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三章 太景之谋,神魂之战

第三章 太景之谋,神魂之战

  “正是本座,你是个很谨慎的人,我的最强分身都已经被暨成宏禁锢了,可你还是不相信他。”

  太景上人面带笑容,看着站在大殿门口的萧云说道,虽然相隔数百丈,可是对两人来说,这些距离几乎等于没有。

  “我只是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掌控罢了,即便是他自杀了,那又如何?不是还有你吗?”

  萧云面色凝重,不过却是毫无惧色,直视太景上人。

  “看来你和我是一种人,任何人都不能相信,任何人都不值得托付,我们的性命只能我们自己掌控。”

  太景上人点了点头,极为认真的说道。

  萧云没有说话,他知道,太景上人会自己把他想知道的事情说出来,虽然有一尊分身在外,而且每日分身的经历都会传给他,可是这始终不是他自己的经历,已经太多年,太景上人没有与人真正交谈过了。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跟人这么轻松的说话了,云霄,你知道吗?我其实并不像选择这条路的,当年,我们四兄弟一起征战四方,同富贵,共患难,才打下了这太景城的一番基业,而且我有信心,只要给我时间,我绝对可以很快的一统这一片区域,什么广观上人,上元道人,青阜道人,他们从来都不是我的敌人,不过是我强大自身的踏脚石罢了。”

  太景上人有些唏嘘,目光似乎穿透了时空,看到了那十数万年前,他们四兄弟相识相知的那一幕,看到了兄弟四人相互扶持,无数次生死厮杀,将敌人斩落马下的情景。

  “可惜,这一切从太景城建立之后,就有些变了,我们都沉溺于自己的修炼之中,很多话慢慢的也开不了口了,很多事情,也不再一起商量,你知道吗?我曾经是那么的信任他们,可是他们呢?小暨我就不说了,他是一个修炼狂,从来都是一心要变得强大,没有什么深沉的心思。”

  “可是郝连雄,辛阚,这两个家伙,哈哈哈……他们竟然勾结我的死敌,上元道人,想要暗算我?可惜啊,他们不知道,从太景城建立的第一天起,他们的身边就已经被我安插了许多内线,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你是说,那个时候,郝连雄和辛阚就背叛了你?”

  萧云的面色有些古怪,看着太景上人甚至有些怜悯的问道。

  “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不是吗?他们背叛了我,就应该受到惩罚,受到惩罚,辛阚竟然还妄想抢夺元皇八宝塔的控制权,结果呢,哈哈哈……却被我抢先出手,泯灭了神魂,至于郝连雄,哼,这么多年来他的修为几乎停步不前,他还以为碰到了瓶颈,他哪里知道,我早就对他下手了。”

  太景上人面色变得有些癫狂,情绪极为不稳定。

  “唉,看来,这么多年,你也发现了不对劲了吧?上元道人已经被你抹杀了,郝连雄如今也死在了我的手上,辛阚变成了你的分身傀儡,只留下一个暨成宏,因为知道明哲保身,才能够活到现在,太景上人,你,真是个混蛋,不过,我现在还有些怀疑,你,是太景上人吗?”

  萧云有些厌恶的看着眼前的太景上人,原本他还以为当年的事情太景上人实际上不过是因为多疑,才会出手对付郝连雄和辛阚,可是现在看来,这家伙绝对是早有预谋。

  “哈哈哈……你果然聪明,果然不愧是我选定的主身。”

  主座上的太景上人癫狂的大笑着说道:“太景上人是我,我,却不是太景上人,本座是镇魔塔,是王者之兵镇魔塔。”

  萧云的眉头皱了起来,镇魔塔?他的确听说过这件王者神兵,而且这是一件在三千世界都极为有名的至宝,因为月神宫的始祖月神,在成道之前所用的法宝就是叫做镇魔塔。

  只是这元皇八宝塔,可没有一点镇魔塔的样子,不过是一件真神之宝罢了,跟镇魔塔相差了何止千万倍,而且,在第一次来太景城的时候,萧云就看出来了,这是一件魔器,巅峰真神之宝级别的魔器,可是如今,这家伙竟然说它的本体是镇魔塔,这岂非太过不可思议了吗?

  “你是看不起生命界的修炼者吗?镇魔塔?那可是月神的宝物,即便他已经成道,不再需要它了,可也不至于把它弄成一件真神之宝级别的魔器,扔在这炼魔渊之中啊?”

  萧云嗤笑一声,面色极为不屑的说道,他看出了太景上人有些不对劲,所以直接开口试探起来,希望能够知道一些秘辛,推敲出当年的真相,这也是暨成宏托付他来办的一件事。

  “月神,该死的,就是那个王八蛋,就是他,说是要镇压什么魔祖,结果呢,竟然把本座直接放到了阵眼之中,足足一,二,三,四,足足四个半时代,五十多个元会啊,那个时候都还没有人族呢,本座没有人说话,本座孤独得在这里守了五十多个元会,你知道本座有多寂寞吗?”

  封印五十多个元会,那个时候还没有人族,而炼魔渊,就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可是,夜又是谁呢?他很明显是人族啊,而且十二辅世界不是在人族出现之后才出现的吗?没有生命界,那炼魔渊怎么可能建立在生命界之中,或者说是生命界的平行空间之中?萧云疑惑了。

  “哈哈哈,不过,那混蛋也没有想到,本座竟然也有机缘,那个魔祖实在是太厉害了,就在十数万年前,他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苏醒了过来,将封印大阵直接打开了一个缺口,让生命界到处山崩海啸,形成了不知道多少凶险禁地,而我,伟大的镇魔塔灵,魔灵大人,就在那个时候偷偷地从阵眼之中逃了出来,附着在一座真神之宝之中,开始休养生息,恢复实力。”

  “后来嘛,本座就遇到了太景那几个小家伙,一开始太景这小家伙还不愿意,不过本座镇压魔祖这么多年,虽然实力大损,可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真神能够抵抗的,加上本座对魔祖那老怪物的神通也了解一些,暗中传给他一部做了手脚的神通,他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本座的第一个分身,替本座执掌神塔,恢复实力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也有野心,而且本座也保留了他的神智,给了他极大的自由,哈哈哈……你说,本座是不是很有智慧啊?”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来,你用这种方法也掌控了不少人,这些人此时在很多大势力之中应该都身居高位了吧?”

  萧云点了点头,总算是明白了当年的一些真相,而后看着那身影问道:“太景上人也有野心,所以选择了和你融合,变成了你的一部分?”

  “对,所以说,太景上人是本座,本座却不是太景上人,本座有了他的肉身和神魂,就可以发挥出本座从魔祖那里得来的魔道神通的威力,他有了本座的相助,也可以在三千世界大乱之时,争得一份机缘,甚至分一杯羹也未必不可能,所以互惠双赢,何乐而不为呢?”

  镇魔塔灵极为得意的说道。

  “的确是互惠,可惜却不是双赢,太景上人为了自身实力,抛弃了家族,抛弃了兄弟朋友,他失去的,远比他得到的要多得多,更何况,魔祖是何等人物,既然你得到了他的神通,自然也就与他有了因果,等着吧,很快你就知道,这份因果,你偿还不起。”

  萧云摇了摇头,有些惋惜,又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他的身上就有天魔珠,还有如今的修为也都是依靠魔祖鸿蒙圣心的力量提升上来的,虽然此魔祖已非彼魔祖,可是这份因果牵连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他都感到极为头疼。

  “那又如何,待到将来本座实力超越了他,这所谓的因果又能奈我何,不过你是看不到了,有了你的肉身,本尊就可以化身为人,离开炼魔渊这个鬼地方了,还真要谢谢你,送来如此强大的肉身,也只有你这样纯粹的武者才有足够的潜力容纳本尊的魂力。”

  镇魔塔灵嘿嘿一笑,毫不在意与魔祖之间结下的因果,不过萧云却是知道,这家伙不过是在装腔作势罢了,魔祖是谁,那是这三千世界诞生以来,最为强大的几尊生灵之一,是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境界的存在,与他有了因果,谁敢说能够安然度过,恐怕即便是与魔祖同阶的强者也不行吧。

  只是此时萧云也没有时间再多想了,因为镇魔塔灵已经出手了,这里是元皇八宝塔,是塔灵的主场,单纯的交手的话,除非动用玄光殿,否则,萧云在这里占不到任何便宜。

  只可惜,塔灵的目的不是灭杀他,而是夺舍,这就给了萧云反抗的机会,因为萧云此时的神魂境界也已经到了神境巅峰,而塔灵,虽然他的神魂魂力肯定远超萧云无数倍,可是论境界,他并不比萧云强多少,一样是神境巅峰,否则,元皇八宝塔就不会只是真神之宝了,而是进化成为天神之宝了。

  萧云的神魂识海之中,一道被无穷魔气笼罩的滔天魔影出现,所到之处,诸神辟易,魔影出现的瞬间,就直接向着萧云的元神直冲而去。

  “魂灵花?你竟然有此机缘,哈哈哈……这些都要便宜本座了,给本座死!”

  萧云的元神站起身来,脚踩魂灵花,平静的看着那盯着魂灵花,目光中充满了赤裸裸的贪欲的塔灵,有些可惜的说道:“难怪,你会变得如此偏执,难怪,你不怕魔祖的因果纠缠,原来你已经被魔祖魔化了,你已经不再是月神的镇魔塔,而是魔祖的魂力分身。”

  ...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