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六十四章 你是人吗?

第六十四章 你是人吗?

  十几年过去,萧云的脸上也带了一些沧桑,原本年轻俊秀的面庞也有了中年人的那种成熟,但是他依然是单身一人,居住在村子外面的小院子里,这些年也没有再出去打猎务农过,每日就是教授村里的孩子们读书习武,他已经完完全全成了一个村塾教习。

  只是,从刘山他们走出山村之后,萧云之后所教的,都不再是正宗的武学了,只是一些在山里狩猎生存的技巧,小村子虽然依然只是一个小山村,但是十几年来,在萧云的帮助下,却已经比以前富足了太多,很多镇上的商人都经常来这里收购一些毛皮草药,但是村子里的人依然没有人离开山村,也没有扩建山村,都是默默守着他们祖祖辈辈耕耘的这片土地。

  刘瑶在家大宴全村,三天三夜不休,三天后,他来到了萧云的小院子外面,带着那个公主,他的未婚妻,带着不少的厚礼,跪在院子外面,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方叔,瑶儿回来了,瑶儿给您请安。”

  刘瑶在院外,大声的说道。

  “进来吧,这么多年不会来,怎么变的这么生疏了?你们小的时候,可是从来都不会敲门的。”

  片刻之后,一个平和的声音从小院子里面传来,让刘瑶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他身旁的女子却是目露好奇,看着院子里面,那个身穿粗布麻衣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推开木门走入院子,两人便看到一个中年人,手中拿着一枝毛笔,正在一张简陋的画板上,慢慢的一笔一笔的画着,不知道为何,看到那副画的瞬间,刘瑶只感觉有些胸闷,几乎难以呼吸。

  那是一幅很简单的画,一株老树旁边,一个年轻人坐在突出的树干上,看着几个孩子在那里练武嬉戏,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些花草装饰都没有,就是这么一株树,几个人。

  “方叔。”

  刘瑶的面色更加恭敬了,那女子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却是微微皱眉。

  “唉,真怀念你们还小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们几个孩子都调皮的很,总是把我这里弄得乱糟糟的,可是孩童童真,如今,回不去了。”

  萧云的声音有一丝的怀念,刘瑶的面色更加愧疚了,而那位女子,却是面色渐渐阴沉。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方叔,我们都已经长大了。”

  刘瑶尴尬的笑了笑,声音很低的说道。

  萧云手中的笔微微一顿,随后便又开始画了起来,然后说道:“是啊,都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事情,有了自己喜欢的人,瑶儿,你们做什么,我都不会过问,但你可还记得,当年你们离开时,我跟你们说过的话?”

  “方叔说,走出山村,我们的一切都将跟方叔无关,一切都要自己负责,不准把外面的恩怨,是非带到山村,也不要告诉外面的人方叔的存在,否则,方叔给我们的,自然也有能力一一收回。”

  刘瑶身体微微一颤,低下头说道。

  “你是怎么做的?”

  萧云的声音依然平稳,可是不知道为何,刘瑶面对这位曾经对他和颜悦色,到现在都没有见他发怒过的方叔,只觉得心底发寒。

  “呵呵呵,我,我不明白方叔在说什么?”

  刘瑶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那数十里外的那支军队是谁带来的?还有,我在你,还有你身旁的小姑娘的身上,都感应到了刘山的气息,是那种生死之战后,留下的煞气和杀机,你有什么要对方叔说的吗?”。

  萧云的声音没有波动,但是刘瑶和那女子却是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前辈,晚辈大盈帝国嫡公主,应焯怡拜见前辈。”

  刘瑶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女子便是直接开口说道。

  这片世界之中,有数十个国家,大盈帝国的实力,只能够称得上是中上等级的。

  “看来你不是我这小侄儿的未婚妻了。”

  萧云依然没有回身,依然是慢慢的一笔一笔画着。

  “刘将军乃是帝国柱石,将来本公主自然是要下嫁于他的,只要,他能够劝服前辈为帝国效力。”

  应焯怡笑了笑,脸颊微微一红说道。

  “刘山呢?”

  萧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着刘瑶问道。

  “前辈,刘山虽然受了点伤,不过并无大碍,只要前辈答应为帝国效力,本公主立刻就传令大军,放刘山回来。”

  刘瑶目色躲闪,不敢开口,不知道为何,萧云虽然没有转身看过他们一眼,可是她却总感觉有一道凌锐的目光看着他,一旁的应焯怡眼见如此,知道萧云在刘瑶心中的地位只怕极高,他在萧云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不由得抢先开口说道。

  “你说。”

  萧云还是没有转身,但是刘瑶的目光却是有了一丝挣扎,随后又变得坚定无比。

  “方叔,怡公主的话,也是我想说的,自小到大,方叔对刘山的宠爱,就远远超过我们,教的武功也都远远比我们的更加高明,瑶儿只想问一句,到底我们哪里不如刘山?”

  刘瑶一开始还平静一些,可是说到后来,竟有些歇斯底里,从他的眼神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嫉妒刘山。

  “我传你们的武学,都是一样的,再说,天下武学哪里有什么高低之分,有强弱高低之分的,是人,你们不如刘山,只是因为你们心中对武学的专注不如他,再说了,那些武学,都是由我而来,我想传给谁什么武学,那也是我的事,你,又有什么资格过问?”

  萧云轻轻一笑,缓缓转过身,看着刘瑶说道,萧云的目光平静,没有半点凌厉和责备,可越是这样,却越让刘瑶感到心寒。

  “前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前辈一身技艺,惊动天下,若不为帝国效力,谋福于民,岂不可惜,还请前辈应允。”

  应焯怡猛地拉了一下刘瑶,突然开口说道,不知道为何,平日里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都能够从容应对,挥斥方遒的她,在眼前这个平静的中年人面前,竟然有些局促,这让她很不适应,想要尽快结束这场并不和谐的谈话。

  “你们回去吧,把刘山放回来,以往的一切我便不再追究,你们做你们的将军公主,我,还在这小山村做我的教习。”

  萧云没有理会应焯怡,只是对刘瑶说道,而后便是转身继续作画,不再多说一句话,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看过应焯怡一眼。

  “前辈,难道不再考虑一下?”

  应焯怡并不放弃,这么多年,她为大盈帝国招揽了不少高手,可是从来就没有一个人会如此无视他。

  “滚!”

  然而,萧云却是突然一声低喝,萧云这一声虽然很小,出了院子都几乎听不到了,可是落在刘瑶和应焯怡的耳中,却是如晴天霹雳,万马奔腾,,一时间竟然是失了魂一般,等到两人醒来,却是已经站在了院子外面。

  两人心神皆颤,行走江湖十数年,刘瑶见过无数高手,也与无数高手过招,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强者,这已经超出了人的能力的极限,应焯怡也知道了,这个人不能惹。

  大盈帝国大军撤离了,刘山也被送回了山村,虽然受伤极重,但是有萧云在,却也很快便是痊愈了,萧云虽然不是药师,也不懂炼丹,手中的都在空间灵戒里面,但是他毕竟是修炼者,有很多凡俗之人无法理解的手段。

  刘山在山村之中,按照父母之名,去了邻村的一个女子,夫妻两人极为恩爱,开始重复他们的父辈世世代代都在做的事情,但是他们却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耐。

  刘瑶接走了他的父母,没有再回来过,帝国大军无法奈何的了一个小山村,连久负盛名的怡公主都铩羽而归,帝国传下命令,不准帝国任何的官员和军队靠近山村百里,这让朝野和整个江湖都是极为震惊。

  同样的,江湖之中,称霸江湖十数年的几个大势力,亦是暗中传下了命令,所有人不得靠近山村百里之内,违者格杀勿论。

  又是数十年过去,萧云更显得老了,但是身体依然健硕,日复一日,在小院子里画画,刘老三.去世了,刘山的儿子也长大了,小的时候也和刘山一样,缠着萧云给他讲故事,叫他武功,但是萧云除了给他讲故事,教了他一些山林狩猎的本事之外,便没有传给他任何武学,刘山自己也一直遵从萧云的吩咐,没有将《小天衍霸刀》传给任何人。

  江湖依然纷乱,朝廷依然尔虞我诈,小山村依然是平平静静,这样又过了十余年,当刘山的儿子也娶了亲之后,萧云离开了这个地方,想着帝都行来。

  小山村中,一个老人走出,整个天下顿时震动。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