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五十七章 万劫塔

第五十七章 万劫塔

  三千世界,宗门无数,然而宫级势力却始终是保持在三十个以内,各大宫级势力之间,有合作,有竞争力,甚至有生死仇杀,甚至暗中狙杀敌方天骄的事情也不少,可是各大势力之间,都会有一个不成文的默契,这一切的暗杀等等都是暗中进行,绝不会摆在明面上,一旦双方护道者出现,一般都会有所妥协。

  然而这一次,在护道者面前,太阴神宫的圣子,竟然被人正面越阶轰杀,这对太阴神宫来,无疑是一个难以洗刷的耻辱。

  “报,卢世芳陨落了。”

  “什么?卢世芳陨落?谁出的手?封神子?方辰?青云?还是雨帘?或者是方天?绮梅婧萱?不,不会,方天和绮梅婧萱不会对他们出手的。”

  “是萧云,生命界一个新近兴起的势力中都城的大统领,修为玄天六重天境界,但是战力极为强大,曾经斩杀下位天神。”

  “中都城?是他?数十年前搅出一些风雨,据天机宫的莫生和卓云天就是因为他而陨落的,他竟然来了域外战场?”

  “是,此时他正被胡星追杀,看方向,应该是逃往万劫塔了,胡++++,m.¢.c↑om星似乎是被某种极为邪恶诡异的剧毒重创,所以才一直没有能够追上那个子。”

  “万劫塔?这子倒是机智,其他人呢,他们有何反应?”

  “天机宫应该是早就知道萧云的行踪,只是可能是因为原天啸的原因,才没有出手对付他,此次他杀了卢世芳,天机宫不少青年一代的强者都突然出现在了域外战场,赶往万劫塔了,看来是早有准备,太阴神宫另外八大圣子,还有一位神子也已经动身前往域外,只是还不清楚是哪一位神子去了,人皇宫夜魔和原天啸突然失踪,猜测也是去了域外战场,其他各宫也都有天骄出现,月神宫青**帘,甚至一直神秘,来无影去无踪的绮梅婧萱,看来这一次萧云杀卢世芳,无意间只怕是引起了又一次天骄战。”

  “天骄战?天骄战好啊,这样的话,倒可以让我们省事,替我们除掉一些目标,还可以让我们看得更清楚,找出那些真正可能威胁到我们的大计的人,不然的话,三千世界,这么多的年轻一代天骄强者,我们一个个杀,得杀到什么时候,一不心还会引起注意,遭到围剿。”

  一处深渊之中,两道模糊的身影一前一后站着,身后那人身形微躬,语气极为恭敬。

  “那我们要不要派人……”

  后面那人似乎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声音阴寒无比。

  “三千世界天骄战,我们的天骄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让他们也出发吧,记住,隐瞒身份为第一要务,现在还不是我们出现的时候。”

  “是。”

  话音落下,两道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不见,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来自何方。

  域外战场,一处山峦之上,萧云大口喘着气,身上的气息极为紊乱,还有不少伤口正在流血,原本鲜红的血液此时已经便的有些灰败,没有了任何威能。

  “妈的,那块手骨上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如此阴毒?幸好我有玲珑灭仙印护体,真不知道,那老家伙是怎么撑下去的,他可是那股黑气主要攻击的目标。”

  萧云低声自语,看了看身后,脸色变得有些无奈。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还好,还有万里就到万劫塔了。”

  萧云吐了一口夹杂着灰败血液的浓痰,强忍痛苦起身,再次飞起,逃离此地。

  就在萧云离开不过片刻,一道漆黑的身影,身上黑烟浓郁,已经看不到身形,突然出现,萧云所停留的大山顿时轰然倒塌,山崩地裂。

  “你逃不了,已经那么多年了,你终于出现了,既然出现了,我怎么可能让你逃掉呢,呵呵呵呵……”

  一个低哑的声音传出,充满了邪异和阴暗邪恶,而后黑影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数十里之外,向着萧云逃离的方向追去。

  “又来?”

  飞掠中的萧云脸色微变,大叫一声猛然间加速,也就在这时,一道黑光擦着他的后背.飞过,数十里外的一座大山直接被打穿,山石飞碎。

  萧云可不是只会挨打,不会还手的主,躲过这道黑光的同时,萧云回身就是一剑。

  剑者无情

  萧云面色无悲无喜,这一式重在意境,那是一种无情,无欲,放弃一切,却又执着一切的意境。

  撕拉

  整片天幕都像是被这一剑斩开,无情的意念直透元神,让人绝望。

  然而,那黑影之中,却是传出一道沙哑邪异的轻笑,而后萧云就听到一个让他头皮发麻的声音传来:“不错,不错,不愧是他选中的人,这样的剑招还真是别出心裁,可惜,若论无情,这三千世界,大千宇宙,又有谁能够与天道相比,与我相比呢?”

  黑雾之中,一只几乎完全腐烂,一滴滴灰败的散发着难闻的臭味的脓水滴下的手掌伸出,直接在了萧云的剑光锋芒之上。

  没有任何波动声响,但是在萧云的元神之中,却是猛然间像是一股晴天霹雳,让他元神动摇,魂灵花上,清辉抛洒,才算是稳住了他的元神,不至于受创。

  紧接着,他就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一道灰光闪过,他整个人就被轰飞数百里,胸口一个恐怖的血洞,正有道道灰血流出。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你不是太阴神宫的人……”

  萧云脸色大变,猛然间开口大吼道,从一开始萧云就觉得奇怪,那尊神王都已经受创那么重,竟然不顾伤势,还这么死咬着他不放,自己的命都快保不住了,还如此拼命追杀他,为了个卢世芳?还不至于如此,如今感觉到了这灰光的攻击,和那尊神王的神力根本是格格不入,萧云就知道,事情绝对出现了某种他不知道的变故。

  “呵呵呵,你终于醒悟过来了,太阴神宫?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群贪婪的入侵者的后裔罢了,本座不过是暂时借助这欲孽的肉身,来杀你罢了。”

  那沙哑邪异的声音响起,似哭似笑,让萧云脊背发麻。

  “你到底是谁?我与你有仇怨?为何如此苦苦追杀?难道你忘了,是我把你从那块手骨之中放出来的,实际来,我对你还有些恩情吧?”

  萧云眉头皱起,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看着空中漂浮着的黑雾,以及黑雾之中的那道身影,大声道,暗中却是疯狂御动真元,镇压伤势,随时准备反戈一击。

  “你得对,当年他为了对抗域外强者,让我出现在这个世上,而他的继任者,你,又将我从那该死的封魔手骨之中放出来,你们的确都对我有恩,可是谁有恩,就一定要报呢,不还有恩将仇报吗?我,就是要恩将仇报,哈哈哈……你能奈我何?”

  沙哑的声音有些激动,似乎萧云的话出动了他某些不愿想起的回忆,让他变得有些癫狂。

  萧云眉头紧紧皱起,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疯子,一个没有原则,只凭喜好的疯子,而且是一个实力强大无比的疯子。

  “前辈,就不能放晚辈一马吗?”

  萧云皱着眉头,看着黑雾继续道。

  “不用再拖延时间了,你身上已经中了本座的阴冥之毒,即便是神皇,中了此毒也都必死无疑,不过你是他的继任者,你的这具肉身定然有与众不同之处,所以才能够撑到现在,看来我的猜测不假,这具肉身果然能够承受本座元神之中的阴死之气,果然是本座最佳的炉鼎,可以作为根基,为本座凝聚自己的肉身,子,你认命吧,你拖延时间疗伤恢复,本座又何尝不是想要观察一下你这具肉身中了阴冥之毒之后的情况,现在本座看到了,你也可以去死了。”

  黑影之中的声音渐渐充满了喜色,话音放落,那黑影便是直接向着萧云扑去,速度之快,让人甚至无法反应过来。

  不过,萧云早有准备,就在这黑影动身的瞬间,一座辉煌圣殿出现在他的头,绽放出无尽光芒,射向了那黑影,一道道圣力从那神殿之上凝聚,轰在黑影身上。

  “圣器?你的身上竟然有圣器?”

  黑影震惊无比,周身的黑雾被那神光照射,立刻便是有所消散,让黑影骤然一惊,速度猛然减慢。

  玄光殿,萧云终于还是迫不得已用出了这尊圣器,只是他毕竟还未进阶开天境界,此时强行动用圣器圣力,只是瞬间就让他再次受创,全身飙血,不过他却是根本不顾这些,趁着阻拦这黑影的瞬间,飞速倒退,向着万劫塔的方向赶去。

  “圣器又如何?以你的修为,本座看你能够施展几次?”

  黑影周围的雾气暗淡的许多,声音气急败坏,但是却依然是疯狂的冲向萧云。

  “不用几次,再一次足矣。”

  不过,萧云却是面色一笑,回头看着他道,而后头的圣殿再次亮起,下的黑影猛然停下,方才的一下看起来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时的状态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好,正面被圣器轰中,即便是神皇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可是他这一停下,那圣殿上的光芒却是骤然间暗淡了下去,萧云的速度更快,冲向远方,他正要出手阻拦,却发现前方一座高不知凡几的巨塔耸立,顿时脸色一变,赶忙停下:“该死的,怎么会到了这里?”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