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戮神绝天 > 第一章 生死千年间

第一章 生死千年间

  原天啸的一场大劫将域外战场完全毁去,原本无边无际的域外战场此时只剩下了万劫塔周围的数十万里方圆地域,漂浮在被打碎的无数陆块中间,散发着一种隐晦,却又强大无比的气息。

  此时万劫塔已经完全关闭,即便是原天啸,这几日来屡次想要进入其中,寻找萧云的下落,却也无法做到,这让他愤怒,却又疑惑,渡劫之时他清楚地知道,万劫塔曾经爆发威能,重创了那人影烙印,这说明这座宝塔,或者说它的主人与人间界可能并非敌人,可如今他为何要阻止自己进入万劫塔,推演萧云被放逐之地呢。

  手中已经进阶成为帝剑,被他命名为杀剑的神剑再次震颤,原天啸终于做出决定,即便拼尽全力,也要劈开万劫塔,找到萧云的放逐之地。

  便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让他停下了手中的剑。

  “杀帝且慢!”

  一个儒生打扮的老头从虚空中走出,却正是裂云,中都城显化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感到不对,想要来此助原天啸一臂之力,却没有想到原天啸比他们想象的都要强大许多,竟然借助三人的干扰,一剑崩溃了那烙印所化的人影。

  “前辈是?”

  原天啸见过老鬼,不过那个时候他根本没有在意,此时他在老鬼的身上感应到了金人的气息,知道眼前此人就是先前出手相助的强者之一,自然不会冷眼相向。

  “你如今已经成帝,也有资格知道我们的身份了,我名裂云。”

  老头微微一笑,正式的向原天啸躬身行礼说道。

  “裂云?荒古时代,人族三祖带领我人族走出大荒,征战万族,麾下层有四位人王,裂云,绝天,无上,风杀,前辈可是……”

  原天啸面色震惊,急忙回礼,恭敬的开口问道。

  “你猜的没错,我就是云王。”

  裂云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继续说道:“人王?可惜啊,时间过得太久远了,有些人的心,已经变了。”

  “晚辈原天啸,拜见云王前辈。”

  原天啸整理衣衫,身躯挺直,而后恭敬行礼说道。

  人族三祖,四大人王,三大圣者,那是曾经人族最巅峰的战力,带领人族征战万族万域,为如今人族称霸三千世界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如今他们之中,大部分都已经陨落,但是毫无疑问,对人族来说,他们,永远都是最受尊敬的几人。

  “不必多礼,你如今的修为虽然不及我,可是战力却与我等相差不多,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要被你甩开了,我等武者追求武道,达者为先,你我平辈论交便可。”

  裂云虚托手掌,将原天啸扶起,大笑着说道。

  “前辈乃是人族先贤,为我人族崛起征战无数年,我等后辈,岂能忘却。”

  原天啸起身,但是神色依然很恭敬。

  “好了,这些不说了,有些事情如今也可以告诉你了,你尽可发问,能告诉你的,我绝不隐瞒。”

  裂云摇了摇手,面色变得严肃说道。

  “这座塔的主人,是敌是友?”

  原天啸微微沉吟,便是开口问道。

  “和我一样。”

  裂云的回答让他一惊,不过随即便是放下心来,既然那位也是人王之一,那想来萧云应该是没有危险才对,原天啸没有问这个认识谁,因为裂云既然没有直接回答此人的身份,那必然是有着他的考虑的。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萧云在万劫塔之中被那人放逐,万劫塔的主人并非是不想阻止,而是被天碑和天机子牵制,根本无力阻止。

  “他为何阻我入塔?”

  原天啸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已经是天帝,这座塔有些特殊,天帝存在是无法进入的,否则会主动攻击你,连塔的主人都无法控制它的,那人能够进入其中,乃是因为他只是一道分身罢了。”

  裂云开口,目光中闪过一丝厉芒,他当然能够猜出那人应该便是人族,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他所认识的一个,甚至,是他们四人之中的一个,这让他愤怒,让他心中充满了杀机。

  “那他有没有危险?”

  原天啸再次开口问道,面色极为担忧。

  “我们四人之中,我的修为最低,战力最低,因为我精擅的,乃是推演之道,这一次萧云被放逐,有很大的危险,甚至是生命之危,但是也有大机缘,所以我们没有出手救他,因为这一次若他能够撑过去,他将会跨出关键一步,真正开始他的宿命之路。”

  裂云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复杂的看向远方说道。

  “我辈修者,本就是逆流而上,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那便足够了,我相信他能够闯过这一关,不过前辈,你所说的宿命又是何意?”

  原天啸舒了一口气,脸色稍缓,而后又眉头微皱看向裂云。

  “你放心,没有人敢操纵他的命运轨迹,这一切都要看他自己的选择,我们只是在恰当的时候,做了一些引导,让他自己选择自己的路,毕竟,当年他的出世,本就是很多人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才换来的了,为了人族大计,我们也都必须做些什么。”

  裂云微微有些苦笑,他当然知道原天啸的意思,平静的开口解释道。

  “前辈,并非晚辈不敬,人族若有事,晚辈自会拼死戮战,但是若是有人为了所谓的大势大义,操纵他的命运,伤害了他,待到大劫结束,无论是谁,我原天啸只要还活着,都绝不会放过他。”

  原天啸躬身一礼,转身离去,远远地,他的声音传来,让裂云再次苦笑,这个原天啸,不愧是自命杀帝的存在,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如此重的杀机,也许只有面对她的时候,他才会像一个正常人吧,裂云心中作想。

  亘古不变的混沌之中,混沌气弥漫,在这里,即便是神王,也无法生存,神皇也只能短时间在混沌中驻留,否则就会被压碎肉身,泯灭元神,唯有天帝,才能够自由出入混沌,但也只能够自由出入,若是在里边动手,很大可能会是引发混沌暴动,同归于尽。

  但是此时,却有一道身影,漂浮在混沌之中,一座残破的殿堂在他的身下,托着他的身体,不至于下沉,而在上方,则是一枚印玺,散发着丝丝银辉,守护着这个人,只是很显然,这两件至宝很强大,却依然无法守护此人,因为此人身上,已经满是鲜血,巨大的,不均衡的重压让他的肉身不断变形,体内骨骼清脆的响声不断传出,那是他的骨骼被压断,又被体内强横的生机修复,而后又被压断造成的。

  萧云此时却根本感受不到他的肉身的状况,全凭着肉身自己的本能,在对抗着混沌的威压,而他的元神,他的内天地,都已经被一团幽蓝的清气包裹,跟外界无法产生任何联系。

  他的内天地之中,已经被无穷的冰雪覆盖,无边无际的海洋也化作了冰川,原本诞生的那些生灵也一个个都被生生冻死,只留他的元神,在玄光朱魔剑的辟护下进入炎魔塔,借助这座宝塔的火属性对抗无尽的严寒,但是却也无法完全隔绝,让他的元神一直运转《撼神术》,无时无刻不处于与无尽严寒对抗之中。

  当日他被那人放逐,那种无力量无法抵抗,他就知道自己无法幸免,所以在被太阴本源封印的一瞬间,就将人皇玺和玄光殿祭出,想要借此抵抗封印,逃脱放逐,却没有想到那神秘人的手段太过了得,他要放逐萧云,但是太阴本源封印的却是他的元神所在的内天地。

  显然,他已经看出萧云的一切,内天地神妙无比,若是直接封印他的肉身,他的元神在内天地中,有肉身和内天地保护,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难保不会出现意外,毕竟,内天地也是相当于一个小世界,一个小世界的力量任何人都不敢忽视。

  混沌无岁月,萧云挣扎在生死之间,日夜不停的运转功法,让他处于一种极度痛苦和修为飞速增长的循环之中。

  而在三千世界,包括那些宫级势力,除了有限的几尊天帝强者之外,都不知道,九太子已经被放逐,他们只知道,那位神秘的九太子在万劫塔为了报复仙魔界和神界,毁去了太阴之界,造成两界无数强者陨落,其中就包括了封圣雄,东日神王等一批名镇三千世界数万年的巅峰神王强者。

  这可是把两界七成以上的势力,包括宫级势力在内,都给得罪死了,所以他不出现,被很多人认为,他已经回到了人皇宫,躲避两界强者的搜捕追杀,两界各大势力这一次倒没有去人间界逼宫,一是因为他们知道结果,和当年不会有两样,方烈的强势和霸道,他们已经领教过很多次了,二是因为,原天啸,这位曾经的杀神,成为了杀帝,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去触他的霉头。

  所以,他们的气就撒在了中都城上,他们倒也没有明目张胆的派遣大军进攻中都城,那样只会引发人间界的反弹,造成更大的战争,但是紫河道,万仙道等各大道级势力之中,却无端端的多出了许多天神,甚至神王强者,甚至其他各域也有大军降临,将中都城围得铁桶一般,数次交战,都因寡不敌众,不得不收缩兵力,放弃了刚刚到手的锦霞阁州。

看过《戮神绝天》的书友还喜欢