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七十七章 人皇玺

第七十七章 人皇玺

              >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各种法则秩序之力显化,让人就会有一种顿悟的感觉,对于大道的领悟也飞速增强着,然而,若是真正的强者来到这里,却不会轻易的吸收这些感悟,因为这里的一切妙,但是实际上却是混乱至极而产生的一种错觉。              . d t        . c o m>而萧云,此时就处在这混沌黑暗空间之中,盘膝而坐。>手中拖着玲珑灭仙印,萧云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这件至宝他已经得到了两百余年,虽然能够动用一些威力,可是却始终无法炼化,而如今,他却感觉到,这件至宝之中,原本的抵抗力量已经消失了。>他终于可以完全炼化这件宝物了,微微闭目,萧云开始调息,虽说玲珑灭仙印已经不会再主动抵抗他的炼化,可是这件至宝威力太过强大,若是萧云不做好准备,很有可能会被其中蕴含的恐怖威力自主反噬,身受重创。>在离开第一军团之后,萧云就被裂云和绝天带到了这里,据两人所说,这里乃是域外战场的本源之地,当年的大战毁去了这片区域,将世界本源都打得混乱不堪,但是对于玲珑灭仙印和他的内天地来说,这里,却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好地方。>一个月以后,按照老鬼的吩咐,萧云体内真元运转,一滴鲜红的鲜血,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从萧云的眉心缓缓飞出,滴在了玲珑灭仙印之上,那是萧云的魂血,蕴含着萧云近乎百分之一的元气,只是这一滴,就让萧云面色苍白起来。>而在这滴魂血落在玲珑灭仙印之上的一瞬间,玲珑灭仙印突然爆发出一道道清辉,将那滴魂血包裹,一道道光芒融入魂血之中,而后,魂血便是融入了玲珑灭仙印之中,一道道青光从大印之中射出,整个大印顿时碎裂,化作一滩齑粉,让萧云大惊,不过还不等他有所行动,那些齑粉便是开始迅速组合,最终化作了一方晶莹碧绿的大印,上面九龙环绕,如栩如生。>萧云疑惑的拿起大印,发现这枚印玺变得奇重无比,上面写着八个大字,是用三千世界最古老的文字写的。>“人道至圣,唯天地尊。”>萧云低声念出这几个字,心下疑惑,不明白这件宝物上面为何会有这样的字眼,很显然,这时人族至宝,但是到底是人尊天地,还是天地尊人,萧云却是根本无法理解了。>萧云不知道,就在他将魂血滴在玲珑灭仙印之上的瞬间,人间界人皇宫之中,那主峰大殿之上,一颗青色的宝珠骤然间光芒大放,同时一股神秘的力量骤然间降临,笼罩整个人皇宫。>十万巅峰王者之兵顿时犹如活了一般,在十万大山之上,光芒大放,恐怖的气息顿时席卷三千世界,让无数古老的存在被惊醒。>“人皇玺,终于出世了。”>“我的九儿,你的使命也真正开始了,父亲希望你早点成长。”>人皇宫主峰大殿之上,人皇方烈高坐宝座上面,空之上的那道光芒,面色复杂的喃喃自语道,而后,面色显出一丝厉芒,便是身影消失,不知道去了何方。>“代表人族无上权威的人皇玺?果然不在人皇宫之中,只是不知道得到这枚人皇玺的人是何等人物?不知道方烈你,如今又是何种想法?”>神界之中的一片地域,九轮烈日悬浮高天,炙热的阳光让大地都有些龟裂,但是这里的人却是毫不在意,反而是极为享受这种环境,在这地域的核心支出,一个戏谑的声音传出,随后便又是归于沉寂。>而在仙魔界,一轮清月之上,隐隐间可以座座宫殿鳞次栉比,极为有序,就在人皇玺出现的瞬间,一股雄浑的波动传出,随后便又一股意念似乎是轻叹了一声,而后自语道:“人皇玺,终于出现了,只是不知道,你,紧张不紧张?”>而在萧云不远处,盘膝而坐的裂云和绝天两人,却是微微一笑,随即便是闭上了眼睛。>混乱的空间之中,萧云眼眸再次闭上,玲珑灭仙印,也就是现在的人皇玺,正悬浮在他的胸前,一道道碧绿色的光芒从上面散发出来,气息温润,没有半点先前的逼人气势,但是却给人一种极为威严的感觉。>蓦然间,萧云双眼猛然睁开,两道银色光辉骤然射出,融入人皇玺之中,而后便见到萧云双手掐诀,一道道符文从他的双手间凝聚而成,化作了一个个符印,一种玄妙,难以言明的气息出现,竟然牵引周围的残缺的秩序法则缓缓地向着人皇玺移动起来。>而与此同时,在萧云的体内,他的神魂识海之中,原本化作混沌,被人皇玺镇压的内天地本源之中,一朵九瓣灵花缓缓绽放,一股强大的吸力从灵花之中产生,一座朦胧的黑色小塔也隐隐出现,开始吞噬周围被牵引而来的法则秩序。>“啊……”>强行被魂灵花牵引而来的法则秩序显化实体,融入肉身元神,让萧云再次感觉到了那种碎刮的彻骨之痛。>秩序,那是踏天强者才能够领悟的力量规则,在那玄妙的力量入体的瞬间,萧云全身鲜血便开始从皮肤中渗出,天神级别的肉身根本无法承载如此恐怖的秩序力量,全身的骨头都开始崩碎,血肉飞溅。>“给我开。”>萧云口中低吼,根本不顾肉身上的恐怖毁灭力量,反而是将真元和神魂之力疯狂涌入人皇玺之中,一道道青光在人皇玺上闪烁,无数的道纹开始被萧云的真元点亮。>随着他的真元涌入,那些道纹被点亮的越来越多,直到那些道纹被点亮了五成以上的时候,甚至人皇玺之中,也开始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反馈回来,让萧云濒临崩溃的肉身竟然快速修复起来,元神也被一股温润的气息温养,开始缓缓凝聚,如此一来,那秩序的恐怖力量和人皇玺之中的力量相互冲突,萧云的肉身和元神在毁灭和新生中不断被打散,重聚。>“啊……疼死老子了……”>萧云口中狂吼,体内真元却是越发狂暴,双眼也变得赤红起来,玄光殿和玄光诛魔剑,还有那尊漆黑的小塔也同时显化,在他的神魂识海之中,和内天地本源一起,散发出无穷的威力,开始抵抗涌入的秩序之力,将其自动炼化,融入萧云的内天地本源之中。>轰隆隆>萧云再次感觉到了那种混沌初开的气息从他的神魂识海之中传出,而这一次,他的修为和眼界已经远远不是当年可比,他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创世的伟力,感受到了天地初开的那种玄妙的道理。>肉身和元神上的痛苦已经难以再影响到他,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对于大道至理的明悟之中。>萧云的眼眸微微闭上,体内真元依然在疯狂涌入人皇玺之中,人皇玺和内天地依然在吸收着周围的秩序之力,肉身和元神也一直处于这种毁灭和新生的临界点,可以说此时,他已经虚弱到了连个婴儿都不如的地步,只要有那么一丝的异种力量侵入,萧云体内的各种平衡就会被立刻打破,而他,绝对会被冲击的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外面护法的裂云和绝天两人都是面色凝重起来,身上那镇压诸天的气息隐隐释放,让周围数百万里地域的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心底的臣服和恐惧,不由自主的就想远离此地。>仙魔界天山之上,那个神秘的老者此时已是再次苏醒,皱着眉头面天碑,眼中掠过一丝杀意。>“天元,你难道还不出手吗?”>老者冷冷说道,似乎那天碑之中,就有什么人一般。>“我说过了,这件事情,老子不想管,你们谁爱怎么怎么,别来烦我。”>天碑之中传来一个声音,狂傲无比。>“你忘了自己的使命了?”>老者的脸色更加阴沉。>“使命?天机子,那是你的使命,不是我的,不要以为你们的那点打算能够瞒过所有人,别人也不是傻子,我倒想问一问,为了那所谓的境界,而背叛自己的家乡,值得吗?”>那声音不屑一顾,颇为感慨,却又有些戏谑的说道。>“我辈修者,所欲所求,无非是大自由,大自在,超脱一切,当有一天老夫达到那个境界的时候,自然会为了这一方天地讨一个公道,可是若是我们还无人能够再进一步,待到他们苏醒,我们可还会有反抗之力?那几位如今寂灭的寂灭,重创的重创,我们,已经没有希望了。”>老者似乎被戳中了痛处,但是很快便是恢复了过来,依然是清冷的开口说道。>“你们怎么想,是你们的事情,别再来惹我,还有,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老子不想参与你们的事情。”>天元冷冷一哼,随后便再无声音传出。>“唉,没有希望啊,否则,你们以为,老夫愿意被困在这里无数年?”>天机子叹了一口气,而后天碑之上,那个明亮的名字,还有名字之上,微微闪烁的一个几乎的印玺影像。>“既然你不肯出手,那就我来吧,这一次一定要灭杀了他,即便有欺天神禁又如何,也不过是天帝级别的神禁罢了。”>天机子很快恢复了冷漠和杀意,抬手就要出手,却在此时,他的脸色一变,突然转身,他的身后,一道火焰飞速闯过他布下的阵法,轰向了他的胸口,天机子骤然间脸色大变。>“火帝,你疯了?”>本书来源        //21/.html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