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八十八章 短暂的宁静

第八十八章 短暂的宁静

  夕阳落下,萧云和童萱儿并肩而立,站在宅院小楼上,看着那西下的夕阳,这一刻萧云心中没有孤独,没有杀戮,他不再把自己当成一个武者,而只是红尘俗世之中一个平平凡凡的年轻人,一个期待着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走下去的年轻人。↑,

  这一天,也是他数十年生命之中,自从走出落霞山之后,唯一没有修炼的一天,也是真真正正属于他和童萱儿的一天。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依偎在萧云的胸口,童萱儿脸上露出了一丝追忆的表情,嘴角还有淡淡的微笑。

  “忘了!”

  萧云淡淡的开口,然后在童萱儿微微有些愠怒的目光中笑着说道:“我只记得,我第一次到落星城的时候,被一个纨绔子弟欺负,然后一位天仙美女从天而降,为我解围,那个时候啊,我的那颗小心脏,那是噗噗噗的直跳啊。”

  “装傻,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童萱儿双颊微鼓的看着萧云笑骂道。

  “这怎么能说是油嘴滑舌呢?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萧云眉头微微一挑,淡笑着说道。

  “怎么不是油嘴滑舌?当时你连正眼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要不是后来发生那么多事情,你都把我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吧?在你的心里,我也不过是一个刁蛮任性的世家小姐,除了没有我那哥哥那么坏之外,其他的也一样是一无是处吧?还说什么天仙美女,口不对心。”

  说着话,又狠狠地捶了萧云胸口一下,却不想萧云肉身强悍无比,即便已经完全收敛气息,却也不是童萱儿这个仙帝能够相比的,一时间像是打在了铜墙铁壁上一般,童萱儿眉头微蹙,揉了揉嫩白的小手。

  抬起头看到萧云似笑非笑的神情,顿时明白了被戏耍了,不由得眉头皱起,气鼓鼓的看着萧云,也不说话,直到把萧云看的心底发毛。

  “好了,别生气了,手还疼吗?”

  终于还是萧云举起了白旗,抓起她的手关心的问道,同时一股轻柔的真元涌入她的体内,帮她梳理先前在炼魔渊受到的伤势。

  童萱儿没有反抗,而是继续依偎在萧云的怀中,体内仙灵力也开始配合萧云的真元,在经脉之中游走,不断地修复着体内的那些创伤,而随着萧云的真元的流转,童萱儿的伤势也飞快的恢复着。

  可是萧云心中的怒火却也同时越积越盛,童萱儿的伤势严格来说并不算多么严重,可是出手之人明显实力远远超过她,每一份力道都控制的妙到了毫巅,把童萱儿全身的经脉都伤了一遍,还有一道道诡异的灵力流转,死死地盘踞在静脉内壁上,若非是萧云的真元质量远远超过练气士的仙灵力,只怕即便是萧云也要费不少心思才能够炼化那些力量。

  这样的伤势,若是童萱儿能够静下心来,安心调养,过个十年八年的,等那股力量自行散去之后,也会恢复过来,但是若是有人干扰,她的伤势就会一直存在,甚至干扰她的道基,影响她以后的修为进境,加上后来在紫河城的遭遇,出手之人,心思之歹毒,可见一斑。

  “紫河城,紫家,紫默心,待太景城的事了结,我定会去一趟紫河城,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嚣张起来。”

  萧云心中杀意滔天,手却越来越柔和,体内真元更是缓缓的将童萱儿全身流转了一遍,不仅仅是帮助她调息疗伤,更是为她改善了体质,原本修炼过程之中留下的暗伤,以及所走的歧路也都全部为她纠正了过来,让她的修为越发的深厚夯实。

  “感觉怎么样?”

  半个时辰过去,萧云柔和的看着怀中的童萱儿问道。

  “真的好舒服。”

  童萱儿没有睁眼,脸上羞赧,红的活像一只熟透了的苹果,毕竟,被萧云的真元流过全身,那种感觉和被萧云抚摸没有太大的区别,未经人事的童萱儿岂能从容应对。

  “萱儿,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萧云点了点头,嘴角带着一丝微笑问道,在修炼界询问他人功法那是大忌,会被认为对别人有所企图,不过显然这些所谓的规则在童萱儿和萧云之间没有意义,童萱儿既然敢让萧云的真元入体,那又岂会在意这些。

  “大哥,说实话,我根本什么功法都没有修炼过?”

  让萧云震惊的是,童萱儿竟然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这太不正常了,而且他还记得,在童萱儿十几岁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修炼过便是到了地仙巅峰的境界,这虽然让人有些嫉妒,一般人甚至会以为她是什么强大的体质,若非童家有意隐瞒,只怕童萱儿也不可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甚至童家都有可能因此而覆灭,可是在萧云看来,这却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他知道,这世上绝对没有任何一种体质能够做到这些。

  “什么功法都没有修炼过?竟然在这个年纪就成就了仙帝位?原来我的萱儿还真的是一个盖世天才,是比我还厉害的天才呢。”

  萧云笑着说道,可是眼底的一丝忧虑却被他隐去,并没有让童萱儿看出来。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要不然的话,摩天教的大长老也不会收我为徒了,我现在在摩天教可是小公主哦,你要是欺负我,我的师兄师姐们可不会放过你的,呵呵呵……”

  童萱儿微微抬起下吧,骄傲的说道。

  “摩天教大长老?岳老三?他的实力很强,的确足够做你的师父了,那你平时是怎么修炼的?没有功法的话,岂不是很不方便?”

  萧云继续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师父给我找了好多高级功法,甚至连摩天教的镇教秘典都偷偷的给我看,可是我根本无法修炼,那些功法对别人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可是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童萱儿脸上也是现出疑惑的神色,继续说道:“我没有刻意修炼,可是我的修为还是比大多数人进步的都要快很多倍,这些我也想不明白,连我师父也是一样,他老人家还曾经想要封印我的修为,说是修炼进境太快的话也不是好事,可是却根本无法封印,师父甚至还因此受了些伤势。”

  “嗯,好了,想不通就别想了,你可知道,你的这种情况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过来的,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这些丹药拿去给你的那些师兄师姐们,对他们的伤势有好处。”

  稍稍沉吟一会儿,萧云微微一笑,递给童萱儿一个白玉瓶子说道。

  “嗯,那你也好好休息,我回去了。”

  童萱儿从萧云的怀里起来,结果瓶子说着,然后蹦蹦跳跳的离去了。

  楼上只剩下了萧云一个人,他的目光变得凌厉无比,从童萱儿的情况来看,她绝对是被某个强大的存在盯上了,虽然萧云根本看不出来这里面的机关,可是萧云对自己的直觉一直都非常相信。

  “你若为萱儿好,我萧云谨记你的恩情,但是若是有不轨企图,我定让你后悔万万年。”

  萧云心中暗誓,杀机更为炽烈,恨不得现在便是大开杀戒,以发泄今日郁积心中的怒火,不过他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直接盘膝而坐,慢慢蓄势,明天,他定有一场大战,此时心中怒火正好可以让他积聚气势。

  此时在一楼的一间房间之中,摩天教的其余五名弟子聚集在一起,正在调息疗伤,片刻后收功而起,童萱儿的敲门声也随即响起。

  “童师妹,你来了。”

  见到童萱儿进来,林乐山面色大喜,赶忙上前相迎道。

  “林师兄,鲁师姐,张师兄,牟师兄,龙师兄,你们的伤势如何了?好些了吗?”

  童萱儿微微一笑,对着几人行礼道。

  “哈哈哈……童师妹放心,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俺老张皮糙肉厚,伤不了根本。”

  五人之中一个粗犷汉子大声笑着道。

  “师妹放心,我们的伤势已经稳住了,想必再过些日子就可以痊愈了。”

  这一次说话的是那瘦小男子牟师兄,此时眼中的恐惧已经消失,变得有些腼腆,脸色微红说道。

  “那就好,这是萧大哥给几位的疗伤药,想来对你们的伤势还是有些好处的。”

  童萱儿把手中的玉瓶交给林乐山,笑着说道。

  林乐山等人都是面色一喜,萧云的实力他们都见识过了,即便是真神都好像在他手上没有能够讨到好处,他给的丹药,想必绝非凡品。

  “昊元丹?”

  不过刚一打开玉瓶,林乐山便是一声惊呼,其他几人听到他的话,亦是面露震惊之色。

  “师兄,你确定是昊元丹?”

  鲁师姐眼中惊喜无比,刚忙上前问道。

  “没有错,就是昊元丹,而且这玉瓶还具有空间封印的奇效,这瓶子虽小,可里面的昊元丹足足有百颗,百颗昊元丹,昊元丹号称疗伤圣品,神王以下,无论受多重的伤势,哪怕是灵魂破碎,只要一颗就能够起死回生,这……童师妹,那位前辈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连昊元丹都能够随意送人?”

  林乐山反复看了看玉瓶之中的丹药,并且拿出了几粒丹药细细察看,旁边的一位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男子上前,细细察看了一下,点头确定说道。

  “龙师弟的炼丹水平已经达到了大师级别,他既然说了,那便没有错了,童师妹,你这位萧大哥绝非一般人啊,修为不到真神,就能够让真神拿他毫无办法,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认识这样的绝世强者!”

  牟师兄叹了口气,看向童萱儿的目光有些暗淡。

  “师兄师姐,你们尽管放心,萧大哥这个人平日里虽然极为冷淡,但是却是一个好人,他既然送你们这些丹药,你们收下便是,这对你们以后修炼也是有大好处的。”

  童萱儿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

  “说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位萧前辈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过问的,我们只要在心里记住前辈的恩情,希望他日能够有机会帮助前辈,以报今日大恩,这些丹药我们六人均分,不过今日之事,还请各位严格保密,否则的话,昊元丹之事泄露,我们只怕都难逃一死。”

  林乐山面色变得无比严肃,看着诸位师弟师妹郑重的说道,其他几人也是点了点头,他们也不是初出茅庐,自然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颗昊元丹便足以引发一场腥风血雨,更何况是这么多呢?

  “师兄,这些丹药你们五个分了吧,我是不需要的。”

  童萱儿摇了摇头,看着几人说道,让几人顿时明白,也是,对他们都送出了这么珍贵的灵丹圣药,那对童萱儿又岂会吝啬了。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