂来解释昨日之事,又被他打伤,如此嚣张跋扈,暴虐无度之人,我太景氏岂能留他?”

  不过,还不等萧云开口回答,执法堂外一个阴冷的声音便已经传来,萧云转身,却见到一个中年汉子,面色阴沉,看着萧云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杀机极盛的走入执法堂。

  “四师兄!”

  钟长喜见到来人,不由得满脸喜色,赶紧起身行礼说道,而太景洪和林文冲却是微微皱眉,来人正是周昱廷的四弟子邹千旋,相对于钟长喜,此人才算是周昱廷真正的嫡系,也是更为难惹的一个人。

  “萧云,嚣张跋扈,无视我太景府规矩,擅闯执事堂,杀伤客卿长老,又在执法堂顶撞执法长老,依照府规,当废除修为,逐出太景府。”

  邹千旋面色渐渐恢复,看了萧云一眼,又看了看堂上的太景洪和林文冲,冷冷的开口说道。

  这些话无疑是将萧云判成了死刑,霸道无比,没有做任何询问,没有任何调查,也不给当事人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就是给萧云定了罪,何等的嚣张霸道,太景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意,虽然不喜萧云的狂妄,可是却也不会如此放任他胡为,毕竟,这里是太景府,不是周府,他邹千旋在周府可以呼风唤雨,若是到这里还如此肆无忌惮,那太景氏的威严何在。

  相反,那位林文冲长老却依然是面色淡然,平静的看着邹千旋,似乎对什么都漠不关心。

  “此事因由如何,我执法堂自会调查清楚,萧云有罪与否,也应由执法堂审问之后,再做定夺,你邹千旋还没有资格在这里发号施令。”

  太景洪面色阴沉,冷冷的看着邹千旋说道。

  “呵呵呵,这恐怕由不得太景长老了,萧云所作所为,一件件,一桩桩,无不是对家师威严的挑衅,丝毫没有把家师放在眼里,如此狂妄,暴虐之人,岂能留在我太景氏,说不准,他更有可能是别家安排在我太景氏的奸细呢,若真如此,太景长老如此维护此人,难道……”

  邹千旋却是寸步不让,所说的话,更是诛心之言,直接就让太景洪的退路全部被封死。

  “你……”

  听到邹千旋的话,太景洪面色大变,厉声喝道,同时也从座位上站起,身上的气息隐隐狂暴起来。

  “邹道友,慎言!”

  不过就在他要爆发的时候,林文冲却是没有再沉默,因为邹千旋的话,实在是太重了,若是任由他说下去,只怕原本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会变成震动太景城,让太景氏无颜的大事件。

  “不知道林长老有何见教,亦或者是,对于我所说的处罚方式,有所异议?”

  听到林文冲的话,邹千旋的面色微微变了一下,随后又是恢复了正常,看向林文冲说道,声音之中有着忌惮,但是却并不畏惧,甚至眼神之中,还有一丝不明意味的神色。

  “此事前因后果,想必道友比我们都要清楚得多,道友真的要将此事闹大吗?”

  林文冲的声音依然平静,但是他的话,却是让几人都是心中一惊,显然,他说出这些话,也就意味着,他是支持萧云的,也意味着,原本行事低调,几乎不问世事的林文冲似乎做好了和周氏决裂的准备。

  “林道友这些话,确定没有说错?”

  邹千旋眼睛微眯,目光中透出一丝危险的光芒,看着林文冲说道。

  “怎么?你想和我一战?看来久不出手,还真的让一些小辈看轻了,这太景氏之中,有些人的确是该收敛一下了,否则,你们还真的以为太景氏就是你们一家之物了,忘记了“太景”这二字的真正来历,去叫你的师父来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面对邹千旋挑衅的目光,林文冲却是不为所动,依然是声音平静的说道。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